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9)/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被左帆挟持的时候,陶笛就发现自己很容易呕心。

当时,她来不及多想。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己是对左帆这个人比较抗拒,所以才会呕心反胃的。

她以为是心理反应,没想到呕心反胃却是生理反应。

她简直不太敢相信这个好消息,她错愕的看着大家————

季尧很明显也在错愕的状态下,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季霄凡早就接受了这个好消息,他学着妈妈平时的口气说道,“这是真的,你肚子里面真的有个小妹妹在发芽了。你不是在做梦,不信你咬我一口试试看?”

他有模有样的伸出自己的小胳膊,“咬一口试试看,真的没做梦。”

小护士笑着点头,直接将手中的怀孕妊娠单递过来,“季太太,你自己看看吧。这个检查单你总该相信了吧?”

陶笛激动的伸手,“我看看……我看看。”

等她颤抖着手指拿起那张检查单后,激动的水雾充盈着整个眼眶。

她抬起水眸看着季尧,颤抖着声音道,“老公,真的。我们的二宝真的来了,我真的又怀孕了。”

激动之余,她又嘀咕道,“可是……怎么会怀孕了?我们……”

意识到她家的天才儿子还在边上,有些话虽然已经到了嘴边,还是被她生生的吞咽了下去。

可是,季尧真的很懂她。即使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也懂她的意思。他的嗓音同样激动的有些沙哑,“有一次在酒店……”他想说有一次在主题酒店,箭在弦上,他不得不发。所以,就没做安全措施。

陶笛也秒懂他的意思,脸颊顿时绯红一片。她也想到了那次在主题酒店,当时忘记带避孕套了。那天主题酒店里面恰巧没有 了,最后季尧就说如果有了正好。刚好,他很想要一个跟她一样可爱漂亮的小女儿。

她当时意乱情迷。心里想着不会那么巧吧?只有一次就能怀上了?没想到,只一次还真的怀上了。

小护士也秒懂,瞬间红了脸,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垂眸不敢看两位当事人。

季霄凡对于爸爸妈妈之间的对话有些懵懂,清亮的小眼睛无辜的眨巴着。不过,他猜妈妈肯定是不相信自己肚子里面有小妹妹了。真是个傻妈妈,他有些着急的指着检查单上面的字说道,“妈妈,你认识字的对吧?你仔细看上面的字,上面是不是有小妹妹三个字?”

小护士被季霄凡逗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纠正道,“季小少爷。检查单上面是不会写小妹妹三个字的。”

季霄凡像是被逼着吃鸡蛋黄那么尴尬的皱了皱小眉头,还傲娇的说了一句,“这个医生叔叔怎么那么笨?怎么忘记写小女孩三个字了?”

小护士实在是笑的忍不住了,捂着唇,小脸憋红了一大片。

陶笛激动之余,看了儿子一眼,有些汗哒哒的道,“不是医生叔叔笨,是你傻。通常医生是不可能在检查单上面标注是小女孩还是小男孩的?算了……你只是个小屁孩跟你说这些也不会懂的。等你长大了就懂了。”

季霄凡闷闷的应了一声,“哦。大人的世界真的好复杂!”

小护士忍俊不禁,笑的肚子都快抽筋了。忍不住夸道,“季医生。季太太,你们的儿子实在是太可爱了。通常在家里,都是这么语出惊人吗?”

陶笛扶额,“通常在家里,他都是这么语出惊人。有时候甚至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现在开始伤脑筋了。万一我再生一个这样的,那我们家会不会闹翻天啊?”

小护士羡慕的眼睛都直了,“季太太,你真的好幸福。老公这么疼你,儿子这么可爱,再过几个月再生个可爱的小女儿,到时候你会是我们所有女孩子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陶笛嘻嘻的笑着,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季霄凡这个小人精打断了。

只听见小人精跟她说道,“妈妈你听见没有?你就知足吧!以后你一定要对我好一点,我想要汽车模型和飞机模型的时候,一定要给我买。爸爸对我凶的时候,你要保护我。”

陶笛,“…………”

季尧无奈的看着这个聒噪的儿子,沉声道,“回病房休息去。”

季霄凡不敢在爸爸面前造次,乖乖的点头,“哦。”

陶笛现在沉浸在兴奋和激动中,没空搭理这个天才儿子。她现在满心的激动。清澈的水眸盈盈的看着季尧,喃喃的重复问道,“老公,二宝真的来了吗?真的吗?真的真的吗?”

