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签!/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看着这货这文质彬彬的模样,就忍不住想上前撕烂他的伪装。

在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体内放置了那种芯片,他怎么还有脸坐在这里优雅的吃早餐?真他么的够人!

最近他越发的冲动了,越发的暴躁了,尤其是看见这混蛋的时候,总有一种瞬间就炸了屋顶的感觉。

季尧一个冰寒窒息的眼神扫过来,左轮蹙眉忍着心底的翻腾的怒火。走上前,大咧咧的在椅子上面坐下,鄙夷的勾唇说了一句,“没胃口,看见一只苍蝇,怎么会有胃口?”

左帆不但不生气,他的唇角还微微的上扬。拿起餐巾优雅的擦拭了下唇角,有些鬼魅的凑近,“我的好大哥,你没胃口大概是因为遇到不美丽的事情了对不对?相反,我现在心情很好,胃口也很好。”

左轮实在是忍不住了,抓起边上的叉子就扔过去。

左帆看似文质彬彬,但是他的反应能力很敏捷,眼底闪过一抹寒彻的冷气后,一偏头。那把叉子瞬间化身成利剑,飕飕的飞到了他身后的实木家具上面,可见左轮的力气有多么的愤怒。

“啪啪啪……”

空气中响起了掌声,鼓掌的当然是左帆。

他一边鼓掌,一边对着左轮点头,“大哥,你的臂力还是这么强悍?还真是厉害!”

季尧始终是一言不发,他今天穿了一身墨黑色的精致款西装,袖扣散发出金钻般的光芒。他的眼眸带着一丝杀气的看向他。一瞬间,冷气充溢着整个空间。

左帆终于收敛了几分笑意,看向季尧。同样,他的眸底也迸发出了一抹透彻的恨意。

他的确是恨眼前这个男人,他总是冷冰冰的挂着一张脸,像是谁都欠他几百万一样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比他抢占了先机,碰巧娶了他一见钟情的女孩子。陶笛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孩子。可悲的是,他的爱情刚开始萌芽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了。

他怎么能甘心?

爷爷从小就一直鼓励他们,只有不断的努力。才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所以,他在努力啊。

他花了那么长的时间,就为了努力拆散他们,把他的爱情重新抢回来。

“你这个疯子,到底想干什么?”

左轮忍不住咆哮。

左帆表情有些嚣张,淡淡的挑眉,“我想怎样?你们都懂的啊。我的好大哥,你最近好像变了。变的冲动,幼稚了,简单来说就是没脑子。”

左轮咬牙,牙齿咯吱咯吱的响,“我看幼稚的是你!左帆,你有没有考虑过?感情不是买卖,也不是交易。你做了这些事情之后,我小嫂子知道了,她那性子会恨不得拿枪崩了你的。所以,你才是最幼稚的那个!”

左帆双手摊开,表情嚣张到了极点,“我可不赞同你的观点,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一开始可能会伤心难过。可我会不断的提醒她是谁没能力保护她的儿子,是谁把这些伤心难过带给她的。时间长了,她会被我感动的。她之前嫁给这个混蛋男人的时候,连一面都还没见过,而我在她面前一直表现的很好。”

左轮不停的摇头,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一样,“左帆,你根本不懂爱情。你根本就不懂,你收手吧。你把那个芯片拆除掉,你放过他们一家三口。至于左家这边。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左家的家业,我可以全部放弃。”就凭他这一生跟大哥这样的兄弟情义,他真的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换取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和平安。

他不伟大,也不高尚,只是看不得大哥被折磨。

左帆有些不可思议的挑眉,“哦?我的好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的条件真的好诱人。”

看着他那嚣张的面孔,左轮的拳头死死的攥紧在裤袋中。恨不得把这个家伙给捏碎,看他还怎么嚣张?

半响,他才咬牙忍住心底的火焰,“我知道,你一直觉得爷爷把所有的生意都交给你打理很不公平。你心底一直很芥蒂,你甚至嫉妒。现在,我愿意放弃左家的一切。只求迷途知返,只求你不要一错再错了。爱情真的不是交易,也不是你想要怎样就怎样的。你必须要懂这一点。”

左帆不以为然的扬眉,“我的好大哥,你这么慷慨。你这么大方,你爸妈知道吗?我现在很好奇,我大伯大妈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激动的掐死你?”

左轮沉目,咬牙,“这个你不用管,我可以承担自己所做的任何决定带来的后果。只要你愿意放手,我可以放弃一切!”

