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媳妇!/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世界,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陶笛接到纪绍庭的电话之后,就变得忧心忡忡。

而左轮这边因为有了冯宇婷的照顾,就像是生活在蜜罐当中。

冯宇婷这两天直接请假留在医院里面照顾他,在他的要求下,一日三餐都为他亲自下厨。

她做饭的时候,他竟幼稚的像个孩子一样逼着她不关厨房的门。

厨房的门敞开着,他侧躺在床上,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听着厨房里面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他都会觉得自己很幸福。这些声响敲击出一曲美妙的乐章,勾勒出家的雏形。

他真的是很享受这样的画面……

冯宇婷做饭的时候,也有些走神。她在想,她怎么会如此心甘情愿的为男人脱下高跟鞋,穿上围裙窝在厨房里面做饭?

这样的画面,她曾经从来没有想过。

她并不是太喜欢做饭,厨艺也不是太好的。

但是,这两天她做出的饭菜左轮都很喜欢吃。而她在他满足的眼神鼓励下,居然开始喜欢上这种繁琐的做饭过程了。

她不会也变成陶笛那样贤惠的小女人吧?

想到这里,她又想到了陶笛那娇滴滴可爱的小模样。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是女汉子好不好?才不要像陶笛那样肉麻呢!

他要吃红烧鲫鱼,她便在百度上面查了食谱,然后一步一步的照着做。反正她每次做饭都尽力了,好不好吃她就不敢保证了?

她正在放盐的时候,后面突然多了一道人墙。她吃惊的回眸。便看见他穿着病号服邪魅的冲她笑着。

下一秒,她就被他强势的抱进怀中。

左轮将她整个人都圈在怀抱中,俯首吻上她的侧脸,她急的直躲,他不但不松懈,反而是将她压得更紧了。用霸道的双臂,制服的她不得动弹,乖乖的腾出半个脸给他亲吻。

温热,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

“你……”冯宇婷心口跳动的厉害,胡乱的挣扎着,她的手中还拿着调羹呢。

左轮得逞之后,笑的更加邪魅,俊逸的面孔菱角分明,魅惑无比。

冯宇婷只一眼,就想到之前冯美婷对他的痴迷。此刻,哪怕他穿着病号服,可是也还是帅的那么无与伦比。这样的男人最容易招女孩子了……

想到这里,她狠狠的踩了他一脚,“滚蛋!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突然从病床上起来,又突然冒出来,真是吓死我了!”

左轮沉浸在她身上的淡雅香气中,脑袋埋在她的颈窝处,低低的笑着,带着磁性的嗓音有着无穷的魔力。

怀里温香软玉,他埋首在她的颈窝当中贪婪的吸了一口气,直到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她的气息,这才揶揄道,“哥这不是想媳妇了嘛?想你的心无法控制,就起床来厨房看你了。顺便欣赏一下媳妇做菜时候的贤惠模样……”

说到这里。冯宇婷突然有些想发笑。他到底哪里看的出来她贤惠了?她可是跟贤惠不搭边的。

她忍住笑,低语了一句,“幼稚。好了,你快点让开,我要做饭了。”

左轮真的很贪恋这一刻的美好。他的心都柔软的化成水了。他着的宛如孩子般,暗哑的嗓音透着磁性,却霸着她,“不放!”

冯宇婷清冷的眸光扫过去,很不客气的道,“再不松开,我咬你了!”

左轮抱她抱的更紧了,将颈子暴露在她面前,“给,咬吧。媳妇!好男人的最基本的标准,就是要满足媳妇的一切要求。”

看着他那邪恶的模样,冯宇婷蹙眉,扭过脸,“我呸!洗都没洗。上面还有消毒水的味道,我才不要咬呢!”

左轮忍不住笑了出来,胸腔颤动着。

他的脸抬起,擦过她微弱的呼吸,炙热的味道也跟着辗转过去。贴近她的脸,深邃而深情的眼眸宛如星辰般璀璨耀眼。

“媳妇,你可能不知道你做饭的样子真的美呆了,太迷人了。”

冯宇婷又蹙眉,“你可以夸点别的吗?比如说厨艺?”

左轮俊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又笑道,“当然可以,我媳妇的厨艺那虽然不是太出色,但是我喜欢啊。我吃的很满足。”

冯宇婷咬唇,睫毛颤了几下。冷道,“我怎么听不出夸赞的意思?什么叫做不是太出色?”

