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莫名其妙的盒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手机里面视频,是他的手下发来的。

视频里面的场景是在一座水牢里面,而画面里面的那个男主角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但是左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里面的男人,那个惨不忍睹的男人就是小刀。那种惊恐的眼神,是他所熟悉的。

当初,他选中小刀的时候,也是用一种近乎残冷的暴力方式外加金钱诱惑,小刀才倒戈的。

看来小刀出卖了他……

他将手机丢给左轮,下一秒扬眉,不以为然的道,“是我又怎么样?”

左轮脸色阴沉黑成了一团墨汁,眸底闪烁着痛楚,看着他这副傲慢的样子,忍不住低吼,“小帆,为什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左帆在沙发上坐下,还优雅的交叠起双腿,就像是个绅士一样,淡淡的看着他,“你真的想知道?”

左轮咬牙,“想知道!我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买通我的贴身保镖,然后利用我的贴身保镖给你提供的信息。一次又一次的设计陷害我大哥跟小嫂子的?你很小的时候,我也经常带着你跟在大哥屁股后面玩。我们是好哥们,我们两家也是世交。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看见小刀招供的视频之后,他悔的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

就是因为他太自信了,也太武断了,所以一直没有怀疑自己身边会出现叛徒。现在一切水落石出后,之前的一些事情才有了合理的解释。难怪他之前派人去查背后的神秘人总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不管往多深的地方去挖,还是挖不到半点线索。

原来,神秘人就是他身边。

还有每次大哥跟小嫂子遇到的每一次危险和陷害,其实他也是有责任的。因为每一次他在现场,小刀也会在。他信任小刀,小刀暗中把这些信息提供给左帆。

这就造成了左帆对季尧身边的任何事情都了如指掌的局面……

他愧疚的垂眸,突然都不敢再回想下去了。

这样想起来,每一次大哥跟小嫂子遇到的任何伤害,他都是有责任的。

幸亏没事。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大哥和小嫂子了……

季尧自从出现之后,一直一言不发。他挺拔健硕的身体僵硬着,他的面部五官刚毅的折射出凌厉的弧度,淡漠的眸早已暗沉一片。幽冷的光从深潭中透出,紧绷,愤怒,不解,隐忍,克制,似乎有着一触即发的爆发力。

他也同样盯着左帆,心底腾起一种想要把他这副优雅给撕碎的冲动。

天知道,这个看上去优雅的男人。做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

他凭什么还摆出一副斯文优雅的模样?

不得不承认,左帆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悍。不管是面对着左轮愤怒猩红的眼眸,还有面对着季尧紧绷的暗眸,他依然能坦然自若。就好似,他从来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一样。

反观左轮,却像是一直被惹急了的雄狮一样。怒目圆瞪,狠狠的盯着他,吼,“左帆,你说话啊?怎么?很多事情做都做过了,连一个理由都不敢说出来吗?”

左帆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嘴角微微上扬,有些诡异道,“我的好大哥,那么激动干嘛?太激动,容易伤肝!不就是想知道理由吗?我可以告诉你,你冷静点,我这就告诉你。”

左轮一脚踹在他边上的沙发上,去他大爷的冷静。这会,他怎么可能冷静的了?

左帆慢慢的转移视线,看向门口的季尧,长臂慢慢的抬起,指着他一字一句道,“当然是因为恨他。”

季尧的身子一颤,眸子也微微的眯了眯。心口腾起一阵莫名的怒火,左帆恨他?还真是莫名其妙!

左帆沉不住气。他在知道神秘人就是左帆之后,已经完全没办法冷静了。一贯的理智,早已被这样的事实给击的粉碎。他怒骂道,“你特么放屁!你恨大哥?你凭什么恨大哥?大哥招你惹你了?”

