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军方基地!/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虽然手机被冯宇婷留在了国内,可是她还可以上网。

她白天陪着“意志消沉”的冯宇婷穿梭着这座浪漫城市之中,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的情绪。晚上回到酒店,她都会打开电脑上一段时间的网。

她登录自己QQ的时候,看见了筱雅要求添加好友的信息。

她秀气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有些疑惑。自从上次在医院病房,她跟筱雅摊牌说两人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之后。她跟筱雅之间就再也没有了联系了,而父亲季向鸿因为知道她们姐妹两之间曾经的隔阂,所以也没在她面前提到过筱雅的近况。

季尧更是因为筱雅曾经对他的纠缠,以及做出的那些疯狂事情,对她避之不及。

所以,筱雅这两个字有一段时间没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了。

当筱雅一条又一条的添加好友的信息跳出来的时候,她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大概是之前筱雅迫害过她太多次了,她想到筱雅就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隔着屏幕,她都能感觉到筱雅很着急的样子。因为她添加好友的时候,备注信息上面也充斥着焦急的气息————

“加我!嫂子!”

“快点加我,我是筱雅,我有急事找你!”

“嫂子,求你,快点加我!我真的有急事找你!!!”

“大哥的电话打不通,你的也打不通,我真的很急!!!”

最后,她还是鬼使神差的添加了筱雅。

在病房内的筱雅,已经没有心情去锻炼自己的跛腿了。她一直在拨打大哥和陶笛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她一边打电话,一边守着自己的QQ信息。

终于,陶笛添加她为好友了。

筱雅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连忙给陶笛发信息,“嫂子,你跟尧哥哥到底是怎么了?”

陶笛诧异的眨巴着清澈的水眸,眸底一片迷惑。她蹙眉,刚想回复没怎么的时候。

筱雅那边又急切的发来一连串的问题,“嫂子,你快点说话啊?你跟我尧哥哥到底怎么了?你们的感情那么好,那么坚不可摧,怎么就要走到离婚这一步了?还有小帆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说我以后应该叫你弟妹?你要跟小帆结婚?我今天在走廊上遇到小帆之后。我整个人都震惊了……”

“嫂子,你能跟我说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吗?虽然,我承认我以前真的做过很多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可是最后是季霄凡那个聪明又善良的孩子让我明白了。做人还是要善良点,他让我知道原来做一个善良的人真的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我一路走来,也亲眼了解了你跟尧哥哥的深厚感情。现在,我是真心的祝福你们的。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离婚?到底遇到什么不可调解的矛盾了?”

“嫂子,你说话啊……”

陶笛的右手还握着鼠标,只是清澈的眼眸不由的随着她的话而睁大。

她的眸底一片茫然,眉心轻轻的蹙紧。她完全不明白筱雅为什么这么说啊?

本来想回复的,可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复。

这个时候,冯宇婷刚好洗完澡,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了。

陶笛不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很多时候她心思很细腻。筱雅这段话,让她脑子里敲响了警钟。

她前前后后的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隐约的感觉到了很不对劲。

她抬眸,用一种冷静的眸光看着冯宇婷。这才发现,最不对劲的就是冯宇婷了。平时左轮那么那么的宠她,而且她的性格也是那种优雅淡漠型的。怎么会因为情侣之间吵架,就闹的想要轻生?这完全不符合她犀利姐的性格啊?

一个人可能会因为恋爱,性格就完全大变吗?变的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再往深处想,一开始是季尧跟她提说是左轮跟冯宇婷吵架,两个人闹的不开心。神经大条的她,没有多加怀疑。这会想起来,从季尧主动提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她家大叔什么性格。她还能不知道嘛?

季尧是那种从来不会关心别人感情事的人,哪怕是左轮也不行,因为他本身情商就不高,他理不清感情的事情。

再之后,就是冯宇婷邀请她陪同出国旅行,还在机场把她的手机没收了。

她来国外两天了,说起来还没跟季尧通过电话。

还有季霄凡也不对劲,在视频的时候,一个劲的跟她唠叨。完全不像是在家时候,那个骄傲的小模样了。

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起来,就是大大的不对劲了。

冯宇婷本来就心虚,被她这样一盯着看,看的浑身不自在。连忙躲闪着眼神,有些慌乱道,“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洗完澡的样子很丑吗?”

