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秘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听到这个好消息之后,第一反应是对着身边的老公喃喃的说了一句,“老公,你听见没有?我爸爸说姑姑醒了,姑姑醒了……”

季尧从小跟姑姑感情就好,姑姑成植物人的这几年里,每次去看姑姑的时候,他的情绪总是会很低落。姑姑醒了,他肯定很激动。幽深中浮现一抹璀璨,哑声道,“真的?”

陶笛连连点头,“真的,爸爸说的。真的,姑姑真的醒了。”

季尧虽然刚动过手术,可是还是费力的想要坐起来,“我去看看姑姑……”

陶笛急了,比较激动的同时也很心疼自己老公,“别,你这刚动完手术,身子还不能动,缓缓再去看姑姑。”

她手中还拿着手机,电话还没挂。

陶德宽开着免提,躺在病床上的季洁听到电话里面两个人的对话之后,连忙费力道,“叫……小……尧……安心躺着……我下午过去……看他……”

“你能行?你也才刚醒,身体还很虚呢。”陶德宽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

季洁坚定的点头,“没关系……我可以的……我想见小尧……和小笛……我有很多话想要跟他们说……”

“那好。”陶德宽对着陶笛说道,“小笛,你让季医生安心躺着休息。下午我陪姑姑去看你们。”

陶笛点头,“那好,姑姑身体肯定也虚弱的。你陪着她,我们也能放心点。”

————

下午。

季洁吃完午餐,就让陶德宽陪她去季尧的病房看他们。

陶德宽从护士站借来了轮椅,在护士的帮忙下将季洁抱上轮椅。这几年,他为了减轻女儿的负担一有空就会来病房照顾季洁。他一点都不觉得辛苦,也不觉得奔波,刚好他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待着也无聊。经常跑医院照顾季洁,既能减轻女儿负担也能充实自己的生活,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不过,今天跟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时他照顾的季洁没有意识,今天的季洁清醒了有了意识。两个人有肢体接触的时候,季洁有些下意识的脸红,有些不自在。

在边上帮忙的小护士笑着快言快语道,“季阿姨,你不用不好意思。你没有意识的时候。陶叔叔经常帮你翻身的。陶叔叔可真是个细心的人,他帮你翻身的动作可标准了,比我们这专业的护工都标准。我们科室新来的小丫头,都以为你们是患难夫妻呢。”

季洁听了脸颊更红了,甚至都感觉有些发烫,连忙垂下头去。

陶德宽到底是个男人,听到这样的玩笑话,只是宽厚的笑了笑,巧妙的转移了话题,“今天外面风大,等会走廊上面肯定冷。我再帮你拿一条毛毯。”

他拿来毛毯,细心的盖在她的双腿上。

小护士在一旁连连的夸道,“陶叔叔,你实在是太细心了。你简直是现在社会很抢手的那一类型的暖男。”

陶德宽又温和的笑了笑,好心情的揶揄道。“可惜啊,岁月不饶人。我要是再年轻上二三十岁,我也承认我很抢手。”

逗的小护士笑容妍妍的,“陶叔叔,你可真幽默。”

陶德宽又帮季洁拿了一个外套披在肩上,看她一直垂着眸,似乎还很不好意思。他笑道,“以后要开玩笑就跟陶叔叔开,可别跟季阿姨开玩笑了。季阿姨脸皮比较薄。”

小护士又笑,“陶叔叔,你好可爱。你的女儿跟你一样可爱,可能就是遗传了你的基因。”

陶德宽注意到小护士说这话的时候,季洁的脊背微微僵直了几分,放在轮椅扶手上面的手指也不自在的动了动。他心里有数,却没说什么。只是对小护士玩笑道。“小丫头,这话你可说错了。我女儿的可爱可不是遗传我,我的幽默可爱倒是受我女儿感染。我女儿经常开导我,要乐观,尽量活的开心点。”

小护士表示赞同,“那倒是真的,每次季太太来的时候,我们都能在她的脸上看见笑容。那笑容就像是晨曦的暖阳一样,充满了希望。”

季洁一直没怎么说话,她本来性格就偏安静。再加上心里有事,所以就比较沉默。

陶德宽其实真的是个细心的男人,他看季洁脸色不太好。一直躺了几年的病人,就算是清醒过来了。脸上的苍白之态,还是难以遮掩。于是,他问小护士,“小丫头,你们年轻人现在是不是都用气垫什么的?你能不能借给季阿姨用一下,她脸色不太好。”

小护士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陶叔叔,你说的是气垫CC吧?”

