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别人家的媳妇!/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显然觉得自己这么贱的很有乐趣,再说了,他是真的受伤了,又不是假装的。只是夸大了疼痛的级别罢了……

尤其是二十分钟后,当冯宇婷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来到病房的时候。

他那双桃花眸里都在泛光,看着他家漂亮高贵的媳妇因为着急和担忧,连妆都没来得及化,就素颜来了。他心里可真是乐开了花,美的不要不要的。

因为伤口在后背,医生帮他处理好伤口,又包扎了一番,他现在只能趴在床上。

上身裸露着,后背的纱布包扎的很严实。

他还故意让医生留点鲜血在伤口上,这样就能渗透到纱布上面了。

他还记得当时他跟医生提出这个要求时候,医生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

还有大哥当时无语的抽搐嘴角,然后命令医生直接再给他补一刀时候的情景……

他们一定以为他是疯了,只有他明白这套路的意义。

冯宇婷走上前,掀开被子,一眼就看见他后背上那渗着鲜血的纱布了。清冷的眸光猛然颤抖了一下,就连手也颤抖了起来,下一秒拧眉,“还好,你没死!姓左的,你不是保证过自己不会受伤吗?怎么还被炸弹炸到了?你脑子被门夹过了?所以反应迟钝?”

左轮眨了一下眼睛,勾着脑袋看着身后那个很不温柔的女人。有些无辜的看着她,声音低低的,“姑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没保护好我自己,让你担心了。但是……”

冯宇婷拧眉,“但是什么?”

左轮又低低的道,“但是,姑娘我现在受伤了,心情很不好。如果你能稍微温柔一点,或许能缓解一下我的疼痛。嘶……你都不知道有多痛,我都晕死过去好几次了。”

他这委屈,又无辜,还明显求关爱的语气,若是让季尧听见,肯定一脚踹他到外太空去了。

不过,冯宇婷跟一般女人不一样,她微微叹息,有些不忍心再凶了。她接到季尧电话的时候,明显还没起床呢。听到季尧那低沉的语气。她当即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匆匆的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就赶来了。

一路上,她真的很担心。

好像,最近她越来越适应他女朋友的身份了,也越来越投入了。

习惯了他的嘘寒问暖,习惯了他的关怀备至,也习惯了他时不时的微信手机骚扰。他喜欢黏着她,她也习惯了,有时候还会因为他这样黏着心情变好。

听到炸弹,她第一时间联想到了电影画面里面那种危险恐怖的场景。

一路上,她都在脑补这样的场景。

一路上,她都在不断担心他的状况。

所以,一见到面,她的担忧的情绪便有些无法控制了。她不是个会煽情的女人,所以她就那么脱口而出了。

还好。他没死!

真的,还好他没死!

一整夜没有休息过,再加上流了那么多血,他的脸色肯定有些苍白。

她看着他的脸色,还有那脆弱的眼神,心软了一下又一下。语气也弱了几分,“我不怎么会温柔的。”

左轮俊脸上弥漫了一层笑意,“没关系,哥不介意的。哥知道你这么说,肯定是急坏了。这事本来就是哥的错,哥不该受伤不该让你担心的。再说了,媳妇,你要是想学温柔,哥可以教你的。”

冯宇婷看着他温柔的笑意,还有那一声肉麻的媳妇。她顿时有些害羞了,随手将被子放下。

她的动作,还是不温柔。

左轮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媳妇,你轻点,弄到哥伤口了。轻点……”

冯宇婷汗颜,别扭的说了一句,“谁让你乱叫了,活该!”

话虽然这么说,可她还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脸色,看他眉头松懈了几分,她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咋乱叫了?你可不就是我媳妇嘛?媳妇,媳妇……我最亲爱的媳妇……”左轮想要抓她小手,她有些别扭的甩了一下。

这一甩,不小心没控制好力度。又拉扯到左轮伤口了。他闷哼了一声。

冯宇婷吓的立马不敢动了,“怎么了?又疼了?”

