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跪死一条吃一条!/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看着两个人并列在一起的签名,心口甜的就像是蜜糖融化掉了一样。甜甜的,丝丝的,像是漫步云端。

果然,老公还是需要好好调教的。

她把他的负情商老公,已经调教的这么优秀了呢。小惊喜,小浪漫都会升级了。

这次都知道送她门面了……嘻嘻,真幸福。

她纤细白嫩的手指拿起那些资料想要仔细看一下的时候,资料被男人从她手中抽离。

下一秒,她宛如夏日荷叶上的露珠,轻盈剔透的被男人压在沙发上。

他刚毅的五官透着一丝逼人的魅惑,近在咫尺的凝视着她清透的容颜。

那深邃的眼眸里面满是珍惜和宠溺,恨不得将她如此清秀的容颜给印在脑海中。

陶笛仰着小脸也静静的凝视着他,小手指一点一点的描绘着男人的五官。一瞬间,空气中都满是幸福的味道。

季尧闭上眼眸,深情的封住她的红唇,在上面辗转反侧。细细的品尝着她的美好和细腻……

客厅内原本是有佣人在的,陶笛想要抗拒却完全没了力气。她向来都招架不住他的吻,现在的男人好像随时随地都喜欢吻她。尤其是最近这几天,总是霸道不够似得。随时随地,都能抱着她不管不顾的亲吻着。

当然,在他们缠绵恩爱的时候。佣人自动遁了。

一个吻结束,陶笛娇喘连连,面颊羞红一片。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她已经躺在了男人身上,而男人躺在沙发上面,手臂紧紧的环着她的腰肢,恨不得将她镶嵌到他的身体内。

他的呼吸也不稳,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而她的也是这样,乖巧的像是一只猫儿一般蜷缩在他的怀中,任由他为她遮风挡雨。

在这个怀抱中,她不需要担心任何。好似,她的世界再也不会用风雨。

季尧将她的脑袋按在他自己的颈部,享受着她的依赖。眼眸中有一抹猩红,被强行压下来。

良久,他突然问了一句,“萌宝宝,你相信我吗?”

陶笛抬起水眸,眸底水波流转,荡漾着一汪清澈,“老公,怎么突然这么问?”

季尧唇角微微上扬,“不为什么。就是突然想问。你相信这一生,我还给你和孩子带来幸福吗?”

陶笛小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他健硕的胸膛,调皮的答道,“相信啊,必须相信啊。我都已经着了你的道了,我这种性格的人必须一条道走到黑啊。再说了,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得对你负责嘛?你的小妻子,可是很有责任心的人。”

季尧俊脸上勾起一丝笑,只是笑容不达眼底。拥着她的双臂更加用力了几分,“谢谢你,谢谢你信我……”这一次,他需要她的全部信任。真的需要……

————

陶笛收到惊喜之后,一整晚心情都很愉悦。

直到她接到冯宇婷的电话,听到电话里面犀利姐那愤怒的声音,她连忙软声细语的安抚着,“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这么激动?”

冯宇婷是在左轮的监督下,给陶笛打的这通电话。她这个人不怎么会撒谎,所以在打这通电话之前,左轮已经帮她把要说的主题都已经写了下来。这会,她的手机开着免提,她坐在左轮的身边。看着茶几上的手稿,开始跟陶笛对话,“我想杀了左轮,我杀了他的心都有了!追我的时候各种好,追到手了又各种嫌弃。他嫌弃我不会撒娇,嫌弃我不会温柔,嫌弃我做饭不好吃。总之,我现在很想杀人……”

陶笛连忙安抚着,“别啊,哪个小两口之间没点矛盾啊。你们这都是相处的摩擦,这些都很正常的。你先不要激动。以前你不会很理智的嘛。”

冯宇婷有些别扭的蹙眉,左轮指了指纸上的内容,她深吸了一口气,又道,“我不理智都是他逼得,以前我没做他女朋友的时候。一天恨不得给我打几百个电话,现在只要一吵架,他可以整整两天不给我打电话。我真是烦透了!”

陶笛又宽慰道,“你先别急,你们之间没有原则性的问题。就没什么大不了的,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沟通很重要,你有尝试过跟他沟通吗?”

冯宇婷看着纸张上面的内容,眉头越蹙越紧,“沟通?我才不要给他打电话,左轮就是个混蛋!得到手的就不懂珍惜了,开始嫌弃我各种不好了。我现在只想杀人,我感觉我都快透不过气了。谈恋爱真的好麻烦,男人就是贱。我爱上他之后,他就这么对我。真是可恶!”

