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7)/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表情坚毅,深眸中有一丝动容在流动着。

替身陶笛出现的时候,他一眼就注意到了。

当时左帆跟陶笛的情绪都非常激动,所以都没有注意到悄悄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替身陶笛。

替身陶笛也是有备而来,所以身上穿的是跟陶笛一模一样的衣服。就连发型,鞋子,都是一样的。

她站在左帆跟陶笛的身后,用手势告诉季尧。她要在烟雾弹的遮掩下,用自己的性命换下陶笛。

她的动作很快,反应也是非常敏捷的。

在季尧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她手中的烟雾弹就可以发挥了作用。

而左帆在跟陶笛搏斗的过程中,他失控的打晕了陶笛。他无意识的动作,恰巧导致了更加顺利的偷梁换柱。

趁着浓烟四起的瞬间,季尧恢复了一贯的沉稳和睿智。他冲上前将陶笛抱起来,在替身陶笛的示意下,将陶笛藏到了灌木丛中。而替身陶笛在那一瞬间,爬上了车,趴在座椅上,假装昏迷。

季尧在她的眼神示意下跟她配合,故意坐在驾驶座上。

等着浓烟散开一点的时候,左帆果然冲了上来,将季尧拉了下来,自己开车走了。

他以为带走的是真正的陶笛,殊不知他带走的是替身陶笛。

而按照他那种变态心理,他是绝对不会杀死季尧,因为他肯定想要留着季尧活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去面对失去心爱女人的痛苦,去煎熬。

只是,他这样变态的心理最终害了自己……

陶笛听完了之后,泪如雨下。她喃喃的哽咽道,“替身陶笛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她这不是在用自己的性命换我的性命吗?等到左帆发现了她不是我之后,她肯定必死无疑的。她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

她感动,又激动,还很愧疚。有人为自己豁出性命。她心里实在是很不是滋味。

那个替身陶笛似乎比她年纪还要小一点,在如鲜花般灿烂的年纪里,为了她放弃自己的性命。这让她怎么能心安啊?

她激动的喊道,“老公,我们回头。我们回头说不定她还有救……我怎么能坦然的接受别人为我付出的生命?她要是真的出了意外,我怎么能心安?怎么跟她的交代?”

任凭她怎么激动,季尧不但没有掉头,反而是在不断的加速。

陶笛哭的很伤心,“老公,我跟你说话呢。我让你掉头,你听见了吗?我们不能这么自私。别人的生命也是命啊……”

季尧的脊背挺直,狠狠的一僵,低沉沙哑的嗓音像是从胸腔深处挤压出来的,“价值!掉头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就算回去也只能徒增两条性命而已!”

陶笛所有的激动情绪在这一瞬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她沉默了下来,任由泪雨洗刷着整张小脸。

价值……

是啊,价值。

她知道左帆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调头回去的确是来不及了,再说了左帆的疯狂她不是没亲眼见过。他真的在自己的身体内装了芯片,回去大家只能一起死。

那这样。替身陶笛为她所做的一切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痛心的难以呼吸,还沾着血迹的小手捂着自己的心脏,心脏深处真的是很痛很痛……

几秒后,她抬眸看着前面的男人,哑声问,“她跟你约定的时间到了吗?”

季尧眼眸中一片猩红,低头扫了一下腕表,“还有一分钟。”

陶笛的眼泪再次蜂拥而下,一滴又一滴,迷乱了整张小脸。

这一分钟,真的好煎熬……

————

左帆的车内,他以为自己终于带着陶笛远走高飞了,终于可以去过自己幸福的日子了。他脸上的那些雾霾,也一点一点的散开。他的眼眸中渐渐的浮现了一抹病态的兴奋之色,有些得意忘形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后座上的女人正在有所动作。

趴在后座上的替身陶笛,悄悄的看着时间,也悄无声息的注意着车窗外的路段。她已经决定要跟这个疯子同归于尽了,只是同归于尽也想找一个合适的地点。因为这个疯子身体内有芯片,必须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这样才能不殃及无辜。

