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我是认真的!/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筱雅终于被医生从手术室推出来了。

她打了麻药之后,还在昏睡着。

只是脸色异常的苍白,几乎是跟白色的床单融为一体了。

季向鸿看的心底很难受,只是让他更难受的是医生接下来说的话。

帮筱雅主刀的医生摘下口罩后,一脸无奈,一脸歉意的道歉,“对不起,季老先生。因为子弹打伤了膝盖骨,造成了膝盖骨粉碎。尽管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可是因为膝盖骨粉碎以后怕是要留下后遗症……”

听着医生欲言又止,季向鸿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坐轮椅,他蹙眉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她下半辈子会在轮椅上度过?”

医生连忙摆手,“那倒不至于。筱小姐还没有严重到需要坐轮椅生活的程度,我的意思是说,她以后走路双腿可能不是那么利索。通俗点说也就是……走路会瘸子,会跛……”

季向鸿刚刚松掉的半口气,再次提了上来。瘸子?跛子?

“医生,难道你们真的没办法了吗?”他还是关心这个女儿的,还是心软了。

医生无奈的摇头。“很抱歉,我们真的尽力了!”

季向鸿沉默了……

她还这么年轻?婚都还没结过,就瘸了?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嘴角勾起苦笑。这是所谓的报应吗?

他还能说什么?

他拜托医生了,医生也尽力了,他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最后,他只能哑声道。“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

保镖们将季诚押送到警察局之后,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左轮最信任的保镖小刀,打电话向他汇报了这件事。

“好,我知道了。兄弟们辛苦了,回家休息一会吧。”

挂了电话,保镖小刀眼底闪过一抹别人看不懂的复杂之色。

回到住处之后。他开始打电话向他在主人汇报这次行动,“主人,季诚已经送到警察局了,任务算是完成了。不过,那个臭小子伤的不轻,小腿上面有个血窟窿。季诚这王八蛋还真够变态的,还真忍心对那个臭小子下手。这样也好。刚好帮我们出口气。”

电话那边传来阴冷的声音,“废物!他就是个废物!”

小刀压住呼吸,“季尧这次真是被吓的够呛,一路上脸色黑的像是黑炭。主人,我觉得虽然这次季诚失败了,可他也不是一事无成的。至少,他折磨了季尧那么久。还差点炸死他……”

电话那边的人沉声打断他,“够了!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止这些。远远不止这些!”

小刀眼底立刻闪过一抹惶恐,点头,“我知道的主人,刚才我多嘴了。”

电话那边的人今天心情似乎特别好,因为他的声音很快就阴转晴了,竟有些轻佻的道,“算了,不提季诚。我从来就没真的指望过他办成事,有些事情还是亲力亲为去办的比较过瘾。医院那边我都已经筹备好了。”

小刀点头,恭维道,“嗯,这次一定会让季尧痛不欲生。让他活的比死都难受,主人你真是神机妙算。每一步,都能精准的算到。就连之前那块地有问题,你也早就算到了。对了,我一直很想问,为什么当初我们知道那块地有问题,为什么不能暗中提醒一下季诚?至少,没有暴露的季诚应该有一番利用价值的。”

那边的人又沉声道,“愚蠢!你以为季尧是吃素的,他肯定早有堤防。如果暗中提醒季诚,肯定会暴露我们。懂?”

小刀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主人,还是你心思缜密。”

那边的人冷笑,“这一次。我胜券在握。我必须打败季尧!必须!!”

————

医院,季霄凡的病房。

左轮办完了住院手续后,回到病房。

那小两口还是腻歪着呢,他也心疼干儿子。可是看他们两个人腻歪着,就想他家气质姑娘了。

季霄凡很快就醒了,睁开小眼睛之后,看见的就是陶笛那红肿的双眼。

他的小手还一直被陶笛攥在掌心里。他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指头,眨了眨眼睛。

陶笛见他醒了,激动的又哭又笑,“季霄凡,你醒啦?你真的醒啦?太好了!”

哪知道,季霄凡这个小人精从来不按套路出牌,他看着妈妈激动的样子,居然说了一句,“爸爸说的对,妈妈你果然很爱哭。真丑!”

陶笛,“……”

季尧长指按住眉心,“……”

他的儿子,还真是与众不同。

左轮在边上,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没忍住就笑的喷了出来,“扑哧……”

当然,他的情不自禁,换来季尧跟陶笛两人不约而同的白眼。

可是他实在是觉得干儿子太有才了,他憋都憋不住。

陶笛不理会季霄凡的嫌弃,只想把缺失了一整夜的母爱,统统都弥补到他身上。抵消他一整夜受到的惊吓和折磨。“小腿还疼不疼?饿不饿啊?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告诉妈妈,妈妈马上就回家给你做好不好?或者你想要什么玩具?最新款的汽车,飞机,妈妈马上叫爸爸帮你去买好吗?”

季霄凡小腿上的麻药还没过,所以这会是感觉不到疼的。当然,他现在是很累的。被那个坏蛋小叔折磨了一夜,能不累吗?很累的他。自然是对最钟爱的玩具汽车和飞机也提不上兴趣了。他鼓着小腮帮子,叹息了一声。

陶笛立马就紧张了起来,“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要不要妈妈帮你叫医生叔叔来看看你的伤口??”

季霄凡有些受不了的蹙眉,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妈妈,你们女人真啰嗦!”

陶笛楞了一下,精致的脸颊上面还挂着泪水,下意识的向身边的男人撒娇,“老公,你看看,你儿子又欺负我。他又嫌弃我……”

不过,这次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没等到季尧开口,她就主动说,“算了算了,看他这个小可怜的样儿。我也不想跟他计较了,谁让他是我亲生的呢?”

