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很会撩妹!/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的嗓音明显的气息不稳,听的出来,他很想维持着平稳的气息。可他并没有做到。

的确,任谁查到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信息之后,都不可能做到淡定的。

季尧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放在领间的那只手的手指也僵住了。一直维持着松领带的那个动作,他眸底的那些寒冰,那么幽深,就像是一团迷雾一般的化不开。

“大哥,你现在说话方便吗?”左轮的声音明显的带着一丝焦躁的味道,眉头也蹙的紧紧的。

季尧深潭般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暗沉,哑声道,“你说。”

左轮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刻意压制住自己的呼吸,缓声道,“事情我基本上已经从小刀嘴里知道了大概,麻蛋的,我简直无法想象我会有这样一个丧心病狂,腹黑又阴险的堂弟。我简直是瞎了我的双眼了,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我居然一直认为我的堂弟就是谦谦君子,文质彬彬的让我有时候都嫉妒的想揍他……大哥,你知道吗?小时候这家伙连踩死一只蚂蚁都要咋呼半天,我还嘲笑过他。我嘲笑他是胆小鬼……”

他听到电话那端的季尧呼吸沉重了几分,他顿时打住了,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将手机偏离耳畔之后,他对着周边的空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俊脸已经紧绷的像是一块黑炭。好吧,他承认他胆怯了,他逃避了。

因为……他真的不忍心将这件事告诉大哥,实在是太他么的丧心病狂了。

季尧已经忍不住了,粗哑的嗓音像是从胸腔内挤压出来的,“说!!!”

左轮的眸光已经暗沉到不可探测了,一字一句缓沉道。“从小刀口中我得知,在我们送受伤的季霄凡去医院之前。左帆就已经用值班医院全家的性命来威胁值班医生,让值班医生在给季霄凡动手术的时候,在他的小腿里面放了一个芯片。”

季尧眸底的寒冰,一层又一层的凝结,脊背僵直,“什么芯片?”

左轮的手指攥紧了电话,指骨微微的泛白,字字切齿,“你……你听说过wareless微型芯片吗?那是美国军事基地两年前研究出来的一款芯片,威力十足。不要说是一个孩子,哪怕是一幢大楼,一座金矿,只要他想的话三秒钟之内就会炸的片甲不留,彻底的夷为平地……”

下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

季尧也听不下去了,耳朵就像是患了耳鸣一样里面有两只小蜜蜂在里面飞。他的手指慢慢的收紧,眼底的那些寒冰瞬间碎裂了。

左轮实在是不忍心了,声音都低了几个度,“大哥……那个东西现在就在我干儿子的身体内————”

他的眸底闪过一抹猩红,全身的肌肉也在紧绷着。他愤怒,羞愧,担心,被各种情绪交织着。

季尧的脸色,瞬间就苍白如雪。

他深潭般的眸子里闪过的那一种剧痛,铺天盖地,连心脏都仿佛像是被一直大手狠狠的攥紧,狠狠的……连一丝氧气都透不出来,活活憋死,痛死。

夷为平地?

片甲不留?

这几个字像是魔咒一样,不断的在季尧的脑海里面晃着,想象着。似乎还没有什么动静,他的整个世界都已经开始地动山摇了。

不用等到季霄凡体内的那个东西有反应,他的内心早已被这样的消息夷为平地了。

脑海里面像是电影倒带一样,不断的浮现他跟季霄凡在一起的相处画面。从第一次,出了产房,他从护士的手中接过那个皱巴巴的他,就已经注定了他们这辈子的父子缘分。

还记得,初见他还蹙眉嫌弃小不点的他长的真丑……

慢慢的,他慢慢的长大了,小面孔一点一点的长开了。他的眉眼,也越来越像自己了。

再慢慢的。小不点会笑了,会走路了,会说话了,然后就连说话的神情都跟自己如出一辙了。

再后来,他已经可以等着他下班回家陪他一起踢球了,也会打电话向他告状了……

季霄凡跟他极为相似的五官,不停的在他的眼前晃啊晃。

晃的他,几乎快要承受不住了。

下意识的撑住身后的走廊罗马柱,才站稳了。

“大哥……你在听吗?”左轮半点没有等到他的反应,很揪心的问道。

季尧已经说不出话了,在季霄凡跑过来的时候,他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季霄凡手里抱着球,歪着小脑袋,“嗨,爸爸,踢球时间到了。”

这稚嫩的声音,让季尧的心口紧绷了起来。这声音像是鞭炮在他的心口炸开,他的儿子是多么的可爱。

他的儿子还只有三岁,可是身体内却有那个该死的芯片?

