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但愿!/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在几个小时之前,季尧家的别墅里有三个男人进行了一场谈话。

是男人之间的谈话。

一个风尘仆仆的金发碧眼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被伪装成了家庭医生的装扮带进来的。左轮走过去递给他一杯咖啡,他接住,摘掉医用口罩后,耸肩用别扭的中文说了一句,“谢谢!”

这要是换做平时,左轮肯定又会用这两个别扭的字节鄙夷他个底朝天。

可是,这会谁的神经都紧绷着,显然大家都没这种玩笑的心情。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落地窗前,拉着厚重的纱幔,将别墅里面的一切事物遮挡的严严实实。

季尧挺拔的身影背对着他们,眸光幽沉到了极点。

“你带来什么消息……?”左轮拧眉看着眼前的男人,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在美方军事基地里面。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尧一记冰寒的眼神给阻止了。

季尧打出手机,打开儿童房里面的监控画面。确定那个小天才儿童正在里面研究他的新型小汽车之后,紧绷的眼神才松懈了几分。

左轮秒懂他的意思,他是在保护自己的儿子。不想让天才儿子有可能听到他们三个人的谈话内容。

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那时候,大哥没结婚的时候。他甚至在怀疑大哥做了父亲之后,应该也是天底下最冷酷无情的父亲。

可,现在事实相反。他的大哥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有担当的父亲。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他重新开口问,“到底这次带来什么消息了?需要亲自跑一趟?知道我为了带你过来,真是煞费苦心。”

金发碧眼的男人抿了一口咖啡,缓和飞机上的疲惫,伸手揭开白大褂的扣子,似乎很不习惯这身伪装。对着季尧用别扭的中文开口道,“我跟老大在那边磨了很久,他答应把这个机密破译文件给你们。但是有条件,你要不要听?”

左轮呲笑了一声。

“他死死的拖了这么久,可不就是为了讲条件么?你如果告诉我说,他愿意无偿帮助我们,我不信。大哥更加不会信。”他的脸色铁青着,有一丝咬牙切齿。

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的季尧身影依旧挺拔高大,薄唇吐出一个字,“说!”

他的嗓音低沉。但是透着无法忽视的急切。似乎,他所有的支撑和隐忍都是为了这一刻的条件。

金发碧眼的男人微微颔首,将咖啡杯放下,深邃的蓝眼睛里面辗转过一丝流光,面对他们有些无奈的道,“老大这个人喜欢堵,你们是知道的。这一次的条件,依然是赌。”

左轮蹙眉,低咒道,“该死的,这他么就是个赌徒!他一个军方基地的高级执行官,难道还缺钱不是?”

季尧也微微的挑眉,沉声问,“这次的赌注应该不是金钱那么单纯。”

金发碧眼的男人耸肩,“没错,这次的赌注就是你的这条命。”

季尧冷峻的身影,微微的动了一下。

左轮蹙眉,拳头都握紧了,“他妈的,该死的变态!赌命好玩么?”

金发碧眼的男人瞳仁闪烁了一下,越发的深邃,薄唇带着一丝肃杀严谨的味道,缓缓的吐字,“左轮,最高执行官的心思不是我们能揣测的。他喜欢刺激的游戏,刺激的游戏能震撼人的神经,刺激人的大脑皮层。你可以说他是变态,但是这是他唯一开出的条件。所以……你考虑一下。”

季尧的脊背僵硬着,俊脸上面笼罩了一层寒霜,薄唇缓缓的开口。清晰的吐字,“怎么赌?”

金发碧眼的男人叹息了一声,眸光更加闪烁,才梗声道,“赌博最终还是需要靠运气来决定的,老大开出的赌博条件是。他蒙上自己的眼睛,手下会将你绑在石柱上。他凭着感觉对你开枪,注意是两枪。如果你能最终活着,就是你赢了。机密文件会随后交给你。”

左轮的脸色煞白紧绷,拳头也越发的攥紧,额头上的青筋暴突起来。简直就是大写的变态,蒙着眼睛,凭着感觉开枪?还要开两枪,这简直是丧心病狂的变态!

“那如果要害部位中枪,死了呢?”季尧几乎是从牙缝里面蹦出这几个字的,额头的青筋在跳动,“要是不小心死了呢?机密文件……”

金发碧眼的男人叹息,薄唇也透出一丝的苍白,“死了只能证明你运气差。”

男人的话音刚落,领子就猛然被左轮狠狠的救起,拎到了半空中。

“……”金发碧眼的男人脸色涨红一片,用手攥紧左轮揪着自己领口的拳头。

“去他妈的变态!”左轮的牙齿都咬的咯吱咯吱的响,“他那么喜欢赌,那么喜欢刺激的游戏。怎么不绑着他的老婆孩子玩一次这样的变态的游戏?绑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岂不是更刺激?简直爽歪歪,大脑皮层应该刺激的沙沙响才对!”

