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关于运动那件事!/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孩子的伤口恢复能力就是比一般大人要强,更何况季霄凡本身就是那种闲不住的调皮主儿。

大约20天后,小家伙就在医院待不住了,他觉得自己没问题了,可以出院了。

看着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小模样,陶笛还是坚持要他多住一个星期。

小家伙不开心了,皱着小眉头,“好了啦,妈妈不要啰嗦好不好?回到家里一样可以养身体的。”

陶笛无语,只好看向季尧,小声道,“老公,你管管他。可烦人了,一点也不听话。”

季霄凡扬起稚嫩的小脸,看着爸爸,酷酷的来了一句,“爸,你还是管管妈妈吧。她好笨的,一直住在医院我不高兴,不开心,伤口就会恢复的更慢了。”

陶笛眨巴着一双水眸,眸底星光一片,很无辜的看着季尧。等着他发话呢。

季尧幽深的眼眸,先是看向陶笛,然后又看着季霄凡,剑眉微微的蹙了蹙。眼底声音下巴微微侧向陶笛,“你收拾东西,我下去办理出院手续!”

陶笛跟季霄凡听了之后,脸上出现了不同的表情。

季霄凡自然是开心的,小眉头扬了又扬,还对妈妈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陶笛就有些不开心了,精致的小脸皱成了小包子,软软的撒娇,“老公……”

季尧顿步,看向她的眸子里多了一丝柔和,解释道,“相信我,我是专业的外科医生。他,可以出院了!”

陶笛小嘴扁了扁,“哦,好吧。”

季霄凡得意道,“听见了吧?要听爸爸的话,赶紧收拾东西!”

陶笛抡起小拳头,可是又不忍心家暴,最后只好乖乖的去收拾东西。

季尧看着母子两相处的这种画面,唇角微微的上扬。进了电梯之后,他唇角上扬的弧度慢慢的收敛了,深眸中有一丝担忧闪过。

————

转眼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季霄凡小朋友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整天在家里活蹦乱跳的,不是捣鼓他的汽车就是捣鼓他的飞机。

陶笛看着玩具房里面那一堆被拆下,却不能被归位的零件,脑袋都大了。

因为小家伙受伤,很多亲戚朋友都来家里或是医院探望过小家伙,熟悉她家娃的都知道小家伙喜欢汽车和飞机模型。所以,这段时间季霄凡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么一大堆的玩具。

而他跟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其他小朋友喜欢玩,他则是喜欢拆。

把上面的零件一个一个的拆下来,然后再凭着感觉一个一个的组装上去。

当然,他只是个孩子,难免会有失误的时候。这就导致了很多个零件无法归位,她现在进儿童房最经常遭遇到的就是脚踩零件事件。

虽然她和家里的佣人每天都帮小家伙收拾玩具房,可是房间还是被折腾的乱七八糟。

一开始,她会抱怨。

可是。每次她抱怨的时候,季霄凡小天才都用一种你知不知道你很啰嗦的眼神看着她?

有一次,小家伙居然很认真的告诉她,“是富有破坏力的孩子,同时也富有创造力,这是高智商的表现。”

她很诧异的问他,这话是谁告诉他的?

季霄凡清亮的小眼睛眨了眨,然后别过脸,小声道,“才没有人教我呢,是我自己想的。”

当然,这话陶笛是不信的。小家伙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也没那么傲娇,反而有些别扭。所以,她猜这话肯定又是左边那个轮子教他的。

她无语的扶额,心底暗暗的发誓。等到左边那个轮子家里有孩子时,她也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教给他们家的孩子……

她这会来找季霄凡,是因为暑假马上结束了。新一学期就要开学了,所以小家伙要去上幼儿园了。她是来跟小家伙商量要去哪家幼儿园的?

她忍着无奈,将拖鞋下面踩到的零件踢到一边,将每家幼儿园的招生简介都摊开在小家伙面前,很认真的道,“季霄凡,暂停十分钟。现在妈妈有重要事情跟你商量,看见没有?这是东城最有名的四家幼儿园,你挑一下要去哪家幼儿园?”

季霄凡停下手中的小动作,眨了眨小眼睛,看着地毯上的幼儿园简介,下一秒就很无语的道,“我又不认识很多字,怎么能看的懂?”

