第222章,已经完成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晨曦徐徐的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

本该安静的医院大厅,却因为某个小身影焦躁的走来走去,而变得吵杂。

陶笛接到季尧的电话,说是已经救下季霄凡了。

为了避免她过分的担心,季尧只是在电话里说季霄凡受了点轻伤,所以需要来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虽然他一再的申明季霄凡真的没事,但是陶笛还是不放心,她在家里一刻也待不住,挂了电话之后,就跟季向鸿两人一起来医院了。

她紧张的开不了车,车是季向鸿开的。

在季尧发现了季诚的身份之后,跟陶笛商量,两人思量之后,还是决定把季尧不是他亲生儿子,反倒陶笛是他亲生女儿的事实向他坦白了。

刚开始,季向鸿听了肯定是震惊的,质疑的,他的情绪很激动。

后面,陶笛一直跟他解释着多年前发生的事情。还亲自将他来到母亲的墓碑前。

看着墓碑上女人的照片,季向鸿久久的呆立着,沉默,他的情绪这才一点一点的情绪。

平静之后的他,开始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有些事实,只要自己心底愿意却尝试接受,其实还是能真正接受的。

尤其是他现在多了陶笛这样可爱的女儿。陶笛时不时就会给他打电话关心他,或者发一些俏皮的信息逗他开心。

就这样,儿子不是亲生的这种失落在可爱女儿的安抚下冲淡了,最后抵消了。

他现在也想开了,反正季尧娶了陶笛。不是儿子,也是女婿,还是一家人。他也没什么好失落的了。

这次季霄凡出事,他开车去别墅安抚陶笛的情绪。其实自己何尝不担心?

他是既担心,又悔不当初。是他的错,是他当初没有教育好季诚。

才会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

陶笛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他看了心里真的很心疼,也很心酸。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也是父亲。他怎么能不知道这种担心的痛楚?

他上前,拍着女儿的肩膀安慰道,“小笛,没事的。相信小尧,他说没事季霄凡就一定没事!”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陶笛还是控制不住的担心,她停下身子。哭的红肿的眸子看着父亲,轻轻咬唇,“爸,我相信……可是我不亲眼见到小坏蛋活蹦乱跳的,我还是不能放心。对不起……我是不是很没出息?我现在真的有些控制不住的情绪?对不起……”

她真的很担心,担心的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季向鸿深眸中满是疼惜,有些不忍的将她搂进怀中,安抚道,“没事,会没事的。算算时间,小尧他们也快到了……傻孩子,你不是没出息,你是个好母亲。我的小笛啊,我错过了你的成长过程,可是没想到老天爷回馈给我一个这么可爱善良的女儿。你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陶笛扑在父亲的怀中,叹息。

与此同时。

外科值班医生的私人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有些疑惑的蹙眉。谁会大清早给他打电话,狐疑的接通了电话,只一秒钟,他的脸色就大变……

挂了电话,他的手机也收到了一条视频。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就铁青一片,手指一抖,手机都砸在了地面上。

等他反应过来,连忙踉跄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捡起手机就直奔停车场去————

————

大约十分钟后,大厅门口传来一阵凌乱却清晰的脚步声。

陶笛连忙抬眸朝着门口看去。果然,她最爱的男人,最疼的孩子来了。

季尧倨傲的身影透着一丝特有的淡漠,周身笼罩着一层冰寒的气场。他的怀中抱着缩成一团的季霄凡,他缩在爸爸的西装外套下面,只露出两只清亮的小眼睛,无声无息的散发出无辜的气息。

陶笛眼眶顿时就有些发涨。再也控制不住的冲上去,嗓音都哽咽着,“小坏蛋,你吓死妈妈了。你怎么样了?”

其实她这会看见的是小坏蛋那有些苍白的脸色,并没有看见小坏蛋那只中枪的小腿。

季霄凡在被爸爸抱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跟爸爸达成了共识。

爸爸说妈妈是个胆小,又很爱哭的女人,所以这血淋淋的伤口不能让妈妈看见。

季霄凡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即使伤口很疼,他都咬牙忍着,小拳头攥的紧紧的。

陶笛双手捧着小家伙的小脸,激动的在上面亲了又亲,“怎么样啊?有没有被吓到?”

季霄凡看了一眼爸爸,傲娇的道。“我才不会被吓到,我是……男子汉!”

可是,因为伤口太疼了,他稚嫩的声音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

陶笛眸里闪过一丝谨慎,想要掀开西装检查小家伙的伤势,季尧却道,“先送进去让医生包扎!”

这个时候。一起受伤的筱雅也被保镖架了进来。她的膝盖骨被子弹击中,伤的很重,拖着一条腿在地上。她身上的衣服上面,沾满了鲜血。一张小脸苍白的就仿佛是中国宣纸,发丝也凌乱着,眼神灰暗一片,就像是了无生机一样。

季向鸿看见她伤的这么重。眸光颤了颤,想要上前,想到她的所作所为,脚步又僵住了。

筱雅看见季向鸿的时候,连忙别开视线,她很羞愧。有一种再也没脸面对他的感觉,她只能垂眸,攥紧自己的小拳头。

经过今天的事情,她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劫后余生的感觉,就像是脑子里面被填满了棉花,一片白茫茫的空白。很多事情,很多思想,都在改变。她需要冷静下来,好好理理自己的思绪……

陶笛看见她的枪伤,再看季霄凡苍白的脸色,顿时就了然了。下一秒,她就掀开季霄凡身上裹着的西装。当她看见他那血肉模糊的小腿,心口狠狠一揪,哇啦一声捂着唇瓣哭了出来,“天……怎么会这样?小坏蛋你中枪了……你才只有三岁多啊……你居然中枪了?”