他还那么小,怎么能承受这些?

他的心紧绷着,身体僵硬着,眼底那些寒冰一家碎成了渣渣。

想到那个可怕的东西,他的周遭就多了莫名的寒气。

季霄凡等了一会,爸爸居然还没反应。他有些不高兴的噘嘴,清亮的眼眸眨巴了两下,“嗨,爸爸,你不想陪我踢球?你该不会是想讨好妈妈,想陪妈妈做饭吧?”

季尧没说话,只是一直盯着他的小脸看。

季霄凡又很认真的说道,“哼,等我长大了,才不要像你一样怕老婆呢。我要做个男子汉,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怕老婆!”

季尧看着他傲娇的小模样,突然觉得自己亏欠小家伙很多。他工作很忙,陪他的时间很少。小家伙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也很少有耐心陪他聊很久。每次回家的时候,他也很少有充沛的时间去陪小家伙。

他似乎是个不称职的父亲……

季霄凡已经等的很不耐烦了,丢掉球,双手掐腰,小人精的问,“爸爸,你到底是要陪我踢球?还是陪老婆的?你给个痛快话。”

季尧收敛心底的一切恐慌和复杂,哑声道。“陪你!”

季霄凡立刻开心了,“欧耶!你真是我的好爸爸!”

季尧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好爸爸?他怎么可能是好爸爸?

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儿子,他怎么对得起好爸爸这三个字?

这一次,就算是倾家荡产,就算是豁出所有,他也要保住他的儿子。

父子两,踢了半小时的球之后。

各自回各自的房间冲凉,季尧冲好凉之后,来到厨房。

厨房里,那一抹明媚纤柔的小身影正在忙碌着。

陶笛的心情真的很好。对于现在的幸福生活真的很满足。她觉得有一种幸福就是,下班回家,脱下高跟鞋,换下精致的职业套装,穿上温馨的田园款围裙,待在厨房中,全心全意的为家人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

她喜欢做饭,更加喜欢给生命中最重要的这两个男人做饭。

她精致的小脸上,扬起妍妍的笑容,满足的将刚做好的糖醋带鱼装盘了,放到一边。

季尧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动作,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下一秒,再也忍不住上前从背后将她抱住,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呼吸着她特有的香气,试图平复心底那些兵荒马乱的情绪。

可是,越是亲近她,他的心底越是愧疚。

陶笛起初是微微一慌,可是呼吸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之后,也就心安了。很默契的往他怀中蹭了蹭,软绵绵的问。“踢完球了?小家伙呢?”

季尧哑声道,“按照惯例,他应该在捣鼓那堆零件。”

陶笛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小手中还挥舞着小铲子,只是扬起小脸,侧着看男人,问,“我很好奇,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季尧答,“偶尔。”

陶笛又笑,“那咱儿子。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吧?”

季尧将她拥的更紧,突然咬住她细嫩的耳垂,低低的问,“萌宝宝,是不是我已经很久没跟你说过我爱你了?”

陶笛一怔,被他咬的有些面红耳赤。他咬的不重,那种轻轻的力道,咬的她痒痒的,酥酥麻麻的,她的呼吸都有些不稳了。在他的怀中扭捏了两下,“老公。你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哎……你别咬我……很痒的。”

季尧闭上眼睛,才掩盖住眼底的那些万千复杂的情愫,只是稳住呼吸,哑声道,“不为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萌宝宝,我爱你。不管到哪一天,我对你的爱都不变。”

他低低的嗓音,透着一丝沙哑,也透着一丝魅惑。

情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自然能激起陶笛心中的千层浪。

陶笛狭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颤动了几下,清澈的眸底一片潋滟,她脸颊绯红一片。不光是心变得软绵绵的了,就连身体也都变的软绵绵了。她好感动,眸底深处有一丝潮湿,放下铲子,扬起手臂就这样反手勾着男人的脖子,在他怀中撒娇,“老公,你现在好像越来越会撩妹了。就你刚才那么……一句话,我都被你撩的不要不要的了。”

季尧将她的小身子转了过来。逼着她与他对视。他的下巴抵着她的脑门,这样子的亲昵动作,是他们彼此最享受的。

陶笛的小手,主动的抓着他的衣服。

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他,她最享受这样的拥抱。总是能给她满满的宠溺和安全感。

季尧深邃的眼眸,深情的凝视着她的眼眸,大掌抚摸着她的小脸,俯首在她的唇瓣上印上一吻,哑声道,“我只想撩你,也只撩你!”