季尧深情款款的看着她,大手攥着她的小手,点头,“真的,二宝来了。”

陶笛又问小护士,“不会有错吧?医生真不会搞错了?”

小护士笑着摇头,“不会的,季太太你放心。绝对不会搞错的。”

陶笛嘻嘻的笑着,“真的不会搞错吧?我的二宝来了……”

这个时候打完了开水回到病房,发现小人精不见的冯宇婷追到这边的病房来。她第一时间捕捉那抹小身影,看见季霄凡在的时候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她倚在病房门口,一脸无奈的看着他,“小人精,你能不这么吓人不?你离开病房的时候,能通知我一下吗?你知道你突然不见,我会担心的?”

季霄凡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你是怕干爸骂你吧?”

冯宇婷扶额,“小人精……我不想跟你说话。”

小护士听了连忙解释道,“冯小姐,是这样的。是我告诉季小少爷,季医生和季太太两个人醒了,所以季小少爷才着急的出了病房来看他们的。”

冯宇婷听了这话,才发现季尧跟陶笛都醒来了。她看着陶笛,像是看见救星一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陶笛你终于醒了?你醒了就太好了。”

陶笛睁大水眸看着她,笑道,“犀利姐,你这几天是不是担心我担心的不要不要的了?”

冯宇婷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医生都说了你没事了,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陶笛不以为然的噘嘴,“我不信,你肯定担心我了。不然你见我醒来怎么这么激动?简直是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冯宇婷一脸无奈的看着季霄凡,伤脑筋的摇头,“拜托,我是被你这个天才儿子折磨的不要不要的。你醒了,我自然就不用再照顾他了。我能不激动吗?”

陶笛汗哒哒,“额……我儿子其实很聪明,智商和情商都不低。”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被他折磨的不要不要的。你们醒了就好,你们醒了我就放心的把这个小人精还给你们了。”冯宇婷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真的打击到季霄凡了。

季霄凡一脸傲娇的扬起小面孔问她,“你是觉得我很难照顾吗?我干爸可是叮嘱你要好好照顾我的,你这样我干爸会不高兴的。”

“够了!”

“你够了!”

这是陶笛跟冯宇婷异口同声说出来的。

季霄凡看了季尧一眼,发现爸爸的眼神里面透露出的也是你够了。你很烦的这种眼神之后,他乖乖的闭嘴不说话了。

陶笛尴尬的看着冯宇婷,“不理那个小家伙,我知道你辛苦了,照顾这个小人精是真的很累人的。等我身体恢复了,我会好好感谢你的。大不了,以后等你有了孩子,我也帮你照顾你孩子,行不?”

冯宇婷脸色一变,摇头,“算了,算了。我真是被你家这个小人精弄怕了。我现在真的很怕提到孩子。”

陶笛汗哒哒的看着季霄凡,“额……季霄凡只是个例外。你看他还是挺聪明的,很多时候他挺可爱的。”

冯宇婷看着季霄凡,慢慢的点头,“是,他很聪明,还很可爱。关键是……我经常被他打败,我说不过他,十万个忧伤啊!”

陶笛经常也被打败,她对此深有体会。所以,只能赶紧换个话题,“那个……我又怀孕了,你知道吧?犀利姐,我又怀上二宝了,你是不是应该恭喜我啊?”

冯宇婷继续翻白眼,重重的咬字,“恩,我是应该恭喜你!陶笛,恭喜你再生一个如此天才的女儿。到时候儿女双全,掀翻房顶,多么壮观的画面啊!”