陶笛再次揉了揉眉心,耐着脾气解释道,“不认识很多字,你可以看图片啊。这上面都配有图片的,图片你总能看的懂吧?”

季霄凡却很不以为然的道,“我不想看,我不想上幼儿园。”

陶笛一直都逼着自己要做个温和的母亲,所以尽量用轻柔的语气跟他沟通,“这是不行的,每个小朋友都应该上幼儿园。幼儿园有很多小朋友,还有很多玩具,你去了之后就会知道那里很有趣的。”

季霄凡问,“有汽车模型吗?有飞机模型吗?”

陶笛现在听到汽车模型和飞机模型都要吐了,她真怕自己哪天做梦都梦见这一堆的玩具。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柔声道,“有啊,还有儿童游乐园,还有很多跟你差不多大的小朋友。你们可以一起比赛,一起玩玩具,一起做游戏哦!”

季霄凡终于有些心动了,“好吧,我相信你一次。”

陶笛开心了,忙献宝一样的将她看中的那两家幼儿园图片推到他面前,“娃娃,你看看这两家。这幼儿园的房子是不是装扮的很可爱?还有周围的环境也很好。妈妈都已经帮你联系过了,这两家的幼儿老师也很温柔哦。”

季霄凡看了一眼后,就嫌弃道,“幼儿园怎么会这么幼稚?”

陶笛汗哒哒,“你要明白不是每个小朋友都像你这么小人精的,少说没用的,你还是挑一下到底哪家吧?”

她每次跟他对话,都有一种斗智斗勇的感觉。

季霄凡撅着小嘴,嘀咕了一句,“爸爸怎么会那么宠你?脾气那么坏,对小朋友一点耐心都没有。”

陶笛小手捂着心脏的位置,稳住自己,挤出一点微笑,“好吧,季霄凡小朋友。现在妈妈面带微笑,很温和的问你到底要选哪一家幼儿园?或者这样吧,每家幼儿园都有体验课,我带你一起去上一节体验课,然后再选择吧?”

季霄凡对上幼儿园这件事显然是兴趣平平,他一挥小手,“随便吧,你安排吧。”

第二天,陶笛就帮着小家伙打扮一番,带着他兴高采烈的去参加幼儿园的体验课了。

幼儿园的体验课。家长是要跟小朋友单独分开的。家长待在会议室里面,听育儿专家的讲座。

而小朋友是需要在教室里面,跟幼儿老师在一起上课的。说是上课,其实是小班的体验课,自然是玩乐为基础。

即使是这样,有些小朋友还是很依赖妈妈,跟妈妈分开的时候很恐慌,都哭天喊地的不要待在这里,要跟妈妈回家。

很多心软的妈妈,看见孩子这样哭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其实依赖都是相互的,不光是小孩子依赖妈妈,妈妈也依赖小孩子。

这一点,刚刚上幼儿园的妈妈和小朋友都深有体会。

而陶笛站在一堆哭的难舍难分的母亲和孩子之间就成了另类。她家的小人精一点都没有这种恐慌的感觉。只是在走进教室之前,问她,“妈妈,什么时候可以下课?”

陶笛回答,“很快。”

季霄凡就淡淡点头,“OK,你走吧。我找座位了。”

陶笛简直是满头黑线啊,在一堆红着眼眶的母亲面前,她简直是有些突兀。

她把小人精自己找到座位,然后自己安静坐着的画面拍到小视频里面发给季尧看。

季尧回了几个字,充满了霸气和傲气,“果然是我的儿子,我小时候也这样!”

陶笛将手机放进包包里,无语的扶额,她真想说一句,你们好奇葩好吗?

体验课是35分钟,35分钟后,陶笛跟一帮家长后面一起去接季霄凡回家。

别人家的孩子,见到爸爸妈妈,都很雀跃的冲上来抱爸爸妈妈的大腿。

只有她家季霄凡,很淡定的看着她。见她来了,蹙着小眉头,自己从座位上下来,跟老师挥手,“老师再见!”

走到陶笛面前,又傲娇的道。“走吧!”