左轮是个很会顺杆爬的主儿,一个劲的点头,“媳妇,哥疼,很疼,你别那么用力。哥疼的心口都拧巴了,你是没看见啊。哥的后背都被炸出了一个血窟窿,那么大,那么深,哥被推进去之前血都快流干了。我大哥和保镖身上都沾满了我的血,好惨的。那画面,我简直不忍心让你看见,你能想象到吗?”

他充分的发挥了邪恶的本性,故意引得她去想象那个血腥的画面。

冯宇婷有些难受的捂着嘴巴。一只手还被他攥着,她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扯到你伤口的。”

左轮哄媳妇的本事,可谓是让人叹为观止。他又温柔的道,“没事,你是我媳妇。你怎么样都不过分,只是哥真的很疼。求安慰……”

冯宇婷咬唇,“我……要怎么安慰你?”

左轮勾了勾手指头,眸底闪过一抹邪魅,“亲哥一口,哥就不那么疼了。”

冯宇婷没情商但是不幼稚,她不信,“我又不是止痛药。”

“媳妇,止痛药可以分两种。一种是生理上的,一种是心理上的。”左轮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冯宇婷疑惑的看着他,“两种?我怎么没听说过。”

左轮很认真的看着她,“是真的,媳妇你得相信哥。别忘了哥有个好哥们是著名外科医生,这些基本的医学常识哥都懂得。快点,亲哥一下,哥的疼痛就能缓解点了。”

冯宇婷不忍心拒绝他,真的俯身亲吻他的脸颊。

左轮得寸进尺的指着自己的唇瓣,“这里。”

冯宇婷无语,“别过分!”

下一秒,左轮长臂一勾,直接也把她拉到了床上。而他终于舍得翻身了,虽然翻身的过程真的有些疼,但是他可以忍。

冯宇婷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身子直接被他的长腿给勾到了床上。

两人正侧身面对面的躺着,她瞪大眼睛,看着左轮夹着狂野气息的吻覆盖而来——

左轮吻的如痴如醉,而冯宇婷一开始是抗拒的,可是后面慢慢的放弃了抗拒。在他那种温柔又霸道的狂吻中,迷失了自己。

直到病房的门被小护士推开,才打断了这样一室的暧昧和涟漪。

左轮以为进来的是男医生,连忙拉扯被子盖住冯宇婷。而他的另外一只手,还放肆的贴在她的肌肤上……

冯宇婷又尴尬又害羞,只得将脑袋埋在男人的胸膛中。

而小护士显然没料到病房里会有这么炙热的画面,人家还是个没男朋友的小姑娘,看见这样的画面,自然也害羞了。连忙捂着眼睛倒退了出去,“对不起……对不起……”

退到门口之后,她又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只能硬着头皮敲门,“左先生……那个……许医生让我过来叮嘱你一些注意事项。伤口不可以碰水,碰水会发炎。还有要忌口,还有……还有就是不能剧烈运动。你们……你们懂得。”

说完,小姑娘就一溜烟的跑了。

等到听不到脚步声之后,冯宇婷才抬眸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咬唇,“都怪你!尴尬死了!”

左轮很享受刚才那个吻,看着她精致的脸颊有些绯红的样子,眸底倒影着一片迷恋,捧着她的脸颊,桀骜不驯道,“尴尬个毛毛虫?哥亲自己媳妇被人撞见又能怎么样?媳妇,我还没亲够呢。”

冯宇婷受不了的瞪他,“刚才护士说了,不能做剧烈运动。你没听见?”

左轮其实觉得自己的体能是不受影响的。跟她打着商量,“就滚一次床单好不好?媳妇?”