季霄凡傲娇的咬着小嘴唇。

左轮都看呆了,这日子要是过成这样,还真是挺有意思。

陶笛说完了就抹了一把眼泪,又柔柔的问,“娃娃,你要是疼。你可以喊出来的。你才三岁多,真的没人会笑话你的。你知道吗?你这样不哭不喊的,妈妈看着可心疼了。”

季霄凡有些受不了了,他看着一直没说话的季尧,“爸爸,你能不能管管她?啰嗦!”

陶笛汗哒哒,“……”

季霄凡想了一会,突然想到自己还是光溜溜的,立刻道,“快叫爸爸帮我回家拿衣服……”他已经不是一两岁的小屁孩了,光着身子真是好别扭。

陶笛扑哧一下子笑了出来,“你还记着这回事呢?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们又不是没看过……”

左轮忍不住插嘴了一句,“就是,我们这三谁没看过你光溜溜的小皮肤?矫情个什么劲?”

季霄凡一扭头。冷哼了一声,“哼,懒得理你们!”

看着小家伙别扭的样子,陶笛还是没出息的妥协,她连忙催促季尧,“老公,你快点回家帮娃娃拿两套欢喜的衣服过来。就在他房间的柜子第一排的抽屉里面。那里面的衣服我都是一套一套搭配好的。你拿过来就行了。”

季尧深眸中闪过一丝眷念,似乎有些沉醉在劫难之后这样温馨的相守画面中。

陶笛又对着他软软的撒娇,踮起小脚,在俊朗的侧脸上吧唧了一口,“好嘛,老公。你先回去,回去帮娃娃拿衣服。自己再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在病房等你。快哦!”

季尧从来都招架不住她这种软绵绵的语调的,就像是棉花糖一样熨帖着他的心脏。

他宠溺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吻,“等我!”

左轮别开眸子,捂着俊脸,“怎么好意思这样撒狗粮?有劲不?”

季尧那深情的眸底瞬间多了一抹寒气,倏然转身,冷眸扫向他,蹙眉,“你,可以离开了!”

左轮无语的抽了抽唇角,每次都知道。过河拆桥,还拆的那么理所当然!

他不屑的挑眉,“你以为谁稀罕待在这里似得?我有时间,还得多陪陪我们家媳妇呢!”

季尧拍了一把他的肩膀。冷眸示意他快点离开。

这一拍就牵动了他后背的伤口,他疼的拧眉倒吸了一口气。好家伙,这会他才想起自己也受伤了,刚才忙都忙的忘记了。

想到伤口,他桃花眸里突然闪过一抹狡黠的亮光,他凑上前贱兮兮的问,“大哥,听说你们医院住院条件挺好的哈?”

季尧突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蹙眉,冷声问,“你出什么幺蛾子?”

左轮突然就一脸痛苦的看着他,哀求道,“大哥,我伤的好重。真的好重。连走路都没力气了。我也需要急救……”

季尧不耐烦的看着他,“发什么神经?”

左轮越演越投入,他痛的俊脸都黑了,简直是痛不欲生的样子,“大哥……我是认真的。我真的需要急救……你看我后面都血肉模糊的……你怎么忍心啊?”

季尧这个情商不高的男人,居然还是没看懂他的意思。有些嫌弃道,“莫名其妙。我刚才看你还挺正常。这会突然就疼的不行了?算不算男人?”

左轮简直都快咬牙切齿了,这……男人脑子是不是被门缝夹过了?怎么就那么蠢?

季尧见他不说话,还一副真的快不行的样子,他挑眉,手指点过来,“你确定需要急救?确定喜欢住院?喜欢消毒水味道?没问题,我立刻帮你安排!”

左轮实在是受不了他了。他真的很想喊高情商的小嫂子出来救命。可是小嫂子现在一门心思心疼着她亲生娃呢,哪有时间顾及他啊?

他没办法了,只好挺直脊背,几乎是咆哮了,“我不那么疼,我是装的!”

“脑残!”季尧顿时有一种让他分分钟滚蛋的冲动,倨傲的转身。懒得搭理他了。

哪知道左轮却一把抓住他,还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我也是醉了,我刚才是在演戏。演戏的目的是让你帮我打电话给我们家媳妇,骗她紧张一下,再骗她来医院照顾我几天。你懂了么?懂不懂?你要是再不懂的话,我就叫小嫂子出来解释给你听。”

季尧听完了之后,受不了的冷抽了一口气,几秒后才憋出一句话,“套路太深!”

左轮傲娇的挑眉,“那是!这年头撩妹可不得套路深嘛?你打不打啊?”

季尧咬牙,“我……不打!”

左轮差点就被他急的吐血,“厉害了我的哥,天底下你最没良心了。这么点小忙你也不帮我?良心是个好东西。我真的希望你能长一颗……”

季尧转身要走,左轮拦在他面前。

他换方向,他也换方向。

季尧实在是受不了,接过他的手机沉声问,“怎么说?”

左轮连忙将早已说好的说辞告诉他,叮嘱他就按他说的这些转述。

季尧推了他一把,走到一边去打电话。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时候,他做的还真是别扭。

电话打通之后,冯宇婷接电话的速度倒是不慢,“喂,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今天我想吃红枣粥,医生说我体寒……”

她话没说完,季尧冷声打断她,“我是季尧。”

冯宇婷楞了一下子。就听到季尧说,“左轮遭遇了炸弹,现在在医院急救!”

“炸弹?”她惊叫了一声,之前朦胧的睡意全部被吓没了。

“对,在仁爱医院!你现在过来!”季尧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左轮瞬间就美了,他乐呵呵的扬唇,等着媳妇过来。还叮嘱季尧,“帮我在医院那边安排一下,别穿帮了。”

季尧只给了他一个字,“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