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挚爱的女孩!/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挚爱的女孩!

在来之前他的耳朵深处埋了高科技微型探头,能够穿透人体的软组织,准确的探测到枪口瞄准的位置。

而在国内,有IT高手操控着电脑。在电脑上面密切的注视着枪口的位置,然后再把枪口瞄准位置以及子弹发射位置通过那个微型探头汇报给季尧。

季尧可以根据那边提供的信息,多少能避开一点要害位置。

所以,他必须逼着自己冷静。

必须要冷静下来,摒弃一切杂念。仔细听耳朵里面的那个声音,从而好避开要害位置。

当耳朵里面的声音提醒他,枪口这次瞄准的是左腋下的位置时候。他开始深呼吸,绷紧自己的肌肉。

子弹嗖的一下子射了出来,因为他收紧了呼吸,绷紧了肌肉。

这一枪,刚好打中他的左臂。

子弹穿透了他的左臂,他甚至能听见自己肌肤撕裂的声音。有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传递到四肢百骸。紧接着,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这种钻心的疼痛很快就传递到五脏六腑了。他疼的牙齿直打颤,有鲜血顺着寸衫滴到地上,一滴一滴的。

还好他今天穿的是墨色的衬衫,有鲜血染在上面也被墨色给吞噬了。不然,肯定会是一片触目惊心的刺红。

他的眸光越发的冷冽,从衬衫到裤子,从浓墨般的肃杀的眸子。他整个人就是一抹挺拔幽深的黑色影子,代表着死亡一般的气息,杀气淡淡的,却又夹着不容置疑的霸气。

底下观众席的人都沉默了,似乎也都压抑住了呼吸。在等着他倒下。

可是,很快底下又开始沸腾了起来。

因为,那些押注了他一枪毙命的人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他没死!他居然还活着!!!!”

季尧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嘴角勾起狂野的弧度。伤口虽然疼,可这点疼跟死亡比起来,根本什么都算不上。这一枪过后,他的信念更加坚定了。

他必须要活着,不顾一切的活着。他要保护自己的儿子,要捍卫自己的婚姻。

下一秒,那些押注了两枪毙命的人狂笑了起来,这种狂妄的笑声就像是毒瘾发作了一般。

这种刺激的游戏,将人们的神经刺激到了极点。押注两枪毙命的人,都开始欢呼着。

整个赌场的气氛,嗨到了极点。

血腥味,越发的浓烈。

嚣张的男人因为戴着眼罩,看不见季尧眼眸中那些坚韧。但是通过欢呼声,他能听出季尧是没死。他的眉头微微的蹙紧,自己的枪法应该不会那么差吧?虽然是蒙着眼睛,可是他想要瞄准的位置,应该不会偏离很远?

这个混蛋居然没死?

他的嘴角勾起血腥的冷笑,不过,没死就对了。因为他自己押的就是两枪毙命,刚才那一枪其实还没有瞄准心脏位置。

所以。这一次,他一定要凭着感觉瞄准他的心脏位置。

————

中国,东城。

仁爱医院。

左帆一早晨起床后,就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他在等待着陶笛。

等待着他期待已久的明媚身影出现。

昨晚挂了电话。他就让佣人熬好了小米粥一大早就装在保温桶里面送过来了。他还细心的让佣人做了几样精致的小点心,这些精致的小点心,她一定会喜欢的。

一大早,他的心情就很愉悦。

来查房的医生和护士都看出来了,他会很优雅的,很愉悦的跟每一个人聊天。

有些小护士都被他这张俊逸的面孔迷得不要不要的,甚至有一两个大胆的,还偷偷的趁着来给他换药的机会,要加他微信。更有一个离谱的小护士,还给他偷偷的塞了一封情书。上面是为他写的一首情诗。

只可惜。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对于那些小护士的暗示和明示般的表示好感,他都是很绅士的拒绝了。他拒绝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直接。

他总是扬起唇角,很礼貌的说一句,“很抱歉。你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很快就会来病房看我。我女朋友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

那封情书,他更是看都没看,直接退还给了那个女孩。他拒绝的理由也很绅士,他说。“我心中有个挚爱的女孩,所以,你这么有才华的女孩值得更好的男人来爱你。”

不熟悉的人,真的难以想象到这种温润优雅的男人骨子里掩藏的确是一副肮脏的灵魂。

陶笛推开病房门的时候,掌心里面已经渗出了薄汗。在来之前。她就决定要演戏了。

左帆见到她的时候,眼眸中亮起一束明亮的光芒。就像是漫天星辰一样的璀璨,他看着她,激动不已,“陶小姐,你来了?”