陶笛慢慢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犀利姐,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季尧发生什么事了?所以,你们串通好了把我带到国外来?就是想要保护我,想要让我避开那些?”

冯宇婷这两天按照左轮的吩咐,已经很卖力的在演戏了。可是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她看穿了?

她慌张的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手上的毛巾一下子都掉在了地上。

她的反应,更加验证了陶笛心底的猜测。她清澈的瞳仁微微的颤动了一下,深呼吸,压着心底的紧张和慌乱,按住她的肩膀,哑声问,“犀利姐,你回答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不需要一个虚假的幻象,我需要的是一个真实的回答。告诉我好不好?”

冯宇婷深呼吸,胸口起伏着,支支吾吾。“我……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你就把真实情况告诉我就行。”

“可是……左轮并没有教我要怎么跟你说真实情况?”说到底,冯宇婷就是一个没什么情商的女人。本来撒谎这件事已经够为难她的了,现在事情败露了,她更加不知道怎么说了。

陶笛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们串通起来有事瞒着她了,她一下子双腿瘫软,瘫坐在地毯上。双手抱着膝盖,喃喃的道,“看来是真的有事情发生,而且这件事很严重。很危险。不然……我家大叔不会这么处心积虑的骗我到国外来的。他肯定是怕我承受不了,想要用这种方式来保护我。一定是这样的……”

冯宇婷看她这样,真的不忍心了。她弯腰,有些难过的道,“陶笛,你别这样。你相信他们,一切都会过去的。”

“是有人用我的生命安全来威胁他跟我离婚是吗?这个人还是左帆对吗?”陶笛猜到的最大可能性就是这个了。

冯宇婷一咬牙豁出去了,实话一连串的从嘴里说了出来,“好吧,我真是受不了你这种悲伤的眼神了。其实我也不想骗你,都是左轮那个王八蛋逼我这么做的。左帆那个变态不是用你的生命安全威胁你家男人,而是用你家儿子的生命安危来威胁你们离婚。那个变态真特么不是个东西!”

陶笛的心脏像是被一只铁爪狠狠的攥住了,有新鲜的血液都被攥出来了。一瞬间,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她感觉到的只是满满的冷意,就像是把她放在一个冰窖当中。周围全是冰块,不断的有寒气肆意的在她身上流窜。

她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着,“用我儿子的生命安危来威胁我们离婚?他到底做了什么?”

冯宇婷叹息,沉声道。“我听说,左帆趁着你儿子做手术那次买通了医生。在你儿子身体内放了一种芯片,那种芯片一旦被启动,能炸毁两座高楼大厦。所以……”

陶笛一张小脸瞬间就变得惨白不已,吓的冯宇婷都无法再说下去了。

季霄凡的体内有芯片?

这么说那天她受到的那个小黑子里面装的真的是控制仪?是芯片的控制仪?

随时可能要了季霄凡的性命?

季尧说左帆在幼儿园附近埋了炸弹,原来这是在安慰她。

她怎么就那么神经大条了,怎么就一点痕迹都没看出来?

孩子遇到了这么大的危险,她却一点都没察觉。她居然还在安然的享受着他的保护?

这一刻,她真的泪如雨下。是愧疚的泪水。是担忧的泪水。

冯宇婷被她吓傻了,只能尴尬的看着她,“…………”

陶笛反应了一会之后,立刻起身抓着冯宇婷的手,“快点订机票,回国。”

冯宇婷有些为难,“我……我……左轮让我一定瞒着你这件事的,我现在要是陪你回国可怎么办?”

“冯宇婷,我现在必须回国。你知道吗?我必须回国。我知道季尧心疼我才不想让我承担这些的。他一边要瞒着我,一边还要跟左帆斗智斗勇实在是太累了。他心疼我的同时,我也心疼他。我们是夫妻,我们应该共同承担一切,面对一切的。虽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帮到他,但是我知道有我的支持,他一定会有坚定的信念的。所以,我真的要回国,希望你理解我。”陶笛流着泪看着冯宇婷。情真意切的说道。

冯宇婷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这番话无疑是说的她动摇了。她一咬牙,“好,不管那么多了。我现在就订机票,陪你回国。”

在订好了机票之后,冯宇婷给左轮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

左轮当时就急了,“我的二姑娘,你怎么就这么二?怎么没两天就穿帮了?”