左帆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突然大笑了起来,“呵呵,不得不告诉你。我对你放弃的那些,一点兴趣都没有。虽然左家的家业真的很诱人,可是我左帆不是个懦夫。我不稀罕,我自己打下的才叫天下。靠别人施舍的算怎么回事?哈哈……我真的一点都不稀罕。”

左轮一只拳头猛然砸在餐桌上,奢侈的餐桌面都被砸的凹陷了下去,“左帆,你特么不要给脸不要脸!”

左帆优雅的整理一下衣领,“大哥,你真是太暴力了。这样很不好。”

“混蛋!你这样真的可以得逞吗?你做梦!!”左轮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咆哮着。

左帆深吸了一口气,挑眉看向一言不发的季尧,“我能不能得逞?那就要看季大哥的选择了。要看季大哥。到底有多疼爱他的小儿子了。那个人见人爱的,聪明的小天才了。只是那个小天才到底是安然无恙还是被炸成碎片?这就要看季大哥的选择了……”

狂妄的笑声,在整个调解厅里面响彻。

天才儿子?

安然无恙还是炸成碎片?

左轮身子在颤抖着,如果不是看见季尧已经往这边走来。他真的会上前狂揍这个嚣张的混蛋的!

那个背对着光影站立的男人,侧脸有着优雅却危险的弧度,在一片猖狂的笑声里,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松了一下领口,嘴角勾起一抹肃杀的弧度。

下一秒,他冲上前。

只见那一抹墨色的身影撑住桌面,宛如一个闪电般扫过了餐桌桌面。狠戻凶猛的扫堂腿“嘭”得一声巨响踹在了左帆的胸口上。

左帆那猖狂的笑容顿时就卡在喉哝里,变成了碎裂般的闷响。“嗵!”得一声撞在餐桌的木柱上,然后又滚落到地上。在胸口生生呛出一口猩红的鲜血,一瞬间,一个大掌就已经将他揪着领口拎起,按着他的头压在餐桌桑,旁边一把银色的叉子掉落在地上,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那声响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

在左帆吃痛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后,那一抹高挺冷峻的身影就已经附身捡起地上那只叉子。明晃晃的叉子直接抵到了左帆的动脉……

————

“咳咳……”

左帆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手指奋力的扒着桌沿,被他一个强劲臂弯的力量压的爬不起来,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叉子冰凉冷硬的尖在动脉上的刺痛感。

季尧终于开口了,脸色冷冽肃杀,薄唇缓缓吐出几个字:“你这么喜欢威胁人,我也让你尝尝这种被威胁的感觉怎么样?生还是死,你选择一下怎么样?”

“咳咳……”左帆的口中再次喷出一个鲜血。

他惧怕着,复又狂笑,猩红色的眼眸盯着他。费力的哑声道,“你不敢。呵呵……你不敢!就算是我选择死,你也不敢杀我不是么?你杀了我,你那个天才儿子马上就会灰飞烟灭的……呵呵……咳咳……”

季尧的手臂上青筋暴突着,倏然用加重了几分力道,那叉子已经捅进去半厘米了,“呵呵……这世界上不只有你一个人有脑子。你在威胁我的同时,我难道不懂在你没有达到目的的时候,你敢乱来么?”

一记狠戻的顶刺,撞上了左帆的肚子。

“唔……”左帆眼珠险些痛的掉出来,手捂着腹部险些要痛的瘫软下去。脸色惨白冒着冷汗,揪着领子的手不容许他瘫软下去,脖子里面淌出的鲜血,已经将叉子染红了。

季尧垂眸,浓密的睫毛下面是毁天灭地的杀气。看着他痛苦,他的唇角微微的上扬起一个淡漠的弧度,“你喜欢保持优雅,喜欢用优雅掩盖住你的丑陋嘴脸是吗?你就喜欢伪装是吗?今天我就揍的你没法伪装,你让我无可奈何,我也能让你痛不欲生。你目的没达到。你也只能受着对不对?”

“呵呵……是啊,我喜欢优雅,我本来就优雅。用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的,你是懦夫,永远是懦夫!季尧你是懦夫!!!”左帆已经痛的上气不接下气了,可是仍然嘴角勾着鄙夷的冷笑。那笑容,在别人看来很是狰狞。

季尧也冷笑,嗓音像是从胸腔内挤压出来的,“你到底想怎样?说说你的条件。”

左帆笑的更大声,更得意了,“哈哈……哈哈……季尧你终于问这个问题了。知不知道我等你这句话已经等了好久了?我就知道你会妥协的,哈哈……我这一步棋下的实在是太秒了!!”

季尧愤怒的额际青筋都开始隐隐的颤抖,“说!你的条件!!”

