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5)/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帆一回头,果然看见了不远处的山崖下面翻腾着黑色的浓烟,仿佛两朵蘑菇云腾起在空中。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陶笛小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过爆炸事件,她顶着一脸猩红的血迹,眸光有些凄楚的看向左帆,颤抖着声音虚弱的劝道,“小帆,你收手吧。已经死了好多人了,你的手下也是人,他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需要负责的。你清醒点好不好?”

她的好心,换来的是左帆那零下好几个度的眼神。

那眼神就像是冰刀一样,在她的肌肤上游弋着。

她表示很无奈,自嘲的冷笑,左帆已经丧心病狂了,怎么能听得进她的话?

只是可惜了那些跟着他卖命的人,那些人若是知道自己卖命之后,他们口中所谓的主人连一个悲伤的眼神都未曾流露的时候,何其的悲哀啊?

陶笛的话对左帆是毫无触动,可是对前面开车的那名手下是有所触动的。

那名手下大概是想到了家里的亲人,看着前方的视线里面浮现了一层哀伤和不舍,执着方向盘的手臂也开始微微的颤抖。

死亡是未知的,也是恐惧的。每一个人面对着死亡的时候,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害怕和彷徨。

车内的这名手下此刻。感觉到了死亡气息的不断逼近。情绪也越来越不稳定了,手臂颤抖的频率直接影响到了车辆前进的平稳性。他甚至在开车的时候慌乱的回头看了一眼,只不过后座那种冰寒的气息吓的他连忙转头看向前方。

他的眼神,陶笛有注意到了。她原本就是个很细心的女人,这一刻她有些不忍。

也许这些为他人卖命的人,也有着各种不为人知的苦衷吧?

总而言之,不管怎么样,他们付出的都是鲜活的生命。

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小身子还无助的倚在车门上。刚才的挣扎反抗过程中,她的衣服都被撕破了,力气也耗费了很多。整个人像是有些虚脱的靠在车门边上,一只小手抓着自己残破的衣服,另一只小手紧紧的握拳。

给自己坚定的信念……

车身的颤抖,左帆自然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他手下那惊慌失措的反应,显然刺激到了他的神经。他拔枪,狠狠的抵着手下的后脑勺,咬牙咆哮,“分什么心?赶紧开你车!不然,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

他的手下跟了左帆这么久,早已见识过他的阴狠和歹毒了,吓的脸色惨白一片,连忙点头,“主人,别冲动。我会好好开车,我真的会好好开车的。我誓死效忠主人!”

左帆眼底那些交织成蜘蛛网一样的阴霾,这才平息了一点。后面季尧的车不断的撞过来,前面两辆车也不断的逼近,眼看着他的车就要被别住了。

开车的手下很紧张,而他的眼眸中亮起了兴奋的暗芒。这种感觉真的很刺激啊!

他早已豁出去了,最坏的结果就是死亡。他不怕死,因为就算是死他也会拉上他最亲爱的女孩的。

所以,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陶笛也激动起来,不过她不敢激怒这个疯子,所以只能收敛着自己的激动。

眼看着前面那辆车已经冲过来了,开车的手下紧张的大喊道,“主人。他们就要冲上来了!我们要不要现在撞上去?从左边的方向撞上去,我们有可能……有机会逃走?”

哪知道左帆在这种关键时候,却是沉声命令道,“停车。”

开车的手下楞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主人,你说什么?”主人是在开玩笑吗?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不找机会突出重围,怎么能停车?

陶笛听了也楞住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左帆又要出幺蛾子了。她实在是理解不了这个疯子的逻辑……

左帆很不耐烦的怒吼道,“停车!我让你现在就停车!!”

就这样,开车的手下连忙踩刹车,尖锐的刹车声划破这个寂静的夜空。

危险的气息。更加逼近。

因为这辆车突然刹车,所以季尧的车也跟着紧急刹车。

而左轮跟保镖开的两辆车也被迫刹车,车轮在地面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三辆车将左帆的车包围在中间。

左帆的手下,见到这种情景,吓的双腿发软,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掌撑在方向盘上面,不停的颤抖着,“主人……我们怎么办?”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左帆就已经对着他的后脑勺开了两枪。

车厢内的血腥味更加浓烈,还夹杂着死亡气息。

陶笛第一次看见有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她吓得捂着唇瓣大声尖叫起来。

那名连中两枪的手下,瞪大眼眸,瞳仁微微上翻,抽搐着,奄奄一息的费力问,“主人……你……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我跟……了你……几年了……我从来没……背叛过你……”

左帆嘴角勾起残冷的弧度,冷冷的道,“刚才那一瞬间,我已经看见你有背叛我的念头了。只有你有这个念头,就得死!”