这个时候,天色早就暗了下来。

夜幕笼罩人间,天气似乎不好。天幕中没有半颗星辰,有些沉闷,有些压抑,还伴着阵阵夜风。

夜风撩起窗口的纱幔,晃的人心也惶惶的。

左帆的俊脸在水晶灯的光芒的衬托下,更显俊逸。只不过,他俊脸上碾压而过的一抹暗色,有些突兀。他冷笑,“说实话,从小我就很不喜欢他。我们是兄弟,我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家庭里面,按道理来说我们的关系应该最好才对。可你每次,都像是中邪一样不愿意跟我在一起,甚至跟我都不怎么亲近。你总是喜欢拿自己的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他的性格很有问题,他就像是一块冰山一样的整天摆着一张臭脸。你喜欢带着我,跟在他后面一起玩,可我一点也不喜欢。我总觉得他的性格是有问题的,他不阳光,至少我这种性格的人很不喜欢他那样的性格。”

“就因为这样?”左轮听完了之后,震惊的瞪大眼睛,拳头已经攥紧了,差一点就上前砸他了,“你他么就为了这么点事,就能搞出那么多事情来?你他妈的性格才是有问题!!!”

左帆又冷冷的扬唇,慢条斯理道,“当然不仅仅是这个问题,这只能说是一方面吧。我自己在失眠的夜里,也归纳总结过了。主要有三点,第一就是因为我不喜欢季尧。”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又道,“第二是因为爷爷对你的偏心,爷爷总觉得你是大哥,这个家里缺了你就不行了,他把什么事情都交给你去打理。我就成了做坐享其成的那一个,你的锋芒盖住了我的所有优点。我也不喜欢你,很多时候我嫉妒你,我恨你。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喜欢陶笛,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对她一见钟情。可是,谁能想到就在我酝酿好了勇气,想要主动索取联系方式的时候。她告诉我,她结婚了。随后,我知道她居然是季太太,居然就嫁给了季尧。呵呵……是不是很讽刺?”

左轮简直都已经听呆了,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左帆越说越激动,俊脸上终于浮现了一抹狰狞之色,是与他这个年龄段极不相符的狰狞之色,“我的好大哥,你说我要不要恨季尧?我一见钟情的女孩子,居然嫁给了他?而当我知道他们结婚居然只是闪婚之后,我更加的愤愤不平。凭什么?我左帆其实并不比季尧差,至少我的个性比他要好。我只是出现的时间晚了点,就这样错过了?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还有一件事我需要向你坦白,你手机里面的那个小刀早就是我的人了。他真的给我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替我亲口跟他说一声谢谢!”

这挑衅的语气,瞬间将左轮已经敏感的神经给崩断。

倏然一声。回弹力逼的左轮眼底闪过一抹疯狂,上前就给了左帆一拳。

他这一拳砸在左帆的左眼眶上,砸的他眼前冒出一片金星。俊脸也被砸偏了,下意识的捂着脸颊偏向一边。

左轮咬牙切齿的问他,“你怎么不躲?你特么怎么不躲?”

左帆微微的摇晃了一下脑袋,终于缓和了几分剧痛,他的眼角都被打出血了,不过,他一点也不生气,之前的狰狞之色也被他强压了下去。反倒淡淡的反问,“我为什么要还手?大哥,你知道吗?真正的弱者才会有自己的拳头,用武力试图去打败别人。而我显然不是弱者。我步步为营,我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斥着优雅气息。我才是真正的胜者,我靠的是脑细胞。我是在用自己的脑细胞却征服每一个人,你懂我的意思么?”

左轮被气的牙齿都在咯吱咯吱的响,“神经病!疯子!左帆,你他妈就是脑残!”

左帆继续整理自己的西装外套,指着一边的落地镜冷冷的道,“我的好大哥,你仔细看看。看看镜子里,我们两个人之中到底谁更像是疯子?你说是你?还是我?你看我,仍然斯文优雅,文质彬彬。而你呢?你就是一个山野村夫一样的鲁莽,暴力。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胜利了。你现在就像是一只气急败坏,或者说你是一只恼羞成怒的野兽也比较合适。”

左轮体内的怒火不断的膨胀着,可是不管怒火怎么膨胀,也无法让他忽视内心的疼痛。他真的很心痛,虽然他跟左帆是堂兄弟。可是因为爷爷比较古板,坚守着聚则旺家的原则。所以,这些年左家并没有分家。他跟左帆从小是一起长大的,在一个餐桌上面吃饭,甚至很多事情在一张床上睡觉。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堂弟,会针对他,会嫉妒他。