陶笛受不了的对她翻白眼,“我的二宝一定是温柔可爱的小公主。你这么说,是因为你没当妈呢。等你当妈了,你就会体会到母子情深了。就算是被个孩子气到无语。可细细回想起来,心底还是满足的幸福的。所以啊,你抓紧时间怀一个,等你生下来,我们还可以定娃娃亲哦。”

冯宇婷连忙摇头,“生孩子这种事我要慎重考虑……或许我能考虑个三五年这样。”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她的身后多了一抹修长的身影。听到她的这句话后,左轮的脸色微微沉了沉。

陶笛连忙对冯宇婷使眼色,奈何冯宇婷情商太低,根本就看不懂她的眼色。还一本正经的思索道,“也许比三五年还要久,生孩子这件事太累人。怀胎十月。身材严重变形,然后还要照顾孩子……各种烦。”

“别这样说,小孩子还是很可爱的。”陶笛连连对她使眼色。

冯宇婷还是看不懂,她还问陶笛,“你干嘛一直眨眼睛?你眼睛也受伤了?不舒服?”

陶笛汗颜的捂着脸颊,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季霄凡叹息,忍不住叫了一声,“干爸好!”

这一声叫的冯宇婷脸色一变,连忙回眸。等到她看见左轮就站在她身后,而且脸色不太好看的时候,心弦下意识的绷紧了几分。

陶笛叹息了一声,“厉害了我的姐。你的情商真的比我老公还要低。你的智商真的真的是负数吧?”

冯宇婷瞪了她一眼,“谁知道你挤眉弄眼是这回事?你干嘛不直接说?”

陶笛表示十万个忧伤,她只能无辜的看着左轮,打着圆场,“来啦?这身西装挺不错的,在哪买的?什么时候我也帮我老公买一套。”

左轮瞪了冯宇婷一眼后,蹙眉看着陶笛,酷酷的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陶笛知道这货肯定还记着那天季尧打晕他的事情呢,她厚着脸皮笑道,“别介啊。我说真的,这西装真的挺好看的。忖的你气宇轩扬,玉树临风的!”

左轮一点不领情的打断她,“够了,小嫂子我也说真的,你说再多好听的也没用。我没消气呢。”

陶笛看向季尧,向他求救。

季尧轻咳了一声,淡声道,“行了,左轮你适可而止。当时情况紧急,我不得不那么做。”

左轮睁大眼眸,不悦的沉声道。“你才行了!你扼杀了我的正义细胞,你知道如果那天你跟小嫂子真的出事了,我醒来后怎么有脸面对这一切?你有替我想过这个问题吗?”

季尧一针见血,“事实是没出事,你也不用无法面对。”

左轮,“…………”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干嘛要为根本就没发生的事情,过度的纠结?”季尧淡淡的口气,堵的左轮简直是说不出话来。

陶笛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老公,突然发现他口才好像变好了。难道是受儿子影响?

左轮一连串的抱怨都憋在胸口,进出两难。最后,他脸色憋的一白,点头。“对,对,你说的都对。懒得跟你废话!反正这事我没那么痛快原谅你,我左轮最讲义气了,你这样简直是侮辱了我的人品。”

季尧淡淡的挑眉,冷冷的道,“行了,你不是打击报复过了吗?刚才病床的距离是你故意的吧?”

左轮点头,“是,是我故意的。你咬我?你有本事起来咬我啊!”

季尧脸色紧绷了下,他现在身上有伤,的确是起不来。不过,他费力的撑着身子,冷道,“你蹬鼻子上脸是吗?”

左轮见他认真的了,怕他乱动牵动自己的伤口,一咬牙道,“算了算了,懒得跟你计较了。我接到医生的电话说你们醒了,所以来看看你们。顺便跟你们说一件事。”

陶笛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什么事?”

左轮收敛了刚才的放荡不羁,眼眸中闪过一抹忧伤,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声音也低沉了几分。“是这样的,我是过来将甜甜的遗书给你们的。”

陶笛眸光微微一颤,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甜甜的遗书?是用自己生命保护我的那个女孩吗?”