陶德宽点头,“差不多吧,我女儿跟我提过一次,我没记住。那种用了之后,脸色会自然很多。”

季洁有些别扭的扯了一下他的西装下摆,“不用了……不用那么麻烦的。”

小护士也是个热心肠的女孩,立刻笑道,“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的。季阿姨,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去拿。”

没一会。小护士很快就拿来了自己的化妆包,“季阿姨,需要我帮你吗?”

季洁连忙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小护士识趣的点头,“那你先用,用完放在床头柜就行。等我忙完了,就过来拿。”

季洁跟小护士道谢了之后,拿起化妆镜,端详着自己的五官。

听说她已经昏迷了四年多了,这四年多里面她毫无知觉,就像是做了一个很沉很长的梦。梦境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场景和画面,那些画面都是模糊的,她看不见,也摸不着。

那些画面都隐匿在黑暗当中,她费尽力气才终于找到了光明。

终于,她醒来了。

四年多过去了,她倒是一点也没苍老,只是相比于曾经脸色很苍白,气色很差。她以前是一个精致的女人,会化淡淡的妆容,微笑的时候微微的扬起唇角。精致又淡雅,跟镜子里这副苍白的面孔判若两人。

倒是真的要感谢陶德宽的细心了,不然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副面容实在是有些不能见人了。

她简单的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之后,脸色果然是自然了几分。将化妆包放在床头柜之后,陶德宽就细心的问,“可以了吗?”

季洁点头,“可以了。”

她微微的转眸,看着陶德宽唇角绽放出一抹感激的微笑。

陶德宽端详着她的面容,微微的点头,“这下子看上去自然多了,孩子们看见你恢复的这么好,肯定也很开心。”

季洁微微的点头,由衷的道,“谢谢你,小笛爸爸。真心谢谢你,谢谢你在我昏迷的这几年里面照顾了我这么多。正如小护士刚才夸的那般,你是一个细心的男人。”

陶德宽推着她的轮椅,出了病房,淡淡的道,“瞧你说的,真是见外了。你是季医生的姑姑,我是小笛的爸爸,我们可不就是一家人嘛。一家人何须这么客气?”

走廊上果然有微风袭来,这不是季洁第一次出来吹风。以前她昏迷的时候,只有天气晴朗,只要陶德宽有空,都会将她抱到轮椅上推到阳光底下,陪着她晒太阳,感觉着四季的变化。

季洁缩了一下身子,陶德宽注意到了,连忙将她腿上的毛毯往上拉了拉,轻笑道,“冷了吧?以前我也经常带你出来吹风,不过那时候你没意识,肯定不记得这些事情了。”

他把她毛毯盖好之后,还习惯性的帮她拉紧外套。

这动作有些亲昵,季洁下意识的闪了一下。

陶德宽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道歉,“对不起。习惯性动作。怕你冷了。”

季洁心底有一丝暖流闪过,这股暖流让她有些慌乱的别开视线,转移话题,“我们走吧,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小尧和小笛。”

她这说的倒是实话,她的记忆停留在被送进抢救室的那一瞬间。她还记得那一瞬间她跟陶笛说她其实是大哥的亲生女儿,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的话她都没来得及说出来。所以,现在她迫切的想要见到他们。

陶德宽很绅士的推着她,默默的去季尧他们的病房。

到了病房门口,季洁有些紧张的问身后的陶德宽,“我脸色怎么样?有没有很紧张?很难看?”