这一刻,陶笛终于明白为什么左帆从来不会叫她嫂子了。因为他早就在预谋这一天了,她记得每一次见面左帆都只会叫她陶小姐。

以前过年一起打麻将的时候,左轮纠正了左帆,可是左帆还是未曾叫过她一声嫂子。

她心底渗透出几分寒意。这样处心积虑的男人让她觉得有些森然。

就是单纯的一见钟情,就可以整出这么多疯狂的事情来?

这个男人的心理究竟有多么的变态?

尽管心底恶寒的很,可是表面上她都没有表现出分毫。

她逼着自己强忍着,一定要强忍着。她最爱的男人,为了他们的儿子,都可以只身去美国军方基地那么危险的地方跟执行官谈条件,她不过是演戏一场,有什么不行的?

想到这里,她扯起一个有些牵强的笑容走上前。

有些礼貌,也有些疏离。更加坦然的对着左帆道,“是的,我来了。虽然我觉得我应该对你微笑一点,这样我儿子危险的几率就小一点。可我这个人就是很坦白,很直率,抱歉,我的笑容似乎并不太自然。因为我很担心我的儿子,我也一时不能从这件事中很快走出来。”

对于她的这种直率性格,左帆倒是喜欢的很。他一直深情的看着她,嗓音激动的有些沙哑。“我了解的,不急,我不逼你。”

陶笛松了一口气,又上前一步,“你真的不会逼我吗?”

“不会。我怎么会忍心逼你?”左帆的嗓音沙哑,沙哑里面透着一丝控制不住的温柔。一如他平时给人的印象那般的优雅温柔,将绅士和气度这几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陶笛像是放下戒备一样,在他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打开保温盒,“这是小米粥吗?”

左帆点头,伸手接过保温盒。体贴的帮她盛出一小碗小米粥,“对,我让佣人很用心的熬了。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如果喜欢吃,等我出院了可以亲自帮你熬小米粥。”

陶笛抬起清澈的水眸,一张精致的小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你亲自帮我熬?”

左帆点头,眼眸中深情如水,“对,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陶笛低头,轻轻的搅动着小米粥,淡淡的说了一句,“季尧没帮我熬过小米粥。”

左帆的眸底闪过一丝不屑,继而又柔声道,“你放心。以后我会用心呵护你的。我会让你知道,你的第二次选择是对的。”

陶笛吃了一口小米粥之后,又看向他,然后轻声道,“我在说服自己接受现实。可我想我真的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去接受你,去习惯你对我的好。所以,我今天来看看你。我想以后我有空就会多来看看你的,我不想要一段突兀的感情。我想要那种细水长流的爱情,你明白吗?”

左帆点头。“我明白的。”

陶笛又轻轻的叹息,“那你能给我恋爱的感觉吗?我们可以像普通男女那样,认识,熟悉,然后相互有好感。追求,表白,约会吗?你也知道的,我跟季尧也是闪婚。其实,经历了纪绍庭的背叛之后。我骨子里还是渴望谈一场浪漫的恋爱的。你能满足我吗?”

她的水眸中,荡漾着清澈的波澜。

看的左帆心潮澎湃,她这种柔柔的语气,像是流水一样在他心底涓涓细流。他不由自主的点头,“当然。我能满足你所有的要求。你想要恋爱是吗?想要浪漫是吗?这些等我出院以后都可以满足你的,只要你愿意试着接受我?”

陶笛再次无奈的叹息,“其实,我一开始是不愿意接受你的。可是,我也不得不接受你。我本性比较乐观。我在想痛苦也是一天,伤心也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也许我可以尝试着换一种方式生活,尝试着接受你,尝试着幸福起来。”

一席话说的左帆动容不已,似乎他真的向他的爱情迈进了一大步。她这些话,简直就是给了他莫大的鼓舞。

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他的眸光黯淡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