左轮凝视着她美丽的脸,啄了一下她的唇,低低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媳妇别太较真了。哥说说过把嘴瘾,虽然我媳妇厨艺不太出色,可我仍然爱你爱的不要不要的。我恨不得天天吃你做的饭呢。”

冯宇婷的脾气顿时就发不出来了,左轮总是有这种本事。总是能将她哄的开开心心的,她有些无语的扶额,一手握着调羹,无奈的看着他,“你到底还想不想吃饭呢?你再这么闹下去,晚餐不知道几点才能好。”

左轮恨不得黏在她身上,“迟点就迟点,你让我抱会。你都不知道这一刻有多么的温馨和美好,我再抱会。反正你不同意,我也要抱。”

冯宇婷的心顿时就柔软了几下,垂下脸,半响推开他,蹙眉嘀咕道,“真是不要脸!也不知道谁说后背很疼很疼,需要吃晚餐补充能量的。这会后背不疼了?”

怎么会有这种幼稚的男人呢?

他的傲娇呢?风度呢?

居然还学会耍赖了?

她被这么强势的抱着,也没办法做饭了。只好关火,等他自动撤退。

大约五分钟过后。左轮终于舍得松开她了。

这这才继续发挥自己的厨艺……

而左轮并没有离开,而是退到边上静静的看着她。

看她穿着碎花围裙,看她挥舞着小铲子,他的嘴角越发的上扬,很是赏心悦目。

看她做好了红烧鱼,他有些忍不住的再次贴上来,搂着她的腰肢。

冯宇婷真的跳脚了,“我现在要炒别的菜了,这里有油会溅出来的……你干嘛啊?”

左轮这会真的很想跟她聊天,“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虽然她的厨艺不是太好。但是也绝对不生疏。

冯宇婷睫毛颤抖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暗伤,随即又清淡的口气回答,“很久很久以前吧,大概是母亲刚去世不久吧。”

“跟我说说那时候的情况。好么?媳妇?”左轮嗓音低低的,很想了解她的过去。大概是因为真的很在乎吧。

冯宇婷听到他这种温柔的语气,心口再次震动了一下,原本抗拒的话语居然变了腔调,她情不自禁的倾诉道。“我母亲去世之后,我现在的后妈就进门了。确切的说,我母亲没有去世,现在的后妈就已经进门了。只不过,我母亲去世以后她进门才有了正式的名分。我不能说全世界的后妈都很恶毒。但是我遇到的的确是一个很恶毒的后妈。她经常以折磨我为乐趣,她进门之后就逼着我自己洗衣服。洗全家人的衣服,逼着我做饭。我那时候只能被她逼着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那时候其实家里是有佣人的,她就是心理扭曲的想要折磨我。”

听到这里,左轮的身子一颤,眸底闪过强烈的疼惜。

冯宇婷心态早已调整的很好了,所以她说这些往事的时候,情绪没有半点起伏,“但是呢。做饭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有天赋的。尽管恶毒的后妈逼着我做饭,可是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她,哪里能吃的惯我做的粗茶淡饭?那时候我还小,复杂的菜色实在是学不会。为了不亏待她的胃,她才放弃用做饭这件事来折磨我。这个世界上其实没鬼怪。可我却很怕。那是因为小时候被她关在小黑屋里面导致的……”

说到这里,她的肩膀颤抖了一下,有些后怕。

左轮连忙抱紧她,用自己的胸膛的温度安抚着她的恐慌,她还想继续说下去,可他已经不忍心听了,阻止道,“够了,媳妇。不要说了,我不想再听了。不管你以前遭遇过什么,经历过什么,我想告诉你的是。以后这些都不会发生了,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一定会细心呵护。未来所有的风霜雨露,都由我来承担。”

一席话。说的冯宇婷有些感动。一感动,就有些恍惚了。手指不小心溅到了热汤,疼的她脸色一白,丢掉铲子,捂着手指。

左轮急了,连忙抓着她的手指放到水龙头底下冲。

“怎么样了?媳妇,没烫伤吧?是不是很疼?”他心疼的俊脸都变苦瓜脸了。这么细皮嫩肉的媳妇被烫着了,那该有多疼啊?

而冯宇婷却很无语的抽了抽唇角,扶额,“那个……我想说,其实我烫伤的是中指,不是食指!”

左轮满头的乌鸦飞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