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8)/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跟陶笛在病床里面昏睡了三天之后,才一前一后的醒来。

是季尧先醒来的,他身体内两颗子弹都已经在他被送到医院的两个小时之内取了出来。因为失血过多,他全身的肌肤都苍白不已。身上的衣服被剪下来的时候,上面的血迹都已经干涸了。

给他主刀动手术的医生都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季医生。让他能在身受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还能抱着季太太一直冲进急诊室。等到把同样昏迷的季太太送到医生手里的时候,他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陶笛是先晕倒的,在知道替身陶笛为了她的生命豁出了自己的生命之后,她情绪极度的激动。一路上虽然不再歇斯底里的哭泣,只是默默的流泪,到了几场之后,季尧来帮她开车门的时候,她一下子扑进男人的怀中,泪流不止,那些激动的情绪都发泄到了男人的胸膛当中。

当时季尧身子一动不动,稳如泰山的让她依偎着,让她发泄着。

等她哭的累了,发泄的差不多了,他才紧紧的搂着她,安慰道,“不要哭,我们一定要过的很幸福,这样才能对得起她的牺牲。”

陶笛最后眼前一黑,晕倒在他的怀中。

季尧一直紧绷着神经,一直等到飞机在东城降落,出了几场,直奔仁爱医院之后,将她交给医生,他才终于扛不住的晕倒了过去。

其实。他伤的远远比陶笛重的多。

这一会,他还是先醒来了。

他像是做了一个梦,梦境里面一片黑暗。他想要寻找她的身影,想要抚摸她的面孔。可是他一直都找不到她的身影,也抚摸不到她的面孔。他很着急,他担心她在黑暗中会恐惧,担心她会流泪。

所以,他不断的尝试,不停的努力想要睁开眼睛。

终于,浓密的睫毛颤抖了好几下之后。他终于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等他侧眸看见躺在他身边一张病床上的小妻子之后,梦里的那些担心和疼惜全部都松懈了下来。他深情的凝视着脸色苍白的小妻子,她的颧骨处还肿着,额头有几处擦破了皮,看上去格外的凄楚无辜。

他的心口蓦地揪痛了一下,是他的失责。是他没有保护好她,才会让她受到这样的折磨。

他就这样盯着她看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直到陶笛也慢慢的睁开眼睛。

陶笛也在自己的梦境里面跟那些黑暗势力争斗了很久,最后她凭着自己的坚强意识,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她抬眸看着天花板。再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的洁白床单。想着自己肯定是在医院里面了,她失去意识之前脑海中季尧的面孔格外的清晰。

她的脑海中闪过男人那坚毅的五官,连忙四下寻找起来。直到她的眸光碰触到男人同样激动的眸光时,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蝶翼般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眸底一片柔和的沉静。

梦境内所有的担心和恐惧,在这一瞬间,被他的一个眼神轻易的安抚。

她爱的这个男人,就是有这样奇迹的魔力。只要他在她身边,总是能瞬间安抚她所有的不安。

她知道这一刻,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一切都结束了……

以后的以后,她和他,还有他们的天才儿子一定会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

这一刻,时光静好,阳光穿透窗帘折射进来,病房里面笼罩了一层柔和的温暖之色。

陶笛贪婪的享受这这一刻的安静,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身边的男人看。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就觉得她的老公很好看。仿佛,这辈子怎么看都看不够似得……

季尧忍不住开口,打破一室的沉静,“萌宝宝。”

陶笛眨巴了两下眼睛。眼眶有些发热。风风雨雨之后,他的一句萌宝宝,让她心底温暖不已。一时激动的她,居然忘记做出了回应,就这么傻傻的看着男人。

她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一段话,是不久前在小说上面看见的————我总会回到你身边,就像鱼会回到属于它的海洋。种子会落到它脚下的泥土,风筝也会回到拉线人的手中。

这也是她想要对季尧说的话,不管经历过什么,她总是要回到他的身边,总是要跟他在一起的。

她对爱的定义就是要在一起,是生是死都要在一起。

季尧的呼唤没有得到回应,他有些急切的哑声再叫了一次,“萌宝宝,小妻子……”

陶笛很享受男人这种深情的呼唤,她甚至在他的眼眸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的眸光透彻无比,墨色的瞳仁中倒影的都是她的身影。她微微的勾唇,却还是没回应他。

季尧有些急了,他想起她之前被左帆打晕过。左帆打的是她的脑袋,她会不会脑震荡了?脑震荡很容易导致失忆的,难道她失忆了?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陶笛,你失忆了?你是不是不记得我是谁了?”他急切的问道。

陶笛楞了一下,清澈的眸底闪过一抹茫然。她像是失忆的样子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失忆应该是什么状态?眼神暗淡无光?一醒来就四处恐慌的问别人这是哪里?

