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10)/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之间,病房鸦雀无声,只听见季洁愧疚的抽噎声。

季尧原本倚在床头的身躯,在听完姑姑这席话之后,脊背绷紧,身子也坐直了。他震惊的已经忘记了身上的伤口,忘记了疼痛。只怔怔的看着姑姑……

季向鸿的双手垂在身侧,已经收紧握成了拳头。眼眸中一片猩红之色,他从来不知道这个他最疼爱的妹妹居然背着他做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那些他疯狂寻找婉婉的曾经似乎还历历在目,他还记得他曾经疯狂的去学校找过自己的妹妹。逼问她婉婉的下落,可是妹妹一直说不知道,不管他怎么痛苦怎么哀求,她都一口咬定不知道婉婉的下落。

他甚至不敢去回忆那段时间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失去婉婉的那段时间内,他简直是度日如年,简直是生不如死。婉婉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那个时候他只想为自己活一次,只想坚持自己的真爱。

可是婉婉就那样突然消失了,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他怎么找,怎么查都查不到婉婉的下落。原来这一切季洁都参与其中了!

他的眸底早已一片猩红,虽然时隔多年。可是想到曾经的那一幕又一幕,他仍然觉得心痛的窒息。

如果他能早点找到婉婉,他一定会坚持离婚娶婉婉。那么婉婉也不会那么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那么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再发生,生活或许会是另一番滋味。

他瞪大眼眸,瞪着季洁。眸底染上一层猩红的暗色,季洁愧疚的迎上大哥的猩红眸光。

因为愧疚,她根本就无言以对,只喃喃的道,“对不起,大哥……大哥……真的对不起……”

季向鸿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如此失控的攥着她的衣领,哑声道,“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我弄走我的婉婉?为什么?你们这些人就喜欢道德绑架,季洁你用所谓的道德绑架着我跟婉婉,逼得善良的婉婉选择了离开我。逼得我们阴阳两隔,逼的我这后半生一点都不幸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季洁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流着泪无声的看着大哥。当时的她觉得自己很正义,觉得自己保护了大哥跟大嫂的婚姻。可是。后面大哥虽然是人留在了大嫂身边,但是两个人并不幸福。大嫂跟大哥几乎是指腹为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最传统的夫妻。

她以为帮助大哥大嫂捍卫婚姻很正义,后面她发现大哥大嫂其实硬是绑在一起并不幸福。也许大哥当时跟大嫂离婚了,大嫂那样蕙质兰心的女人会遇到比大哥更好的男人,至少疼她爱她呵护她。而不是孤苦伶仃的守着一个人的婚姻,在婚姻中枯萎。

都怪当时太年轻,想的并不全面。思维也局限的很,换做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对感情这种事情看的很淡。如果有缘就在一起,缘尽了就要平静的分开。谁都不是谁的全部,枯萎的婚姻绑着的只是两个人的躯壳。枯萎的婚姻是一定不会幸福。如果有勇气离开,有勇气放下,那么下一站也许会很幸福。

当初,大哥是真的不爱大嫂,她却凭着一腔所谓的正义和善良,劝走了婉婉,害的大哥颓废了那么久,绝望了那么久。

也害的大嫂在婚姻中郁郁寡欢,最终年纪轻轻就被病魔折磨死了。

最后的最后,大哥随便找了一个恶毒的苏红结婚。

她当初的一个决定,把他们三个人都害了。婉婉是悲伤的,大哥是绝望的,大嫂是枯萎的。三个人都不幸福!

如今看来。当初的正义倒是有些愚昧了。

说到底,还是那句话。一步错,步步错。

如果不是因为大嫂的女儿一出生就被她换给了筱家,她也不会对大嫂心存愧疚。也不会因为心存愧疚,而在婉婉跟大哥的事情曝光了之后。毫无犹豫的选择帮大嫂捍卫婚姻。

她还记得大嫂躺在病床奄奄一息的时候,拉着她的手说,“小洁,你别哭。我死后帮我照顾好小尧跟你大哥,其实我知道你大哥不爱我。他跟我在一起不幸福,他的郁郁寡欢是我不想看见的。如果我没有生这场病,我会主动跟他提出离婚。我想要放他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所以,一定要宽慰小尧不要记恨他的父亲。我不怪他父亲,是我自己懦弱,我没有勇气挣脱父母给我安排的婚姻,是我心甘情愿守着这枯萎的婚姻的……”

还记得当时她听了之后,泪如雨下。

大嫂去世之后,她想要弥补大哥。可是那时候婉婉已经去世了,一切都晚了!

如今回首往事,真的是不堪回首啊。

陶德宽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心态真的是平和多了。看见季向鸿激动的模样,连忙安抚道,“亲家公,冷静点,大家都冷静点。时隔这么多年,冲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陶笛虽然也蛮震惊的。可是总算是在公公那猩红的眼眸中回神了。她连忙安抚道,“爸爸,你冷静点。姑姑才刚醒,身子真的很虚呢。你别伤到她了……”

季向鸿终究不是青涩的毛头小伙子了,冲动也只是一瞬间。他的手指慢慢的松开,最终送开了季洁的的衣领,无力的垂在身侧,喃喃的道,“小洁,你是我最与疼爱的妹妹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把我的亲生女儿换到筱家?你又把我最爱的女人送走了?还失手害死了,最后你又隐瞒着我还有小笛这个女儿的事实……小洁啊,大哥平时真的很疼你,很宠你啊。”

