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4)/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帆看出她的动作之后,胸口的怒气上涌着,沸腾着,直接将她拉回来。狠狠的扇了她一个耳光,捏着她的下巴怒骂道,“怎么?想死是吗?我吻你一下,你就想要去死是么?你特么就这么怕我?”

陶笛被扇的眼前一阵阵的眩晕,无数颗小星星在眼前闪烁。脑袋直接撞向了车门,疼的她倒吸一口气。单薄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起来。脸颊火辣辣的疼着,小脸苍白的找不到一丝的血色。

左帆疯了,他是真的疯了。他的眸色变得狰狞不已,就像是黑暗中的雄狮一样猩红着眸光,恶狠狠的瞪着她。

陶笛嫣红的小嘴早已失去了血色,唇瓣颤抖不已。下意识的就缩瑟着身子,捂着脸颊眸光惊颤不已。

左帆再次抓住她的手臂,狠狠的用力,咬牙警告道,“陶笛,你别试图想要离开我。我告诉你。这辈子我已经认定你了。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没想到你对我这么抗拒?我吻你一下,都不行是么?这辈子,你休想离开我。你就是个没良心的女人,你伤了我的心,以后就等着被我折磨吧。一直折磨到死……”

陶笛心底惊慌,恐惧,但是却不绝望。她知道季尧一定会来救她的,所以她逼着自己保持最后一点冷静和理智。不能再激怒这个疯子了,这个疯子的情绪已经失控了。刚才那个瞬间,她是本能的想要跳车。因为她真的是接受不了别的男人的吻,左帆身上血腥的气息让她作呕。

果然,身后有车追了上来。

开车的手下透过后视镜看见后面追上来的车辆之后,面色一白,有些慌乱道,“主人,他们追上来了!!!”

左帆狠狠的拧紧眉心,怒道,“不管他们!他们不敢开枪的!你只管加速!”

开车的手下点头应道,“是,我知道了!”

车速又开始飚起来,简直就像是在公路上打飘一样。

陶笛又开始头晕目眩了,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像是随时可能倒下一样。

左帆看着身边的小人儿,眼底的癫狂之色已经充裕了整个眼眶。他扭头看了一眼后面,发现是季尧自己开车追在最前面之后。他阴冷的勾唇,直接掏出枪支,打穿了车身后面的玻璃————

陶笛吓的尖叫起来,“不要!!!”

“嘭————”得一声子弹打了季尧车身前面的玻璃上,玻璃碎了。他的手臂被玻璃渣划伤。

可是,他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眼底闪烁着一片嗜血的猩红色。一双鹰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前面那辆车,一颗心揪的紧紧的。

左帆继续开第二枪,身边的陶笛担心季尧会受伤。所以伸手来扯他,“不要!不要啊!”

这样的动作,更加激怒了左帆。他猛然一甩手,将陶笛甩的撞到车门上。

陶笛疼的黛眉拧成了一条线,这个时候她全然顾不上疼。刚才那一枪,已经打穿了车前的挡风玻璃。她真的担心这个疯子会伤到季尧,他之前已经受伤了,经不起这样伤害了。

她用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不顾一切的扑上来拉开左帆,“我不准你开枪,你不可以伤害他的!!!”

左帆眼底弥漫着一层尖锐的杀气,让整个车厢都跟着降温了。他怒目圆睁,瞪大眼睛掐着她的脖子,咆哮道,“陶笛,你找死是不是?你特么是不是找死?你说说看。季尧到底哪里比我优秀?让你这么不顾一切的护着他?他值么?”

陶笛完全没办法反抗,就像是一直可怜的小鸡仔一样被他掐住脖子,小脸因为缺氧涨红了一片。眼眸睁大,瞳仁都已经开始泛白了,“…………”

她甚至都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那种幽暗憋屈的气息让她恐慌。

越是痛苦,脑海中那一个信念越发的强烈。

这个信念就是她不能死,一定不能死。

季尧还在后面紧追不舍,还想要努力的救她回去一家三口团圆。

她怎么能死?

她现在过的这么幸福,有宠她的老公,有聪明又懂事的儿子,她怎么舍得就这样死去?

她脚上刚好穿着一双高跟鞋,在最后几乎窒息的瞬间。她伸脚狠狠的朝着男人的腿踢上去。

左帆被踢的脸色一白,痛的近乎窒息。

趁着他分神之际,陶笛连忙推开他。就这样,她才重新获得氧气。脖子处火辣辣的疼,可见这个疯子是多么的疯狂。

她大口的喘息,飞快的运转大脑。她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越是危险的关头,她越是能冷静。

她想着自救,再次想到了跳车。季尧的车就跟在后面,她如果跳下去就可以获救了。

可是,车速这么猛的时候,跳车实在是太危险了。万一跳成残废,那就得不偿失了。

怎么办?