冯宇婷把小护士的话当做圣旨一样听着,坚决的摇头,“不行!坚决不行!你要是再胡闹,我就不管你了。我再也不会来这里看你。”

是以,左轮只好作罢,又开始温柔攻势,“好嘛,好嘛,听媳妇的。媳妇的话就是圣旨,我什么都不干,就搂着你可以吗?”

冯宇婷点头,不过很快就想到了什么赶紧摇头,“不行,不行。我今天出门走的急。没化妆。我现在是素颜。”

左轮骄傲的浅啄了一下她的额头,不以为然道,“我媳妇咋样都是美美哒,素颜我也喜欢。”

冯宇婷,“……”

心底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覆盖了一层蜜糖一样甜蜜。

就这样,他搂着她美美的睡了一觉。

冯宇婷在他怀中,慢慢的也睡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左轮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他眸光温柔深邃,她的心瞬间悸动了一下,似乎被他看的有些醉了。

她别扭的要起床,左轮拉着她,“干嘛去啊?”

冯宇婷没好气的回答,“当然是去给你叫打包午餐,都中午了,你不会不饿吧?”

左轮还真是有些饿了,不过,他眸底亮光闪闪的看着她,又弱弱的道,“媳妇,外面餐厅那些外卖不健康。可能有地沟油,可能有不合格鸡精,还有可能都没刷锅的……”

冯宇婷扶额,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你直接点好吗?左先生!”

左轮挑眉,眸光移向里面那个小厨房,“媳妇,你给哥做饭呗?哥想吃你亲手做的饭菜……”

冯宇婷诧异的看着他,“这里有厨房吗?怎么会有厨房?”

左轮有些得意的道。“这是VIP病房,VIP中的VIP。自带厨房,还有小会客厅呢。”这是他从季尧那边讹来的特等待遇,季尧不差钱,不宰白不宰!

冯宇婷有些为难的拧眉,“可是做饭真的很麻烦的……”

“啊呀……好疼。后背不知道怎么会这么疼?要是不小心吃到地沟油不知道会不会发炎?”左轮故意露出痛色,呻吟道。

冯宇婷尴尬的看着他,“没这么点背吧?我找一家高大上的餐厅,不会用地沟油的。”

左轮又开始循循善诱了,“媳妇,通常别人家的媳妇这个时候都会说,‘亲爱的,你等着,我马上就去给你做饭。’媳妇,你看哥平时那么疼你宠你的份上。你也心疼心疼哥呗。不然,哥这后背真的会疼死的……哎呦呦,这疼的像是抽筋一样……受不了……”

冯宇婷顿时就紧张了,“好了,你别激动。我马上就去超市买原材料,你想吃什么?我回来给你做饭。”

左轮点头,“路上小心点,我等你。”

冯宇婷走后,左轮愉悦的扬眉……

————

季霄凡的病房内。

陶笛眼巴巴的盯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一会就问他还疼不疼?

问的季霄凡都不耐烦了,他已经能坐起来了。托着小下巴很无奈的叹息,“女人怎么这么麻烦?怎么这么脆弱?这点伤有什么的?”

陶笛经常是被他整的又想生气,又好笑。她忍不住抱怨,“季霄凡,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胎啊?你怎么就不跟正常小朋友一样呢?你都不按套路出牌的?”

季霄凡拧着帅气的小眉头。一本正经的问,“正常小朋友是什么样的?”

陶笛开始跟他解释了,“通常别人家的小朋友,就是跟你差不多大的这一类小朋友。如果遇到你这样的事情,或者说就是普通的摔跤摔破皮肤都会哭着对妈妈撒娇的,会哭着要妈妈抱抱,要妈妈吹吹伤口……”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霄凡一句话给秒杀了,“原来,别人家的小朋友这么幼稚?”

陶笛额头满是黑线,嘴巴张了张,真的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她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自己会生出这么一个独立又特别的儿子?

