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2)/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手中的手机吓的掉在地上,一股凉意从头顶蔓延到脚下。整个人像是被浇了冰水一样,寒冷无比。

这温柔的嗓音,却说着如此残冷无情的话语,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左帆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出来,他搂着陶笛,用一股隐形的强势的力道揽住她的肩膀,“我亲爱的女孩,我现在就带你看电影。坐标洛杉矶,看一场现实版的美国枪战大片。我想,你会觉得很刺激的。”

陶笛的双腿忍不住的颤抖,嗓音也颤抖着,“你……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跟我走就知道了。”左帆拥着她,想要出病房。

陶笛挣扎着,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不,我不想去洛杉矶。为什么要去洛杉矶,我不想去,我只想跟你在东城待着。如果想看电影,我们可以去万达影城。”

左帆俊脸上的笑容,终于有些凉意了,他附在陶笛耳畔,有些诡异的道,“我亲爱的女孩,你怎么变了?你怎么学会撒谎了?怎么那么喜欢演戏了?你知道我那么那么的爱你,你真的不应该这么伤我的心。本来我真的会对你很温柔的,可是你惹我不高兴了。走吧,不然我真不确定你还能不能见到季尧最后一面?”

陶笛的唇瓣紧紧的咬住,似乎已经咬出了鲜血。她也浑然不知。只觉得身边这个男人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就是一只残冷的野兽。看似温和,其实随时张开獠牙,吃人连骨头都不吐。

太可怕了!

一种恶寒的感觉,袭遍全身。

可她没有办法挣扎了,因为这个可怕的男人用她最痛的软肋来威胁她。

季尧……是她最爱的男人。

她不能挣扎了……

就这样,她麻木的被左帆拥着出了病房,然后去地下停车场。左帆早已安排了人在停车场等着,全是清一色的黑衣制服,耳边还戴着耳麦,专业的就像是在上演黑社会。

陶笛早已心慌如麻,脑子都一片空白的。

她的手机在上车之前,已经被左帆收走关机了。

她满脑子都在担心着季尧的安危,担心着洛杉矶那边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

几个小时后,洛杉矶。

狂劲的风,在飞机落下地面的那一刻扫成了一个漩涡。将灰尘都席卷到半空中,肆意飞扬————

巨大的轰鸣声响着,外面的天从浓墨般的黑暗,渐次的,渐次的亮起来。

一个纤细的身影从机舱里面走出来。被男人强行拥着臂弯当中。

陶笛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了,他们的周遭跟着一群戴着黑色墨镜的保镖们,训练有素,一路无言。

她的睫毛垂下来,心已经在担忧中煎熬成了碎片。小拳头一直紧紧的攥着,心底只能一抹坚定的信念支撑着她。

左帆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眼底略过一层阴森的风暴。低头对着陶笛说了一句,“亲爱的女孩,很快你就会看见精彩画面了。”

陶笛心口狠狠的揪了一下,已经苍白的小脸上。再次闪过一抹清晰的惨白色。就连唇瓣也变得惨白不已了,她的嗓音颤抖的像是在寒风中呼啸的落叶,“你……你想干什么?”

左帆扬唇,“很快你就知道了。”

就这样,陶笛被男人强行拥着上了一辆车。

车子飙行在路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陶笛担忧的视力似乎都不好了。明明手腕上腕表还在,只是视线很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时间了。

只觉得,好漫长。

这是一种漫长的煎熬,终于车子吱的一声在路旁停下。

陶笛清澈颤抖的眸光看过去,那是一栋普通的大楼。有一些倾斜,楼顶上的花纹有着奇特的图案,像是战争年代厮杀的浮雕。甚至还溅着一点点的血迹……

她那种恐惧,惧怕的感觉再次狠狠的袭来。

她甚至有些胆怯的不敢下车……

左帆看着她的反应,眼眸中闪过一抹癫狂的过瘾之色。下车之后,拉开车门,将她强行拉下车,再次搂在臂弯当中。

就这样,陶笛纤细单薄的身影被带进风里。风很大,将她的发丝撩拨的很是凌乱,她的眼眶也开始微红,却是抿着唇一个字都不说。只能被动的跟着身边这个变态的男人,往里面走。

票价十万!

