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陌生号码!/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回眸看见的就是纪绍庭,快要四年不见了,岁月倒是没在他俊脸上落下什么痕迹。反倒是为他增添了些许内敛气息,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沧桑。

时光荏苒,她已经记不清具体有多久没见过他了。也记不得她的记忆中有多久没出现过这个人的身影了,好像她已经把他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就连曾经那段恋爱时光在她的记忆中也没留下什么深刻的痕迹,只剩下淡淡的涟漪了,她若是不用力去回想,居然都想不起来她曾经跟他恋爱过了。

她想,也许是现在过的太幸福了。跟季尧之间的幸福,已经冲淡了她跟纪绍庭之间的点点滴滴。

此刻,她看着他。

他亦是看着她。

纪绍庭那双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最终被强行压下。只静静的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他最后一次见陶笛,是她生完孩子,季尧接她回家的那一天。当然,那一天陶笛并没有看见他,他只是在暗处默默的看着她。

那一天,他看着这个精致的小女人偎依在季尧的怀抱中,小脸上荡漾着满满的幸福。

他们身后的月嫂,抱着他们的孩子……

他曾经以为,除了他再也没人能给陶笛那样的幸福的。可那一刻,他亲眼见证到了陶笛的幸福。那种幸福由心而生,是怎么都无法伪装。也无法忽视的。

满满的幸福,无声的满足,笑容是那样的明媚灿烂。

时隔那么久,他还恍惚记得那一天似乎阳光太灿烂了。不然,为何他的眼眸会有一种刺痛感?

为何他的眼眶很酸胀?

那一刻,他连上前一步的冲动都没有了。他的所有情绪。都被阻挡在她的幸福之外。

这四年,他也断断续续的见过她。当然,每一次都是他无声的在暗处看着她,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每一次,他都能看到她幸福可爱的小模样,那种幸福仿佛已经融入到她的骨髓当中了。

陶笛的情绪没有什么波动,想的也没有纪绍庭那么多,她只是淡淡的扬唇。就像是见到一个普通朋友,又或者是像见到一个多年未见的同学那样打招呼,“你好。”

清淡的嗓音,充满了疏离。

纪绍庭的心口酸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时隔了这么久,他终于淡然的面对她了,他亦是开口,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你好。”

陶笛对他又笑了笑,笑容算不上温暖,只是很礼貌的笑了笑,“那个你最近还好吧?”

纪绍庭点头,淡淡道,“挺好!”

陶笛也轻轻的点头,“那……没什么事,我先回病房了。我儿子受了一点小伤,我在这里照顾他。”

纪绍庭点头,表示了然,只是在她转身的时候,又说了一句,“等一下,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事情。”

他上前两步,在陶笛有些疑惑的眼神之下,他很郑重的道,“刚才,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妈妈。”

他来的时候,刚好听见护士在议论刚才那件事。

陶笛淡然的摇头,“没什么,小事情。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纪绍庭却是很认真的道。“真的谢谢你,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善良的小笛。我母亲以前说过很多难听的话针对你,你不但没计较,还救了她,我真的很感激你。”

陶笛真的没觉得自己有多么的宽容。她只是很坦白的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本能的那么做。我想换了是别人遇到危险,我看见了也会那么做的,你真的不用太放在心上。”

一旁的袁珍珍早已无地自容了,垂着眼眸,低着头,走也不是,不走也尴尬,只能那么僵持的站着。

纪绍庭淡淡的吐出一口气,突然就对着陶笛郑重的鞠躬,而且是鞠了两次。“第一,感谢你不计前嫌的救了我妈妈。第二,我为我曾经对你的伤害向你道歉,很认真的道歉。”

陶笛也吐出了一口气,释然道,“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都已经忘记了差不多了。以后,你好好生活,祝你幸福!”

纪绍庭眼底泛着真诚的光芒,也道,“谢谢!也祝你幸福,真心的!”

陶笛转身离去。

纪绍庭两只手插进西裤口袋里。眼眸中闪过一抹释然。他是真的该放心了,爱的最高境界不一定是占有,而是希望她幸福。如果她真的幸福了,他也应该感动欣慰不是么?

想想他以前对她做过的那些事,他心底一阵的羞愧。他一个大男人的胸襟,远远没有陶笛这样一个女人的阔达。

他曾经多么混蛋?他跟筱雅合作过,想要离间他们夫妻的感情。甚至还对季尧动过杀心……

眼底笼罩了一层羞愧之后,他转身看着自己同样无地自容的母亲,突然说了一句,“在某些方面,我们比不上陶笛。”

袁珍珍沉默,什么话也没说。

纪绍庭突然扬唇。又平静的道,“这个周末我有时间,你帮我安排相亲吧。”

袁珍珍很意外的抬眸,看着他,竟有些结巴,“真……的?绍庭……你没跟妈妈开玩笑吧?你是认真的吗?”