她的沉默,让季尧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面。他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臂抓住床单,试图坐起来。可是,他身上两处动过刀子,还真不是一下子就能坐起来的。他蹙眉,哑声道,“该死的!真的失忆了?”

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着急上火,然后还对着陶笛沉声道,“以后不准看那些狗血的言情小说了,把生活都看成小说了!”

陶笛又楞了一下,秒懂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说失忆是言情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情节,这个男人还真以为他失忆了呢?

她微微嘟着小嘴,一脸无辜的问,“你说什么?萌宝宝是谁?小妻子又是谁?”

季尧真是急了,声音也倏然提高了几个度,“萌宝宝是你。小妻子也是你,而你是我的老婆。”

他说话掷地有声,无奈的就是现在起不来。如果能站起来,他会直接用行动告诉她,她是他的谁?

在他急红了脸,等着她回想起这一切的时候。

陶笛一句话秒杀了他,只听见她用清甜的嗓音道,“哦,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我的老公,我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天才儿子季霄凡。”

季尧攥紧床单的那只手掌终于松懈了下来。他的眉心骨抖动了几下,蹙眉哑声道,“陶笛,你故意的?”

陶笛终于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嘻嘻,我是有意的,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以为我失忆了,我可从来都没说过我失忆了。”

她这一笑牵动了唇角,也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的她小脸都皱成了小包子。

她的小手摸着小脸的时候,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她的脸颊怎么那么胖了?不对,不是胖了,而是肿了。

天啊,她这脸肿的是有多厉害?她现在是不是跟猪头一样丑?

季尧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的反应。原本想说你活该,可看她疼的那模样。他瞬间就心疼了,嗓音更加低哑了几分,“是不是很疼?”

陶笛一脸苦瓜相的捂着自己的脸蛋,一会点头一会摇头。

季尧急了,“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陶笛弱弱的道。“疼,但是疼不是最关键的。关键问题是丑,我这样一定是惨不忍睹的。怎么办啊?我还要丑几天啊?”

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擦伤,她真的想在床上打滚几圈。

季尧看着她这可爱的模样,终于忍不住上扬着唇角。她的脸是很肿,她捂着脸颊的样子也是真的很可爱。他忍俊不禁了……

陶笛看他笑了,一脸的小委屈,撒娇道,“老公,你不爱我了。我都这么丑了。你还笑话我。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爱,你变成哪有我都爱!”季尧收敛了笑,伸手想要来抓住她的小手,可惜两张床之间的距离不多不少,两人伸出手臂之间,还差十厘米的距离。

这样,他就抓不陶笛的小手了。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抓着。偏偏自己也起不来。

陶笛想要费力的坐起来,被男人霸道的声音阻止了,“你不要乱动。身上有伤!”

“可是我想靠你更近一点呢,这样我才有安全感。“陶笛又软绵绵的撒娇,一只小手还可爱的遮着自己的面孔。

季尧眼底一抹深邃的宠溺浮现,他按了呼叫铃。

很快就有小护士退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见到他们都醒了之后,微笑道,“季医生,季太太,你们醒啦?真是太好了,季小少爷可担心了。我等会就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季小少爷。”

提到自己那个天才儿子。陶笛心里立马甜甜的,激动的问小护士,“季霄凡那个小家伙真的很担心我们吗?他是不是来看过我们?”

小护士点头,“肯定担心。季小少爷真是个小人精,他可担心你们了。你们昏迷的时候,他一个人一瘸一拐的偷偷下床跑来这里看你们呢。”

一瘸一拐?

陶笛听了可心疼了,“小家伙的腿恢复的怎么样了?还很疼吗?”

小护士连忙安慰她,“已经好多了,昨天就好多了。季太太不要太担心了。”

陶笛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嘀咕道。“果然是亲生的,还知道担心爸妈。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

季尧听到小护士说的这些话,心底也很欣慰。他是爱儿子的,为了儿子付出那么多。能够换来儿子的担心,一切都值了。

想到两个人病床之间的这种尴尬的距离,他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冷声问,“为什么我们两的病床中间的距离这么尴尬?”

