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他不确定!/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挂了电话,左轮预感到发生了重大事件。他连忙上前,紧张的问,“怎么了?大哥?小嫂子那边又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大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把幽深的眸光射向左帆。可他从大哥那隐隐暴突的额际青筋,还有颤抖的手臂上可以看出是真的有大事发生。

左帆在触及到季尧那种紧张,冷戻,紧绷,暗红,嗜血的眸光时,还沾着鲜血的嘴角勾起更加得意的弧度。那一双眼眸里,满是阴森森的算计。

季尧已经顾不得计较他这副欠揍的模样了,当即提步回家。

他现在必须要回家,回家去看看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小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预感到不妙的左轮,连忙提步跟上去。

一路上,是季尧在开车。他的眸光一直紧绷压抑着,脚下不断的踩油门。

左轮坐在边上,一边揉着眉心,一边忍不住问,“大哥,出什么事了?我们现在是去哪?”

季尧的面孔已经笼罩了一层寒霜,周身也弥漫了一层冰寒的气场。整个车厢的温暖,都随着他的脸色在下降。

左轮下意识的伸手去松了一下领带,只觉得这种气氛压抑的他连呼吸都不顺畅了。他的眉峰拧的紧紧的,今天这一天过的真特么的烦躁。

季尧终于开口了,低沉的嗓音粗哑,像是极力在压制自己心底那些慌乱的情绪,“回我家。家里出事了,陶笛收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小盒子。送来的人说……那个小盒子跟季霄凡的安危有关……”

左轮顿时脸色一沉,嘴巴张的像是鸡蛋那么大。这是什么鬼?莫名其妙的小盒子,还跟季霄凡的安危有关?这是上演武装悬疑剧吗?

关键是,在这种时候收到那样莫名其妙的小盒子,听到这样的话,难怪电话里小嫂子的情绪很不对劲,大哥接完电话情绪也很不正常。

他再回想起之前左帆那笃定的口气,他心脏那处突然紧张的狂跳起来。就连眉心骨也紧张的突跳起来。

该死的!

这不会又是左帆搞的鬼吧?

一路上,两人的心情都很压抑很沉闷。

回到家里之后,季尧的车刚停下,陶笛就已经冲了上来。

她急的连拖鞋都顾不得穿,听到汽车的引擎声,就直接从沙发上跳下来,冲出来了。

在他没回家之前,她就紧张的盘腿坐在沙发上,把那个盒子放在茶几上,就那么紧张而忐忑的看着那个盒子。

见到季尧的时候,连忙拉着他的长臂,“老公。你终于回来了。我真的好紧张的。”

季尧那冷凝的眸光在触及到她那微微苍白的精致小脸的时候,那些暗沉迅速散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柔和之色。伸出长臂将她圈在怀中,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蔓延开来,“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过分紧张吗?”

陶笛有些无奈,也有些小无辜的扬起面孔看着他,“哎呀呀,老公,你知道的。只要事关季霄凡,我总是一万个担心和紧张的。”

蝶翼般的羽睫轻轻的颤动着,眸底清澈的眸光宛如一条婉约的河流。

季尧紧绷的心口位置微微一软,低头就看见她光着小脚。眉宇微微的一沉,嗓音里布满了疼惜,“怎么不穿鞋?”

陶笛性子急的很,拉着他,“我顾不得那么多了,你快点跟我进来看看那是什么?”

季尧颔首,下一秒不由分说的将她打横抱起,“好。”

虽然左轮就站在边上,可是陶笛也顾不得害羞了。

————

大厅内,静谧一片。

那个小盒子安静的摆在茶几上面,屋内开着灯。莹白色的灯光倾泻而下,落在那只小盒子上面,更显诡异。

陶笛心脏砰砰跳。指着小盒子嗓音都在颤抖,“老公,你看看吧。看看那是什么?我现在都不敢打开了。”

季尧幽冷的眸光暗沉了一下,转身看着她的时候,收敛的很好。单手捉住她的后闹手,在上面印了一吻,“恩,交给我了。你不用担心了,我好像听到季霄凡房间有动静了。那小子是不是还没睡?都已经九点五十了,还不睡?小妻子,你是不是应该上去管管了?”