这一瞬间。仿佛有璀璨而美丽的烟花在她的眼前绽放开来。虽然是一瞬间,可她的眼底真的倒影着五彩缤纷的欣喜和激动。她的眼角已经感动而泛起了一丝的水雾,嘴角绽开的笑容灿烂而明媚……

陶笛像是个小傻瓜一样,自己在他面前笑了一会,然后才收起嘴角的璀璨,如清水洗涤过的眼眸看着他,小手揪着他的衣服,“真的,你不骗我?”

拥着他的男人俊逸的嘴角绽开一抹优雅迷人的弧度,坚定道,“真的。我从不骗你!”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想做到一辈子不骗她。

陶笛小脸顿时更加绯红,可爱的不得了。

季尧握住她的小手,眸子里柔软如水,按在自己的胸口将她抱紧……拥抱着她的感觉真好,真想一直这样温暖下去。

可是……还有腥风血雨需要他去斗智斗勇。

而陶笛被蒙在鼓里,毫无危机意识,她被他胸腔的热度和宽度迷醉了。她甚至都幸福的找不着铲子了,也忘了此刻自己在做饭。

季尧紧紧的拥着她,一秒都不愿松懈的那种。良久,在她耳畔低低道,“左轮跟冯宇婷似乎又吵架了,这次闹的很厉害。”

陶笛诧异的眨了几下眼眸,“是吗?你怎么会突然关心起别人的爱情了?”她还真是有些奇怪。

季尧不动声色,淡淡道,“不是我想关心,是左轮那小子老是打电话来烦我!”

“因为什么吵架?”

“总结下来……大概就是因为冯宇婷没什么情商。所以,左轮明天会联系你,想要请你帮忙提高一下他女朋友的情商。他今天跟我说了这事。”

陶笛想着想着就乐了,“真的啊?左轮这次是不是又被气的很可怜的样子?你答应了吗?”

季尧大掌一直在描绘着她的轮廓,眼神也充满了疼惜与宠溺,还是那副淡淡的口气。“说了,我没答应。这种小事干嘛总是来烦我的小妻子?”

陶笛忍不住笑了,“老公,你这话好像有点忘恩负义的味道。我看我明天还是主动给左边的轮子打个电话,主动请缨去帮忙吧。我们欠了别人那么多,一直不投桃报李怎么好意思啊?我情商是挺高的,希望能对犀利姐有所帮助吧。”

“麻烦!”季尧轻轻的蹙眉,有些不情愿。

陶笛只好对他展开软绵绵的撒娇模式,“不麻烦啦。一点都不麻烦,老公,可不准说没良心的话。左轮跟犀利姐都帮过我们,人家感情上遇到点小事,我去帮忙也是应该的。不准你说麻烦了,好不好?不然你的小妻子可不开心了,等会也不给你做饭吃了。”

季尧耸肩,退步,“好吧,我不管了。你好好帮左轮调教他女朋友吧。”

陶笛点头,“嗯,小妻子保证完成任务。”

季尧眸底宠溺的光芒能够让人沉沦,他低头含情脉脉的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陶笛终于想到了自己还在做饭,而且他们这么腻歪的场合居然是在厨房。她顿时就不好意思了,推了推男人,“都怪你啦,打扰我做饭。赶紧出去等着,我今天做了你爱吃的糖醋带鱼。马上就好了!”

季尧点头,“好,我出去等着。”

他转身的时候,陶笛又调皮的对着他竖起一根手指头,“一下下就好哦!”

季尧的唇角微微的上扬,只是,陶笛没看见的是这个男人柔软的眸光中,暗藏的那一抹猩红与冷冽……

————

晚餐过后。陶笛陪季霄凡一起听音乐。

季尧去书房工作,关上书房的门,他给左轮打电话。

约了左轮,明天上午见面。

第二天,早晨。

一大早,左轮就将车开到他家别墅门口,脸色冷的可怕。

季尧一家三口吃完早餐之后才走出来,阳光下三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格外的温馨和睦。

陶笛看见左轮的车时,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想到了昨晚上男人跟她说的话,她释然的叹息了一声。推了推身边的男人,无奈的说了一句,“老公,你说左轮会不会是被犀利姐气到吐血吧?”

季尧看见左轮的车之后,眸底闪过一抹暗光,不过很快就隐藏了起来。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有些咬牙道,“他活该!”

这个时候,左轮忍着心底的各种情绪,滑下车窗。俊脸上努力扬起放荡不羁的笑容,对着他们挥手,“嗨,大哥,嗨,小嫂子……我找大哥有点事情要谈。”

阳光下,季霄凡那张稚嫩的小脸更显帅气迷人。

左轮只看了他一眼,突然就有些不忍心。

季霄凡小人精蹙眉,上前道,“嗨,干爸。你的爸爸妈妈没教过你礼貌吗?你打招呼的时候怎么把我忘记了?”