左轮点头,语气还是低低的,“是的,就是那个女孩,那是一个跟你一样善良勇敢的女孩。她一开始找到我的时候,她说如果有可能她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你的安全,我当时听了真的很震撼。我没想到她一个女孩子,会有那样的勇敢。在我将她带到洛杉矶的时候,她在飞机上写了一封遗书交给我。她说。如果她活着这封遗书她会亲自收回。如果她不能活着回来,让我把这封遗书亲自交给你。”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低沉忧伤起来,陶笛轻轻的叹息,“遗书呢?”

左轮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将那封还沾着他体温的遗书拿出来,很庄重的交给陶笛。

陶笛拿着那封遗书,感觉沉甸甸的压在心间。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手指打开那封遗书。

里面的字迹很清秀,也很工整,一眼就能看出写的很认真,很用心。

甜甜的遗书是这样写的————

小笛,很享受对你的这样称呼?这让我感觉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我是个孤儿,我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从小到大,我过的都是一种颠沛流离的生活。经常是从这个城市流浪到另外一个城市,从这所孤儿院被推脱到另外一所孤儿院。

我很渴望亲情和友情,可是这两样我都没有。好在我自身够努力,我从小学习成绩就很优异,后面参军了,还被选为特种兵,接受各种训练。这让我的人生终于看见了一点亮光,最开始接触到季先生的时候,我就被季先生对妻子的那种宠爱和呵护震慑到了。

现在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真的很荣幸。我很荣幸自己能够长了一张跟你很相似的面孔,这样才能让我了解到原来这世界竟有这样一种甜蜜温馨的爱情。在作为你的替身住进你家里的时候。我再一次震撼了。你家里的衣橱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你的鞋包和衣服,家里的佣人也经常跟我说,太太喜欢什么,先生就会满足什么。

我扮演你替身的那段日子,享受到的都是季先生对你的宠爱和呵护。我第一次了解到原来被一个男人宠着爱着,是那样的幸福甜蜜。

后面,你突然从国外回来了,你的冷静和大度让我对你刮目相看。那一天,你没吵没闹只等着季先生给你解释。那一幕,看的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是五岁以后父母双亡的,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父母感情很不好。他们总是五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彼此之间毫无信任,充满了猜忌和怀疑。所以,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在没有接触到你们家庭的时候,我以为这天底下所有的夫妻都是相互猜忌的模式,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信任和和谐,让我重新改观了。

那次任务没有完成,可是你还是让季先生付给我薪水,甚至还多给我奖金,我很感动。

我不爱钱,但是我需要钱。我需要钱,去救济那些跟我同样命运的孤儿们,当时我正好需要一笔钱给孤儿院的小朋友买必备的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所以,我很感动。

离开你们家之后,我这个从来不相信爱情,没有渴望过爱情的人,居然还是憧憬爱情了。

时隔四年后,很遗憾我没能找到我的爱情。但是,我却等到了左先生再一次联系我,他让我再一次帮忙。

第一次我是有些犹豫的,这一次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当即就答应了。

时隔四年多,我再次来到你们家里。当我看见你们那个聪明可爱,却又很有担当的儿子时,我真心羡慕他。我羡慕他能有如此恩爱的爸妈,也羡慕他能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

而当季先生跟我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我愤怒了。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左帆这样变态的坏人?他为什么如此处心积虑的去破坏别人的婚姻和幸福?抢来的爱情能叫爱情吗?

别人的幸福,他又怎么能抢的来?

后来,你再次突然从巴黎回来了。你回来之后,你表现出的镇定让我吃惊。很难有女人在面对这样的风浪时候,能够表现出这样的冷静。你不但很冷静,你还很机智的想要亲自在左帆面前演戏,去演戏为季尧拖延时间。

当你付给我双倍薪水的时候,我简单的安慰了你两句。

你当时很坚定的跟我说,“没事,我相信我老公。我老公一定可以保护我们这个家的。”

还有季霄凡,那天我离开的时候。他跟我说,“甜甜阿姨,因为你长的跟我妈妈很像,所以我也喜欢你。我想邀请你明年来我家陪我过生日,下面的事情你不要担心哦。我爸爸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他会保护我跟妈妈的。”