他是个小天才没错,可是他过分的独立,真的让她有些失落呢。

她那满腔的母爱啊,真的好愁没地方挥洒啊。

可是呢,如果不是季霄凡超级独立,超级天才,他这次也不可能逃出季诚的魔爪了。

季霄凡醒来后,她详细了问了他是怎么样拖延时间,怎么样安全的?

当她听了娃娃平静的诉说之后,她差点惊呆了。

她完全想不到她的儿子会这么冷静,这么有头脑。居然就按照爸爸平时普及给他的那些求生知识,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摆脱了危险。

所以呢,她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真的很复杂。

她真的很想发个帖子问一下,生了一个特别独立冷静又天才的儿子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季霄凡看妈妈不说话了,耷拉着小脸,垂着脑袋,唉声叹气的样子,他很小人精的摆手,“算了,算了,我是你亲生的。我让让你吧,我想吃稀饭了。”

陶笛一听,立马两眼放光,“好,好,我这就喂你吃。”

季霄凡虽然很嫌弃这种被喂的感觉,可是为了哄妈妈开心,他还是同意让陶笛喂了。

只是,小脸皱成了小包子,小眉头也紧锁着,一脸的别扭。

陶笛满腔母爱,终于得到了机会发挥了。她美滋滋的喂着。一勺又一勺……

季尧推开病房的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别扭的画面。

他的小妻子,笑容灿烂,美美的喂着儿子吃稀饭。似乎,是很享受这个过程。

而他的天才儿子,一脸的别扭,吃的很快。似乎,是很想结束这种被喂饭的过程。

他站在边上,不由的扬唇。这画面,虽然不美,但是有家的味道。

季霄凡终于吃完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陶笛放下碗筷,这才看见男人来了,“什么时候来的?不是回公司处理工作了吗?”

季尧有些尴尬的扶额,长腿迈步。走上前,压低声音在她耳畔有些吃味的道,“你心里只有把他了?”

陶笛精致的小脸瞬间就有些发红,小手在男人腰间掐了一把,压低声音,“没出息,儿子的醋,你也吃?”

季霄凡没听清他们说什么,“说什么呢?”

季尧跟陶笛同时回眸,“大人之间的话题,小孩子不要问!”

季霄凡有些不屑的瘪嘴,“随便问问,我又不是真的想知道。”

陶笛看向季尧,再看自己儿子这别扭又傲娇的小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都说母爱跟父爱是有区别的,母爱是热情的,而父爱则是沉静的。

通过被绑架的事件,季尧对这个天才儿子是越来越满意,已经开始引以为傲了。

他在从公司回来的路上,给他挑了好几款限量版的玩具汽车。

季霄凡看见玩具汽车,自然是眼前一亮。休息了一上午之后,他的体力也恢复了点,这会也被妈妈喂饱了,正觉得无聊呢。

他很兴奋的拉着爸爸,给他讲解汽车的构造……

季尧第一次在白天,抛弃工作,很有耐心的跟他讲解起来……

陶笛收拾好碗筷之后,想到季霄凡跟她说过,是筱雅小姑姑在关键的时候救了他,还为他挡了子弹。她犹豫了一上午。还是决定去看看筱雅。

季尧没意见,她便去了。

————

筱雅的病房内,安静的很。

她已经醒了,原本清澈的眼眸深处有几丝红血丝。她安静的就像是洋娃娃一样,毫无生机的躺着。

自从她醒来后,就一直这么无声的躺着。

她醒来后第一个见到的是季向鸿,他没有丝毫隐瞒。直言不讳的跟她说了,手术后她将会留下的后遗症。

这一次,她没有像上次失去子宫那样大吵大闹。她只是错愕了几分钟,然后慢慢的回神。

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弧度,喃喃的重复着两个字————报应。

呵呵……真的是报应啊。

想想这几年,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一步一步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子宫没了,腿也跛了,唯一的亲生父亲也被她伤透了。

她不甘心不服气,一心想要厮杀。报仇。可是,每一次都没法得逞。老天爷像是故意针对她似得,她只要动一次这样的念头,最后受伤的却还是她自己。

她还年轻,怎么就把自己变成这样了?