陶笛一听好像楼上真的有动静,她一看腕表,这才夸张的张大樱唇,“天啊,都已经快十点了。我光顾着担心这么个小盒子了,我都忘记叫小坏蛋早点睡觉了。那老公你研究一下,我先上去催他早点睡觉。”

走了两步,她又对左轮说道,“也辛苦你了,你陪着你大哥一起研究一下那个盒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个什么玩意?”

左轮微微扬唇,很绅士的道,“小嫂子放心,就凭我的聪明才智肯定能研究出来的。”

陶笛刚准备蹬蹬上楼,手臂被季尧拉住。他的大手从地上将她的拖鞋捡起来,然后逼着她穿上。

穿好拖鞋之后,她才蹬蹬的跑上楼。

等到她上楼之后,季尧压抑在心底的紧张和担忧这才隐隐的渗透出来。

左轮的每一根神经也紧绷了起来,这么个小盒子看着实在是诡异的很。

季尧的眸色越发的深沉,附身将那个小盒子拿起来。掌心竟有些湿润,打开盒子后,看见的果然是一个蓝色一个黄色的按钮。这两个按钮,连接在控制器上面。

左轮也看见了,他的眸底闪过一抹猩红。他久经沙场,自然不会不认识这玩意。这很明显的就是炸弹,或者是某个芯片的控制器。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自己也吓了一跳。瞬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季尧幽深而紧绷的眸紧紧的盯着这个小盒子,他不是毫无见识的人。尤其是白天左帆那样一番挑衅后,这个莫名其妙的小盒子就出现在他家了。可想而知,这个小盒子究竟有多么的沉重?

他的脑海中闪过各种可能性,左帆到底做了什么?这是炸弹的控制器?还是什么?如果是炸弹,这颗炸弹埋在哪里?是幼儿园附近还是家附近?

他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空气中都流淌着肃杀紧张的气息。

左轮此刻脸色也苍白一片,垂在身侧的拳头不由的握紧,脑子里也在想着各种可能性。可是,越想他越紧张,担忧的眸光都颤抖了起来。

左帆现在变得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简直是丧心病狂。再联想到他刚才说一定会跟小嫂子在一起,那样的笃定,就足以证明他有足够的能量可以威胁到大哥。大哥最在乎的不就是小嫂子跟干儿子吗?

所以……

“该死的,所谓的危险不会就在季霄凡身上吧?”

季尧长指攥紧那只盒子,指骨都微微发白了。幽冷的眸光,下意识的就扫过来。

那是一种有着猩红,有着潮湿,有着暴怒的眼神。

他的俊脸也苍白如纸,很显然他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当然,他的眼底还闪过一丝强烈的逃避,他哑声开口,字字咬牙切齿,“闭嘴!不可能!”

左轮说完之后,也后悔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牙,“我呸!这不可能,我也觉得不可能的!”

如果在一个三岁多的孩子身体内放这些东西,那实在是太残忍了,太没人性了。

左帆……可不是没人性么?

“大哥,我特么嘴贱刚才就是胡说的。不可能的,这真的不可能的。我会马上去查这件事的,如果左帆那个王八蛋真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特么真的会一枪崩了他的!!!”

季尧的心口宛如撕裂开了一样,他能感觉到鲜血肆意的感觉,也能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疼。通过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他早已认定左帆已经丧心病狂了。

所以……

季霄凡的体内到底有没有可疑的东西,他真的不敢去想。

因为太在乎,因为太紧张,他竟胆怯的连想都不敢去想了。

有些颓然的在沙发上坐着,脊背还是僵硬着的。他盯着小盒子,良久才哑声开口,“查!去查!立刻!!”

左轮俊朗的五官已然墨黑一片,转身就准备出去。

“等一下。”

季尧出声,左轮停下脚步,便听见他压抑低沉的嗓音,“记住,不管查到什么都不要告诉她。我一个人承担就好!”