纪绍庭认真的点头,“我是认真的。”

袁珍珍当即开心了,她连忙点头,“好,好,我一会就帮你物色几个合适的女孩子人选。我一会就联系……”

纪绍庭看着母亲激动的笑容,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欣慰。这几年,母亲因为他的事情总是愁眉苦脸。今天终于开心的笑了,而他看见母亲笑了,也轻松了血多。

有些遗憾注定会维持一辈子,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他也时候放下,重新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了。人的一生,有很多责任需要承担的。眼下,他需要承担的就是对父母的责任,母亲身体一直不好,他不忍心让母亲操心了!

也许通过陶笛的遗憾,他会让自己以后更加懂得珍惜……

在回纪家的路上,他的私人手机跳出来一条短信。

他一看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号码,为什么说是陌生又熟悉?因为这个号码他并没有存在手机里,可是他却记得这个号码是谁的?

他的深眸微微一颤,有些犹豫要不要看这条短信?

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已经放下陶笛了,也真心的祝福陶笛了,已经没有必要再看这条短信了。

鬼使神差的,他还是打开了短信。

打开的同时。他墨色的瞳仁狠狠一收缩,短信的内容让他眸光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陌生人发来的短信,充满了挑唆的意味。

就跟三年多之前是一样的,那个时候他放不下陶笛,心态不平和,看上去像是一种鼓励。可是现在,他心态平和了,看见的是满满的挑唆。

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纪先生,你今天见到心爱的女人了是吗?怎么样?她是不是还是那么可爱?那么美丽动人?这么美丽的女人,我知道你肯定放不下对不对?现在,我愿意帮你,要不要再跟我合作一次?”

纪绍庭的嘴角勾起一抹释然的弧度。轻轻的摇头,无声的将短信删除了。

刚将手机放在仪表盘上面,又有短信再次跳进来。

他打开看了看,还是刚才那个号码发来的,“纪先生,这次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成功的离间他们夫妻。你真的不心动吗?陶笛的孩子中了子弹,她这几天很担心,其实我想说的是她过的并不幸福,季尧根本没有能力保护他们。所以,你真的忍心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过的一点也不幸福?你不打算再努力给她幸福了吗?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那就是要不断的争取。掠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纪绍庭眸光有些暗淡下来,今天陶笛的确说她孩子受了伤,他以为是普通的摔跤之类的,却没想到是中了枪伤。陶笛不幸福吗?

显然不是这样的,他今天看见陶笛眼角眉梢都染着希望。根本不像是一个绝望又痛苦的人。

孩子中了枪伤谁也不想,季尧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难免会有疏忽的时候。

他刚准备删去短信的时候,脑中突然闪过一抹精光。

他蹙眉,在想这个陌生人到底是谁?他怎么好像对陶笛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三年多以前是这样的,现在还是这样的。他连他今天见到陶笛都知道,这个人肯定是陶笛身边的人。应该很熟悉陶笛才对,可是这个人却处处想要针对陶笛,想要让陶笛痛苦难过。

有这样的人在陶笛身边实在是太可怕了,他越往深处想,越觉得可怕。

他曾经对不起陶笛,对她伤害很大。

如果能对她做出一点弥补。他心底也许能好受点……

————

陶笛接到纪绍庭电话的时候,正在跟陶德宽聊天。

聊天的内容都是围绕着季霄凡这个小天才,她撅着小嘴对爸爸撒娇,“爸爸,我都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胎教没做好。才会导致他这么独立,这么的与众不同。你看他都不怎么依赖我……”

她这样的抱怨。惹的季霄凡一阵的白眼,小眉头蹙成了小包子。

陶德宽安慰着她,“没事,没事,我觉得小外孙这样挺好。聪明,机智,还临危不乱,长大了必定会有所作为的。”

陶笛,“……”

她的手机都响了好久了,季霄凡忍不住提醒,“八卦的妈妈,赶紧接电话!”

陶笛这才接电话,听到纪绍庭的声音后,她有些意外的叫道,“纪绍庭,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你有什么事吗?”

纪绍庭对着电话,说了一番话。

陶笛听了之后,小脸微微的变了颜色。小眉头也紧蹙了起来。随即清澈的眼眸也慢慢的瞪大,小拳头都握紧了……

直到纪绍庭说完,挂了电话,她一直维持着这种紧张的表情。

陶德宽吓坏了,紧张的问,“小笛,怎么回事啊?纪绍庭怎么会突然给你打电话?发生什么事了?”

陶笛回神,连忙摇头,还挤出一丝笑容,“没事……就是之前偶遇过一次,他随便打通电话过来问候一下。”

陶德宽有些不放心,“真的没事吗?”

陶笛点头,安抚着爸爸的情绪,“真的没事,你放心吧。”有些事情,能不让长辈担心,就尽量选择不让长辈担心。

陶德宽这才松了一口气,“以后有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跟爸爸说。”

“恩。”

送走了陶德宽之后,陶笛就一直在想纪绍庭跟她说的那番话,一直想,一直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