她在做出这种举动之前,就已经了解过周围的地形了。这一片都是荒芜的山脉。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她潜伏在座椅上面,猫着身子,一直注意着左帆开车的那只手。注意着,他手腕上的那只腕表上面那个微型的小按钮。

时间差不多,她突然起身,敏捷的窜上去————

左帆注意到动静之后,猛然一扭头,看见的就是那一张跟陶笛相似的面孔。真的很相似,但是很明显的却不是陶笛。

他的心口像是被人撕裂了一个口子一般,有愤怒又耻辱的鲜血流淌了出来。

一瞬间,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黑色的雾霾笼罩了整张脸,眼底的兴奋之色变成了暗红色。

他咬牙怒道,“妈的!你们合伙玩我!!”

替身陶笛是个练家子,从小接受过很多高强度的训练,所以伸手敏捷,体能也强悍。

她直接从车后座翻到前面,开始按那个按钮。

左帆狰狞着双眸,一边要稳住方向盘,一边要推开她。他怒道,“你特么的找死是不是?愚蠢的女人,你不要命了?”

替身陶笛表情坚毅,很显然已经豁出去了,咬牙冷冷的道,“是啊,我不要命了。人固有一死,就看这个人死的有没有价值了?我今天死了,会很有价值,而你就不一样了。你在大家眼里,早已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了!”

左帆已经愤怒到了极点,额头上面的青筋都在暴突着,手臂更是紧绷的仿佛铁钳一样。他咆哮,“你特么才是疯女人!我才不要跟你这个疯女人一起死!”

他现在还不能死,真的不能死。他有好多事情还没有办完,怎么能死呢?就算不能跟陶笛在一起,也要跟她死在一起。所以,他怎么能跟这么个疯女人死在一起?她不配!

替身陶笛视死如归的冷笑,“疯子也会怕死?你根本就是懦夫!”

“你特么就是蠢货!季尧那个王八蛋给了你什么好处了?承诺给你家里多少好处了?他能承诺给你的,我可以双倍给你!只要你他妈别再发疯!老子是不会跟你一起死的!”在这个疯女人的疯狂举动之下,车头已经三番两次撞到了路边的石块上面,车头已经严重变形了。左帆激动了起来,脸色都变得异常扭曲。在他看来,这个女人之所以能豁出命来跟他同归于尽,肯定是受到了季尧的好处。

哪知道。替身女人冷笑了起来,一边沉着脸抢着按那个微小的按钮,一边正义的冷道,“正常人的世界,你这个疯子是不会懂的。如果我告诉你,这一次季尧没有给我任何好处。完全是我自愿这么做的,你会相信吗?”

左帆不可思议的怒吼,“不信,我不会相信的。这世界上哪有这么愚蠢的人??”

替身陶笛不以为然的扬唇,“这不是愚蠢,在我看来这根本就不是愚蠢!你根本就不懂的!”

方向盘在她的拉扯之下。车子已经歪到了山崖边上。

左帆惊恐的怒瞪着身边的女人,“住手!车子快要坠崖了,你他妈想死不要连累我!”

替身陶笛却看准了这个时机,既然她抢不到那个微型的按钮,那么就一直坠落到山崖里面吧。到时候,车毁人亡,这个疯子就再也不能去算计别人,伤害别人了。

她伸手猛打方向盘——

左帆反应速度很快,抓起枪托狠狠的撞向她的额头。

替身陶笛的额头被撞出了鲜血,可是她的眼眸中始终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手上的力道一点都没有松懈。用力将方向盘打到底,车身在左帆的震天怒吼中坠落在山崖中。

车身沿着山坡翻滚了无数次,最后重重的坠落在崖底。

而车内的左帆跟替身陶笛两人早已被碰撞的面目全非,一瞬间车厢内满是血腥味。

左帆眸光痛苦的颤抖着,真的感觉到死亡气息逼近的时候,他是无比恐慌的。恐慌之中,夹着不甘心。胸腔内迸发出毁天灭地的怒火,只可惜已经身受重伤的他,被压在驾驶室里面动弹不了。他的身上到处擦伤,不断有的鲜血流出来。