金发碧眼的男人被弄的很不舒服,都有些窒息了,眼圈泛红,脚下也在悬空,急的冒出一脸串的英文,“………………”

季尧眸色寒彻如冰,淡漠的吐出几个字,“放开他!”

左轮的拳头都在颤抖,半响终于狠狠的压下火气,将男人狠狠的摔在沙发上。

“咳咳……”金发碧眼的男人,费力的喘息着,呼吸着新鲜空气。好半响他才缓过来,颤抖着声音,别扭的中文,“我也觉得老大就是个变态。很变态。可是他不缺钱,他缺的就是刺激。你折腾我有用吗?”

左轮咬牙不说话,他特么也知道折腾他没用。可他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着,他控制不住啊。

金发碧眼的男人缓着气息盯着季尧的背影,沙哑着声音问,“我觉得老大大概之前认识你,或许你跟他有过什么过节。我知道你以前也在美国读书……也许你不小心得罪过他,所以他才会提出这个条件。”

有过过节?得罪过人?

他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性格淡漠到了极点,可以用目中无人来形容吧。

季尧深邃的眸子宛如冰冷的清潭。淡淡的道,“也许!”

他记不起来了,也懒得去想了。

左轮听出他的意思了,眯起眼睛凝视着他的背影,切齿的问道,“你别告诉我,你真的打算去陪他玩这个游戏。你要是活着回来还好说,你若是出了意外,我怎么跟小嫂子跟干儿子交代?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肃杀,冷清,缓缓的笼罩在整个空间当中。

季尧的手指缓缓的松着寸衫的领口,领带卡的有些紧,第一颗扣子缓缓的解开,便透气了很多。他浓密的睫毛下有一点点淡淡的光影,透着迷离的魅惑,表情高深莫测,无法揣测他此刻到底在想着什么。

半响,他哑声开口。“帮我订最快的飞机票,立刻!”

他的表情幽然而淡漠,就像是确定一条旅行航线那么简单。

左轮的脸色变了。

他的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的响,半响之后才费力的从胸膛内发出声音来,暗哑而撕裂,“大哥,你再考虑一下,说不定还有其他办法。不一定非要这样的。”

季尧嘴角勾起一丝苦笑,他看向左轮。

左轮有些不忍的低头,其实他也知道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任凭他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了。

那个芯片是没办法撤除的。只有拿到机密文件,从终端终止芯片的功能才能解除季霄凡的危险。

可是,即使是这样,他的命就不要了?

赌?

这是赌命啊!

万一很倒霉的被一枪打中要害怎么办?

为了孩子的性命,大人的命就不要了?

他甚至冲动的想吼一句,孩子没了难道不会再生吗?

可是脑海中浮现孩子那无辜清亮的小眼神的时候,他又觉得这话是大逆不道,只能生生的咬牙忍住。

“我让你查的怎么样了?真的控制仪的位置?”季尧咬牙继续沉声问。

左轮脸色依旧苍白紧绷,攥紧拳头艰难道,“我按照你的推测和分析去查了。的确是在那里。”

季尧点头,幽深的眼眸中迸发出一丝嗜血的杀气。

就这样!

该结束了!

一切都该结束了!

几个小时后,左轮将飞往洛杉矶的航班发到他手机上。

左轮的眼底,闪过一丝浓重的猩红色。

“大哥。”他低低的叫了一声,薄唇透着隐忍,字字清晰的道,“你最后考虑下,考虑下,能不能不去?我不想看见你出任何意外,我也没法跟小嫂子交代。”

季尧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流光。低低的道,“你是觉得我在找死?是么?”

左轮叹息,“是不是在找死我不确定?我只知道很危险,风险真的很大。”

他激动的一拳砸在桌面上,震的桌面上的水杯都险些摔到地上。

季尧抿唇,墨色的眸子幽深如雾霾,只是雾霾深处藏着一丝坚定,“放心,我不会死!我这个人一生都很幸运,真的不会死的!”闪婚都能闪来一辈子的真爱,可见他真的是一个幸运的男人!

他也答应过她的,要照顾她跟孩子的一辈子,他怎么可能轻易的去死?

