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原来是你!/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就这样晕倒了,毫无知觉。

因为季诚被关押在看守所之后,把一切的罪状都承担了下来。大家紧绷的神经都松懈了下来,陶笛出门也不会时时刻刻的有保镖跟随着了。这就再一次导致了危险的靠近……

随后,停车场的暗处冲出来两名黑衣男人。直接将晕倒的陶笛,拉上了一辆商务车,然后疾驰而去。

————

纪绍庭下班坐上自己的车内,习惯性的拿起车内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

在开车的一路上,他的脑袋有些晕晕的不舒服,他以为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自己累着了。

一只手执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来轻柔眉心,缓解这种不舒服。

可是,一直开到公寓楼下,他那种脑袋晕晕的感觉也没有缓解。趴在方向盘上面休息了一会,这才下车。

关上车门,走路的时候脚步都有些踉跄。

纪绍庭蹙着眉头,费力的上了电梯,回到家里。

当他用钥匙打开门之后,空气中那种女性淡雅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种香气就像是某种催化剂一样,冲的他脑袋一阵热血上涌。全身的神经也紧绷了起来,血脉逆流上涌……

体内有一股热气在肆意的流窜着……

将钥匙丢到一边,随手关上门,他的手机就响了。

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拿出手机,用力的摇晃了几下脑袋,才看清上面的短信。

短信是之前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内容是这样的————

“纪先生,我能帮你的都帮你了。机会很难得,希望你好好把握。你的房间内我装了窃听器,过程中你叫的越大声越好。春宵一刻值千金,祝你们幸福。我很期待季尧听到这些过程时候的表情!”

纪绍庭看了之后,再次摇晃脑袋。人也已经摇摇晃晃的走到大床边上了。

果然,他的大床上一抹纤细的小身影安静的躺着。

她似乎很不舒服,眉心淡淡的拧着,额头上有细微的汗水渗透出来。

他的床单是那种黑色的,被套也是黑色的。

其实,他以前不喜欢黑色,总觉得黑色太压抑。可是,后面他刻意把家里的窗帘,床单,被套都换成了黑色的。

黑夜压抑,能够让他压抑住内心的浮躁和冲动想法。

而她的皮肤很嫩白。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白皙莹润。她精致的小脸,更是宛如芭比娃娃一样可爱。

她细腻的白,融入到他的黑色大床上,却不突兀,反而彰显出了相得益彰的美感。

她的精致,把黑色的硬朗都柔和了。

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体内再一次爆发出渴求的冲动。

她的红唇是那般的柔嫩,那般的诱人,就像是初开的樱花般让人欲罢不能。

她的呼吸是那么的清浅,就跟曾经她和他恋爱时候的一模一样。那么轻,那么浅,宛如春风一样。

曾经恋爱的美好回忆,从记忆的闸门中一下子涌了出来。

纪绍庭竟有些恍惚,恍惚的以为时间回到了曾经。很久很久以前,他会在周末突然去她家,然后悄无声息的进入她的房间,偷偷的看着她睡觉。

她恬然的睡着,他愉悦的守着。

那时候,他很期待她醒来那一刹那的错愕。就像是个无辜的孩子,睁眼的瞬间突然看见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出现在面前。那时候她会欣喜若狂的搂着他的脖子撒谎,会甜甜的问,“哇。绍庭,你怎么来了?”

那时候,他会说,“我怎么不能来?我怎么不能来看我的大宝贝?”