他在此之前,一直以为他的小帆还是个长不大的大男孩。偶遇。他跟他开几句荤段子玩笑都会脸红的那个大男孩。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大男孩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隐藏了自己真实的性情,在背后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的心真的很痛……

季尧一直沉默着,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一幕,让他想到了季诚。季诚也恨他,也跟他反目成仇。可是,他那时候有的只是愤怒,却没有那么伤心。大概是因为他知道季诚一直都不喜欢他,他们兄弟两的感情一直都不怎么好,所以他只是愤怒。

而这一刻,他在左轮的眼底看见了燎原的火焰,可是他的脸上也明显的碾压着痛楚。

在他的印象中,左帆跟左轮兄弟两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左轮会心痛是正常的。

他没有说话,按照道理他才应该是最生气最不理智的那一个。

可也许是因为陶笛毫发无伤,而他又能理智很内敛,所以他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左轮愤怒,悲痛,失望,不停的深呼吸。

左帆淡定,得意,坦然,不停的挑衅着。

沉默了几秒后,左轮后退了一步,痛心疾首道,“小帆。你知不知道你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犯法的?从小二叔二婶就以你为荣,爷爷也以你为傲,全家都觉得你很懂事,文质彬彬的,你有没有想过你做出的这些犯法的事情,辜负了我们大家的期望?你有没有想过?”

左帆又像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一样反驳他,“我的好大哥,你太想当然了。我现在这样挺好,我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当然,可能是让你不开心了。因为你接受不了曾经无数次被我玩弄在鼓掌之中,你可能不知道。曾经你深夜都在打电话联系人手,排查幕后神秘人的时候,我都在暗处看着你偷笑着。我最享受的就是看着你着急上火,一筹莫展,最后挫败的样子。你那模样,真的让我很有成就感。”

左轮生气的喝道,“愚蠢!你太愚蠢了!犯法是要坐牢的,你把自己的人品和修养都弄丢了你知道吗?”

左帆哈哈大笑起来,“坐牢?证据呢?我的好大哥,我承认这些事也就是为了打击你们。跟我斗智斗勇了这几年,难道你还不了解我的精明吗?我怎么会留下证据?哪怕此刻你们身上都揣着录音笔也没用,回去之后可以通过录音分析一下,能不能告倒我?呵呵……我的好大哥,你真是小看我了!”

的确,他虽然承认了所有的事,可是并没有指出特定的哪一件事。

而且。他猜测的没错,季尧跟左轮身上都装有录音笔。

左轮气的上前,一把将他从沙发上拎了起来,咬牙冷道,“即使暂时我们没有证据,可是这些事情我们都心知肚明是你做的。你也承认了,你知道你弄丢了什么?你弄丢了人跟人之间的基本信任,还弄丢了我们兄弟之间的情分,爷爷知道这件事也一定会对你的人品感到失望了。”

左帆慢条斯理的勾唇,手指用力的将他的手指掰开,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掰开,退后了一步后,眼底闪过一抹疯狂的笃定,“那又怎样?爷爷曾经不是一直说,男人要铁骨铮铮吗?我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然后得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难道不是铁骨铮铮的表现吗?我想他会为我骄傲的。难道不是么?”

“疯了!你特么真是疯了!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你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了吗?你那根本不算是能力,只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计谋。你得到你心爱的女人了吗?小嫂子如果知道你做的这些事情,她一定会对你避之不及,怎么可能还爱上你?你简直是个疯子!”左轮眼底的那些猩红之色,已经鲜红欲滴了。像是随时能流出眼眶一样,他的身躯紧绷着,瞳仁都气愤的颤抖着。

左帆眼底的笃定依旧,慢慢的勾唇,“她会爱上我的。她还会嫁给我的!我确定!”

季尧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在这一瞬间,空气中宛如有风声呼啸而过,尖锐,嗜血,将他的心脏都狠狠的揪着。

左帆这一句话,已经将他的隐忍撕裂的粉碎。

他冲上前,再也控制不住的拎着左帆的衣领,狠狠的一拳砸到他俊脸上。暴了粗口,“混蛋!你放屁!”