他们坐着升降电梯下去的,越往下,她清透的小脸就越渗出汗来。

血腥味很浓,浓的让她不由的蹙紧了眉头。

她抓着铁栓的手心里,冷汗已经沁出来了。下面的声浪宛如火焰般将降落下去的两个人吞噬,她开始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耳朵里只有兴奋的尖叫声———

心脏轰然震动。

门打开,她却不知道往里走,还是身边的男人逼着她往里面走的。

她只能机械的挪动步子。

陶笛的脚步有那么一丝的软,苍白的小脸上沁出汗水,一步一步机械的朝着亮光的地方走。观众席上面的所有人都像是疯了一般的呐喊着,鼓掌着,而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她的唇瓣已经被贴上了胶布,她的唇被封住了。只剩一双颤抖的眼眸,在颤抖着。

在她错愕的眼神之下,左帆居高临下的指了指赌场最中间的那个位置。

陶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一眼就傻了。她苍白的小脸,顿时被夺去了最后一丝的血色。

清澈的眸子睁大,一眨也不眨,一动不动的看着场地中央被绑在椅子上面的那个男人。他一身的墨色,沉浸而肃杀,脊背虽然挺拔着,但是脸色很惨白。再顺着他的身躯向下,她看见了地上那一大滩的鲜血血迹。

那一瞬,她的耳朵里面响起一阵可怕的嗡鸣声,就像是有小蜜蜂在里面飞舞着翅膀一样。她什么都听不见了。清澈的眸子里拧着水雾。仿佛下一秒就会滴出水来,颤抖像是会传染一样,传递到人的四肢百骸。

她全身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只一眼,几乎是夺去了她的呼吸。

她以为季尧是来这里谈判了,可是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任人宰割?

他对面的那个人居然还戴着眼罩,手里举着一把枪?

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听着周围的欢呼声,好像那个人要对季尧开枪了?

她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

可身边的变态。却是强硬的拉着她站稳。

她想要冲动的冲上去,如果可以,她真的愿意冲上去保护着他。哪怕是豁出自己的性命,她也想要保护他。

每一次,都是他在保护她。这一次换她保护他可不可以?

左帆就像是鬼魅一样,总是能轻易的察觉到她的动作。

在她冲动的时候,左帆已经强行压着她不准她乱动了。

并且,他还眸色猩红的小声警告她,“再上前一步,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陶笛双腿开始发软,再也不敢上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被那样对待……

左帆并没有停止对她的刺激,看见她眼底那些破碎的情绪和揪着的担忧,他心底嫉妒的火焰膨胀了起来。他低头,有些压制不住心底的浑气,颤声在她耳畔道,“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么?他在跟美方最高执行官谈判,他没有任何筹码。他有的只是一条贱命,他想要用这条贱命来愉悦执行官。这个执行官喜欢赌,这一次赌的就是他的命。”

陶笛的水眸中已经有水雾忍不住的弥漫了出来,她发不出声音。只能不停的摇头。

她不想听这些,真的不想听……

左帆偏偏就不放过她,继续道,“你看见没有?他的椅子下面那一大滩血了吗?他已经中了一枪了,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中枪了。你不是问我病房中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么?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吧?电话是这里打给我的,你算算时间。从东城飞到这里,我们用了多长时间?”

“呵呵……我们用了多长时间,他就流了多少血液。我想他身体内的血液也快要流干了吧?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撑到第二枪结束?知道这里的人为什么这么沸腾么?因为他们押注押的都是两枪毙命……”

陶笛的牙齿已经气的咯吱咯吱的响了,颤抖的身子像是随时都可以倒下。

可是这个该死的变态,却不允许她倒下。就是要故意这样折磨着她的神经……

她不忍朝着场地中央的季尧看上去。她胆小的不敢看。看一眼,就像是万箭穿心一般的痛。这个男人是有多傻?居然为了儿子,甘愿接受这样的赌注?

她是真的很在乎季霄凡,可是如果用他的性命去换季霄凡的命,她也不愿意。

她不愿意拿他的命去换啊!!!

左帆见她眸光躲闪,却是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看那锥心的一幕。他的俊脸上闪过一抹狰狞之色,阴嗖嗖的道,“本来你来找我,我很开心。甚至很激动。我以为我的付出终于换来你的感动的,可是,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在故意跟我演戏。目的就是为了掩护季尧在美方这边的动作之后,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我怎么会爱上你这种没心没肺的女人?”

陶笛眼底两行清泪滑下来,她痛不欲生。无法开口,只能摇头看着他。

左帆阴嗖嗖的冷笑着,“你说说看,我跟中央那个男人比,到底哪里差了?我差吗?我人品没他好?没他高没他帅?还是没有头脑?再或者我没他有财富吗?现在我什么都凌驾在他之上,可你为什么还是不能全心全意跟我?我都答应了。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不会动季霄凡的,可你们为什么不信?”

陶笛差点就吐血了,他还真是个变态。爱情是一种对的感觉,怎么可以用英俊,金钱来衡量?她从来不那么肤浅!