那段美好的时光在记忆的长河中怎么也挥之不去,这一刻回想起来就好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她包里的手机响了,他帮她拿出去。

屏幕上闪烁的是亲爱的老公,这五个字。

他的眼眸被深深的刺痛了一下,她还很用心的在季尧的来电显示上设置了两个人的亲密合照。照片上的她调皮可爱,照片上的季尧优雅宠溺的吻着她的额头,好一张恩爱的合照。

他的心口紧跟着也刺痛了一下,不过,这种痛他很快就自己消化掉了。

将她的手机放下,再一次将视线转移到她的小脸上。

她浓密的睫毛沉静的遮住眼眸,在灯光下倒影出斑驳的光影,忖的她的肌肤更加的细腻白皙。

纪绍庭生生的别开视线,压下心底的冲动,附身————

————

季尧打陶笛的电话,无人接听。

大约是半个小时之后,手机里面收到一段录音。是男人跟女人在激烈运动时候的声音……

他的脸色瞬间就阴沉到了极点,五官更加刚毅冷凝,眼神也犀利的如刀一样。

————

陶笛醒了,醒了之后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大床上。

清澈的眼眸眨了几下,下一秒就看见了纪绍庭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耳畔还有男女运动的声音。

他的面孔在她的眼前放大,她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身子,紧张的拉扯着被子,“纪绍庭?你……”

纪绍庭的反应显然要比她更快,他附身捂住她的唇,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

陶笛眨了眨眼睛,逼着自己冷静一点。她紧张的肌肤上都起小米粒了,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再看纪绍庭也穿戴整齐,而他们的边上电脑开着,里面正播放着限制级画面……

但是,她并没有看见屏幕上面播放的具体内容,因为纪绍庭已经细心的用他的寸衫将电脑屏幕遮住了。她是根据声音,判断出来的。

但是,她还是脸红了,是尴尬的脸红。

毕竟一男一女在一起听到这种声音,都会尴尬的,何况她跟纪绍庭曾经还恋爱过?

纪绍庭看着她的反应,有些复杂的情愫压在心底,慢慢的扬唇,拿起边上的手机,在上面打出一行字,安抚道,“没事,相信我。”

陶笛想到之前跟纪绍庭达成的共识,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她又很快想到了什么,她紧张的找自己的手机。

纪绍庭将她的手机递给她。

陶笛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打过电话了吗?”

纪绍庭指了指自己的腕表,意思是还没到时间。

陶笛轻轻点头,表示懂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的打字。“这样真的可以吗?”

纪绍庭点头,重重的点头,唇角扬起自信的弧度。

陶笛深呼吸,但愿这一次真的可以把幕后那个神秘人给找出来吧。

而今天发生的这一幕,是她在跟纪绍庭两人配合演戏。

那次在医院跟纪绍庭偶遇之后,纪绍庭随后给她打电话,善意的提醒她,说是她的身后隐藏着一个恶人。三番五次的想要害她,先要破坏她跟季尧的感情。

当时的她,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顿时觉得很疲惫。刚解决了季诚这个藏的很深的妖怪。她以为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季诚在搞鬼,可是完全没有想到背后还有一个神秘人。

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就是要跟她和季尧过不去?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

想到季诚把季霄凡劫走还打伤了季霄凡的这件事,她就心有余悸。而背后隐藏的神秘人,显然比季诚更加恐怖。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话一点也不假的。有些事情真的是防不胜防,她真的好疲惫。只想一家三口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当然,她对纪绍庭的提醒也道谢了。

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一码归一码。

可能是她的一句谢谢,让纪绍庭感触很深。

他在电话里面对陶笛坦白,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他坦白了那一次,季尧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的时候,他曾经受神秘人蛊惑对季尧动过杀心。她被绑架的时候,也不是他救下了她,而是有人救了她,把她送到他车上的。还有一次,他被筱雅鼓动想要去离间她跟季尧……

这些事情,他统统都坦白了。

也真诚的道歉了……

陶笛听了之后,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不计较了。

反正也没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她真的也不想去计较了。有时候怨恨一个人,自己心里也不开心的。

大概是因为她的善良和宽容。让纪绍庭再一次无地自容。他很想为她做点什么弥补她,于是就跟她商量可以假意同意神秘人的提议,然后跟她配合,让神秘人露出真面目。

陶笛听了之后,再一次沉默了。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学会了谨慎,学会了小心翼翼。除了身边亲近的人,她不敢随便相信外人。