陶笛简直是尴尬了,她跟季霄凡两个人都成了别人眼中的另类,就连老师都有些回不过神的看着她家傲娇的小王子。

她只能尴尬的跟老师挥手再见。

回去的路上,家里司机开车。

陶笛跟季霄凡两个人坐在后排,但是距离却隔的有些远。

自从上车后,季霄凡小人精就一言不发。

回到家里之后,他一下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要去幼儿园,太幼稚了!”

陶笛一边换鞋,一边很认真的说,“那可不行,如果你不喜欢这家幼儿园。我们可以换一家幼儿园,只是一定不可以不上幼儿园。明白吗?”

季霄凡很嫌弃的皱着小眉头。“不要,哪一家也不要去。太幼稚了。”

陶笛走到他面前,柔声问他,“那么,你跟妈妈说说看。怎么幼稚了?你在上体验课的时候遇到什么事了?你跟妈妈说说看吧。”

季霄凡双手撑着小下巴,一脸的无精打采,“老师居然指着喜洋洋问大家认不认识?那帮小朋友居然开心的回答老师的问题,太幼稚了!”

陶笛汗颜,只能跟他轻声解释,“其实不是小朋友们幼稚,而是因为你懂的比别人家的孩子多。所以,你才会有这种感觉的。其实,幼儿园还是很有趣的。我今天就看见老师拿了很多玩具给你们玩啊。”

季霄凡又鼓着小腮帮子道。“可是,老师并不允许我拆那些汽车!”

陶笛只好又解释,“对啊,在幼儿园可不能像是在我们家一样的随便。妈妈跟你说,并不是每个小朋友都喜欢拆玩具的。你若是在教室就把玩具拆了,那其他小朋友是不是没得玩了?”

“那我不高兴了!”

“不可以这样的,幼儿园是一定要去上的。而且你要明白,只有我们自己家的玩具可以随便拆,别人家的不可以的。这一点,爸爸之前不就跟你说过了吗?”陶笛这会真心觉得,生个天才儿子其实有时候也蛮麻烦的。比如说这会,她真的解释的很伤脑筋。

搬出季尧这只大老虎,季霄凡才收敛了点,不过他还是不满意,“跟那帮小花痴在一起,真的很累的。一直叫我帅哥,连老师也这么叫我。”

陶笛红唇张了张,这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想了想,只能说,“他们说你是小帅哥,是喜欢你呢。懂么?”

季霄凡傲娇的别过小脸,“我才不想懂!”

陶笛也解释的累了,只能板着面孔,“好了,不管你说什么。都不可以不上幼儿园。你能选择的就是去哪家幼儿园?这个随便你自己挑。”

季霄凡很不高兴,“不去,就是不去!烦人!”

陶笛好脾气都快被磨光了,声音也提高了几分,“不去就是不行!我看你才烦人!”

季霄凡一转身,直接都不搭理她了。

陶笛气的啊,小脸蛋都红了,几乎咬牙道,“季霄凡,今天不管你说什么都要同意去幼儿园。我现在是在和颜悦色的跟你说这件事,你要是再跟我啰嗦,我会直接打电话给你爸爸的。”

季霄凡小肩膀颤了颤,亮晶晶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紧张,却还是不愿意妥协,“你就会告状,你讨厌!”

“你才讨厌!你一点都不讲道理,你也不听大人话,真的很讨厌!”陶笛都快被气的上火了。

季霄凡跟她顶嘴,“你才讨厌!跟你说了不想要上,就是不想上!”

最后,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最后的最后,陶笛主动把电话打到季尧那边告状。

季尧听到她气喘吁吁的声音,磁性的嗓音像是一股清泉一样通过无线电传递过来,“先冷静。处理不了的事情,等我回家处理。”

陶笛实在是气不过,那只一种被气到抓狂的状态。娃娃又是自己亲生的,她又没办法管他,真是烦躁的很,只能跟老公吐苦水了,“老公,我气的脑袋都疼了。我辛苦一天给他挑幼儿园,然后又陪他去上体验课,他一点都不领情,一点也不听话,居然不愿意去上幼儿园。我真的快气晕了。”

“冷静点,暂时先不用理他,等我回家处理这件事。心情不好,就约闺蜜去逛街购物。”季尧淳淳的嗓音,夹杂着宠溺的味道。

陶笛心底稍微安慰了几分。她软软的撒娇,“老公,你仔细想想。会不会我们当初抱错孩子了?不然明天去做个DNA?”