左帆反应过后之后,恼羞成怒的一巴掌再次扇上去。

这一次比刚才那一巴掌的力道还要狠戻,她直接被扇的趴在车门边上,好几秒没有反应过来。口腔内有一丝腥咸的味道充斥其中,她伸手一摸,摸的一手的鲜血。

原本她还觉得有些悲凉的,这会悲凉全部化成了愤怒。

更加可以确定左帆这个人有病,心理有很严重的疾病。他对她根本就不是爱,而是一种变态的占有欲。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是不会舍得对这个女人动手的。

这个左帆三番五次的扇她,掐她,根本就是无可救药的疯子行为。

左帆扇完了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下手太重了。他的手掌都震的发麻了,他将趴在车门上的陶笛扯了过来,咬牙怒道,“怎么不动了?死了?”

陶笛嘴角的鲜血弄了一脸。惨白的脸色,殷红的血液,两只色彩显得很是触目惊心。

她难受的微微闭着双眸,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样子让左帆微微的慌乱。

陶笛这一瞬间意识其实是清晰的,她从眼眸的缝隙中看见左帆身边的那把手枪,她仿佛找到了一线生机。索性就闭着眼睛,假装昏迷。

她是想要假装昏迷,从而让左帆放松警惕。

然后左帆见她晕了之后,嘴角勾起残冷的弧度,伸出手指在她的嘴角轻轻的擦拭了一下。最后。还将那根沾着鲜血的手指放到唇瓣尝了一下。鲜血的味道,似乎让他更加亢奋起来。

他的这种反应,让还有意识的陶笛毛骨悚然。

却也只能缩着身子,继续假装。

在这种危险的关头,车轮颠簸的厉害,左帆居然还能一动不动的坐着。他沉默的凝视的着陶笛的面孔,看她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面落下一排斑驳的暗影,看她脸颊上那猩红的血迹,再看她那小巧的唇瓣。

越看他越是痴迷,好像从来就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凝视着她。

他一直都知道她很美,柔美,娇俏,可爱,灵动的就好似误入凡尘的仙女一样的让人怦然心动。

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崴了脚,却仍然可爱的小模样。

车窗外,已然一片暴风雨来临前的暴戻,但是车内的左帆就好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内一样。

外面的腥风血雨他感觉不到,外面的兵荒马乱他也置之不理。

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时光好像回到了第一次遇见陶笛的时候。他的眼底竟闪过一抹痴狂。手指一点一点的描绘着她精致的五官。眼眸中流露出的是那种偏激的痴迷,他细细的描绘着,像是要把她的五官一点一点的印在脑海里。

她的眼眸,她的鼻翼,她的唇瓣,她的下巴,无一不吸引着他。她的肌肤真的很细腻,摸在指尖就像是上好的凝脂一样。

她的五官拆开看很美,很精致,组合在一起也很美。美的让他移不开视线。

陶笛被他碰触的很膈应,可是一直艰难的忍耐着,等待着最佳时机。

左帆的手指沿着她脸部曲线一点一点的下移,当他的手指移到她脖颈处的时候,瞬间被那优美的宛如白天鹅般的脖颈吸引住了。

他的手指激动的开始颤抖起来,眼眸中燃起一抹炙热的情愫,那些火苗一点一点的簇拥着变大。

最后,他像是疯了一样附身低头亲吻她的脖颈……

————

季尧的车紧追其后,当他看见有东西从前面那辆车内扔出来的时候,眉头下意识的蹙紧。等他看清楚被丢下来的是陶笛的外套的时候。他的心口狠狠的一颤,像是有一块石头重重的压了下来。

他的眼底顿时惊现了毁天灭地的风暴,冷冽的眸光化成了冰刀,直直的射向前面的那辆车。

该死的!

他居然敢动陶笛……

夜幕之下,他一向沉浸冷冽的俊脸煞白如雪,猩红的眸死死的瞪着眼前令人震惊的一幕,低低的嘶吼声宛如野兽,将他内敛沉静的表象瞬间撕裂开来。

他一脚猛踩油门,可是前面那辆车也在不断的加速。

————

车内,陶笛感觉到左帆那疯狂的行为之后。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竖了起来。这个疯子亲吻了她的脖子,还撕扯了她的外套,扔出了车窗外。

在他的魔爪伸向她内衣的时候,她豁然睁开眼眸,趁着他疯狂之际,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胸口,想要抓起他放在座椅上面的手枪。

可是,她还是失算了。

因为左帆似乎有所防备一样,在她踹上去的时候,他却一把抓住她的脚脖子。她的手掌碰到手枪的时候。他的大手也碰到了手枪。

于是,两人在车内疯狂的争夺这把手枪。

最后,居然是陶笛抢到了手枪,她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沉着脸,抵着他的脑袋,冷冷的道,“停车!快点命令你的手下停车!”