现在的纪绍庭,对她来说便是外人。

她没有当即答应,只说要跟季尧商量商量。

后来,她跟季尧说了这件事。

季尧思量了一会。觉得这招还是可行的。

不过,为了避免陶笛担心,他还是谨慎的对纪绍庭这个人观察了一段时间。

他观察了纪绍庭之后,才同意陶笛跟纪绍庭配合演戏。

而今天陶笛在接触了车门上面被放置的电流之后晕倒,然后又被黑衣人拉上车送到纪绍庭的公寓,这一系列的过程,都有他的人监视着。

包括纪绍庭家的房间内,他也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纪绍庭跟陶笛在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纪绍庭家公寓楼上楼下,还有对面的房间里都是他的人。一旦摄像头监控到这里发生什么情况,就会第一时间冲进来保护陶笛的。

现在看来。纪绍庭是真心想要弥补陶笛的。在整个过程中,他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一直都是认真的在跟陶笛配合演戏……

纪绍庭刚上车的时候喝的那瓶矿泉水的确是被人下了特殊的药,不过,他早有防备。他的家里备了特殊的解除药性的丸子,就放在床头柜里面。他服下了药丸之后,药效才渐渐的被克制住。

此时此刻,他跟陶笛两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站在床边,等待着时间。

终于,电脑里面的激战的男女结束了……

纪绍庭关掉电脑,看了陶笛一眼。大概沉默了五分钟之后,终于拨通了神秘人的电话。

神秘人第一时间接了电话,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尖锐而突兀,“看不出来,纪先生体能还真是不错。我真是长见识了……”

纪绍庭装出气息不稳的样子,打断他,“季尧有没有听到整个过程?”

“当然!”神秘人的声音阴冷而夹着几分得意,“我想,此刻季尧的脸色一定会变的五颜六色。纪先生,你要怎么感谢我?”

纪绍庭突然冷笑了起来,“感谢?呵呵……我是真的想要好好感谢你。你很恨陶笛是吗?有多恨?现在我也很恨她,不然我直接杀了她就当做是对你的感谢了?”

他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按照之前商量好的对策。

这会季尧那边已经开始定位追踪神秘人那边的信号位置了……

虽然,神秘人的手机号码可能也是经过转换的,声音也是经过处理的。但是他们想到了另一种办法,那就是通过纪绍庭自己的手机号码去追踪跟他通话的手机号码的信号位置。

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通话时间越长越有利。

神秘人听到他这番话之后,随即一愣,“纪先生,你没在开玩笑吧?”

纪绍庭冷冷的勾唇,“当然没有,我从来不喜欢开玩笑。你知道我在整个过程中都想到了什么吗?我没有感觉到幸福,看着她身体上还残留着季尧那个王八蛋留下的各种痕迹,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侮辱。你知道我有多爱这个女人嘛?可是这个女人现在是别人的妻子,她不属于我。即使我得到了她的身体,她的心还是不属于我。不然,我就直接杀了她。我掐死她,或者是拿刀捅死她?”

他的声音阴森森的,透着几分肃杀的气息。

神秘人的声音突然就多了几分惊慌,完全没了之前的气定神闲,“纪绍庭,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想杀人?杀人是要偿命的你知道吗?你有想过后果吗?”

纪绍庭嗓音淡淡的,“想过。我都想过了。与其让我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不如杀了她然后陪着她一起下地狱。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

“愚蠢!!”神秘人大怒了一声,“你特么真是个疯子!你先冷静一下,纪绍庭。你想想陶笛那么可爱的女人,如果死在你的手上,你真的忍心吗?你下的了手吗?”

“我忍心,我下的了手!!!”纪绍庭情绪不稳,显然有些激动了,“我当然能下了的手,你不知道我真的有多爱她。你更加不会知道她嫁人的这几年,我是怎么样的痛苦和煎熬。我想跟她在一起,想要永远跟她在一起。你明白吗?”