左轮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哑声道,“我知道了。”

季尧将那只小盒子塞到他手上,“这个……你保管。”

说完,他转身上楼去了。

左轮嘴巴张了张,看着他高大淡漠的背影,终究是什么都没说。他懂他的,他知道他这是想要一个人承担所有。

在回去的路上,他不断的加速。眼眸中闪烁着骇人的暗红之色,最好别让他知道左帆还做过些什么,不然他真的会冲动的拔枪崩了他!

————

季霄凡终于睡着了,陶笛帮他盖好被子。悄悄的关门退出来。

小身子不经意的撞进了一抹健硕的胸膛当中,她吓了一跳,惊叫着捂着小嘴。

直到呼吸到男人身上熟悉的阳刚气息,她才心安的转身搂着他的腰肢,将小脸贴在他的胸膛上,轻柔的嗓音夹着一丝担忧后的疲惫,“怎么样了?老公?你们研究出那是个什么东西吗?”

季尧揉着她柔软的发丝,享受着她这一刻的依赖,那颗紧绷的心像是得到了一丝的慰藉,“恩。”

陶笛又紧张了,一张小脸都紧张成了小苦瓜,仰头看着他的俊脸。小手揪着他的寸衫衣领,“是什么?那是什么啊?”

季尧扣紧她后脑柔软浓密,还夹着一丝馨香的发丝,压着眼眸里条条的血丝,俯首将唇覆盖在她的耳畔,缓缓的道,“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小妻子,那是个炸弹的引爆器。”

感觉到怀中的小身体绷紧之后,他又连忙补充道,“不过……已经没事了。左轮查出来他的手下小刀跟他的堂弟勾结在一起,严刑拷打了小刀之后,才查出左帆在季霄凡幼儿园附近埋了炸弹。但是。左帆低估了我们的实力。一个炸弹而已,他忘了左轮以前是做什么的了?”

他低缓磁性的嗓音,像是有魔力一样,慰藉着她紧张了一晚上的心灵。

她的小脸终于由苍白变成了粉红色,有些惊喜的看着他,“老公,你的意思是?炸弹已经被拆除了?是这样的吗?”

季尧点头,大掌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低声道,“是。”

陶笛看着男人的眼眸,那里面有着至深的坚定和坦诚。她是相信他的,终于,她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小手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道,“还好没事,左轮还真是神了。老公,每一次我们遇到危险和困难的时候,都是左轮在帮我们。作为朋友,他对我们的好还真是没话说。尤其是这次拆除炸弹这件事,没想到这么轻松。你说,我们要不要好好感谢他一番?我们该怎么感谢呢?”

“不用。他帮我,应该的!”季尧用一贯傲娇的口气说道,说话间已经拥着她往两人的卧室走去。

陶笛被他拥在臂弯底下,笑容妍妍。“老公,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这话要是左轮听见,估计能被你气的吐血。”

打开卧室的门,季尧一下子将小妻子抵在门上,眸光深邃一片,嗓音也更加沙哑了,“随他吐血!”

陶笛无语的抽了抽唇角,“这样好吗?这样真的好吗?”

她的双臂主动勾在男人的脖子上,危机解除,她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又恢复了一贯那个爱撒娇,爱调皮的小妻子模样。

季尧看着她娇俏可爱的样子,眸底倒影了一片炙热,下一秒就不容置疑的捕捉到了她的红唇。

陶笛明显的措不及防,“老公……”

季尧的身上总是有一股强势又温柔的气息,总是叫她欲罢不能。在他几番辗转反侧,缠绵炙热之后,她就无力招架了。小身子像是被抽去了力气,软软的瘫在他身上气喘吁吁……

她的乖巧和沉沦,让空气都跟着升温了……

…………

一夜缠绵之后,陶笛累的双腿都发软。身上青青紫紫的都是男人留下的吻痕,下床的时候差点都没站稳,还好是跌在了男人的怀抱中。

陶笛趴在他怀中软绵绵的撒娇,“老公,你到底是有多饥渴啊?你差点就把我折磨的起不了床了。”

季尧深邃的眸光宠溺的看着她。深情的亲吻她的小额头之后,淡淡道,“是你太美好!”