陶德宽笑着安抚她,“不会,挺自然的。”

为了缓解她的紧张,他还开玩笑道,“病房那小丫头的什么气垫CC还挺好用的。不然等会我问她在哪里买的。我也买来送你一款吧。”

季洁再次红了脸,“不用了。”

病房门口的动静,惊到了季霄凡小人精。

他从早上就听见妈妈说姑奶奶下午要来,所以他就一直在等着。听见动静他就探出小脑袋来,看见外公和姑奶奶之后,清亮的小眼睛眨巴了几下,笑了。

这是季洁第一次看见季霄凡,她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小家伙。眼底浮现一片茫然之色,“你是……?”

季霄凡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姑奶奶,你不认识我啊?我是季霄凡啊,我每个星期都跟爸爸妈妈一起去病房看你的呀。你怎么能不记得我呢?”

姑奶奶?

季洁在脑海里一点一点的反应,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底闪烁着一连串的烟火,激动的道,“你是小尧跟小笛的儿子?你已经这么大了?”

季霄凡一本正经的点头,“我三周岁半了。”

季洁算算时间,差不多。陶笛的孩子差不多就是三周岁半了,她昏迷的时候,季霄凡还在陶笛的肚子里面。如今一场梦的功夫,这个孩子就这么大了。神气活现的出现在她面前,还脆声叫她姑奶奶。

一股感动之情,油然而生。

心底膨胀的是满满的感动,她眼眶也红了,弥漫了一层水雾,“孩子……孩子……你这么大了……你真帅气。”

季霄凡一脸傲娇道,“那是当然啦!护士阿姨说我基因好!”

陶德宽看着这个小外孙,笑的合不拢嘴,“季霄凡,你能不能谦虚点?你爸爸妈妈难道没教过你要懂得谦虚嘛?”

季霄凡不以为然的眨巴着眼睛。一脸的无辜,“说实话也有错么?外公,你们大人怎么可以这么复杂?有时候教育小朋友要说实话,有时候又教育小朋友不能说实话。真的好麻烦的!”

陶德宽跟季洁相视看了一眼,都忍俊不禁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季洁默默的念着季霄凡这三个字,称赞道,“这名字真好听,谁给你取的名字?”

季霄凡傲娇道,“当然是我爸爸啦!姑奶奶,你今天好漂亮哦。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吗?”

季洁受宠若惊的点头,“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啊!!”

季霄凡上前跟季洁拥抱的时候,附在她的耳畔小声道,“姑奶奶,我给你拥抱你开心吗?所以。你可不可以送我一个礼物?”

季洁一愣,问道,“可以啊,你想要什么礼物?”

陶德宽听见了,跟着问道,“小家伙,你这套路好深啊。你又看上什么汽车模型了?你跟外公说,外公可以给你买。”

季霄凡鬼精灵一般的看了看病房的方向,压低声音,“才不要呢。你会偷偷告诉我妈妈,我妈妈会告诉我妈妈,我爸爸会瞪我。他一瞪我,我就会好怕怕的。”

季洁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家伙就被他逗的开心的不行,她诧异的问,“你爸爸平时对你很凶吗?”

季霄凡肯定的点头。“很凶,我爸爸惯着我妈妈。他不惯着我,我想要一款汽车模型都不给我买呢。”

季洁被小人精的言论逗的捧腹大笑,“没关系,没关系,姑奶奶帮你买。而且保证不告诉你爸妈,好吗?”

季霄凡小人精一般的点头,“一言为定。”

陶德宽也开心的不行,逗道,“小家伙,你家里那个房间还装得下你那些汽车模型吗?你一天到晚要买多少模型啊?”

季霄凡将声音压得更低,“放不下我可以放到外公家里,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陶德宽笑的差点呛住,“咳咳……是的……我是爱你的。”

在病房内的陶笛听到门口的动静,按耐不住的催道。“季霄凡,你搞什么鬼?是不是姑奶奶和外公来了?你怎么还不让他们进来?你是不是又偷着要礼物了?信不信我让你爸爸凶你?”