“冷静!”神秘人也激动的低吼道,“你要知道,我们今天已经成功了。我已经帮你得到陶笛了,季尧也知道这件事了。季尧那样的男人肯定不会容忍这件事发生的,而陶笛是什么样的女人你也清楚。陶笛也不会容忍自己对季尧的背叛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所以他们就只能离婚了。等到他们离婚了,你就有机会了。你可以重新追求陶笛,可以重新去爱她了。你明不明白?”

纪绍庭一边看着腕表,一边放缓语速,“呵呵……正是因为我明白,所以才会动了杀心。我了解陶笛,我远远比你了解她。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小公主,如果让她知道我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了她的身体。她杀了我的心都会有的,又怎么会接受我?看着她躺在我身边,身上还残留着别的男人留下的痕迹,我真是疯了。你知道我现在在干嘛吗?我的手正放在她的脖子上,我只要用力一掐,她就会死的。她现在还昏迷着,完全没有能力挣扎。我杀了她。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她会接受你的!”神秘人显然是很生气的打断了她,“纪绍庭,你特么不要乱来!你不能杀她,我不准你杀她!”他处心积虑的设计了这么久,等了这么久,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杀?

纪绍庭不以为然的挑眉,“你觉得我还会听你的吗?”

神秘人怒吼,“纪绍庭,你信不信我会让你全家给你陪葬?”

纪绍庭再次冷笑,“你以为我会害怕吗?我会紧张吗?我告诉你,一个要死的人什么都不会再顾忌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想要跟陶笛永远在一起。想要跟她生生世世不分离。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疯狂?呵呵……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对她的感情。你知道我爱了她多少年吗?你不知道,你不会理解的。”

“纪绍庭,我再一次警告你。不准动她!我有办法帮你得到她,就有办法让你生不如死,你信不信?我警告你,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如果你违背我的意思,我不会放过你的!”神秘人的情绪再一次激动的有些无法控制,虽然声音经过变声处理,可是仍然掩藏不住他声线里面的颤抖。

纪绍庭只是冷冷的重复,“我若是坚决要杀了她呢?”

“你敢!!!”神秘人在咆哮。

————

与此同时。

季尧跟左轮两个人。待在布满了精密仪器的控制室里面。看着左轮请来的专业IT技术精英,戴着耳脉,追踪着信号源。

随着时间的拖延,电脑屏幕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而这个小红点不断的闪烁之后,不断的向追踪到的信号源靠近。

终于,小红点落在一个地方停止不动了。

技术精英将耳脉摘下来,面露喜色的惊呼,“找到了,追踪到了!!!!”

一直紧绷着脸色的季尧深眸中闪过一抹亮色,沉声道,“什么位置?”

左轮也激动的一拍季尧的大腿。“真特么过瘾,终于把这货给找到的!”

季尧有些嫌弃的蹙眉,推开他的大手,“位置报过来。”

“就在景湖生态别墅那一带……”

这一句话,让季尧跟左轮都楞住了。

左轮蹙眉,扬唇喃喃的重复着,“景湖生态别墅那一带?”

那可不是他家那一带吗?

心底突然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追问道,“能具体精确到哪一幢楼吗?”

技术精英重新戴上耳脉,竖起两根手指,“再给我两分钟,我能把信号源定位在坐标200米到300米的位置。这样缩小范围,应该能确定是哪一幢楼了?”

左轮深吸了一口气,逼着自己压抑着心底的那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大脑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的开始无尽的胡思乱想。

据他的种种分析,这个隐藏了这么久的神秘人一定是他们身边熟悉的人。而这个人也有着不一般的本事,才能隐藏这么深。

现在定位的位置是他家那一片,他脑海中很自然的浮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潜意识里,他又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真的是那个熟悉的面孔做的。他不相信,不停的摇头,告诉自己不能胡思乱想。

季尧在刚听到那个坐标位置的时候,也是很意外。他知道左轮的家也在那边,意外之余,他在想到底是谁?