说完之后,趁着停顿的空隙,她狠狠的白了一眼左轮。

这货还真会打草稿,把她说的像个怨妇一样。还特别强调爱上他了,真是不要脸!

左轮连忙用眼神安抚自己的女人,还在她的耳畔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演戏,都是剧情需要。淡定,姑娘!”

冯宇婷踢了他一脚之后,才继续按照剧本开始演戏,“陶笛,我快抑郁了。我真的快抑郁了,这段感情把我折磨的快抑郁了。我只有你这个朋友,你可不可以陪陪我?我整宿整宿的失眠,我睡不着,我很痛苦。我怕我自己会抑郁,我想出去散心……”

陶笛看她情绪不对劲,真的很担心,“我当然可以陪你,你都说了,我是你的唯一的朋友。”

“我想出国散心,你能请假陪我出去一段时间吗?我不想一个人待着,我总是会胡思乱想。是不是我真的不该谈恋爱啊?”冯宇婷声音无比的哀怨。

陶笛想都没有多想,连忙答应,“可以,当然可以。刚好我这几天工作也比较累。我也想出国旅游几天。你想什么时候出发?我准备一下……”

冯宇婷吸了吸鼻子,“陶笛,你真的愿意陪我吗?我让你陪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你老公和孩子都在家里……”

陶笛善良的不得了,连忙道,“看你说的,我们是最贵的闺蜜。老公和孩子放在家里又不会跑了,我只是陪你散心。等你心情好了,左轮说不定也能想通了。说不定就能来哄你开心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晨我开车接你去机场。我现在就开始订机票,我想要好好的放松放松。”说完,冯宇婷就利落的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她扭头看着左轮,狠狠的瞪向左轮,“以后撒谎这种活不要找我,撒谎真累。尤其是要去跟陶笛撒谎,我后背的冷汗都已经出来了。真是烦人。”

左轮立刻将她搂在怀中,无奈的安慰道,“媳妇,对不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也知道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不把小嫂子支开她真的会承受不住的。你知道她有多爱季霄凡的对吧?硬是要把这个说成是谎言,那就是善意的谎言吧。”

冯宇婷这两天不停的被他碎碎念,不停的被他洗脑。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可我真的不适合撒谎,我都怕我自己骗不了陶笛。陶笛很聪明的。”

左轮叹息,“媳妇,你尽量吧。反正我每天都会跟你偷偷的联系,你按照我教你的去做。能骗一天是一天吧。支开小嫂子,大哥才能心无旁骛的去解决芯片的问题。你明白吗?”

冯宇婷举起双手,“停,打住。你不要用哄小狗的语气,来跟我说这些道理。我知道这是为陶笛好,可是我的性格你知道的。我只能说我尽力。我不保证我能完美的将这出戏落幕。”

左轮拥紧她,“媳妇,难为你了。最近芯片这件事闹的我真的头疼,我整宿的失眠。你这么走了,我估计我一整夜都别想睡觉了。哎……我只希望这件事快点结束。”

冯宇婷突然想到一件事,她很严肃的看着他,警告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尤其是你身边那些烂桃花。”

左轮点头,“放心,媳妇。我自带斩桃花的功能!”

冯宇婷挑眉。“最好是这样。不然等我回来,只要看出一点苗头可就不是跪搓衣板,跪遥控器,跪仙人球,跪方便面这些了。我会让你跪毛毛虫,一个膝盖下面五十条。跪死一条吃一条。”

左轮光是想象那个画面就觉得呕心,嘴巴像是吞了生鸡蛋,连连的保证,“媳妇,我真不会。我对你的心思苍天可见的,相信我!”

冯宇婷垂眸。想到未来的旅游计划,就觉得脑神经一阵的抽搐。

而这一边。

陶笛对着手机叹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明天就走吗?还真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啊?

季尧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身上还裹着宽大的浴袍,看着她微微出神的样子。深眸中闪过一抹了然,有强烈的不舍在心底晃荡了一下。不过,还是被克制住了。他上前,用一贯的磁性嗓音问,“怎么?谁的电话?”

陶笛闻到了男人身上熟悉的沐浴露香气,通常家里这些生活用品都是她采购的。经过各种比较斟酌,她才选择了这种海洋香型的男士沐浴露。这种香气最清新。还有些怡人舒畅的感觉。她转身就投入了男人的怀抱中,然后把刚才那通电话内容告诉了季尧。

她不清楚的是,这通电话内容是季尧早就设计好的。

季尧为了不让她起疑心,淡淡的拒绝,“不行,我不同意。左轮的女人不开心,凭什么让我的小妻子陪着去旅游?”