正常的VIP双人病房,两张床之间的距离是隔的很远的。而他们两人躺的病床明显是被刻意移动过,但是又没有移动到两个人伸手就能触及到彼此的那种距离。

小护士看着两人。脸上微微闪过一抹尴尬,有些欲言又止。

季尧眉头蹙的更紧,“说实话。”

小护士只能挤出笑容,坦白的回答,“这个病床的确是有挪动过,而挪动的人是左先生。他来过病床几次看你们,是他将病床挪动成了这种尴尬的距离。季医生和季太太如果想要靠近一点,我马上就找人把你们的病床挪的更近一点。”

她说完就去护士站,招呼来人挪动病床了。

而季尧跟陶笛两人相视看了一眼,眼眸中闪过彼此能懂的色彩。

陶笛忍不住笑了出来,“左边那个轮子是故意的,他是不满你那天把他打晕那件事呢。”

季尧冷冷的给出两个字,“幼稚!”

陶笛又笑道,“你扼杀了人家的正义细胞,人家能不跟你急嘛?”

护士站来了三名护士之后,帮着把两张病床挪的靠在一起。

这样季尧跟陶笛就能十指紧扣了,陶笛看着他,冲着他甜甜的傻笑。良久才感叹道,“此刻,真的有一种千帆过尽。爱你不悔的感觉。希望我们的未来的人生,再也不会遇到左帆那样的疯子了,也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伤害。我奢望的幸福生活是平淡的,温馨的。”

季尧有些歉意的看着她,哑声道歉,“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是我一次一次的没能好好保护你,才会让你伤痕累累的……”

陶笛的小手轻轻的放在他的唇边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我不准你这么说。你为我跟儿子做的已经很好了。我真的很感动。我是个乐观的人,我一直觉得遇到你,爱上你是一件幸运并且幸福的事情。哪怕是在婚姻的道理上遇到的这些荆棘和磨难,我也觉得是一种财富。至少这些经历,让我明白我的老公是那么那么的爱我,也让我们懂得以后会更加珍惜我们的幸福生活。不是么?”

季尧身上伤口疼,所以不能把她搂进怀中,只能用深邃的眸光静静的凝视着她。听她说话的声音,仿佛涓涓细流一样悦耳。他的脸部线条越发的柔和,嗓音也温柔了几分,“谢谢你,遇到你才是我最幸运的事情。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明白你值得被我呵护一生。”她善良,乐观,可爱,跟她这样的女人生活一辈子,真的是一件幸运又幸福的事情。

陶笛小脸上弥漫着幸福的色彩,在男人耳畔低低的问,“我可以亲你一口吗?老公。”

季尧行动不便,主动将脸颊凑过来————

陶笛甜甜的上面亲了一口。“老公,我再说一次我爱你哦。很爱很爱哦!”

季尧点头,“我知道。”

陶笛嘟着小嘴,“你应该说我也爱你。”

季尧很严肃的道,“我爱你这件事,这一辈子是不会改变的。所以,这件事没有改变的时候,无须重复!”

陶笛撒娇,“要不要这么酷啊?你说一句嘛,说一句好不好?”

季尧对于她的撒娇,向来都无可奈何,正准备妥协的时候。已经得知爸妈醒了这个好消息的季霄凡推门进来了,他一推门就听见妈妈在撒娇。

季霄凡小人精学着大人的模样咳了两声,“咳咳……”

陶笛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刻激动的勾着脑袋,“小家伙,你来了?季霄凡,我的臭小子,你终于来了?”

季霄凡凑过小脑袋看着自己的妈妈,一秒钟后,他就捂着自己的小脸无奈的道,“妈呀,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差点吓着我。”

陶笛顿时表示自己很受伤,她捂着脸颊很受伤的问儿子,“真的很难看吗?有那么夸张吗?”

季霄凡一本正经的点头,想了想憋出一个成语,“惨惨忍睹。”

季尧跟陶笛同时睁大眼睛看着他,“什么?”

季霄凡重复道,“惨惨忍睹,前两天干爸在病房的时候,就这么说的。说妈妈变得惨惨忍睹。”

陶笛恍然大悟,左轮说的一定是惨不忍睹。不过,她现在的重心不在纠正季霄凡这件事上面,她纠结的重点是自己的这张脸真的很难看吗?她可怜兮兮的摸着自己的小脸,受伤的低语,“真的有那么惨不忍睹吗?我想照镜子看看,小坏蛋你帮妈妈找面镜子好吗?”