按照分析,神秘人肯定是他们身边熟悉的人。那一片,除了左轮的家人,他想不到还有谁熟悉他的生活圈子。

他蹙眉,几乎在绞尽脑汁的想那一片到底还有谁是熟悉他的?

这两分钟,漫长的像是两个世纪一般。

直到技术精英再次摘下耳脉,看着他们————

莫名的,左轮更加心慌了。他甚至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颤声的问了一句,“定位到了?哪一幢?”

该死的。这种关键的时候,他居然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他狠狠的鄙夷了自己一番,他心虚个毛线?

为什么要心虚?

假如不是他的家人呢?

可是,下一秒就有一道声音,扼杀掉了他的自我安慰。

“基本上可以确定是26幢……”

左轮的心脏狠狠的一揪紧,我去,这玩笑真是开大了。还真是他家别墅的位置,麻蛋的,到底是什么鬼?

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要怀疑机器出问题了,定位失误了?

季尧来不及思考别的。理智如他,在地址查出来之后,第一时间自然是要直接找人了。

他大步离去,左轮还楞在原地。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转身冷道,“想要包庇?”

左轮蹙眉,骂道,“包庇你大爷!!!”

说完,转身跟着季尧一起大步离去。

————

景湖生态别墅区。

在去的一路上,左轮的心情都是复杂的。

其实,当这个地址还没被完全查出来的时候,他就有了猜测,这一刻,心情真是复杂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他突然变得幼稚起来。他想,也许就是家里的哪个佣人跟季尧有仇才会这样针对他们吧?

其实,他知道家里不管是哪个佣人都没有这种只手遮天的本事的。

他不过是幼稚的自我安慰罢了……

季尧幽深的眸光移过来,看着他。

左轮竟心虚的不敢看他,眸光闪烁了几下,转眸看向窗外。

那个神秘人一次一次的陷害大哥和小嫂子,他现在还怎么有脸面对大哥和小嫂子?

多么希望这是老天爷跟他开的一个玩笑啊?

也正是因为没法面对大哥跟小嫂子。经过一路上的挣扎之后。他决定还是要坦然面对这件事,所以到了别墅,下车的时候,他是第一个下车的。

为了不惊动里面的人,所以保镖们都在车内没下车。只有左轮跟季尧两人下车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保镖都已经换了新的人员。左轮早就怀疑到他自己的保镖队伍里面有内奸了,被换下去的那帮人正在接受盘查。

左轮下车之后,偏头,“走,进去吧!”

殊不知,他的嗓音在颤抖,就连双腿也微微的颤抖。

深呼吸了一口气,带着季尧一起上楼,直奔二楼的卧室。

当左轮一脚踹开门的时候,卧室里面的人正戴着耳机听音乐。

当看见左轮跟季尧两个人阴沉着脸色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左帆一脸的茫然,“大哥,季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左轮的表情真的很难看,他微微张了张嘴,然后又阖上眸子,再次睁开的时候。眸底一片尖锐的犀利,直直的射向左帆,他痛心的咆哮,“原来是你?原来真的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

左帆的手指头颤了一下,却还是淡定的反问,“大哥,你受什么刺激了?什么是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还有,我不得不提醒你。爷爷一再的叮嘱我们在这个家里要有礼貌,你这样踹开我的房门,不太好吧?”

左轮苦笑,笑的悲怆而失望,“小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事已至此,你还在狡辩吗?我真的无法想象那些疯狂的事情都是你做出来的,你……你简直是丧心病狂了是吗?”

左帆还是摇头,一脸的淡然,“大哥,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如果没什么事,请你们出去!”

左轮手机里面刚好传来一段视频,他点开扫了一眼,眼底有痛楚闪过,将手机屏幕对着他,“你看看吧,你还要狡辩吗?”

只一眼,左帆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