这家伙一直淡定优雅着?他真的很想用拳头砸烂他的俊脸,看他还怎么优雅?

左帆被巨大的力道砸的连连后退,身子撞到了身后的大床上。弹了一下子,人重重的摔到床上。他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脸,嘴角有鲜血顺着唇瓣流下来。巨大的疼痛碾压而来,疼的他脸色苍白如雪,眸底闪过一抹猩红的血丝。

季尧心底的怒火,并没有因此而被浇灭。他的小妻子,岂是别人能惦记的?

他理智,隐忍,是他的性格使然。

可是,他也是有底线的。妻子和儿子,是他唯一的底线。只要他触及了,他就要付出代价。

他移动着脚步,再一次上前。浑身都散发出尖锐而凌厉的气息,空气中都多了几分肃杀气息。他将左帆提起来,直接抵到墙壁上,一脚踹在他的腹部,听到他的闷哼之后,唇角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眼神像是将他凌迟一般问,“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要不要再说一遍?”

左帆痛的像是全身散架,那一脚踹的他的五脏六腑都开始抽痛起来。嘴角有鲜红的血液不断的蜿蜒而下,倒影着他苍白的面孔,有几分鬼魅的气息。他费力的深呼吸,好半响才沙哑的发出声音,说的却是让季尧瞪大眼眸的话,“我从来不会说废话……每一句都有根据的,我每走一步……都在高瞻远瞩。你以为你们……找到我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呵呵……灾难才刚刚拉开帷幕……”

他断断续续的话语,却像是利剑一样射过来。

左轮眼眸中的猩红之色变成了慌乱。他下意识的紧张道,“你说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尧的身躯也瞬间紧绷了起来,每一根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按照之前左帆的那些阴谋手段分析,他这句话信息量真的太大了。他转而掐住他的脖子,咬牙,嗓音暗沉的像是黑夜中打磨的砂轮,“说!你什么意思?”

左帆笑了,得意的大笑起来,费力的从嗓子眼里面挤出戒子,“季尧……我恨你……但是……我也很了解你。我知道怎么样做才能伤到你……我知道怎么样你才最痛……你输了……最后你连怎么被我玩死的都不知道……哈哈!”

————

与此同时。

因为幕后的神秘人已经查出来了,陶笛跟纪绍庭配合的戏码已经可以落下帷幕了。

纪绍庭很绅士的开车送陶笛回家,陶笛没有拒绝。

回到别墅之后,下车之前。她很认真的向纪绍庭道谢,“谢谢你,谢谢你帮了我们。”

纪绍庭不想给她任何负担,所以淡淡的道,“不用客气,就当是感激你上次在医院对我母亲的救命之恩的。如果你硬是要谢,就谢谢你自己的善良。”

陶笛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挽起耳畔的发丝,动作柔美不已,精致的小脸上一抹恬然的笑容,“呃……好吧。那就不客气了。”

她下车之后,纪绍庭的车掉头离开。

陶笛看着他的车身发了一会呆,造化真是弄人。曾经,她没想过自己跟纪绍庭会分手。现在。她没想到纪绍庭能帮她这么大的忙。更加没有想到一直在幕后针对她跟季尧的人居然会是左帆,她从来没列入怀疑对象中的那个男人……

微微的吸了一口气,生活有时候还真是有各种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通过这些事情,她最大的感悟就是珍惜当下。

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她都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就在她转身,想要按别墅密码锁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她吓了一跳。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尽管路灯开着。可是路灯倒影着她的小身影,还是显得有些幽冷。

她警觉的后退了一步,胆子也有些小,苍白着小脸看过去。面前的男人微笑着,将一个小盒子递给她。“季太太,这是您的快递!”

陶笛很疑惑的蹙眉,目光紧紧的盯着盒子咬唇,“对不起,你是不是搞错了?”哪有快递是不用包裹包装的?哪有快递员会是这样的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而且是在这个时间段来送快递?是不是太奇怪了?

“哦?”金发碧眼的男人看着盒子上面的名字,又问道,“你是不是季尧的妻子季太太?”