那名手下很不甘心,眼角有泪水蔓延而下,“主人……我……我……”

他后脑勺的鲜血,汩汩的流出来。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也很凄惨。

可是,他的生命在左帆眼里简直是不值一提。杀了他,轻易的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他眸色暗沉,眸底波浪翻滚,再也不给手下说话的机会,再次补了一枪。

嘭————

枪声在车厢里格外突兀,震慑的陶笛小小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她不忍心去看前面那个男人死不瞑目的样子,也不敢看。

她不懂自己怎么会招惹上这样的恶魔?杀人这么轻易?

生命在他眼里就如此一文不值吗?

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的小手紧紧的握拳,豆大的泪珠仿佛雨点一样砸下来。为这个死不瞑目的男人可悲,也被自己的命运担忧。

这样的恶魔,还不知道等会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下一秒,她疯狂的晃动车门,想要下车。

可是,左帆的反应速度真的很敏捷。在她想要逃的瞬间,他已经注意到她的动作。

所以,当她的腰间多了一把枪的时候,她瞬间就安静了。只能无辜的睁大眼眸,流着泪看着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她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噙满了寒冷,摇着头无声的哭泣。

左帆眼底一片猩红色,满是血腥味的手指还在帮她擦拭着泪水。

陶笛扭头,他便用蛮力将她的小脸转过来。她的脸颊早已被他扇的红肿不已,实在是惨不忍睹。他竟鬼魅的在她耳畔低语道,“乖,别哭了,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可爱的模样,不喜欢你流泪的样子。懂么?”

他的话,让陶笛反胃的咬住唇,死死的忍住呕心的冲动。这个样子喜怒无常,阴狠无情的男人,她只要一想到就觉得呕心。

车厢外面,季尧跟左轮已经带着人包围了左帆的车。

可他坐在车内稳如泰山,好像一点也不紧张,不慌乱。

陶笛的手指还扒在车门上,被左帆硬生生的扯了下来。她的小手握成拳头被他霸道的攥在掌心。

她挣扎,他就越是用力。他的另外一只手里面还拿着一把枪,抵在她的腰际,他冷冷的威胁着,“我亲爱的女孩,你真的要乖点。我喜欢听话的女孩,你再这么不听话是会有苦头吃的。你若是听话多好,我也不舍得打你是不是?”

陶笛听着他说的这些话,真的毛骨悚然。此刻的左帆,给她的感觉就像是曾经那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面那个变态的男主角一样。

左帆又指着车厢外那些包围着他们的人,残冷的道,“你是不是很得意?是不是觉得我无路可退了?是不是觉得你那个伟大的老公一定会救你的?呵呵……我不妨告诉你实话。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允许他带走你的,你是我最爱的女孩,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其他的男人带走?你以后安心跟我过日子好不好?以后我会好好对你,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我们的幸福生活好不好?”

陶笛只能流泪,早已被他这种变态的眼神和话语,惊悚的说不出话来。

“对了,我喜欢干净的女孩。所以我对你的唯一条件就是你要听话的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好不好?你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你就是干净纯洁的女孩了。你就更加值得我去爱你……”左帆咬字很重,一字一句清晰的彻底,也寒冷的彻底。

陶笛心底觉得可悲,实在是太可悲了。这简直就是典型的掩耳盗铃。

车厢外,她模糊的看见了季尧的高大身影,她的心狠狠的揪紧。她知道他不敢贸然拉开车门,她也出不去。看着他模糊的身影,她都贪恋不已。仿佛,永远都看不够。他更像是一根定海神针一样,安定着她的内心,安抚着她的情绪。

也许是她眷念的眼神,刺激了左帆的神经。下一瞬,他就粗暴的将她扯出车厢,狠狠的拽出来。

季尧,左轮等人看见车门开了,都紧张到了极点。

当面颊红肿。满脸鲜血的陶笛出现在季尧的视线中时,他的身躯猛然一震,眼底有一抹毁天灭地的暴怒腾起。

那种暴怒,像是要把眼前的变态男人挫骨扬灰一般。

他最心爱的小妻子,此刻已经被这个变态折磨的快要奄奄一息了。他从来都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可她此刻却被打的面颊红肿,唇瓣,鼻孔下面都是鲜血。身上的衣服也残破不堪,看上去就像是个无助的布娃娃一样。