陶笛羞答答的红了脸,一看时间上班都快迟到了,连忙强打着精神去洗漱换衣。

季尧先送她上班,然后再送季霄凡去幼儿园。

在公司门口跟陶笛挥手再见之后,他打电话去幼儿园跟老师请了两个小时的假。然后带季霄凡去医院检查身体。

季霄凡一脸的懵懂,“爸爸,为什么要请假?为什么要去医院?”

季尧答,“带你去做复查。”

季霄凡哦了一声,机智的问,“那为什么不等周末带我去?妈妈很不喜欢我逃学的。”

季尧眸底的猩红色被强行压下,他哑声回答,“因为爸爸不想让妈妈知道你去复查,妈妈总是会过分的紧张和唠叨。所以,爸爸抽空带你去做检查。所以,今天去检查这件事是个秘密。”

季霄凡想了一下,还真是这样,他点头,“恩,是我们的小秘密,我不会告诉妈妈的。”他可不想妈妈跟在他后面唠叨,问他伤口还疼不疼?还难不难受之类的?

————

仁爱医院。

一个小时候,季霄凡被小护士们安置在儿童乐观区。

季尧在医生办公室等检查结果,当医生拿着胶片一脸疑惑的走过来的时候。他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快了,仿佛嗅到了一种紧张的气息。

为季霄凡做检查的医生,挺了挺鼻梁上的近视眼镜,一脸严肃的指着胶片上面那个阴影,沉声道,“季医生,小少爷的腿部伤口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只是,我发现了这个阴影。根据阴影的表面来推测,这应该是个金属物。很奇怪的是,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残留在小少爷的腿部?”

季尧一张脸,刹那之间,已经苍白如纸。

他幽沉的眼眸当中闪过一抹剧痛。他甚至能听见鲜血哗哗流的声音。

医生见他的脸色真的很难看,也吓坏了,脊背绷直了。都知道季医生投资了这家医院,所以他怎么都不敢得罪季医生的。他连忙安抚道,“季医生……你先不要紧张,也许是我们之前为小少爷手术的医生出现了低级失误,所以不小心将什么东西遗留在小少爷腿上了。等一下,我……”

医生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季尧低沉的嗓音打断,“去把之前那个医生给我找来,立刻!马上!”

医生被吓的脸色苍白,连忙战战兢兢的去找之前那名医生了。

大概五分钟之后。这名医生回到办公室。只是,他的情绪明显比刚才还要慌乱。就连说话都开始打结,“季医生……季医生……出了一点状况……”

季尧胸腔内已然有大片的火海在蔓延着,他眼眸冷沉,浑身散发出骇人的寒气,一步一步逼近。手指直接揪着医生的衣领,一字一字咬的很重,“说,出了什么状况?说!”

医生被吓的不停的深呼吸,支支吾吾的道,“是这样的……我刚才去找了之前帮小少爷手术的那名医生。这才知道……那个医生今天早晨在来医院上班的时候……出了交通意外……被一辆迎面来的大货车撞到的。据说……现场很惨……几乎是当场毙命。我去他办公室的时候,听到护士在议论这件事……听说尸体血肉模糊……”

季尧心底那种不好的预感。再次飙升了几个度。他慢慢的松开医生的衣领,咬着后槽牙,手臂上的青筋暴突出来,隐隐的可以看见血管壁里面流淌的鲜血。

他不会幼稚的以为这是巧合,这根本就不是意外!

之前帮季霄凡动手术的医生肯定有问题,所以才会被杀人灭口的。

季霄凡动手术是什么时候?差不多是两个月的事情了,左帆那个时候就已经用了这招了吗?

这个左帆简直是十恶不赦!

透过办公室的窗口,他看见那一抹小身影,在小护士的陪伴下走来。

那是他的儿子,他的身上流着跟他相同的鲜血。他的小面孔也像极了他,就连走路的姿势都有着几分的倨傲。

他才三岁多一点,他的身体内居然不知不觉的被藏着那么一个可怕的东西。

具体可怕的程度。他不确定,也不敢去想象……

站在季尧对面的医生,已经被他吓的连呼吸都在小心翼翼的克制着了,“季医生,不然我们再帮小少爷重新做个手术,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不行!”季尧连忙紧张的打断,季霄凡腿上的那个东西根本就动不得。

医生紧张的只能咬舌头,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在小家伙即将推门进来的时候,季尧压低声音警告道,“忘记今天的事,就是一切OK!懂?”