季尧尴尬的按揉了两下眉心,一本正经道,“这个可能性不存在。”

陶笛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好吧,谁叫小坏蛋长的个你如出一辙呢?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在你回来之前我都不打算跟小坏蛋说话了。你不要觉得我虐待儿子。”

“恩,不跟他说话,不理他!”结婚四年多了,季尧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纵容和宠溺。

陶笛心底越发高兴了,心情也好了一点,“那我去逛街了,我约犀利姐逛街去了。老公,我看见帅帅的衣服会帮你买的,就是不帮季霄凡那个小坏蛋买了。”

季尧颔首,声音柔和无比,“好,去吧。注意安全。”

————

晚上。

陶笛满载而归,给自己买了两套衣服,给男人也买了两套衣服,还有两条领带。还给家里的每个佣人都买了礼物……

她兴高采烈的给大家分礼物,都说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应该去疯狂购物,这句话还真是不假。逛完了,发泄了,心情真的爽了。

而她回来的时候,季霄凡小人精在客厅里面看动画片。

每次陶笛逛街回来,都会第一时间献宝一样把给他买的东西递给他。

这次却没有,不但没有,还没正眼看他。

而家里的佣人,育儿师,都有礼物。

其实吧,他不是想要礼物,只是很不喜欢这种被忽视的感觉。

他扭头,冲着陶笛生气的说了一句,“败家,整天就知道败家!都是我爸爸惯得!”

陶笛听见了,冲他吐舌头,“你管不着,管不着,你爸爸就是高兴惯我!知道你爸爸惯我,你还惹我生气,看他回来怎么收拾你?”

季霄凡冷哼了一声,扭头继续看动画片。

而他的内心,是紧张的,他平时就很害怕爸爸啊。

晚上六点钟,季尧终于回来了。

而陶笛已经盼了他好久了,见他回来,殷勤的上前帮他拿拖鞋。

季霄凡听见别墅门口有汽车引擎声响起,就已经更加紧张了。

季尧换好鞋之后,幽深的眸光扫向沙发上那抹小身影。

季霄凡吓的连头都不敢回。

佣人已经将晚餐准备好了。唤道,“先生,太太,小少爷可以开饭了。”

季霄凡连忙皱着小脑袋,“我今天肚子疼,不想吃饭。我上楼去听音乐了。”

陶笛知道这小家伙找借口想逃呢。

“肚子疼,也要吃饭!”果然,季尧一声令下,季霄凡就不敢造次了。

季霄凡只好迈着小短腿,走着小碎步,一步一步的靠近餐桌。

吃饭的时候,他这是前所未有的乖,一下子都吃完了一小碗米饭。放下碗筷就想逃,“爸爸妈妈,我吃饱了。我上楼了!”

季尧却冷到,“站住!”

季霄凡只能站在地上,有些紧张的看着脸部线条冷硬的父亲。

“幼儿园挑好了?如果你自己拿不定主意,那么我会按照妈妈的意思去帮你选定幼儿园。”季尧的嗓音无时无刻不渗透出一股霸气。

季霄凡别扭的道,“我不想上幼儿园,就是不想上!”

季尧沉声道,“不行!幼儿园你必须上!”

季霄凡对上幼儿园这件事真的蛮反感的,居然壮着胆子跟父亲顶嘴,“你们大人就是不讲道理,我们小人也是有人权的,我有拒绝的权利!”

“你没有!”季尧的脸色更沉了几分。

这两父子交谈的过程中。陶笛完全不插话。她相信她老公的本事,分分钟就能搞定季霄凡的。只不过,看着季霄凡那委屈又可怜却还是固执的辩解的小模样,她又有些不忍心了。

我呸!果然是慈母多败儿,对于上幼儿园这件事她是绝对不能由着小家伙。

季霄凡倔强的噘嘴,“我就是不想上,我不要上幼儿园!!!!”