季尧心底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在这一瞬间猛然断裂。巨大的回弹力,弹的他有些头晕目眩。甚至,他还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左轮看着一贯可爱的小嫂子。被折磨成这样子。浑身的怒气也在翻腾着,他的眼神瞬间就化成了飞刀。刺进了左帆的身上,怒吼着,“左帆,你还是男人么?你特么怎么对女人动手?你不是说你很绅士,很优雅么?你他妈怎么忍心对女人下这样的狠手?”

左帆不以为然的冷笑,“呵呵……那是你们逼我的。你们若是不逼我,我又怎么会这么生气?这么失控的动手打我最亲爱的女孩?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刚才车厢内颠簸,季尧的车撞过来的时候,他被甩下来,人也受伤了。他的半个脸的颧骨处渗出血来,他的表情狰狞到了极点。看上去很是吓人。

他还低头,对着怀中的小女人咬着后槽牙沉声道,“听见没有?都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把我逼疯的。懂么?”

陶笛单薄的小身子,被他禁锢在臂弯下面,随着他的咬牙切齿,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夜幕之下,混乱的血腥在公路上蔓延开来。

陶笛抬起水汪汪的眸子看向季尧,她知道他担心,他紧张。她从他的眼底看见了那些揪着的疼惜和愤怒,她费力的扬唇,努力的想要挤出一个微笑来安抚男人。

只是。她的唇角肿的很厉害,只要轻轻一牵动唇角,就疼的无法呼吸。

这一幕,看在季尧的眼底,格外的心疼。心口狠狠的一窒息,有一种无法喘息的感觉。他的脊背僵硬着,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陶笛费力的叫了一声,“老公……我没事……”

左帆满脸的血腥在抖动,挺拔的身影狞笑着将陶笛抓在手里,拎起来,胳膊狠戻的圈住她的脖子,手枪抵住了她的太阳穴。“啪嗒”一声,子弹上膛————

“你刚才叫什么?你叫他什么?”他的半边脸都覆盖着猩红的血,野兽般张开獠牙狠狠的吻着,用枪死死的抵着她的骨头,胳膊狠狠的勒着,眼底的癫狂像是蜘蛛网一样覆盖开来,像是不惜要把她勒死在怀中一样。

窒息感疯狂的袭来,陶笛纤细白嫩的之间死死的抓住这个男人的胳膊。

攥紧,指尖掐进了这个男人的胳膊中,可他并没有感觉到疼。他还是疯狂的掐着她。

她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快要无法呼吸了,唇瓣张开。痛苦的拧眉。

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你特么给我住手!住手!”季尧的暴吼声在周遭炸响开来,他冷冽的俊脸煞白如纸,猩红的眼眸死死的瞪着眼前这个疯子。

他再也压不住,胸膛内冲天的暴怒了。

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妻子,被这样一个疯子折磨,他的心在滴血。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一点点流逝的痛。

他下意识的冲上前,想要把自己的小妻子拥入怀中好好的疼惜一番。

左帆终于停下了疯狂的激动,怒目狠狠的瞪大,半边脸上面还淌着血,冷眸如利刃般迎上他的眸子,将怀中的女人往后拖了一步,“你特么不要过来,你再过来一步我就打死她!”

季尧俊脸紧绷到了极致,眼里闪过狂卷的杀气,抬起抢就要崩掉他的头。

左帆切齿抬头,发狠的也扣紧了扳机。

“大哥!”左轮低吼了一声握住了他的手腕,粗喘着喊道,“别冲动,你快不过他的!不能冲动!”

季尧自然也知道快不过他,可刚才那个瞬间,他真是的气疯了。终于,他缓缓的放下抢,冷冷的勾唇,“你不会舍得打死她的!”

左帆见他终于放下枪,看见他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真是痛快极了。狰狞的大笑了起来,“你忘了,我是个疯子。是你们口中的疯子,我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左轮怒骂道,“麻蛋,你真特么是疯子!”