“很简单!跟陶笛离婚,跟我一见钟情的女孩离婚!尽快!!!”左帆眼眸中闪过一抹贪念,咬牙说道。

季尧眸底有腥风血雨在涌动着,“是不是只要离婚了?你就会撤除那个芯片?你值得我信么?”

“你还有的选择么?”左帆再一次阴森森的威胁,他口中的血迹顺着唇角一直蜿蜒而下,看上去格外的诡异骇人。

这一次换左轮了,左轮再也听不下去了,一脚就踹了上去。把左帆踹出很远。他撞到一边的石柱上面,疼的半天发不出一个字。

左轮真的气的想杀人,在他又一脚上去的时候。

季尧反倒理智的拉住了他,只见他挑眉,哑声道,“是不是只要离婚了,你就可以放过季霄凡?”

左帆好半响才缓过来,他优雅的用手指擦拭了一下唇角的血迹,扬起唇角,“当然。只要你跟她离婚了。我可以保证你儿子身体内那个东西没事。”

季尧在他的言语中,又捕捉到了一层深意,他浑身的寒气瞬间又冷凝了几分,“你意思那个东西不能拆除?”

“当然!”左帆点头,笑的阴沉无比,“我喜欢威胁你,喜欢你被我威胁的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对了……还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了。你家里那个控制仪是假的,我只不过用来吓唬吓唬你们。没想到,你还真是被我吓到了。真的控制仪,我藏在一个谁都不可能找到的地方。只要你同意跟陶笛离婚。并且他心甘情愿的嫁给我,我就可以保证……一辈子不动你们的儿子。”

他今天被打的很惨,全身都很疼。可他这个人的性格,就是那种优雅到骨子里的。他讨厌暴力,喜欢用智商解决问题。所以,他挨打的时候,并不会还手,只会用鄙夷的眼神鄙夷着这两个人。

没脑子的人,才会想着用暴力去解决问题,不是么?

季尧能听见自己骨节发出的声音,身体内像是有一座火山,已经爆发了。他在不停的克制,不停的强压下这座火山。

左轮差点被气到喷血……

在他忍不住再次爆发的时候,季尧却沙哑着声音开口,“我需要时间。”

这声音听上去低沉不已,却又夹杂着一丝无奈和颓然。

左帆嘴角勾起一丝得逞的弧度,“可以,你知道我最绅士了。我可以给你时间,不过,你最好快点。因为我等了这么久。实在是有些急不可耐呢。”

看见季尧妥协,他真的很得意,很有成就感。他运筹帷幄了这么久,终于看见光明了。

只要季尧跟陶笛离婚,陶笛为了孩子的安危肯定会心甘情愿的嫁给他,跟他过日子的。

这样,他以后就能跟他一见钟情的女孩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左轮听到季尧这几个字,真的很心疼。心口像是揪在了一起,一下又一下的疼。他了解他的大哥,那样骄傲的一个男人,他那么那么的深爱着小嫂子,何曾这样低声下气的妥协过?退让过?

这声音里面沉甸甸的都是父爱啊!!!

从左帆的住处出来之后,一路上,车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左轮在开车,可是扶着方向盘的手指一直僵硬着。他的脸色也暗沉的宛如黑云压境,等红路灯的时候,他受不了的猛拍方向盘,“特么的!这辈子没这么憋屈过。所以,我们今天早晨过来就是为了揍他一顿?这样就行了?下一步要怎么办?”

他自认为遇到任何大事都不会这么慌乱,可是,这一次还真是跟每一次都不一样。他完全就没了方向了。

季尧坐在后座上,撑着额头似乎在考虑事情。

听到前面不断的按压喇叭的刺耳声音才抬眸————

左轮这才发现他完全没听见他刚才的话,他只要重新问一遍,“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揍这混蛋一顿出口气?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原谅我,我真的没了方向。特么的,我家里出了一个这样的弟弟,我特么的简直是方寸大乱。”

季尧低沉的嗓音,幽冷而紧绷,“当然不是!我来是为了确定两件事。”

左轮想了一下,眸底闪过一丝光芒。“第一,你是来确定芯片到底可不可以撤除是吗?那么第二件呢?”

“第二件事,我需要来确定他的态度。他的思维,他的变态程度。”季尧声音越发低哑。

左轮瞬间懂了,他长长的叹息,伸手揉着眉心,“下一步真的要跟小嫂子离婚吗?”