当时,我听了心底真的很感动,心酸又感动,那是一种复杂的感情。

当我离开你们家之后,我其实是很不放心的。我做梦都能梦见你们家的场景,我很担心你们。我总感觉你们这样的幸福家庭,不应该遭遇那么多的磨难。所以。我找到了左先生,我让他答应带我一起去洛杉矶。也许我的这种面孔,在关键的时候,合适的时机能够替换下你?我的初衷就是想要保全你们的家庭,想要你们永远的幸福下去。

小时候我看电视剧,看见里面的恶人我都会很生气,想要惩恶扬善。

所以,如果我真的不能活着回来,请不要为我感到悲伤。因为我做了一件正义的事情,我完成了我的初衷,即使我失去了生命,也是欣慰的。

我知道你也是个善良的女人,你一定会为我的死亡而伤心的。请你一定不要悲伤,请你带着我的祝福一直幸福下去。

就当是爱的传承,爱的延续,爱的供养。

我没有家人,所以连葬礼都免了。

但是,在之后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我现在在资助孤儿院的三十名小朋友,希望我死后,你能代替我继续那些小朋友。他们很可怜,他们需要亲情,渴望温暖。这也是我唯一不放心的,恳请你能答应。

下面我会把孤儿院的地址留给你。希望你能代替我抽时间去看看那些小朋友。

最后的最后,我想告诉你,我叫许甜甜的。你可以叫我甜甜,我已经把你当成好朋友,好姐妹了。可以吗?

珍重,请你一定要幸福!!

陶笛看完了之后,眼泪啪嗒啪嗒的砸下来,她的心像是被一股暖流包围着。她真的很感动,喃喃的哽咽道,“甜甜,你真是个傻女孩。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也还年轻啊,你放心……你没有完成的事情,我会帮你完成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季霄凡小声的问道,“甜甜阿姨去哪里了?这是甜甜阿姨留给妈妈的信吗?”

陶笛哽咽着摸着他的小脑袋,喃喃的道,“甜甜阿姨去了一个很幸福的地方,那里春暖花开,四季如春,没有悲伤和痛苦。你甜甜阿姨会在那里恋爱结婚,然后生一个跟你一样聪明的小宝宝……”

季霄凡点头,“恩。”

季尧沉默了几秒后,哑声道,“她还有什么遗愿没有完成的?我们都尽量帮她完成吧!”

陶笛点头。“恩,等我出院了就去帮她完成她的遗愿!”

左轮见遗书已经送到了,就将眸光移向冯宇婷。这女人刚才说的话,他可是都听见了。那些话,还真是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他心理,扎的他很不舒服。所以,他看着女人的眼神有些冷飕飕的。

冯宇婷被他看的脊背都凉飕飕的,有些心虚。不过转念一想,她说的都是实话,干嘛要心虚啊?于是,她挺直脊背逼着自己迎上男人的眸光。告诉自己,干嘛要怕他?女人应该被宠着才对呢!

左轮感觉她这淡定的眸光,脊背一紧。心想着这女人真是胆子肥了,说了那些话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的看着他?看他回去怎么收拾她吧?

下一秒,他直接扯着冯宇婷的手臂,丢下一句话,“我现在回去解决内部矛盾,你们两口子有事没事都别给我打电话!”

说完就走了,冯宇婷一脸的不情愿,“我跟你有什么矛盾要解决的?你烦不烦人?”

左轮不理她,只拉着她一路出了病房,再上电梯,最后将她塞到车内。

————

这边病房内,只剩下季尧,陶笛,季霄凡三个人了。

突然,陶笛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父亲陶德宽的电话号码。她赶紧接通,“爸……”

陶德宽听到女儿的声音激动道,“小笛,你醒啦?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这电话终于打通了。”

陶笛连忙安慰父亲,“恩,我没事。你的宝贝女儿能活到一百岁呢。”

陶德宽连连道,“是的,我女儿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小笛,还有一个好消息我要告诉你。你姑姑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