季尧的耳朵里面的那个小东西,是埋在耳朵皮肤里面的,所以现在的局面有人在电脑端帮他分析着。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而电脑这边的人联系狙击手,埋伏在周围,找到时机将左帆一枪毙命。

左轮的耳朵里面同样有那个隐形的小东西,电脑终端的人说的话,他也听见了。他看了季尧一眼,两个人之间已经练就了某种默契,经常一个眼神彼此都能懂。

他逼着自己收敛怒火,开始拖延时间,“小帆,这样吧。我们大家都冷静一点行么?这年头疯子太特么多了,可我觉得我们左家的血统很优良,是不会出现疯子这种生物的。你这样,差点都把我特么气疯了。你也冷静。我们大家都冷静下来谈谈条件吧。你现在究竟想怎么样?”

季尧面无表情,狠狠的瞪着左帆。

左帆得意的勾唇,“我想怎么样?你们懂的,我让你们统统都让开。你们不要阻挡我的幸福,我要带着我亲爱的女孩去过幸福生活。”

左轮叹息,苦口婆心道,“小帆,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你最起码要等到大哥他们办完离婚手续啊,不然小嫂子永远是有夫之妇。你们无法结婚的,你先冷静下来好好商量行不行?从小你就喜欢跟在我屁股后面叫我大哥,小时候的你挺听话的,怎么长大了反而变这样了?是不是长残了?”

他用的还是平时那放荡不羁的语气。故意让左帆放松警惕。

左帆蹙眉,很反感他这种不着调的语气,恶狠狠的怒道,“闭嘴!左轮你给我闭嘴,你还记得你是我大哥么?你在意过我这个弟弟吗?小时候你就喜欢跟这个王八蛋在一起,你从来没在意过我这个弟弟。你总是一副不着调的模样,我真是恨透了你这种模样,可偏偏爷爷偏心你。爷爷把左家的生意都交给你打理,这对我公平么?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左轮直接放下枪,无奈道,“小帆,你怎么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左家谁没考虑过你的感受?你从小就写的一手好的毛笔字。爷爷觉得你身上有书卷气息,而我天生就有那种小混混的潜质。所以,爷爷打心眼里是偏爱你的。爷爷戎马一生,自己本身只读过小学。所以很喜欢有文化的人,希望自己的孙子才华横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希望小帆才华八斗,成为人上人。从小到大,你只要想学什么,爷爷都无条件满足你。爷爷说生意场太混乱,也太伤脑筋,所以一大摊子的事情都交给我打理。这难道不是对你的一种保护吗?”

左帆不屑一顾的冷笑,“左轮,你的口才还真是不错。可惜,我是有脑子的男人。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三言两语的。”

左轮再次叹息,“小帆,你现在真的太偏激了。这要是唤作小时候,我真的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抽死你。看你丫还敢这么犯浑?”

左帆的牙齿咯吱咯吱的响,怒吼了一句,“你特么敢!”

左轮自嘲的勾唇,“是的,我不敢。我特么真不敢抽你,你手里拿着枪呢,你要是一个不爽直接崩了我。那你大伯跟大伯母可就要伤心一辈子了,他们可只有我一个儿子。你也是同样,你现在做出这些偏激的事情来,考虑过叔叔和婶婶的感受么?你从小就品学兼优,从小就是学霸。在他们看来你真的很优秀,一直以你为荣。包括我,我出去都能跟人嘚瑟说我有一个学霸弟弟。真的,我嘚瑟过很多次。”

“你知道吗?我那个圈子里都是一圈放荡不羁的公子哥,学习这种事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世纪难题,乃至宇宙难题。我当年大学都没考上,你说我有这么一个学霸弟弟能不炫耀么?小帆,你真的一直都是大哥的骄傲。我上学的时候每次翻开课本。我都有一种一把火烧掉的冲动。你说你现在这样,你不是暴遣天物吗?你不是糟蹋老天爷给你的才华吗?”

他挑眉,斜着唇角看着左帆。

他早就看出左帆心理有病了,所以跟左帆聊天还真是一门技术活。这种偏激的人,骨子里面透着一股自卑。于是自卑,越是想要伪装着自己。所以,跟他聊天只能不断的贬低自己,从而提升对方的优越感。

而,他跟对方的聊天内容必须是真实的,没有半点的虚构和奉承。

还真别说,他这番话还真是有点作用。

左帆那猩红的眸光微微的颤抖着,像是被什么东西冲散了几分血腥之色。握着抢支的手指微微的颤抖。爷爷真的很偏爱自己吗?左轮很羡慕他的才华吗?