左帆眸底猩红一片,瞳仁颤抖着。愤怒的想要杀人,脸色冷沉的瞪着陶笛。

陶笛冷冷的咬牙,清晰的吐字,“快点,让你的手下停车。不然我真的会打死你的!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她清透的小脸上面血迹并没有干,她清澈的眼眸中却是一片决绝,下意识的扣紧了扳机。

左帆并不害怕,倒是帮他开车的手下有些害怕了,紧张的提醒道,“主人,小心枪走火!”

他的提醒换来的是左帆不屑一顾的咆哮,只见他沉声喝道,“专心开车!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

开车的手下还是很不放心。支吾道,“可……这样真的很危险,后面的车也紧追不舍”

“你以为我会怕他?用不了多久后面那辆车就会烟销灰灭了。”左帆冷飕飕的说道,眼底满是鄙夷和不屑。

面对着枪口,他一点不害怕,反而还挑衅的扬唇,“开枪啊!我亲爱的女孩,你倒是开枪啊!能死在你的手里,我倒也挺开心的。这辈子你也总算是为我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亲手结束我的生命。挺好啊,来吧。开枪吧。”

陶笛简直无法理解他的思维,当然了,她此刻关注的重心是在他前面的那句话上面。

他说用不了多久后面那辆车就会烟销灰灭了?

这是什么意思?

想到左帆曾经在季霄凡身体内装的芯片。她惊恐的颤抖着睫毛,难道季尧开的那辆车内也有芯片?或者直接被安装了炸弹?

这样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她的手心里面已经紧张的渗出了冷汗。

她下意识的看向车后那辆车,惊恐的吼道,“左帆,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神经病!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在他的车里面放了什么?炸弹还是芯片?你是不是疯了?你这种疯狂的爱,只会让我鄙夷不已的!!”

左帆看着她恼羞成怒的样子。很是满意的勾唇,阴冷的道,“没错,我在车里放了芯片。只要我稍稍的按动我手表上面的这个按钮,你最爱的男人就可以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我是不是就像是神一般的存在?我每一步都早有预料的!哈哈!!”

他癫狂的大笑着,笑的整个车厢都跟着颤动起来。

陶笛的心也跟着颤动起来,心里就像是无数的大石头突然从山体上滑坡,纷乱的砸下来一样。

那种绝望是无法形容的,就好像是白天突然变成了黑暗。她的身子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她下意识的摇头,喃喃的道,“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我不相信,你一定是在骗我的!我不相信……”

左帆指着后面那辆车内的男人得意的冷笑着,“你知道的,我左帆从来都是运筹帷幄的那个。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还不按按钮吗?”

说着,他的手指还在他的腕表上轻轻的抚摸着,嘴角的冷笑弧度诡异至极。

陶笛看着他的手指,那上面还沾着她的鲜血,此刻他的手指却像是掌控了她的整个世界一般。她惊恐的摇头,怒吼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

左帆又指着前面那个方向,冷飕飕的在她耳畔鬼魅道,“我不按按钮,是想要保住你我的命。你知道里面那颗炸弹的威力有多大吗?换句通俗的话来解释给你听吧,我只要这么轻轻的一点。你连你老公的一根头发,甚至身上穿的一块布料,更甚至是他手腕上的那块腕表的痕迹都找不到。前面有个大幅度的拐弯口,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那个拐弯口送你老公下地狱,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你可以尽情的多看你老公几眼……”

陶笛的心底早已崩溃了,她可以坚强,可以勇敢,可以临危不乱,但是这些都有前提的。前提就是季尧没事,只要季尧在,她就会有坚强的信念。可是现在……

左帆的话她不得不去相信,因为左帆做过很多她想不到的疯狂事情。

所以,她崩溃了。崩溃的一张小脸上沁满了泪水,不停的摇头,似乎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她的身子开始颤抖着,手臂也颤抖了起来,最后手指头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而一直冷笑的左帆看准了这个机会,一拳砸在她的肩膀上,一把将手枪抢了过来,重新抵在她的脑门上。

陶笛慌乱之余,抬起苍白的小脸看着他,“你……你……”

等她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了之后,她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只能用一种悲愤的眼神。瞪着左帆。

左帆的枪口抵紧了几分,冷冷的扬唇,得意的冷笑,“实话告诉你,那辆车是季尧那个混蛋临时抢来的。所以,我怎么可能在里面装定时炸弹?我亲爱的女孩,你是不是上当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你们是斗不过我的。”

陶笛听到他的这些话,愤怒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季尧的车内没炸弹就好,真的,没炸弹就好!