季霄凡又光溜溜的了,他苍白的小脸上满是尴尬。“盖起来啦,没事啦!”

左轮是最后一个走进来的,为了缓解气氛,他说了一句,“干儿子,又害羞了?有什么好害羞的?谁还没个光屁股的时候?”

陶笛心疼的泪如雨下,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那么细嫩的皮肤,那么纤细的小腿上面,那么大一个血窟窿。她真的不知道季诚怎么忍心下手的?

她想伸手去摸摸那个伤口,可是也不敢。手指僵硬在空中,只能抽噎的哭着。

季霄凡很别扭的道,“女人就是爱哭!”

陶笛这次顾不上跟他斗嘴了,只喃喃的问,“疼不疼?是不是很疼?”

季霄凡傲娇的别过小脸。尽管疼的小眼睛里面都有水雾了,却还是果断的说,“不疼,我才不疼……呢!”

陶笛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了,小家伙眼眶都红了,肯定很疼,很疼。如果有可能。她真的宁愿自己来代替孩子承受这一切。

季尧深吸了一口气,“先让开,先把子弹取出来。”

陶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让开。却是紧张的跟在男人后面,一直叮嘱着,“小坏蛋,要是疼你就哭出来。爸爸妈妈都不会笑话你的……你知道吗?爸爸妈妈一直在外面等着你,你马上就没事了……”

季霄凡很想说妈妈你真啰嗦,可是已经支撑了一路的他,实在是没力气了。最后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季尧将小家伙放在急救床上,急诊室的医生将小小的他推进去————

认识季尧的护士问他,要不要亲自主刀取出子弹?

季尧有些犹豫,陶笛跟左轮都阻止了他。

虽然他是权威的外科医生,可是受伤的是他的儿子。他的情绪肯定是会受到影响的,所以真的不适合做这个手术。

手术室的门重新关上了,陶笛难过的扑进季尧的怀中。

刚才她的心疼的就像是有刀片在上面一刀一刀的凌迟着,季霄凡才三岁多一点。却很坚强,不哭,不喊疼。可他越是这么坚强,她这个当妈妈的越是心疼。看着他小小的身体被放在急救床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她真的快要心疼的窒息了……

季尧搂紧她,哑声安慰道,“没事了,做完了这个小手术。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左轮去安排医生给筱雅做手术了,她的膝盖里面也有子弹,也需要取出来。

筱雅毕竟是个大人,承受能力要比小孩子强一点。

在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她看见季向鸿那种想要关心她,却又被她伤害的绝望的那种复杂眼神,她的心底一阵的难受。好像短短的几个月,她的父亲好像老了很多。

护士来推她的时候,她忍不住对着季向鸿说了一句。“爸爸,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

季向鸿叹息,最终哑声道,“你先进去手术吧。”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灭掉了。

季霄凡被护士推了出来,他的小脸更加苍白,小睫毛阖上。似乎在昏睡着。

季尧看了一眼孩子后,搂着陶笛的肩膀,问主刀的值班医生,“怎么样了?”

值班医生摘下口罩,掏出帕子擦了一把额头上大滴的汗珠,垂眸的瞬间强压下眸底的紧张和慌乱。声音也有些颤抖,“没事了。子弹已经成功的取出来了。没有伤到骨头,伤口也已经缝合了。需要住院观察几天,等麻药过了,孩子就差不多能醒了。”

陶笛揪紧的心脏,终于松懈了下来。

一整夜的担心,折磨的她都快支撑不住了。她身子晃了晃,季尧连忙将她抱紧。低头轻吻她的额头,“没事了,真没事了。”

陶笛轻轻的点头,缩在男人怀中。依赖着他的胸膛,轻松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救下我们的儿子的。老公,谢谢你……”

季尧宠溺又心疼的看着她,“傻瓜……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有你,有儿子,才是一个完整的家。”

值班医生又道,“季医生,季太太。我已经帮小朋友安排好病房了,你们也可以去病房陪着小朋友。顺便也可以休息一会。”

陶笛感动的点头,“嗯,谢谢你医生。”

值班医生微微点头,“不用客气。”

转身离去,没走一步,脚下的步子就沉重几分。他的身上已经湿透了,就连手心都被汗水浸湿了。

刚才,他也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

季尧跟陶笛,左轮,三个人一起跟着护士去病房陪季霄凡。

到了病房,陶笛一瞬不瞬的盯着床上的小小人儿看。而季尧一直陪在陶笛身边,一会看看她,一会看看孩子。

左轮突然发现自己还真是个多余的灯泡,好像人家一家三口温馨和谐的很。他杵在这里哪哪都不合适。他耸肩,给自己找了个活。他帮忙下去办理住院手续去了……

季向鸿看见季霄凡没事后,也可以放心了。只是,他还守在另外一个手术室门口。

因为,那里面还有他的一个女儿在。

虽然这个女儿真的很让他失望,可是那终究是他的女儿。他好像年纪越大,心越软了。他做不到置之不理,他叹息了一声,眸光更加深沉的盯着手术室大门……

值班医生回到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后,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你命令我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现在可以放了我的家人了吗?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那边的人很快回了一条短信,“很好,恭喜你,你的家人平安了!”

值班医生放下手机之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额头上大滴的汗水还在蔓延,一双眼眸里面光芒复杂不已。有惊恐未定,也有心有余悸,还有愧疚,更有无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