一阵冷风袭来,吹的人衣角翩然。

陶笛下意识的缩瑟了一下身子,有些虚弱的站不稳……

季尧下意识的一个箭步冲上前,想要扶住他的小妻子。他的疼惜,他的焦灼,全部在眸底膨胀开来。

陶笛已经不敢再叫老公了,可是眼底对他的依赖和依恋是隐藏不了的。

她眸底的那些情愫,再次刺激到了左帆的敏感神经。

冷风吹的他一个恍惚,看着季尧的眸光再次充满了仇恨的猩红色,咆哮,“够了,左轮。还有你季尧,你们说什么都没用。今天我只给你两条路,要不我杀了她跟她一起死,要么让我带走她离开这里。”

“小帆……”左轮还想再拖延一点时间,可是已经没用了。

左帆很明显的起了疑心,他冷笑着看向周遭,“左轮,你是想拖延时间吗?拖延时间找来安排狙击手对我一枪毙命是么?我告诉你们,休想。你以为我真的有那么蠢么?我告诉你,为了达到目的我真的可以不顾一切。你们以为我只在季霄凡那个小王八蛋的身体内装了芯片吗?哈哈,其实我的自己的身体内也有芯片。我只要轻轻一按这个按钮,你们所有人都要给我陪葬。哈哈!”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脸色都大变起来。

季尧的脸色已经瞬间变成了铁青色,浑身都像是在喷火一样。

陶笛红肿的脸颊上闪过一丝清晰的恐慌,扭头看着左帆。看着这个疯子,她不停的摇头,悲痛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本来狙击手已经在最快的时间潜伏到合适的位置了,只等最佳时机就可以将左帆一枪毙命了。可是,现在突然得知左帆体内也有芯片。事情真的就更加复杂了,情况也更加危险,气氛紧张到一触即发。

左帆见大家都被震慑到了,满意的勾唇冷笑,“哈哈,怎么样?吓到你们了是不是?你们都怕死对不对?”

左轮压抑着呼吸,看向季尧。

季尧一个颜色过后,他开始打电话给之前的军方最高执行官。

得到确切的回答之后,左轮的脸色大变,挂了电话,狠狠的咬牙,“左帆,你他妈真的丧心病狂!你他妈到底想怎么样?想玩命吗?好,我陪你!我特么豁出去了!”

季尧在这种时候,却冷静咬牙道,“你们大家立刻撤退!”

那些手下面面相窥,两秒钟的考虑时间之后,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陶笛也急了。她是个善良的女人。她怎么可能愿意这么多无辜的生命给她陪葬?她泪如雨下的喊道,“你们大家还愣着干嘛?快点走啊!你们走吧!”

季尧转身,不容置疑的喝道,“都走!统统都走!立刻!”

左轮也很理智的命令大家,“都愣着干嘛?立刻撤退!!”

是以,大家只能被逼着撤退,那一个个的黑衣男人眼底都流露出了担忧和不情愿。

这些人的反应,让左帆眼眸中腾起了嫉妒的火苗。同样是一帮手下,为何他的手下到最后动摇不已,而这帮人却能坚持初衷,忠心不已?

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左轮的得力手下死也不愿意撤退,让大伙撤了之后,他坚决要留下。

“撤!万一我有什么意外,帮我照顾好我媳妇。我名下的所有银行卡,密码都是我媳妇的生日。”他的眸光猩红着,焦灼的推开他的得力手下。

而他转身的瞬间,季尧却上前,一个手刀劈在他的后颈,将他打晕了。

左轮在晕倒之前,捂着后颈,费力的道,“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小时候说好……要一起面对大风大浪的……”

“回去!”季尧眸色冷眸如冰,薄唇勾起犀利的弧度,一字一句清晰道,“如果我们都回不去了,季霄凡就是你儿子!”

左轮实在无力支撑了,眩晕感一阵阵的袭来。他捂着后颈,眼眶都红了,最后闭上双眼的瞬间,眼角有一滴泪水滑落下来……

他晕倒之后,季尧命令他的得力手下将他带走,走的越远越好。

他的得力手下也红着眼眶,哽咽道,“季先生,你保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