陶笛心软的很,她开始撒娇,“老公,这不是因为我跟犀利姐是好闺蜜嘛。人家犀利姐之前真的帮过我很多次,人家不都是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你还记得那一次吗,就是我怀孕挺着大肚子的那次。施心雨被人杀了,然后警方怀疑是我。我只能向冯宇婷求救,最后还是她去你病床前把你骂醒的。你才睁开眼睛去审讯室里面救我,那一次我差点就被那帮混蛋折磨死了……你忘记了吗?”

季尧的深眸颤了颤,没说话。只是顺手拿起毛巾,擦拭自己的头发。

陶笛连忙乖巧的将毛巾抢过来,细细的帮他擦拭着头发。头发擦干了,还主动帮他捏肩,“老公,舒服吗?这力道怎么样?”

季尧捉住她的小手,将她拉的跌坐到自己的怀中,深眸中流露出强烈的不舍,“你去旅游,我跟儿子怎么办?”

这无奈的语气,让陶笛心都酥了一大截了。她连忙撒娇,“老公,我只是旅游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们受了左轮跟犀利姐那么多的帮助,总不能人家需要的时候,我就不管别人吧。这样是不是不好?老公,我求求你了。就同意吧?好吗?”

季尧装着无奈的蹙眉,最后才咬牙打道,“早点回来!”

陶笛笑了,亲昵的搂着男人的脖子摇晃着,“嗯,我保证早点回来!”

季尧眸光倏然炙热了几分,下一秒就变换了位置,将她压在身下。

这一夜,陶笛被压榨成了各种姿势……

最后,她是被累的睡着的。

而这一夜,季尧一夜未眠。就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精致的小脸看……

————

第二天,凌晨。

冯宇婷就开车来接陶笛了。

季尧阴沉着脸色,陶笛小手轻轻的摇晃着他的衣袖,嘀咕道,“别这样,犀利姐看见会不开心的。”

身边的男人却冷道,“你不是说她没情商吗?她能看懂别人的脸色?”

陶笛汗哒哒,声音压的更低,“老公,别这样。我会每天跟你保持联系的。”

跟老公告别之后,她又跟季霄凡挥手告别。

季霄凡小人精一脸的无奈,“好了,妈妈,你想说的话我已经可以背下来了。要听爸爸的话,少惹爸爸生气,其实我不敢惹爸爸生气的。然后让我每天早点睡觉,让我听家里阿姨的话。想你了就跟你FaceTime是不是?”

陶笛表示十万个忧伤,“……”

冯宇婷开始按喇叭了,陶笛只能上车开始旅程。

等到冯宇婷的车离开之后,左轮按照之前的计划把四年前扮演陶笛替身的女人送到了别墅。

别墅大厅内。

季霄凡,左轮,季尧,那个替身陶笛都坐着。

季尧开口压低着声音。谨慎的问,“有没有被发现?”

左轮摇头,“没有,放心吧。左帆的人在这个时间段换班盯梢,这个时间段是最松懈最安全的。”

季尧点头。

季霄凡看着对面这个跟妈妈长的很像的女人,小眉头蹙紧着,站起来,歪着脑袋看着她,“这个妈妈是克隆的吗?”

替身陶笛有些汗哒哒,却保持着良好的职业修养。在主人没有示意她可以开口之前,她是不能开口的。只是。看着眼前这个精致的小男孩,她的眼底一抹暖色浮现。

左轮看着季霄凡,又看向季尧压低声音问,“没跟我干儿子解释解释?”

季霄凡傲娇的看着左轮,“我爸爸有跟我解释过,你们这是在做一件大事。一件保护妈妈的大事。”

左轮看着这个聪明的小男孩,心底一阵心酸,“所以,你会配合我们的是吗?”

季霄凡别过小脸,“当然。其实我是很舍不得我妈妈的,可是我刚才都故意没表现出来。”

左轮对他竖起大拇指。“好样的,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季霄凡傲娇道,“我是男子汉,我也要保护我妈妈不被坏人伤害的!”

季尧的深眸中一片动容,看着儿子沉默着。

季霄凡迈着小短腿,爬上父亲的双腿,跟父亲击掌,“爸爸,我们一起保护妈妈!”

季尧抬起手臂跟他击掌,重重的点头,“嗯。我们一起保护妈妈!”