“你以为我真的没有防备吗?你以为我真的傻不拉几的等着你们拿到最终的机密文件,从终端解除芯片的功能吗?我左帆有那么蠢吗?”

“我说过,陶笛你让我伤心了。你真的很让我伤心,又让我失望。所以,我必须让你看见这种血腥的画面。懂么?”

陶笛不停的摇头,心底真的呕血了。

“虽然。我看着你为他伤心,着急,流泪心底也很不好受。我承认我是嫉妒的,可是我也必须让你受到惩罚,我要让你亲眼看见季尧是怎么被我打败的。我要让你看着他死去,我还不会允许你为他收尸的!呵呵……我喜欢的女孩子,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她心里只有我的。”

陶笛挣扎不了,眼底一片灰暗。所有的担心和心疼,都已经化成碎片了。她的心底默默的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季尧死了,她也不活了。大不了就跟他一起去了!至于季霄凡嘛,他的身体内有芯片,他也活不了了。就算是到了下面,他们还是一家三口。

这便是她作的最坏的打算!

左帆像是中邪了一样,不断的挑衅着,“看见季尧的表情了吗?他真的很痛苦的样子,是哦,他怎么能不痛苦?他都快死了,不是么?没有人濒临死亡是不害怕的,季尧也是一样。他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男人!等他真的死了,你是不是就能死心了?就能死心塌地跟我过一辈子了?”

陶笛已经自动屏蔽了他的话,他说什么她都不想去听了。她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耳鸣声很厉害。

一双眼眸,被逼着盯着中央的男人。

季尧大概是不知道她来了,她也不想让他知道她也在这里。

她了解季尧是个倨傲的男人,他这种无奈和脆弱的一面,肯定不希望她能看见。

、直到这一刻,她最大的感悟就是爱是一种心疼。

爱不是一种冲动,而是一种心疼。

他站在他的角度去心疼她,她亦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心疼他。

最好的爱情中,心疼才是最重要的。

她闭上眼睛,不去看这一幕。

周围有口哨声响起,观众席更加沸腾了。

她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而身边男人身上那种冰寒又嫉妒的气场更加强烈。

场地中央的嚣张男人在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再次举枪,凭着感觉瞄准场地中间那个男子。

季尧这几个小时,一直被绑在椅子上。本来并没有说好两枪之间会间隔那么久的时间,可是他只是游戏的配合者,而并不是游戏的主导者。他只能无条件的配合,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这种感觉很煎熬。可他有信念。

他用陶笛平时那可爱的笑容来安慰自己,告诉自己一定可以撑下去的。他还要照顾她,疼她一辈子呢。有些事情只能自己亲自去做,换做别人替代,他不放心。

虽然他已经失血过多,脑袋似乎都不怎么清醒了。可他还是用强大的意志力,逼着自己清醒。清醒的听着耳朵里面给出的分析声音,只还有最后一枪了,离成功真的不远了。

嚣张男人虽然戴着眼罩,可是嘴角那一抹残冷又血腥的弧度是那么的明显。终于。他举枪了……

观众席的欢呼声形成了莫大的浪潮,陶笛的身子仿佛随着浪潮在不断的颠簸着,翻滚着。

她不看,紧紧的闭着眼睛。

可是,在最后听到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她身体内的神经像是突然全部断裂掉了一样。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从身体内重重的剥离一样。焚心的痛楚传来,五脏六腑都充斥着剧痛,她难以承受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枪声响起的这一瞬间,整个场子的注意力瞬间都紧绷了起来。观众席上面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注意着这个瞬间。

这一个瞬间,全场是鸦雀无声的。

两秒之后,全场再次沸腾了起来。

大家都在盯着场地中间那个冷眸如刀,薄唇紧紧抿着的男人。

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季尧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有些涣散了。他好像感觉到这血腥的气氛中有一丝柔和的气息充斥其中,他好像真的感觉到了她的气息。

闭上眼眸,拧紧眉头,摇头,告诉自己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她还在巴黎度假……

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他耳朵里面的声音也在告诉他,要如何避开要害部位。

场地中间的灯是灭掉的,所以季尧无法判断方向,只能集中注意力。平心静气,按照耳朵里面的指示去躲避。

这一次,嚣张的男人直接凭着判断瞄准的是他的心脏位置。

季尧接受到提示之后,像是在练缩骨功一样的。用最敏捷的反应,让自己的胸膛偏离几分。

当子弹穿透进他胸口的时候,他的身子重重的一颤。

脸色早已惨白如纸,疼,很疼。可是,他用强大的意志力强压下这一刻的剧痛。

告诉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嚣张的男人在两枪过后,终于摘下了眼罩。嘴角勾起胜利者那血腥的微笑,冷冷的看着他。

看着季尧痛苦,看着季尧疼的满头冷汗,他的嘴角不由的上扬着。

他残冷无情,没有半点的同情和不舍。有的只是变态的愉悦,在这一个过程中,他真的很享受这种刺激。

在开枪的时候,他甚至在幻想着子弹钻进他皮肤内,他的脸色会是怎样?看着他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消逝,会是怎样的一种酣畅淋漓?