左轮张着嘴巴,都忘记吐烟圈了。

季霄凡冷哼了一声,“真没礼貌。”

左轮轻咳了几声后,跟小家伙打招呼。“嗨,干儿子!”

季霄凡立马扬起小脸,眨巴着清亮的小眼睛,“嗨,干爸早上好!”

陶笛都快笑抽了,一张小脸在阳光的倒影下,格外的清透迷人。

她拉扯着季尧的衣袖,忍不住道,“老公,季霄凡真是要逆天了。哈哈……左边那个轮子刚才都忘记吐烟圈了。”

左轮有些尴尬的松了送领带,“……”

季尧。“……”

季霄凡皱着小眉头看着妈妈,“有那么好笑吗?我上学马上快迟到了。”

陶笛这才慈母上身,连忙跟左轮和季尧挥手再见,她自己开车送季霄凡上幼儿园。

在离开之前,她还踮起脚尖,对着男人耳畔耳语道,“老公,你一会好好说话。好好安慰安慰人家,等需要我出马的时候,我立刻出马。”

看着她的车离开之后,季尧这才上了左轮的车。

左轮在季尧上车的那一瞬间,脸色也阴沉到了极点。就连挂倒挡的动作,都是气恼的。

后座上,季尧支着头的手指抬起,瞥了他一眼。

“你这幅鬼样子做什么?”他冷冷的问着。

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大早就很失态。把脸色冷成这样,他真的担心陶笛会看出什么来。

左轮脸色依旧铁青,冷声道,“我没你那么好的定力,也没你那么好的修养。想到干儿子身体内的那个鬼东西,我就想拿枪崩了左帆。麻蛋的,他怎么可以这么丧心病狂?”

他冷冽而猩红的眸光透过后视镜扫向季尧,“大哥,你真有种。你居然还能装的跟没事人似得,我他么也真是服了你了!”

换做是他,可能真的做不到大哥这么镇定。就算是伪装,他也伪装不了。

只要一想到这件事,他就恨不得找一颗炸弹炸了这座城市。

这一番话,非但没让季尧的情绪有任何的波动,只是眸色愈发的冷冽沉静,哑声道,“说够了么?你如果再不能控制情绪,尤其是在她跟孩子面前,那么就滚!”

左轮瞬间就宛如吞了一颗生鸡蛋,难受的要命。

“把那种芯片的资料和背景尽快发给我,要详细资料。找到拆除的方法,如果找不到——就帮我联系美国那边,我亲自去找他们。”季尧的嗓音低沉,甚至是颤抖的,脸上闪过一丝苍白,“还有,最重要的是在她跟孩子面前,请你把嘴给我闭上。这段时间,我需要她回避一段时间,需要你跟冯宇婷配合。”

左轮的拳头握紧,脸色也苍白,点头压下所有的情绪,“好,大哥,需要怎么配合你说。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季尧两只手指按在太阳穴位置,压下心口的滔天火焰,沉声道,“很简单,我昨天跟她说了你们吵架了。我需要把她支到国外去待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让冯宇婷陪着她。一定不能让她知道芯片这件事。”

左轮眸光颤抖了几下,他能从大哥的字里行间感觉到他对小嫂子那种深爱和呵护,他点头,“好。我们现在去哪里?”

季尧面无表情,淡漠的开口,“去找左帆。”

左轮切齿开口,“那个该死的家伙,我见一次就想崩一次。”

季尧咬牙,“还没到时候!”

左轮一路开车,带他去找左帆。他想到了一点后,谨慎问,“如果最后没办法,我愿意陪你去美国总部那边。只是……那边可能会开出苛刻的条件。”

闻言,季尧的眸底闪过一抹剧痛的猩红,他低沉的嗓音沙哑的回应,“那是我的孩子……我跟她的孩子。我倾家荡产,哪怕是豁出命也要换他没事。”

左轮低咒道,“去你大爷的!我他么死也不会看着你豁出命的!你的命要留着,留着被我折磨!我特么上辈子都被你折磨着,下半辈子也应该换你被我折磨了不是?”

季尧眸底万千情绪涌动,最终被他压制成深不可测的河流,他慢慢的阖上眼眸,沉默着。

到了目的地之后,两人下车了。

左帆正在悠闲的吃早餐,见到他们之后,似乎早已笃定他们会来,慢条斯理的挑眉问,“早餐吃了么?要不要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