他面孔扭曲而狰狞,感觉不到疼,满满的恐惧流露在眸底。

替身陶笛也受了很重的伤。身上也多处流血。不过,她费力的睁开眼眸,看着左帆那痛苦不堪却也动弹不了的样子。她的唇角竟勾起了一抹轻松的笑容,面对死亡她也不例外的有一丝恐惧感。只是,面对死亡的恐惧感和死亡之后的价值感之间,她更加倾向于后者。

她的死,是有意义的。

她的死捍卫了一个三口之家的幸福,她的死避免了更多无辜的人受伤。

在她偷偷找到左轮,打算在必要的时候出手救陶笛的那一瞬间起。她就已经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准备,她是一名孤儿。她无父无母,无牵无挂。如果她的心。可以换来另外一个家庭的幸福。她一个人的牺牲,可以避免那么多那么多的伤害。

她愿意这样义无反顾的去做。

刚才她跟左帆说的是实话,这一次季尧没有付给她任何酬劳。是她自己自愿这么做的。

是她在做陶笛替身时候受到的震撼,驱使她这么做的。

她在那幢别墅里面生活过的,她亲眼见证了季先生对陶笛的那种深爱。那是一种让无数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宠爱,季先生可以因为陶笛的一句话。就重新为她准备一个房间用来装她那些漂亮衣服,鞋包。

他的手机屏幕是陶笛跟他的合照,他的微信头像是陶笛跟他的十指紧扣的照片。

家里那么多辆豪车,可季先生最爱的还是那一辆最普通的宝马车。

她曾经好奇的问过他,为什么最喜欢那辆白色的宝马车?

他当时坚定的回答,“因为这是她以为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义无反顾交给我的。这是最珍贵的!”

当时,她就深受感触。

再之后,她接触到他们那个可爱的天才宝宝。那是一个只有三岁多,却坚强的让人心疼的宝宝。那个酷酷的宝宝,居然已经会保护自己的妈妈了。还会跟爸爸配合,用善良的谎言去保护自己的妈妈。

多么可爱,多么勇敢的天才宝宝!

她从小是个孤儿,所以很缺爱。当她接触到这样一个满满的都是爱的家庭之后,她真的感触很多。

如果这样的幸福被破坏了,残缺了,她想她会觉得很难过。

所以。她不允许这样幸福被破坏。

如果有可能,她愿意代替陶笛去被伤害。

她死了没关系的,她只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在伤害无法避免的时候,尽可能的把伤害降低到最小。

所以,她做出了一个坚定的选择。那就是偷偷联系左轮,然后跟在他们后面,等一个时机去代替陶笛被伤害。

很庆幸的是,她终于等到了这样一个合适的时机。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消逝,可是她心底很欣慰。因为她死的很有价值,她的死换来了一家三口的幸福,她死的很安心。

车窗是半敞开的。所以能够闻到油箱里面流出来的汽油味。

那汩汩的声音,让左帆脸色惨白到了极点,他浑身的肌肉线条都紧绷起来。身体都膨胀了起来,可是他根本就没办法从驾驶室里面爬出来。他只能咬牙咆哮,“你这个疯子,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连累我一起死?”

替身陶笛只是轻轻的扬唇,费力道,“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又是为什么一定要伤害陶笛?也许……我就是你的报应吧。”

“疯子!疯子!!!”左帆的吼声震耳欲聋,仿佛能划破天幕。

替身陶笛笑容弧度更加扩大,她淡淡的叹息,“一切都该结束了。但愿来世我们都做一个善良的人……”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爆炸就发生了。

左帆还有很多很多的愤怒没有发泄出来,在那滔天的火光中,他看见了替身陶笛那欣慰的笑容。剧痛袭来的时候,他眼前的面孔慢慢的模糊了。渐渐的跟陶笛那张精致的小脸重叠在一起,最后的最后,他哽咽出的两个字是,“陶笛……”