医生连忙点头,“懂,我懂!”

季霄凡很快就推门走了进来,他看见季尧的时候,双手插在自己背带裤的裤袋里面,耸肩,拽拽的问,“爸爸,你是打算丢我一个人在那边,被那帮幼稚的小女孩给烦死吗?”

陪他来的小护士,瞬间就被他逗笑了。碍于季尧在,她只能掩唇忍着笑。

之前被吓的半死的医生,这会看着季霄凡那拽拽的样子,再看季尧冷酷的表情,不由的感叹。这还真是亲父子啊!

季尧收敛胸腔内翻腾的情绪,两只手指按住太阳穴,尽量用平淡的口吻道,“很快就好了。”

季霄凡皱着小脑袋,无奈的道,“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的小腿怎么样?”

季尧看了医生一眼后,回答,“没事,你的伤口恢复的很好。”

医生连忙跟着道,“是的,小少爷,你的伤口恢复的比一般人都要快。”

季霄凡听了。傲娇的道,“那是当然!我不是一般人!”

小护士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的笑了出来,“小少爷,你真的是太逗了……真的。”

季尧将胶片拿起来,淡淡的对着医生道,“辛苦了。”

说完,就偏头看着季霄凡,“走吧。”

季霄凡立刻拽拽的跟上季尧的脚步,这一大一小的身影,在医院走廊上,瞬间就成就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那帮小护士们发起花痴来。简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一个个对着他们的背影惊呼不已,“哇咔咔,真是太帅了,太酷了!”

“我真是超级羡慕季太太,居然可以同时拥有这样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羡慕嫉妒恨啊!”

“季太太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啊?她这一天天该多幸福啊!”

“就是,就是!你看季霄凡小少爷那傲娇的模样,简直是跟我们季医生如出一辙……”

季尧跟季霄凡两人上车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姿势。那就是手指按着太阳穴,叹息……

两人相视一看,大人问,“怎么?”

小小人儿回答,“你们医院真是太吵了,那帮美女姐姐真是吵的我头都大了。”

季尧,“……”

好像,是真的有些吵。

小小人儿又问他,“爸爸,你怎么了?你也觉得吵吗?”

季尧压下心底真实的想法,微微点头,“是,很吵。比你妈妈吵多了。”

小小人儿也点头,“恩,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平时季尧工作忙,都是陶笛陪着小小人儿的多。其实,他的儿子真的很聪明。经常能说出一些让他震惊的话语来。而他的小腿里面居然有一个可怕的东西……

他似乎真的亏欠他很多,在幼儿园门口,他突然掉头,“季霄凡,再帮爸爸保守一个秘密。我们今天任性一次,爸爸工作累了。今天爸爸不去工作,你不去幼儿园了,我们去游戏城好不好?”

季霄凡清亮的眼眸跳跃了一下,明显已经很有兴趣了,却还是傲娇道,“这样真的好吗?你们大人这样会教坏小孩子的……”

季尧淡道,“你可以拒绝的。”

季霄凡脑袋立马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不,我还是不拒绝了。偶尔任性一次,应该不会被教坏的。”

季尧唇角微微上扬,只是眼底有一抹化不开的担忧和苦涩闪过。

父子两,第一次这么任性的去游戏城玩。

季尧掌握好了时间,在陶笛下班之前准备结束玩乐,将车停在公司楼下,扮演好老公的角色,接小妻子下班回家。

回到家里,陶笛心情很好的亲自下厨为父子两准备食物。

季尧的手机在这一刻响了,他的心跳随着手机的铃声而跳跃。扫了一眼屏幕,是左轮的号码。

其实。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左轮的电话。

可是,现实容不得他逃避啊!

脊背挺直之后,松了一下领带,接通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