冯宇婷咬牙,“闭嘴!我本来就不会撒谎,你偏要叫我撒谎!现在别扯这些没用的,我们马上就回国了,你想想怎么安排吧?”

左轮无奈,“好,好,我知道了。回来再说吧。”

————

左轮安排的人在机场接陶笛跟冯宇婷,并且将他们伪装了一番带回了别墅。

回到家里,季霄凡听到动静,迈着小短腿从楼下跑下来。看见陶笛之后,他皱着小眉头,一脸担忧的耸着小肩膀,“我的妈,你咋又飞回来了?你怎么就不能让人省点心?怎么就不能好好在国外待着啊?”

陶笛听左轮说了季霄凡还不知道自己小腿里面有芯片的事情,还说季霄凡在配合他们大家保护妈妈。她心里一阵的感动,酸涩的难受,眼眶也涩涩的难受。这么懂事的儿子,他还那么小。就要承担着很多大人都没有承担过的危险,她真的好心疼。

可她拼命的忍着,冲上前给了儿子一个拥抱之后,才道,“可是,妈妈真的很想你跟爸爸啊。妈妈也知道是妈妈遇到危险了,所以你跟爸爸想要保护我是吗?妈妈保证这几天一定乖乖的待在家里,不能你们添乱好不好?”

季霄凡一脸的无奈,小人精一样抱怨道。“尽添乱!算了算了,回来就回来了。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会保护你的。谁让我有你这么笨的妈妈呢。”

陶笛感动的眼圈忍不住红了,她吸了吸鼻子,故意说道,“嗯,儿子你一定要保护妈妈。你跟爸爸都要保护妈妈,妈妈的确是个笨妈妈。”

季霄凡叹息,用自己的小手为妈妈擦去泪水,小脸上还是一脸的嫌弃,“女人就是爱哭,你就是个爱哭的妈妈!”

陶笛抓住儿子的小手,攥在心脏的位置,哭着哽咽,“嗯,妈妈就是爱哭。妈妈都没儿子坚强,也没儿子聪明。儿子,你是妈妈一辈子的骄傲。”

季霄凡倨傲的扬起小脸,“那是当然,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爸爸也会保护你的。”

小家伙的一番话,说的在场的人都感动不已。

就连冯宇婷这个淡漠的女人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了,她很难受的别开视线。

而屋子里面的替身陶笛,更是感动的落泪了。

如果没有那块芯片,这个三口之家应该是最幸福的三口之家。

孩子聪明可爱,妻子善良美丽,丈夫英俊有担当。这个一个家庭。怎么会遭遇这样毁灭性的磨难?

“好了,妈妈不哭了。妈妈也要坚强,小坏蛋你先去房间玩玩具。我们大人之间还要聊聊天呢。”陶笛打发季霄凡上楼去。

季霄凡在上楼之前,还主动亲了妈妈一口,“嗯,你别担心了。晚上睡不着,我允许你陪我玩玩具哦。”

陶笛看着儿子的小身影,心底暖洋洋的一片。

————

楼下。

陶笛跟替身陶笛坐在一起。

左轮跟冯宇婷坐在他们两人的对面。

这是冯宇婷第一次见到替身陶笛,她惊讶的微张着嘴巴。替身陶笛跟陶笛长的很真的很像。再加上替身陶笛现在就穿着陶笛平时穿的家居服,就连身上的香气都是一样的。

她轻轻的碰了碰左轮的胳膊,小声的问,“你从哪里找来的这种人才?是天生就很像?还是后天整容的?”

左轮白了她一眼,压低声音,“这不是重点。”

冯宇婷点头,“哦,也是。”

倒是替身陶笛,听见他们的对话后,落落大方的解释道,“我没有后天整容,也许就是缘分使然吧。我天生就长的跟季太太有点相似。”

冯宇婷微微点头,表示了解了。

陶笛这不是第一次见到替身陶笛了,所以她并没有表现出震惊。相反,看着这个在自己家里,穿着跟自己同样款式衣服,用着同样香水沐浴露的女人,她心底有些莫名的感动。

上一次,也是这个女人以她的名义帮她承担着危险。

这一次,还是这个女人帮她承担着一切。

虽然她老公有付别人薪水,可是她还是很感激这个女人。

她转眸真诚的看着这个女人,挤出一抹苍白的笑容,“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真的谢谢你了。”

替身陶笛叹息,“季太太,你别这么说。我也是职责所在,季先生有付给我薪水的。”

“不管有没有付给你薪水,我都要谢谢你。谢谢你默默的为我承担这一切,而且我今天看出来了,你其实也是个很善良的女人。你的眼底彰显着动容,所以希望我们以后会是朋友。”陶笛友善的说着。

替身陶笛有些意外,“谢谢你能把我当朋友,也真的谢谢你!”