季霄凡一慌乱,咬着下唇,“没有啦,是姑奶奶主动给的!”

季洁汗哒哒,这孩子,还让她不准告诉妈妈,他自己就说了出来了。真是可爱的很!

陶德宽推着季洁,季洁拉着季霄凡的小手,三人一起走进病房。

季霄凡一进去,就乖乖的的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有模有样的说道,“你们大人聊天,我听儿歌了。”

季洁看着那小身影,笑的合不拢嘴。视线一直尾随着那抹小身影。

陶笛猜到小家伙肯定是偷着管姑奶奶或者是外公要礼物,不然怎么会这么乖乖的去听儿歌了?不过,看见姑姑真的醒了,她激动的很,也就没空去管那个小人精了。

季尧已经能倚在床头半坐着了,看见姑姑来了之后,激动的眼睫毛狠狠的颤了颤。嗓音沙哑道,“姑姑,你醒了?”

季洁这才舍得将眸光移到陶笛跟季尧身上,看着小尧的激动,她有些愧疚的垂了垂眸,叹息道,“醒了,总算是醒了。感谢老天爷还能给我机会救赎我自己!”

陶笛很激动,看见姑姑脸色还不错。她笑道,“姑姑,你别说这些话了。你醒来就好,真的,醒来就好!”

季洁转眸看向陶笛,看着她红肿的脸颊,关切道,“怎么伤的这么重?你爸爸简单的跟我说过左帆对你们做的事情,我简直是匪夷所思。小帆那孩子平时看上去斯文优雅的,真的想不到他行事那么偏激?他伤你这么重,你一定受苦了,哎……”

陶笛乐观的摇头,“没事啦,都过去了。我就当那些是一场噩梦,没那么难受的。再说了这是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我儿子跟我老公都说不嫌弃我丑呢,你们肯定也不会嫌弃我丑的对吧?”

陶德宽很心疼女儿,只是他是个男人,很多情绪都隐藏在心底和眼底,并没有表现出来。

看着女儿冲着他调皮的挤眉弄眼的模样,他配合的说了一句,“其实……我有点嫌弃,不过我能克制。”

陶笛笑了,“爸,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幽默了!”

季洁看着如此活泼的陶笛,由衷的感叹道,“小笛,你还是这么可爱。我没有意识的这几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没想到梦醒了,还能再见到你们。实在是太好了。你知道的,姑姑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

她激动的抓住陶笛的手,陶笛也顺势抓着姑姑的手,看着她激动的模样,安抚道,“姑姑,你别激动。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现在你也醒了,我们来日方长,不要太激动,要顾着自己的身子。”

季洁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叹息道,“小笛,你还是那么的善良。我曾经伤害过你很多次,你还能这么关心我?姑姑真的好惭愧啊!”

陶笛轻轻的扬起唇角。唇边荡漾着一抹恬静的笑容,“都过去了,真的没必要一直放在心里。你曾经也给过我好多温暖的,我不能总记着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却忘了你给过的温暖啊?我爸从小给我家教可不允许我这样做哦。”

她看向陶德宽,陶德宽欣慰的给了她一记肯定的眼神。

季洁心底腾起一片暖意,看着她清澈的眼眸,微笑道,“小笛,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感动。不过,我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在说之前,我要郑重的对你跟小尧说声对不起。小笛,小尧,对不起!”

她就坐在轮椅上,对着他们两人鞠躬。

她的眼眸中彰显的是诚挚的歉意。

陶笛一着急,连忙拉着她的手,“姑姑,千万不能这样。你这样,我们这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啊?不能这样的。”

季尧也绷直了脊背,哑声道,“姑姑,不要这样!”