汽车的爆炸,带动了左帆体内的芯片,所以现场又发生了二次爆炸。

那动静,震慑的周遭开始地动山摇。

紧接着,方圆几百里的土地都开始震动起来。那巨大的冲力冲破了地表,剧烈的震颤着,轰然的声响已经超出了人耳朵可以承受的分贝,无声的炸裂开来,巨大的蘑菇云升腾到了天空中。

这巨大的动静,陶笛跟季尧在车内也感觉到了。车轮颠簸,车身好像都跟着颤动了起来。

陶笛惊恐难受的向后看去,看到远远的高空中腾起的蘑菇云,她愧疚的捂住脸颊,泣不成声。

季尧在爆炸声响起的瞬间,动容的闭上眼眸。之前左帆带走替身陶笛的时候。他捂着脸颊也是因为愧疚。他表面上看上去比较冷,其实心也是柔软的。这样的恩惠和救赎,他一辈子都会铭记在心的。

陶笛哭的瘫在座椅上,纤细的手指趴在车后窗边上,看着那朵蘑菇云一点一点的散去,她喃喃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

中国,东城。

仁爱医院。

季尧跟陶笛两人都在病床上面躺着,都未曾醒来。

深夜,病房的门,被一抹小身影轻轻的推开了。

季霄凡灵动的小眼睛。在爸爸妈妈身上游弋了一圈之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小声嘀咕,“大人,怎么可以这么不坚强?”爸爸妈妈都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医生叔叔和护士阿姨都说他们没事了,可他们就是一直没有醒来,真是不能让人放心。

他的眸光在妈妈那红肿的脸颊上多停留了一会,又嘀咕道,“算了吧,你还是多睡两天再醒来吧。你现在变得这么丑,我是不会嫌弃你的,可是我怕你自己醒来会受不了。你多睡两天吧。”

等他关上病房的门,小身子一瘸一拐的走出来之后。

跟在他后面的冯宇婷,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她刚才好像在他眼底看见担忧了,哎,这个孩子看上去酷酷的。没想到其实还蛮懂事的,因为他本身也刚动过手术的。所以,医生不让他随便下床。

这个小天才就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偷偷的下床,一瘸一拐的来看自己的爸爸妈妈。

看在小家伙这么用心良苦的份上,她虽然被惊醒了。可也没忍心阻止他。

只能默默的跟在他身后,默默的看着他……

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那就是未来的某一天,她会不会也生出一个这么天才的儿子。聪明,耍酷,傲娇,像极了左轮?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嘀咕了一句,“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我这么年轻,怎么想到生孩子了?而且生孩子好可怕的……”

她自己浑然不知的是,因为这个念头,她的脸颊居然羞红了一片。

等她放下手掌的时候,面前这张倨傲的小脸吓了她一跳。

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你……你怎么还没回病房?”

她真是蠢到家了,刚才她悄无声息的跟在小家伙身后的。这样一嘀咕,就把自己给暴露了。

她汗哒哒的看着小家伙……

哪知道季霄凡一开口,就秒杀了她,“我觉得干爸听见你刚才的话,你肯定惨了!”

冯宇婷脸颊更红了,微微张了张唇,支吾道,“只要你不做叛徒,你干爸又怎么会知道?”

季霄凡傲娇的扬起小眉头,“如果你能送我一套限量版跑车的话,我肯定不会做叛徒。”

冯宇婷能说什么好呢,她已经闻到了资本家的味道。遗传学还是有一定科学根据的,季尧是资本家,他的儿子也是一个活脱脱的资本家。总是想着敲诈她跟左轮,偏偏刚才她嘀咕的那些话,还真不能让左轮知道。

那家伙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折磨的她下不了床了。

她只能妥协,“成交!”

季霄凡酷酷的点头,“一言为定!你刚才说过什么我已经忘记了。”

冯宇婷送他几个字,“小人精,季霄凡你还真是小人精。你妈妈说的一点都没错。”

季霄凡刚做完手术的,小腿走路很吃力。他逞强过后,就要扶墙走了。偏偏这个未来干妈一点不会照顾人,他只好说,“我觉得你如果把我背回病房,我干爸会更爱你的!”