他的枪法很准,从来不会瞄准错位置的。即使是戴着眼罩,也不会偏离分毫。

他已经笃定这个倨傲的中国男人必死无疑了,这场游戏也该结束了!

季尧似乎真的很痛苦,他的胸膛一颤一颤的,鲜血从胸腔内汩汩的冒出来。额头上也有大滴大滴的冷汗滑落下来,俊脸越发的苍白,就连深眸中的瞳仁都有些涣散了……

终于,他歪头闭上眼睛……

嚣张的男人眼底闪烁着狰狞的血色,看见这一幕,兴奋的有些得意忘形。

就是这个骄傲的中国男人,在大学的时候,总是很任性的一次又一次挫败他最小的弟弟。

他一步一步的走上前,眼眸中闪烁着癫狂的色彩,魔爪抬起季尧的下巴,欣赏着他奄奄一息的模样。按照正常估计,两分钟之内这个可恶的中国男人肯定毙命。就他这样的,还妄想从他这里赢走机密文件?

简直是……是在白日做梦!

就在他等着季尧脸上血色全无。慢慢的气息全无的时候,季尧却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眼眸中那一抹清晰的坚定,震慑到这个嚣张的男人了。

他脸上的嚣张气息一点一点的收敛,有些诧异的看着季尧。

这个时候,旁边的工作人员也都以为季尧必死无疑了,已经开始帮他解锁,准备将他的尸体拖出去了。

甚至,观众席上的观众已经开始雀跃着计算这一局可以赢得多少筹码了。

季尧猛然睁开眼眸的模样,也把他们震慑住了。

他的眼眸中根本就没有垂死挣扎的那种绝望和痛楚,有的都是满满的坚定还有蓬勃的希望。他抓住嚣张男人的手臂,哑声道,“我没死,机密文件……在哪里?”

深潭般的眸子里,那些颤抖又坚定的眸光,彰显了他身上那种伟大又坚韧的父爱。

而这一点是嚣张男人最容不下的,在反应过来这个事实之后,他的眉头微微的蹙紧。

他还真是低估了这个中国男人,没想到这两枪他还能挺住?

他好像很坚强……

不过,这种坚强是他不允许的。下一秒,他像是变魔术一样从自己的手腕处变出一把微型的消声手枪,再一次抵着季尧的腹部。

他不信,这一枪下去这个中国男人还能不死?

用中国话来说,难不成他成仙了?

他举枪的同时,他也暗中向几名工作人员使眼色。他早已防备,今天这场赌局他是一定要赢钱的。他不缺钱,缺的就是这种胜利的快感。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他活着走出这里的。

就算是他想,左帆也不会同意的。

季尧的脊背再一次绷紧,俊脸僵硬到了极点,眼眸中闪过一抹深色。

“季先生。你可以去死了————”

嚣张男人的话音刚落下,他的脑门上却多了一把枪。他愤怒的扭头,看见的便是边上的工作人员拿枪抵着他的脑袋,他怒骂道,“fack!!!!”

季尧失血过多,可是全身上下就像是被铸成了铜墙铁壁,坚硬到极点。他不允许自己软弱,不允许自己倒下,心中一直有那个坚定的信念。费力的站起身,幽沉的眼神扫了一眼那个嚣张男人。叹息。费力道,“中国有句老话叫做防人之心不可无,听过……么?”

嚣张男人第一次感受到这种脑门被抵着枪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很窝火,他的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响。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起来,一只手握拳。深深的压住浑浊的呼吸,他冷道,“季尧,你是要跟我比谁的子弹速度快吗?”

在他那阴森森的威胁眼神之下,季尧不但没有半点的紧张。反而是直接用沾着鲜血的手指推开他的那把微型手枪。

他一字一句,淡漠又幽深的道,“忘了告诉你了,你这把枪里面其实没有子弹。我……季尧……从来都不会做那种没谱的事情。”

嚣张男人挫败的蹙紧眉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枪,狂躁的对着季尧开枪,“fack!!!!!”

果然,他的手枪里面并没有子弹。他深深的被打击到了,他的身边居然有内奸!

这个该死的中国男人,是什么时候进行这些小动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