季洁抬眸,叹息道,“小尧,麻烦你打电话给我大哥,还有小雅,我有些话想要当着他们的话说出来。今天,也当是对我这一辈子所做的所有的错事的一个总结吧。”

陶笛轻轻的点头,开始给季向鸿打电话,让他带着筱雅一起来病房。说是姑姑有话要跟大家说。

季向鸿得知了唯一的妹妹已经清醒过来的好消息特别激动,这会已经来到医院了。听说季洁要见筱雅的时候,他沉默了两秒后,点头,“好,十分钟后我带着小雅去你们病房。”

十分钟后。

季向鸿带着还跛腿的筱雅一起来到病房,今天的病房聚集了一大家子的人,很是热闹。

季霄凡一一的问好之后,又戴上耳机乖乖表现听他的儿歌去了。

筱雅见到姑姑的时候,脸色微微一白,随即眼眸中浮现一片愧疚之色,嗓音也有些哽咽的道,“姑姑,你终于醒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季洁今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向陶德宽简单的询问了身边人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了。她得知了筱雅跛腿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不过看着她跛脚朝着自己扑过来的时候,她心里还是蛮难受的。她扶着小雅,眸底水雾弥漫,叹息道,“小雅,你这孩子怎么当初就听不进姑姑的话?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姑姑的心呢?你若是听了姑姑的劝,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筱雅闻言,流下了懊悔的泪水,哽咽着,“都怪我当初太糊涂了……都是我的错。害了自己,也害了你。”

季洁哽咽,“哎……过去的都不要再提了。我今天找你们过来,是有事情要跟你们说的。”

筱雅却摇头,“不,姑姑,你让我把话说完。我想要向你忏悔,我最近天天做噩梦。梦见我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情,我真的无地自容。我想要向你忏悔,当初糊涂的我,利用了你对的关心和在乎,我逼着你做了那么多你不情愿做的事情。在最后,得知你再也不会帮我之后。我甚至还受了季诚的鼓动,偷偷的通知了我名义上那个父亲,在你帮我回筱家拿东西的路上对你的车动了手脚,这才害的你躺了这么久…………我真的好抱歉!”

虽然时隔这么久了,可是听到筱雅爆出的真相后,大家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当初季洁受伤昏迷之后,季尧派人去查过这件事。只查出季洁的车被人动了手脚,却没查出到底是谁动了手脚。

之后,筱雅名义上的那个父亲出来谋杀季洁,当场死亡。所以这些事情自动被认定是她名义上那个父亲做的。

大家惊诧之余,唯独季洁这个当事人一副早已了然的神态。她看着筱雅,只是无声的叹息。末了,还伸手帮筱雅擦了擦泪水,喃喃道,“别说了,你说的这些事情其实我早就猜到了。在我答应帮你回去拿东西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了。不过,当时我是抱着救赎的心态去做这件事的。我亏欠你的,这大概都是因果报应吧?”

筱雅摇头,不停的摇头,“不是的,你没有亏欠我。你一直都对我很好,姑姑。我非常感谢你在我最迷茫最无助的时候给过我温暖。”

季洁也摇头,坚定道,“不!小雅,你听我说。我亏欠你,从你一出生我就亏欠你。”

筱雅有些迷茫的看着她,“姑姑……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洁抬眸看着季向鸿,又看向大家,最后才娓娓道来,“我这一生,真的是罪孽深重。我把陶笛的母亲带回家里玩,就这样陶笛的亲生母亲跟我大哥之间产生了感情,摩擦出了爱情的火花。那段时间我大哥隐瞒了陶笛母亲他已婚的事实,而我也没有早点发生他们的恋情。在我知道后,我找到陶笛的亲生母亲,我跟她彻夜长谈。陶笛的母亲是个善良的女人。她知道自己不小心做了第三者之后,坚定的决定要结束这段感情。当时她已经怀孕了,她在我的帮忙下逃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上。想要在那里安心过普通人的日子,她很善良,不想剥夺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权利。所以,她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季向鸿听到这里,眸光瞪大。他是第一次听到季洁说这些,他一直不知道他深爱的那个女人的消失跟季洁有关。他的脊背绷紧,情绪有些激动。