这外国男人倒是说的一口流利的中文。

陶笛点头,随后又摇头,有些慌乱,“是,我是季尧的太太。可是送快递有专业的快递制服,还有快递车,你这样是不是太奇怪了?”

金发碧眼的男人听她这么说了之后,显然也没什么耐心了。直接上前一步,将那个盒子塞到她手里,不顾她后退的将盒子丢在她手里,然后大步离开。

陶笛越发觉得不对劲了,下意识的就想把这个盒子给扔掉。

可是,已经离开的男人突然止步,冲着她诡异的一笑,有些凉飕飕的道,“季太太,我劝你不要那么冲动。还是先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吧?不过,看在你这么美丽的份上,我可以提醒你一句。里面的东西,可能跟你儿子有关哦。”

季霄凡就是陶笛所有的不理智,她清澈的眸光微微一颤,心跳也开始失了节奏,连忙颤抖着手指打开那个盒子————

盒子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黑色的控制器,上面一个蓝色一个黄色的按钮,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就像是季霄凡在家拆的那些汽车玩具下面的汽车底盘那么大的一个控制器……

因为之前金发碧眼男人的那番话,她不敢乱碰。抬眸,慌张的问,“这到底是什么?是用来做什么的?你刚才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她的话问完了,才发现刚才那个男人早已不见了。她的面前空荡荡的,诡异的就好像那个那个男人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可她的手中的确拿着一个盒子啊,这会盒子开始变得沉甸甸的。

她很慌乱,也很紧张,凉凉的手背抵住唇瓣。忍着恐惧,深呼吸。

别墅里面的保镖迎了上来,“太太,你回来了?”

陶笛又被吓了一跳,啪嗒一声盖上盖子。心里纷乱的很,手中的东西。她不敢乱碰,也不敢扔掉。

总觉得很不对劲……

保镖看她脸色不对劲,连忙关心道,“太太,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陶笛顾不得回答,连忙迈着慌乱的步子走进别墅,她要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季尧。

她回到大厅,盒子都不敢放下。就直接给季尧打电话了。

左家这边,季尧正在猛揍左帆。

左帆就是不还手,只是用一种嘲讽又鄙夷的眼神扫着他们。似乎在嘲笑他们的暴力,他在努力维持着自己的优雅。

季尧再一次挥拳上去的时候,他的一颗牙齿被打的脱落了。他吐出一口鲜血,混合着那颗牙齿。低头看了看手表,估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挑衅道,“够了,季尧……你得意不了多久了……”

季尧拧紧眉头,眼底碾压过毁天灭地的暗黑,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这手机铃声,让他跟左轮的心同时紧绷了下。

季尧不得已才松开左帆,走到一边深呼吸,接通电话,“怎么了?”

他只有在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声音才会缓和几个度。

电话那端,小妻子紧张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公,你现在在哪里?我刚才在家门口,突然收到一只盒子。”

季尧的心脏狠狠的被一只手攥紧,握着电话的手指也用力了几分,尽量稳住气息,问,“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小小的黑色控制器,上面一个蓝色的按钮……还有一个黄色的按钮。我完全看不懂那是什么?还有……那个人送来的时候很古怪。他说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跟我们的儿子有关……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我都不知道他在胡说什么?他好莫名其妙的……”陶笛明显的很慌张,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季尧还是能从她断断续续的诉说中听懂她的意思,他的冷眸扫向左帆。看见他眼底那更深沉的暗流之后,心底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他终于懂他刚才的意思了,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把罪恶之手再次伸向了季霄凡……

来不及过多的愤怒,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稳住她的情绪,“乖,我知道了。你别紧张,我马上就回去。在我回去之前,你不要动那个盒子。也不要让季霄凡动那个盒子,知道吗?”

陶笛深呼吸,气息却更加紊乱,紧张的追问,“老公,这到底是什么啊?是有人恶作剧吗?”

季尧对着左轮做了一个立刻走的手势,一边安抚着她,“我现在还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不过一切有我,你不需要担心什么。先稳住自己的情绪,别把这种紧张的情绪传递给季霄凡。等我回家,恩……差不多二十分钟,我就可以到家了。”

陶笛点头,鼻翼上都渗出了汗水,“好,我等你。老公。我等你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