左帆凑近她,在她耳畔低喃道,“我亲爱的女孩,不如你试着爱上我吧。你看我多沉稳,临危不乱,有勇有谋。我比季尧优秀的,反正你是要跟我一辈子的,不如你尝试爱上我吧?”

陶笛像是听到了一个冷笑话,不过,这种时候她没再去激怒他了。刚才是她太惊慌失措,才会让左帆反将一军的。

现在。她还是要逼着自己保持冷静。

可是,左帆显然不给她冷静的机会,他一边用枪抵着她的脑袋,一边邪恶的威胁道,“不如,我们把刚才没办成的事情继续办完好吗?我亲爱的女孩!”

他再一次强势的捕捉她的红唇,可是下一秒,陶笛就吐了出来。直接吐了他一脸,她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就呕心不已。她完全是不能控制的呕心反胃……

左帆的自尊受到了侮辱,他的眸底翻腾着怒火。枪托狠狠的砸上了她的额头,狰狞的怒吼,“我让你反胃是吗?我让你呕心是吗?好啊,那你继续吐啊!!!我要折磨你到死为止!”

他再一次强势的将她压在座椅上面……

陶笛拼死挣扎着……

————

季尧握着方向盘的手臂青筋暴突着,血管里面流动的血液清晰可见。额头上的血管也暴突了起来,他的左臂里面还有子弹在。因为太过用力,他手臂上的伤口被撑开,有鲜血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他全然顾及不到自己的疼痛,一颗心都系在了前面的小妻子身上。他像是把体内的所有力气都提了上来,只等着最后追上的那一刻。弄死前面车内的那个变态。

他隐约的看见车后座里面两个身影交缠在一起,在之前陶笛的外套被扔下车的时候,他们的身体交缠了几秒,不过随后又分开了。而现在,他们在一起交缠到了一起。

他可以想象到他的小妻子,此刻是多么的无助和绝望。

他心里一直绷着的弦,再次拉紧了几分。他刚才了联系过左轮了,左轮已经带人包抄左帆了。

他猛然将油门踩到底,还是无法超越前面那辆车,最后他恼怒的将车头对准他们的车身。冲着左帆乘坐的那个方向撞上去。

陶笛此刻表现的很强悍,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被这个变态侮辱,她奋力的反抗着。脸上又挨了几巴掌她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每一巴掌都很疼。脑袋都被扇的跟着沉重了起来,可她就是不妥协。哪怕还有一口气在,也要跟他奋力抗争到底。

车身剧烈的颠簸了一下,左帆的手下也吓了一条,下意识的打方向盘。

巨大的惯性,让左帆跟陶笛两个人纷纷从座椅上面摔下来,撞到车门上。

陶笛趁着这个机会,拉紧自己的衣服,狠狠的咬牙。

左帆看清楚是什么情况后,怒发冲冠的对着前面驾驶座的手下吼道,“没用的东西,按照我说的做!别他的车!”

手下按照他的吩咐,开始别季尧的车。

而季尧车技也很好,两辆车在公路上开始斗智斗勇……

季尧的车身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左帆的车身,撞击的力度并不大,很奇怪的是,陶笛居然不害怕。

车内颠簸的厉害,她不但是不害怕,反而是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

她仿佛感觉到了男人对她的鼓励和安抚,只是他在用这样一种特别的方式。

所以,她真的不害怕…………

有他在,她真的什么都不害怕。

左轮接到季尧的电话之后,已经带人包抄过来了。

季尧耳朵里面的那个小东西,一直在根据当地的地形,帮他分析着最有利的时机。

左帆车内开车的手下,看见左边的岔路上有两辆车也即将要插过来的时候。吓的脸色惨白,“主人,好像那边还有人包抄过来了。我们怎么办?怎么办?,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胆小的蠢货!!!”他怒骂了一句,“我们后面还有人,怕什么?”

他的话刚说完,后面就发生了爆炸声。

他的手下透过后视镜惊恐的叫道,“后面我们的人好像冲下山崖了,车好像爆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