他激动的有些大叫起来。

季尧倏然起身,那高大修长的身影都渗透出一股威慑力,“季霄凡,我再重复一遍你必须去幼儿园。至于理由,如果你愿意听,我会跟你解释的。”

季霄凡小脸变成了小包子,“你们大人真的很讨厌。妈妈这么说,你也惯着他!我就不相信没人能管的了你们了,哼,我去给爷爷打电话。”

季尧给了他一个你随便的眼神。

季霄凡果然是跑到了电话机边上,他把爷爷,姥爷,还有干爸的电话都记在脑子里面呢。

首先拨通了季向鸿的手机,跟爷爷说了打这通电话的目的之后,委屈的道,“爷爷,你管管爸爸妈妈。他们不尊重我,我不想去上幼儿园!”

季向鸿先是忍不住笑了,很自然的联想到了季尧小的时候,随后耐心劝道,“乖,每个小朋友都必须上幼儿园的。你爸爸妈妈小的时候都上幼儿园的,知道吗?”

季霄凡这通电话的目的失败,他也没耐心听爷爷唠叨了,匆匆说了再见就挂了电话。

挂了爷爷的电话,他又给姥爷打电话。

姥爷听完了他稚嫩又委屈的吐槽之后,直接没忍住笑的噗嗤一声。

这对季霄凡来说是一种打击,他弱弱的道,“姥爷,我在很认真的跟你说话呢。好笑吗?”

陶德宽憋了好久才憋住,之后又是一番耐心的劝说。

季霄凡听的更加没劲了,又匆匆挂了电话。

他把最后一点希望寄托在干爸身上。哪知道干爸接了他电话之后,有些气喘吁吁。

他蹙着小眉头问,“干爸,你在跑步吗?为什么你喘气的声音那么大?”

而站在一边的陶笛跟季尧,相互看了一眼,眼底有一抹只有成年人能懂的神色闪过。

陶笛还害羞的红了脸,季尧有些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电话那边的左轮当然没在跑步,而是在做活动。他在医院赖了很久之后,才被冯宇婷逼着出院。出院之后,他最喜欢的就是拉着媳妇做运动了。

天知道,他被这通电话打断了重要的事情,有多么的抓狂?

他的嗓音都低沉紧绷着,“季霄凡,你有事说事,没事挂电话!”

季霄凡连忙说自己的委屈,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左轮吼着打断了,“季霄凡,你闭嘴,挂电话,明天去上幼儿园,就是这么简单!”

这三个电话,打完了,小人精表示很受伤。

他叹息了一声,皱着眉头,都不说话了。

季尧这个时候。对他勾了勾手指头,“你过来,我们谈谈!说说你不要上幼儿园的理由!”

季霄凡坐在他对面,还是那个理由,“太幼稚!”

季尧认真的解释,“那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过程,但是幼儿园还是可以学到很多知识的。”

季霄凡不以为然,“我很聪明,不用去幼儿园学的。”

“你自认为你很懂是吗?”

季霄凡点头,傲娇的回答,“是的。”

“那么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若是能回答出来。就不用出幼儿园了。”

“可以!”小家伙自信满满。

只是,等到季尧问完了之后,他一脸的懵懂,“我好想不太懂哎!”

“不懂正常,所以你应该去幼儿园。然后再读小学,中学,高中,大学,这些知识都是能从校园中学到的。”季尧循循善诱。

季霄凡这下子终于动摇了,“真的?不骗人?”

“真的!”季尧坚定道!

季霄凡转身看着正在看电视的陶笛,“明天送我上学!”

看着小身影蹬蹬的上楼,陶笛诧异的看着季尧,“这么快就搞定了?”

季尧倨傲点头,“当然!”

陶笛突然很好奇,“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他居然那么听话了?”

“很简单,就是问了几个有关于宇宙奥秘的问题……”

陶笛汗哒哒,这么复杂的问题,季霄凡能回答的出来吗?不过,她不得不佩服老公的机智。季霄凡应该是被勾起了好奇心和求知欲,才愿意上幼儿园的。

她忍不住给了老公一个大大的赞!

第二天,送季霄凡小人精上学这件事果然变得顺利多了。

季霄凡上了幼儿园之后,陶笛也恢复了工作。

还是之前的那份工作,因为她背景强悍,即使几年不工作,她的职位仍然被保留着。

第一天工作还蛮顺利的,她是自己开车来上班的。

下班的时候,独自去停车场取车。

手指刚接触到车门把手,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