冯宇婷这几天负责照顾小家伙的,她早已被小家伙的智商和好口才给震慑到了。所以,她也见怪不怪了。只能乖乖的任命,俯身。“行吧,我背你。”

季霄凡也不客气的爬上了她的后背,在她耳畔还嘀咕了一句,“你真笨,可你真幸福,你找到了我干爸那样的好男人。他一定会把你惯的跟我妈妈一样无法无天的。”

冯宇婷简直都快无言以对了,她只能不服气的问道,“我怎么笨了?我觉得我挺聪明的。”

季霄凡表示很伤脑筋,叹息道,“看吧,你都不知道自己哪里笨了?我腿受伤了。你都不知道照顾我。你怎么能让我下床呢?”

冯宇婷简直被雷的外焦里嫩,“是你自己偷跑出来的。”

“那是因为你没看紧我,我这么小,还刚动了手术,你怎么能不看紧我呢?”

冯宇婷真的不是他的对手,“季霄凡,你够了。你自己偷着跑出来,怎么能怨我?我是体谅你的心情,知道你担心你爸妈。所以,才会放任你跑出来的。”

季霄凡皱着小脑袋,“我才没有担心他们呢。”

冯宇婷给出四个字,“口是心非!”

季霄凡趴在她的背上,嘀咕道,“好吧,我承受吧。我是蛮担心我妈妈的,毕竟我妈妈那么笨,平时看上去又很弱的样子。我能不担心吗?左帆叔叔怎么能打我妈妈呢?爸爸一直说了,好男人是不能对女人动手的!”

冯宇婷也蹙眉,无语道,“谁知道那个疯子是什么逻辑?整出这么多事情来,害的我说了一圈的善意的谎言。我容易么?”

提到这一点季霄凡对她皱眉,“干妈。你说你怎么那么笨呢?你说点善意的谎言都能被妈妈揭穿吗?是不是你们女人都这么笨啊?我妈妈也很笨的,你跟我妈妈一样。难怪你们是好姐妹……”

冯宇婷实在是无语了,“季霄凡,你闭嘴。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季霄凡不以为然的耸肩,“你们女人就是这样,真的不能跟女人讲道理!”

冯宇婷突然很后悔冒出刚才那个念头,她怎么会突然想要一个跟季霄凡一样聪明的儿子?要真的生出这么一个儿子,她还不得疯了啊?

将小家伙放到病床上之后,她都不打算再管小家伙了。

只是,看见小家伙伤口上渗出的血迹,她的心又柔软了几分。叹息了一声,问道,“伤口疼不疼?”

季霄凡坚强的摇头,“不疼啦,我很坚强的,我是男子汉嘛。”

冯宇婷坐在他的床边上,看着他叹息了一声,“小人精,我对你真是又爱又恨。有时候感觉你蛮可爱的,有时候真能被你气到吐血。”

季霄凡有些渴了,看着床边上那只水杯后,伤脑筋的揉着眉心。“我对你也是又爱又恨,有时候感觉你照顾我这几天蛮用心的,有时候也被你气到吐血。”

冯宇婷惊悚的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我把你气到吐血?比如说呢?”

季霄凡长长的叹息,“比如说我现在渴了,我现在想要喝水了,为什么你就是没看出来?你想渴死宝宝啊?”

冯宇婷楞了一下,马上起身给小家伙倒水。

季霄凡接过水杯之后,还说了一句,“干妈这一点,你真要跟我亲妈学学。我亲妈可会照顾人了,我亲爸把她惯上天了。你要是跟我妈妈一样细心,我干爸估计会帮你宠上月球的。”

冯宇婷差点真的吐血了,重新坐下之后,也学着他的口气说了一句,“你才是气死宝宝了,我真不想管你了!”

“你得管我,不然我干爸准跟你急!”季霄凡倨傲的说着。

冯宇婷拿起一边的枕头,捂着自己的耳朵,崩溃道,“我真不想跟你说话。”她真是十万个忧伤,陶笛啊陶笛,你赶紧醒来吧。醒来收了你的宝贝儿子吧!

季霄凡傲娇的笑了,小眼睛清亮清亮的,机灵又可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