季尧垂着的眸子,猛然睁开,眸底一片坚定,“暂时。”

这话,又让左轮无比的心疼。

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用力到指尖发白,恨不得将方向盘给掰下来。

季尧胸膛剧烈的起伏,半响才哑声道,“让冯宇婷照顾好她。这段时间。”

左轮胸口酸涩的难受,点头,“好。”

季尧又不放心的叮嘱道,“你那位不太会照顾人,你记得打电话提醒她。”

这要是换做平时,左轮肯定忍不住调侃他一番。可此刻,他显然没这种跳开的心情。只闷闷的点头,“我会的。”

————

陶笛还没有下班的时候,接到季尧的电话。

电话里,季尧说等会会来接她下班,说是会有惊喜给她。

她顿时就没了工作的心情,满心期待的盯着手表,等着时刻转到下班的时间。

果然,下班之后,她刚出了公司就看见男人的车停在路边。

她立刻巧笑嫣然的冲上前,等她冲到男人面前的时候。两只小手俏皮的背在后面,左右摇晃着小身子。“老公,让我猜猜你给我准备的什么惊喜?是玫瑰花?还是青菜面?又或者是甜点?”

季尧戴着墨镜,倚在车身边上。他今天开的是她曾经的那辆白色宝马车,当初闪婚的时候,她义无反顾的将车钥匙交到他的掌心中。好似那一幕近在眼前,再看眼前这调皮的小身影,如鲜花一般灿烂的笑颜,真是可爱的紧。

他强压下心头的酸涩,微微扬唇,冲着她张开双臂。

这是他现在习惯性的动作。也是她最喜欢的动作。

每当他张开双臂的时候,她总是会雀跃的冲过去,扑进他的怀抱。她很享受那种被他抱个满怀的幸福感觉,在他的怀抱中,她真的什么都不用顾忌,什么都不用想,连呼吸都是一种幸福。

这会,她宛如一只灵动的百灵鸟扑过去,被他抱的紧紧的。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她有些着急的问,“老公,你到底给我准备了什么惊喜啊?我刚才有没有猜对啊?”

在她的印象中,他能给的惊喜花样真的很少,但是他每一次都很用心。

季尧将她搂在怀中,被墨镜遮住的眼眸扫了一下周遭。当他看见周遭那辆可疑的车辆后,他低声在她耳畔道,“这次的惊喜换了,新学的。”

陶笛有些意外,“真的吗?是什么惊喜啊?”

季尧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先上车,说。”

陶笛再次就像是百灵鸟一样开车门做进去,男人一上车,她就亟不可待的看着男人,眨巴着眼眸,急切的很,“老公,你倒是快点说哈。老公……”

季尧宠溺的眼神看向她,唇角微微的上扬,“这次的惊喜是三间门面,我用你的名义买下来的。产权证上面也只会写你一个人的名字,以后将会是你的私有财产。等你以后不想在公司上班了,你可以开间甜品店。”

陶笛听完了,简直是震惊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睛一眨一眨的明亮的宛如星辰。

季尧腾出一只手轻轻的揉着她的发顶,“傻了?”

陶笛反应过来后,眼底闪过一抹潮湿,“老公,你真的对我太好了。我真的好感动,你怎么可以想的这么周到啊?我曾经真的幻想过自己能开一间自己的甜品店,然后我想吃什么甜点就给自己做什么甜点。等我吃腻了,我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专门研究新品。我每周推出一个甜品,你觉得怎么样?”

她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控制不住。

季尧眼神一如既往的宠溺,嗓音磁性迷人,“我没意见,你喜欢就好。”

陶笛当即激动的握紧小拳头,“老公,我太幸福了。”

季尧将早已准备好的文件袋递给她,“回去你签一下字就可以办理产权证了。”

陶笛拿着那个文件袋,瞬间感觉那满满的都是爱啊。她看着男人。认真的道,“这应该是夫妻共同财产吧。我才不要写我一个人的名字呢,我一个人好孤单的。我们一起签字,一起办理产权证好不好?”

季尧心口沉甸甸的,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陶笛撒娇,“你不同意,我就不接受你的惊喜。或者,我晚上就不吃饭了。我明早也不吃饭,我连续饿三顿,我饿死我自己。看你心疼不心疼?”

季尧心里真的好难受,可是万千情绪都要隐忍着。他妥协,“我心疼,所以我同意了。”

陶笛这才又笑了,“恩,这还差不多。我爱你哦,老公!”

两人回到家里之后,季尧打开那个文件袋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

当他把一叠资料打开,签名页排好之后,让陶笛先签字。

陶笛坚持要他先签字。

季尧眸光幽深不已,提笔签字。

陶笛看他都签好之后,这才握着笔,签上自己娟秀的笔迹。

季尧的心血流成河……

如果有可能,他真的希望自己这一生都不要骗她。他看着她欣喜的样子,真的心如刀割。他深呼吸,暂时的分离,都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