季霄凡摇头,很是无奈道,“妈妈,你还是别照镜子了。真的是惨惨忍睹的。你照了镜子肯定会不开心的。”

季尧忍不住提高声音纠正他,“季霄凡,注意那是惨不忍睹,不是惨惨忍睹!”

季霄凡小脸红了一下,小声问,“惨不忍睹?”

季尧点头,“是惨不忍睹,不是惨惨忍睹!让你平时多学点知识,你一直捣鼓那些零件,现在是不是丢人了?”

季霄凡马上又开始转变说法。他摇晃着小脑袋说道,“你们大人怎么可以这样?我才三岁多一点,说错点什么也很正常的。我只是个宝宝啊。”

季尧竟然无言以对,他想不通他的儿子口才怎么这么好?

而可怜的陶笛,还在纠结自己的那张了脸,她撒娇,“老公,你让护士帮我找一面镜子吧。我真的好想看看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好不好嘛?我求求你了,季霄凡都开始嫌弃我了。我一定很丑。你说我是不是很丑啊?”

季尧跟季霄凡异口同声,“是很丑!”

陶笛差点就吐血,把枕头蒙在自己脑袋上面,抓狂道,“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季尧,“事实!”

季霄凡,“小朋友是不能撒谎的!”

陶笛血都吐不出来了,只能咬牙道,“你们闭嘴,我不想跟你们说话!”

季尧跟季霄凡相互看了一眼,之后,两人又先后说道————

“脸颊肿成这样肯定丑。过几天就恢复,有什么好难受的?我一点也不介意。”

“虽然你变丑了,可你还是我妈妈啊。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这一大一小的男人如此说道。

陶笛心底稍微得到一点安慰,可是现在这样简单相当于毁容了,“可是我介意啊,我嫌弃啊。我目前为止都还不知道丑到什么程度了呢?真的很惨不忍睹吗?哎,我要怎么过啊?”

季尧安慰她,“过几天就会好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一定爱你疼你宠你!”

季霄凡看着妈妈在床上这么别扭,伤脑筋的一拍脑门,小声嘀咕道,“干爸说我妈妈肚子里面有一个小妹妹在发芽,还说小妹妹会跟妈妈一样漂亮。那是不是小妹妹也会跟妈妈一样傻啊?那我这个当哥哥的岂不是很惨?”

他的话,让陶笛瞬间就停下所有的动作,呆呆的看着他,喃喃的问,“小家伙,你说什么?”

季尧也楞住了,看着季霄凡。

季霄凡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将妈妈手中的枕头拿开,一脸无奈的问,“妈妈,你能不能别这么傻?我真的怕你肚子里的小妹妹跟你一样傻,到时候可怎么办?”

陶笛懵懂的眨巴着眼眸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妈妈肚子里面有小妹妹?妈妈怎么不知道?”

季霄凡伤脑筋的道,“所以,妈妈你很傻啊。这件事是医生告诉干爸,然后干爸告诉我的。干爸说你肚子里的小妹妹还很小,就是一颗种子那么大。在你肚子里的小房子里面发芽呢。”

陶笛看着季尧,季尧也看着她。

两人一时之间,竟沉默了。

刚才那名护士再次推门进来,看见季霄凡也在的时候,微笑道,“季小少爷你也在啊?是不是太担心爸爸妈妈了?”

季霄凡傲娇道,“不是。”

可他那小模样,明显就是担心爸妈了。

小护士但笑不语,看见陶笛床上的床单弄到皱巴巴的,似乎刚才很激动的样子,她连忙温和的提醒道,“季太太,你刚才激动了吗?你现在可不能激动,你肚子里面怀着小宝宝呢。现在二胎政策开放了,你们的二宝也来了,你们这一家三口很快就会变成一家四口了。真的是好幸福呢。”

陶笛的双手下意识的移向腹部,喃喃的问,“你……你是说我怀孕了?我又怀孕了?”

小护士肯定的点头,“是啊,你怀孕了,医生检查出你怀孕了,现在给你用的都是一些孕妇可以用的药。难道你最近没发现自己有些不正常吗?比如说呕心,嗜睡?这些反应有吗?”

陶笛惊喜的眨巴着眼眸,呕心,嗜睡?这些反应她真的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