如果,她当初知道季尧结婚很幸福后,第一时间分手。那么是不是就不会酿成今天的苦果了?

至少,她不纠缠。姑姑不会变成植物人,这个世界上还能多一个人真心关心她,照顾她。她还能拥有一个好身体,可是现在呢?

呵呵……

她只能苦笑。

当她看见陶笛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有些难堪的垂眸,哑声问,“你怎么来了?”

陶笛叹息了一声,平静的道,“我来有两件事要跟你说。第一,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也就是说其实你是我的姐姐。第二,我知道你这次救了季霄凡,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你救了他,救了我的儿子,这是恩情,我有必要跟你说一声谢谢。”

筱雅还不知道这件事,她喃喃的重复,“姐妹?我是你姐姐?同父异母?”

老天爷似乎又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她争了那么久,斗了那么久,恨了那么久,也嫉妒了那么久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妹妹?

原来。她对自己的妹妹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难怪老天爷一再的让她遭报应。

陶笛轻轻点头,“是啊,很不可思议吧?我们是姐妹,我是你的妹妹。你仔细看,我们的五官还是有些相似的,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是蛮诧异的。不过,事实如此,即使你再不愿意,我还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我真心谢谢你救了我儿子,谢谢!”

她对她鞠躬之后,走出病房。

而病房内的筱雅,看着她的背影,眼角有大滴的泪水滑落下来。

这是忏悔的泪水……

————

季霄凡跟筱雅的病房是分开的。仁爱医院儿童病区跟大人病区是分开的。

陶笛出了病房,走进电梯,准备回儿子病房。

在电梯里面,她看见了熟人袁珍珍,就是纪绍庭的母亲。

几年不见,袁珍珍也老了,头上都多了好多银丝了。

因为陶笛是先进电梯的,而袁珍珍不是一个人,她的身边还有一个跟她差不多大年纪的夫人陪着,两人一边进电梯,一边聊天,也就没有注意到低着头的陶笛。

袁珍珍情绪似乎不稳,说着说着就异常激动起来,“也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了,这辈子要这么折磨我?我那个儿子,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很开朗的一个人,现在孤僻的很。眼里只有工作,工作,回家我跟他说话也不理。我发动了亲朋好友,给他介绍了很多合适的女孩子。他连见一面都不愿意,就直接推掉了。你说我要不要生气?”

旁边的夫人安慰她,“别急,别急,回家好好跟绍庭谈谈。实在不行,我改天去找绍庭聊聊天,我去帮你劝劝他。”

袁珍珍摇头,一脸的无奈,“没用,真没用。我发动了他周围所有的亲朋好友,什么人的话他都听不下去。你说说看他都多大的人了。别说是结婚了,连女朋友都不愿意交。你跟我同龄的,你的孙女都五岁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呢?”

虽然她有些自私和势利,不过她是一个母亲,她疼爱儿子的心思是真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嘛!

旁边的夫人也很无奈的叹息,“哎,慢慢来吧。慢慢来吧……”

袁珍珍脸色很憔悴,看上去真的很烦心,“我真的没办法这么安慰我自己了,我怕等我死了,我也等不到绍庭结婚生子了。你也知道的,我身体不好,我做过肝脏移植手术,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几年了。其实,说到底都怪陶笛那个贱人。我们家绍庭是被她伤的太深了。一直惦记着她……我真是恼火啊!”