左轮看着这一幕,心酸到了极点。这个可怜的孩子,他这么小,却勇敢的想要保护自己的妈妈。他却不知道,真正的危险是在他的身体内。他身体内的那个东西,随时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看着小家伙清亮的眼眸,他的手掌握紧。

季霄凡从父亲的腿上跳下来之后,对着替身陶笛道,“以后我在外面会喊你妈妈,你要喊我小坏蛋哦。可不能出错。”

替身陶笛这次接到任务之后,最震惊的就是见到这个小天才儿童了。她点头。“我记住了。”

————

在去机场的路上,冯宇婷时刻记住左轮的叮嘱。一定要表现出狂躁,愤怒的样子。

所以,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她总是很不耐烦的蹙眉,一个劲的按喇叭。

陶笛一直在边上碎碎念安慰她,“别这样暴躁,深呼吸。你的心情才会美丽。”

冯宇婷脸色很难看,“去他大爷的心情美丽,我心情才不美丽!”

陶笛扑哧一声笑起来了,“还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猴子满山跑啊。你这跟左轮恋爱了之后,语气都跟他学上了。”

冯宇婷不屑的冷哼,“我呸!我才不会嫁给他呢,我准备回来就跟他分手呢。算了,不提他,也别劝我什么,我心情不美丽,我窝火。我只想开开心心的出去旅行。”

陶笛点头,“好,我保证不劝你什么。我只安静的陪着你吃喝玩乐好吗?不过,你要负责全部费用。我可是请假陪你的。”

冯宇婷鄙夷的蹙眉,“你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猴子满山跑呢。满身的铜臭味,真是赤裸裸的资本家夫人!”

到了机场,冯宇婷伸手,“手机给我。”

陶笛有些诧异的问,“干嘛啊?”

“给我。”

陶笛没办法,只好将手机交给她。只见她把她们两个人的手机一起关机,然后锁在自己车的后备箱里面,“搞定,这样才是安心的吃喝玩乐呢。”

“…………”陶笛支吾,“这样。我怕我老公跟儿子会担心我了。”

“担心个毛毛虫?等我们到了酒店,你可以跟家里视频。只限晚上,白天你可要全程陪我。”冯宇婷淡淡的说着,其实心里早已心跳如擂鼓。骗人……还真是一件不太容易的活儿。

陶笛想了想也对,晚上可以跟家里视频就行了。

就这样,一个心思复杂,一个心思单纯的两女人一起上了飞机,第一站飞往法国。

————

左帆那天早晨被季尧打伤了,伤的很厉害。

不得已,被手下送到了医院去治疗。

那只银色的叉子已经插到他的动脉了,他的动脉被医生包扎了起来。

护士来给他换药之后。他很优雅的扬唇,“辛苦你了。”

小护士被他这绅士的模样,给撩拨的心弦乱颤。

任谁都无法想象,这样一个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居然在背后搞出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小护士脸色绯红一片的退了出去,走路都差点撞到门。

左帆还在后面小声的提醒道,“小心点。”

等到小护士离开之后,他给手下打电话,“季尧别墅那边有没有特别情况?”

那边的手下,如实的汇报着,“今天有一点情况,他们家的小孩没有去幼儿园。季先生没有上班,陶小姐也没有上班。两人好像在家里吵架。”

左帆的唇角微微的上扬起一个得逞的弧度,看来事情真的在往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挂了电话之后,他开始给季尧发短信,“什么时候离婚?季大哥!”

等了大概半小时之后,季尧才回,“需要时间和过程。”

“尽快!”

放下手机,左帆的眼底露出胜利的冷笑。

而季尧这一边,是故意敞开窗帘让外面盯梢的人看见里面的动静。

而替身陶笛,假装痛哭流泪……

一个星期后。

左帆的手机上收到了陶笛手机号码发来的短信,他的眼眸中亮起了一抹璀璨的烟花。

短信内容很直接,“左帆,是不是我嫁给你?我的孩子就会一辈子平安无事?是不是?”

左帆回短信的手指都在颤抖,是激动的颤抖,“是,我保证。”

那边沉默了几秒后,回,“好,如果你反悔,我会带着你一起下地狱的。”

“我发誓,我会保证季霄凡的安全,只要你心甘情愿嫁给我!”

“好。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处理这段婚姻。在此之前,你不要逼我。你了解我的性格的,物极必反!”

“好,我不逼你。我有耐心。”

放下手机之后,左帆联系他安排在别墅盯梢的那些人,“刚才她在干什么?”

“陶小姐刚才坐在地上,流泪发短信。”

左帆这才放下所有的谨慎,松了一口气。

而他不知道的是,第二天凌晨季尧就已经悄悄的飞往了美国总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