季洁有些抱歉的看了他一眼后,继续道,“我是在过了很久之后才知道她怀孕的,她之前一直隐瞒着我这个消息。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看见她隆起的腹部我有些紧张。季家是豪门,豪门很忌讳的就是血脉流落在外。我去找她商量,看她能不能放弃这个孩子。就那样,我跟她争吵了起来,在争吵中我失手将她推下楼梯,她当时就流了好多血。还好,她生下了陶笛,只是她自己的生命毁在我手上。后来陶笛被送给她的姨妈张玲慧抚养……”

“我没想到季尧多年后结婚的对象居然就是陶笛,我当时知道的时候就震惊了。我觉得这世界简直是太小了,不过看着小尧好像很喜欢她的样子,我就试着就接受这个现实。后面我对小笛很好,也算是弥补我曾经的罪吧?我当时以为小雅真的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我以为她不会回来了。所以我是支持小尧跟小笛在一起的,尤其是小笛没有责怪我失手害了她妈妈的事情之后,我对小笛更加感谢和感动。”

“只是,生活有时候就像是一个大大的玩笑。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当小雅回来的时候,我又震惊了。我感觉到当时的平静生活。会被筱雅的突然出现所打破的。为什么我会这么觉得呢?因为我的人生还做过一件错事,这件错事是在小尧跟小雅刚出现的时候发生的。季家几代单传,到我们这一辈虽然多了一个我,可是还是只有大哥一个儿子。那时候,我的妈妈还活着,我的妈妈非常希望的大嫂能够生出一个儿子来。”

“负责给大嫂做产检的是我的高中同学,所以我一早就知道大嫂肚子里面怀的是个女儿。我不敢把这个事实告诉我妈妈,我大嫂快要生产的时候,我妈妈也病入膏肓了。老人家一天一天的盼着自己的孙子出生,几乎吃撑着一口气等着孙子出生的。我不敢告诉她真相,我大嫂也希望自己怀的是个男孩子。最后,我鬼迷心窍的找到我的同学,我给了她一大笔好处费,让她帮我偷梁换柱。让她帮我大嫂肚子里面的女儿换成男孩,大概是我给了很多很多钱,她同意了。最终,我大嫂生产下来的女儿被换成了男孩……”

往事不堪回首,她竟有些难堪的说不下去。慢慢的垂着眸子,两只手交织在一起……

听到这里,季尧懂了。他不可置信的问,“所以,我跟筱雅的身份是呼唤的?我其实是筱家的孩子?而筱雅才是季家的孩子?”

季向鸿也激动的问,“一定是这样的对不对?所以我跟小雅是有血缘关系的,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她跟小尧的身份调换了是吗?”

季洁自嘲的勾起唇角,“是啊,他们的身份调换了。我以为事情就到此结束了,我妈妈得知自己有了一个大孙子过后,真的很开心。老人家很欣慰,也很激动,我真的以为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了。可我没想到小雅跟季尧那么有缘分。我也没有想到季家跟筱家是有往来的。这样两家就会经常走动,我每次看着两个身份互换的孩子在我面前,我真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的母亲去世之后,我很想向大家坦白这个秘密的。可是我没有勇气,我看见我大嫂真的很疼爱小尧,简直是把所有的开心和希望都寄托在了小尧的身上。我不忍心让她失望,我不敢告诉她这个秘密。我大哥也很疼爱小尧这个儿子,每次看见大哥看小尧的那种慈爱眼神,我所有的冲动都会被击垮。我不敢说,真的不敢说。有些错误一旦开始了,真的就难以回到原点了。”

“后来,我大嫂生病去世了。小尧的性格变得很冷淡,我很心疼他。就是因为亏欠他,所以我也是豁出命的去疼爱小尧。只希望他开心一点,再开心一点。筱雅出现后,我知道她过的很不好,我也很心疼她。在我知道她的母亲因为她自杀后,我心里真的很内疚。我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罪人,她的母亲是我的姐妹。我对不起她的母亲,她的母亲到死都不知道她的儿子被我换走了。云姐姐一直以为筱雅跟她老公没有血缘关系,筱雅是强暴她那个人生的。其实不是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说到最后,她泪如雨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