这话说的很刻薄,也很尖酸。

殊不知,陶笛就站在她身后,清楚的听见了她说的话。

不过,陶笛是个有素质有修养的女人,她只是拧了拧眉头,一直没吭声。

袁珍珍越说越过分,“我都想不通那个贱人哪里好了?跟我们家绍庭没分手期间,就已经勾搭上别的男人了。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家绍庭惦记。偏偏我们家绍庭就是放不开,我真是没辙了……”

陶笛嘴角勾起鄙夷的冷笑,这明显就是颠倒是非啊。

算了,她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控制不住,她能控制的便是自己良好的心态。跟这种没必要的人,为这种莫须有的事情生气,实在是不值得。

袁珍珍还在喋喋不休的抱怨……

陶笛自动屏蔽她那些难听的诋毁……

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

袁珍珍跟陪着她的夫人,似乎也是来儿童病区探病的。

跟陶笛是在同一层下的……

出了电梯,袁珍珍直接就哭了出来,“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这儿子太不听话了,我说什么他都听不下去啊。他不会是这辈子都打算一个人过了吧?我想想就觉得担心的很啊!”

旁边的夫人一个劲的安慰,“不会的,不会的,不要乱想。绍庭需要时间,时间会冲淡他的伤口的……”

袁珍珍吐着苦水,旁边的夫人不忍的将她搂在怀中。

陶笛出了电梯,便想直接回病房了,懒得多看袁珍珍一眼。

只是,她看见有一个双眸呆滞。但是面色阴狠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冲了过来。

男人的目标显然就是袁珍珍的后背————

安抚袁珍珍的夫人,也没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还一个劲的安慰着。

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陶笛来不及多想,脑海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有人死在她面前。

就在男人要捅上袁珍珍的时候,陶笛一脚把电梯旁边的垃圾桶踢过去。

男人没有想到会有垃圾桶突然出现,冷不丁的,他居然摔了一跤。

陶笛大声喊道,“袁阿姨,小心,那个人手里有刀!!!”

袁珍珍跟她旁边的夫人顿时吓的面容失色,连忙叫道,“天啊,杀人了!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

每个病区都有保安在的,这声音惊动了保安。保安立刻冲了过来。

而那个目光呆滞的男人爬起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将水果刀捡起来,就已经被保安制服了。

看着地上明晃晃的水果刀,袁珍珍心有余悸的拍打着胸口,“太可怕了!怎么会有这样危险的人出现在医院?”

有护士和家属上来围观,而男子的家属也哭着冲上来解释,“对不起……对不起……他是因为我们家孩子生病了,精神受了刺激才会这样。我们马上就把他送精神病医院,真的很抱歉……”

袁珍珍有些气不过,“真是的,精神受了刺激就赶紧送医院啊。这样随便冲出来杀人怎么的了?真是吓死人了!太可怕了,这一刀要是捅到我背上,那还了得啊?”

家属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让您受刺激了……我们家孩子生病了,一时没顾的上看住他……真的很对不起……”

陶笛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这个男人是因为情绪受到了刺激,才会精神分裂,偏激的想要杀人的。

护士出面,平息这件事。

之后,保安将男子押走,家属也跟着哭哭啼啼的走了。只留下袁珍珍,陪同她的夫人,还有陶笛在原地。

袁珍珍这会看着陶笛,有些意外陶笛居然会救她,“陶笛……”

陪同她的夫人进电梯的时候就注意到陶笛了,她惊讶道,“她就是陶笛?她刚才就站在外面后面,在电梯里面。”

袁珍珍顿时就尴尬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你……听见我说的话了?”

陶笛只是冷笑,“我什么都没听见,您开心就好。”

这样无声的宽容,像是在打袁珍珍脸。她刚才激动的时候,怕是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可是陶笛没介意,她还救了她?

她是真的善良……

四年前,为了施心雨的心,她也故意针对过陶笛。那时候,她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绍庭跟陶笛为什么分手,究竟是谁先劈腿,她心里清楚的很。所以,她对陶笛真的很苛刻,而陶笛一直没跟她计较?

一瞬间,她有些羞愧难当,嗫嚅着,“陶笛……我……”

陶笛转身想要离开,身后的一道男声叫住了她,“陶笛,等一下。”

这男人居然是纪绍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