他继续哑声吩咐,“你坐明天的航班,记得多带一些人过去。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的。”

左轮只能咬牙点头,最后哑声说了一句,“你他么要是死了,以后在下面遇到了,我也会装作不认识你的!”

季尧薄唇缓缓扬起,淡漠却清晰的道,“我不会死!”

几个小时后,他坐上了飞往洛杉矶的航班。

————

冯宇婷跟陶笛的第一站是法国巴黎。

两人站在埃菲尔铁塔下面,任由微风洗礼着周身,呼吸着异国他乡的空气,感受着异国他乡的气息。

冯宇婷感叹道,“都说巴黎是座浪漫的城市,嘿嘿,还真是美的让人怦然心动,美的让人流连忘返。左轮那个王八蛋总说我不懂浪漫,没有女人味。我现在来这座浪漫的城市,回去的时候身上应该多少会被感染点浪漫气息吧?”

她表现的很伤心,很无助的样子。

陶笛看着的很心疼,她都没什么心情欣赏美景了。

冯宇婷又按照左轮的吩咐表现出一副了无生机的样子,对着陶笛小声嘀咕道,“自从我敞开心扉开始认真谈恋爱之后,我活的好累啊。还不如一个人来的开心,我不懂为什么他对我有那么多的不满?有时候真的想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一段时间……”

陶笛吓坏了,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这一点,她真是在冯宇婷身上体会到了。她连忙安抚她。“犀利姐,你都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不就是情侣吵架嘛?至于那么悲观嘛?这几天你什么都别想,就跟我一起逛遍这座浪漫的城市,吃遍这座城市的美食。你的心情就会好了。”

冯宇婷心底是一万个心虚啊,只能躲闪着眸光点头,“但愿吧。”

两人逛累了之后,回到酒店。

冯宇婷去洗澡了,陶笛打开酒店的电脑,跟季霄凡视频。

季霄凡今天一反常态的很黏着妈妈,跟妈妈聊了很多。当然,他聊天的主题还是围绕着他的那堆玩具零件……

陶笛听的津津有味,这会她感觉儿子还是很爱她,很黏着她的。

她隔着电脑屏幕问季霄凡有没有想她,季霄凡傲娇的耸肩,给了她一个你很不可理喻的眼神,“我不想你,会跟你唠叨这么久吗?”

这话说的陶笛心里甜甜的,像是吃了雪梨一样的甜蜜蜜。

她又问,“你爸爸呢?能不能让你爸爸来跟我聊天??”

季霄凡清亮的小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光,然后托着自己的小下巴,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爸爸?为什么你看不见我的存在?”

陶笛差点笑的一口茶水喷出来,她连忙哄着小人精,“妈妈眼里一直都有你的存在,妈妈只是问问爸爸。问一下而已。”

季霄凡委屈的撅着小嘴,“明明你的眼里只有爸爸,你还不承认。爸爸在工作,爸爸工作很忙,回来就一直待在书房里。他根本没时间陪你,我一直陪着你。你还想着爸爸。妈妈你真没良心。”

陶笛真是汗哒哒啊,“儿子,你这是要成精啊?”

季霄凡傲娇的冷哼了一声,“哼,妈妈你就是没良心。我还想跟你说我幼儿园的事情呢,你总是想着爸爸。”

陶笛心都被儿子弄的融化了,儿子的抱怨让她觉得好温馨哦。分开了之后,才知道儿子还是黏着她的,还是爱她爱的不要不要的。这种感觉真好,她连忙道。“好嘛,好嘛,妈妈现在长良心了。妈妈只想你,妈妈不想爸爸了。你快点跟我说说幼儿园的事情。”

季霄凡小脸色这才好看一点,然后开始喋喋不休的跟妈妈聊着幼儿园的事情……

这一聊,居然聊了好久。

陶笛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儿子原来能说这么多的废话,这小口才真是不得了啊。

她今天逛了那么久,很累,最后竟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等到她睡着了之后,季霄凡终于不说话了。

清亮的小眼睛一直盯着妈妈看,最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将自己的iPad关了。小声的嘀咕道,“这么笨的妈妈,真是让人操心。居然都没发现我的不对劲,哎……谁让你是我妈妈呢?以后我会跟爸爸一起保护你的……”

因为今晚季尧根本就不在国内,为了避免妈妈起疑心,他才会那么唠叨的跟妈妈唠叨了那么久。

爸爸一直跟他说,要一起保护妈妈。

他今晚也算是为保护妈妈出了一份力了……

关掉iPad之后,他看了一眼一直陪在他边上的替身陶笛。他很有礼貌的说,“我要洗澡睡觉了,你可以拉上窗帘了。”

说完,他就转身自己去了洗手间。他有自己的儿童淋浴房。

替身陶笛去拉上窗帘之后,帮他整理了一下被子,就出去了。

关门的时候,她的眼眸中满是感动的水雾。

这样一个不平凡却又有着平凡家庭温馨的一家人,真的让她感动了。尤其是季霄凡这个孩子,他还只是个孩子。他居然像个小大人一样聪明的保护着妈妈,担心着妈妈。

这太让她感动了!!