陶笛微笑有些苍白,却很真诚,“希望我们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不会是在这种情景之下。”

替身陶笛点头,“是啊,你们一家三口应该很幸福才对。”

陶笛转眸看着左轮,“把这次薪水付给我的朋友,付双倍的。”

左轮有些紧张,“可是……大哥不会同意的。大哥那么心疼你,他不会愿意让你去面对这些的。”

陶笛清澈的水眸中彰显了一抹坚定,“我愿意去面对这一切。左轮,你有没有想过?他也只是个男人,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他用他的肩膀为我承担着一切的风雨。他也会疼,也会累,他也需要有个人去心疼他的。我们是夫妻,既然是夫妻就应该有福共享有难同当。如果我只能躲在他的身后,享受着他给我带来的一切幸福,却不能为他分担一点点苦难,那么我想我是不配站在他身边,陪他走过这一辈子的。”

一席话,让左轮感动了。看着她眼底的坚定和坚强,他微微的叹息,“我现在终于知道大哥为什么会爱你爱的这么深了,也当真只有你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我大哥了。”

陶笛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真实的身份去面对这件事。我会配合我老公,我会去安抚住左帆的情绪,让他不要怀疑分毫。让我老公安心的在国外处理着这件事,我相信他。我把所有的信任都交给了他,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的!”

左轮垂在身侧的拳头微微的收紧,他只跟陶笛说季尧去了洛杉矶跟总部的人去谈判了。却没说季尧已经接受了那样变态的赌博游戏……

当然,他的担忧和紧张都被隐藏的很好。小嫂子已经够难的了,他真的不敢再说出这件事。

陶笛自己主动拿起电话,拨通了左帆的电话号码,她用温柔平淡的嗓音跟左帆通话,“喂,是我,陶笛。”

左帆正躺在床上对着电视发呆,脑海中幻想的是陶笛那张精致的容颜,没想到她的电话居然打进来了。听到她熟悉的嗓音,他真的心潮澎湃起来,就连嗓音都是激动的,“我……我知道。你的号码,我可以倒背如流。”

陶笛眼底闪过一丝悲凉,她不懂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左帆这样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她。事实上,在她的心目中对于左帆根本就没太多的印象。之前聚会的时候,见过一两次,后面嫁进季家之后,跟左家联谊聚会的时候也见过一两次。还有一次过年的时候,打过一场麻将。

她对他的印象仅此而已!

她忍着心头的反感,耐着性子平和的道,“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明天想见见你。你方便吗?我想当面跟你聊聊。聊聊有关于我们之间的问题。”

左帆立刻答应,“我方便,很方便。只是,我暂时还在住院。你确定要来医院吗?病房可能空气不是太好,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陶笛苦笑,“没关系,我没那么娇气的。我想明天早晨九点钟去见你,可以吗?”

左帆点头,“可以,当然可以了!明早九点是吗?那我们一起吃早餐吧?我等你好吗?”

陶笛轻语道,“好,我想吃小米粥。”

左帆简直是受宠若惊,“小米粥是吗?好的,我等会就打电话叫佣人帮你准备小米粥。还需要什么吗?”

陶笛摇头,“不用了,小米粥就好。那么就这样说定了,再见。”

挂了电话,她脸色苍白如纸。

左轮牙齿都气的咯吱咯吱的响,“王八蛋!变态!麻蛋的!小嫂子,真是委屈你了!你再忍忍,先安抚好他的情绪。我相信要不了几天,大哥就可以摆平这一切的。我明天会飞去洛杉矶帮他后援,你在国内要多加小心了。”

陶笛重重的点头,“放心,为了我儿子。我什么都能面对。”

————

季尧的飞机带着一股强劲的气流直抵洛杉矶,他等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见到了军方基地的老大。

那是一个远远看上去,就浑身透着嚣张气息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