感动的的同时,也很心酸。

好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磨难?

四年前,陶笛就遇到过各种危险,她被聘请来当替身。这一次又是这样?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

————

医院。

左帆每天早晨的必修课就是要听手下汇报陶笛那边的情况。

当他听见手下汇报说是陶笛这两天似乎身体不好,很憔悴。家里不断有家庭医生进出的时候,他很心疼。心疼的咬牙切齿,“盯紧点,有情况立刻汇报。”

挂了电话之后,他眼底的心疼很快就被兴奋给掩盖住了。

陶笛病了是说明情绪不稳定,是说明她正在了结她的这段婚姻。

这就意味着,他很快就可以成功了。

他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很兴奋。

他甚至开始幻想,当陶笛来到他身边的时候,第一件事是想要做什么?

第一件事应该是让陶笛去修补处女膜,他一定要一个完整的陶笛。

他处心积虑这么久,一定要一个完整的陶笛,才对得起自己的付出。

他不是不介意陶笛以前跟过季尧,他介意的。

可他为了得到她,甚至不惜一次的设计让纪绍庭去得到陶笛。他把这种行为称作为战术。

在达到目的之前的一种战术!

他越想越兴奋,甚至拿出手机开始联系修补处女膜的医生,咨询相关事宜。

打完了电话,他觉得病房的空气有些沉闷,压抑住了他兴奋的心情。

于是。他到走廊上去散步。

在散步的时候,不小心遇到了正跛腿走路的筱雅。

筱雅已经膝盖骨粉碎,所以留下了后遗症,只能跛着腿走路。膝盖骨以下,都是没知觉的。

她现在每天都在积极的练习走路,锻炼自己的体能。已经从最初的那段阴影中走出来了,她认为自己是遭到了报应。觉得自己应该坦然面对以后的一切,所以,她慢慢的逼着自己走出来了。

开始积极的练习走路,积极的面对生活。

遇到左帆的时候,她正在跟边上负责照顾她的护工聊天。

左帆看见她的时候,眸光在她的膝盖上停留了一分钟,微微眯起眸子。

筱雅现在已经能正视自己的残缺了,她跟左帆打招呼,“小帆弟弟,你怎么也住院了?”她,左轮,季尧,左帆,小时候也在一起玩过。所以,彼此都是熟悉的。

左帆一点也不隐瞒,淡淡的道,“是你的尧哥哥打伤的我。”

筱雅听的有些莫名其妙,她眨巴着眼睛,“什么?小帆弟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尧哥哥干嘛打你?我嫂子知道这件事吗?”虽然已经得知陶笛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可是她还是习惯性的叫嫂子。想改口,似乎不习惯。

左帆的眸底陡然散发出了一层寒气,然后一字一句,清晰的纠正道,“很快,她就不是你嫂子了。记住,以后别这么叫。当然了,你可以叫她弟妹。”

筱雅听的云里雾里的,她骨子里其实也很聪明的。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等她想要追问的时候,左帆已经大步远去了。

“小帆弟弟……到底怎么回事啊?”她清透的小脸上满是着急,也顾不上自己的跛腿了,追上去。

左帆走路很快,只留给她一个背影和一句话,“这个问题,你最好亲自问你大哥。我想你的尧哥哥,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的身影远去之后,筱雅连忙从病号服的口袋里面拿出手机给季尧打电话。

可是季尧的电话关机,她又开始打陶笛的手机,陶笛的手机也关机。她打家里的电话,家里的电话通了,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她更加紧张了,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现在已经不再想着破坏他们了,经历了这么多,她也看开了。不属于自己的爱情,争也争不来,抢也抢不到。不如,做一个善良的女人笑着祝福别人。

以前为了打败陶笛,她掌握了陶笛的所有联系方式,甚至都已经在脑海中倒背如流了。

她记住陶笛的QQ号,开始加她好友,想要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