季洁愧疚的垂眸,喃喃的道,“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大哥,我这些年心里是真的不好受啊。我每一天都在愧疚,都在忏悔,我曾经犯下的错折磨的我,连恋爱成家的心思都没有。我活到这岁数,我没有交过男朋友。我的身边也有男人追我,可我觉得我罪孽深重,根本不不配拥有幸福的爱情和家庭。这些年,我一个人躲在山里,敲木鱼吃斋念佛,就是为了救赎我自己……”

季向鸿退后了两步,重重的喘息,“救赎有用吗?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做出的事情,导致了很多不可挽回的事情?我的下半生幸福被你毁了,筱雅跟小尧的人生也颠倒了,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季洁哭的泣不成声,“对不起……我知道自己是个罪人。我还能活着,我自己都觉得无地自容了。”

季尧一直僵硬着脊背,看着姑姑泪流满面的样子,半响才哑声说了一句,“其实……我是筱家的孩子?”他突然想到自己在报纸上看见筱雅的妈妈,也就是他自己亲妈跳楼自杀的图片的时候,他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现在终于可以解释这种难受了,这种难受是因为血缘关系。因为当时跳楼自杀的那个是他的亲生母亲,血缘关系让他莫名的难受。

筱雅也楞楞的道,“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是季家的女儿?我不是什么试管婴儿?我是爸爸妈妈生下来被换给筱家的?那我……”看着姑姑苍白的脸色,她有些话深深的压了下去。她想说的是,如果事实真相是这样的话。那么她被打成植物人这件事就真的太冤枉了,她根本就是被换掉的孩子,自然跟筱家人没有血缘关系了。

姑姑当初的这个选择,真的让她的人生大不一样了。

季洁看着筱雅,低低的道,“你是季家的女儿,是季家的血脉。你不是试管婴儿,这一切都是姑姑的错。这些年姑姑亏欠你太多,所以你回来之后姑姑想方设法的想要去弥补你。所以姑姑之前不惜帮你做了很多姑姑不情愿去做的事情,对于感情这种事情姑姑真的看淡了。姑姑当初是真心劝你放弃小尧的。因为小尧跟小笛是真的相爱的。你是破坏不了的,只是你听不进去姑姑的话。这才导致了后面的事情发生……”

听到这里,陶笛也恍然大悟。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筱雅回来之后,姑姑对她的态度会变了。同样都是季家的血脉,因为姑姑对筱雅的愧疚,才会使得姑姑偏向筱雅。

季洁哭的很伤心,陶德宽看着有些不忍,从一旁抽出纸巾递给她,“擦擦吧。”

她接过纸巾,哽咽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陶德宽叹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本就是因果循环。虽说你做错了事情。可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源于善念。你偷偷换了两家的孩子,是想要安抚老人的心情。你赶走婉婉,是想要捍卫大哥的家庭。这期间到底是谁对谁错?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病房内的人全部默然了,也许是真相太过雷人,所以大家一时都难以平静下来。

季向鸿第一个离开病房,他在离开的时候,什么话都没说。那受伤的眸光,让季洁心里沉甸甸的难受。

筱雅叹息,微微的叹息。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啊。她的人生原本应该有另外一番模样的,可是这也不能完全怪姑姑。走到今天,弄成这副模样她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所以,她看着姑姑帮着姑姑擦拭泪水,有些感伤的道,“别哭了,姑姑。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也看开了,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偏激了。虽然你交换了我跟尧哥哥的身份,可我也不是一无所获的。我收获了这世界上最伟大的母爱,我那个名义上的母亲是用她的生命再疼爱我。这一点,让我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很欣慰。”

季洁想不到时隔四年多,她记忆中的小雅真的变了,居然能说出这么宽容的话来了。她有些错愕的看着小雅,“……”

筱雅微微的扬了扬唇角,将肩头的长发顺了顺,动作淑女而柔美。“是不是觉得我变了?是啊,我真的变了。我把这种变化叫做成长,以前的我真的是太不懂事了。现在的我,经历的多了,许多道理也看穿了。其实做一个恶人真的不开心,每天面对着良心的煎熬。而做一个善良的人,就像是阳光一样可以随时温暖别人,温暖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会觉得快乐。”

季洁有些不可思议的眨着眼睛,真的很难相信这样一番话是从小雅口中说出来的。四年多前的小雅偏激固执,还很自私。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情,可以不择手段。现在的小雅,整张小脸上面都弥漫着恬静的气息。眸光更加清澈。眉宇间满是淡淡的平和。这样的小雅,看上去真的让人放心多了。

她擦了擦泪水,哽咽,“小雅,你真的长大了,这才是真正意义上面的长大。姑姑对不起你,不管你怎么想,姑姑对你的愧疚都不会变的。”

筱雅却是淡淡的反问,“那你对我的温暖呢?你虽然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可你之前也一直温暖着我啊。我总不能记着伤害而忘记感恩吧?这件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们还是平静的让它过去吧。原谅一个人,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宽慰。其实憎恨,真的是一把双刃剑。折磨着别人的同时。也会折磨自己的。”

一席话,说的季洁感动不已,“好孩子……”

筱雅伸出白嫩的手指轻轻的为姑姑擦拭泪水,动情道,“你才是好姑姑,我曾经都想过杀你。你不是也没跟我计较吗?好了,姑姑,不管以前你做过什么,不管以前在我们的身上发生过什么。我们都放下吧,未来的生活我希望我们能温馨融洽的相处。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季洁点头,“恩,恩。谢谢你孩子,真的谢谢你!”

筱雅抬眸,看着陶笛跟季尧,动容道,“今天姑姑把大家召集过来说了这么多,那么我也借着这个机会说说我的心里话。自从我的腿跛了之后,我整个人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也想了很多。大概是因为心沉静下来了,所以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想不通的事情现在都想通了,人跟人之间真的讲究缘分的。也许我跟尧哥哥之间的缘分真的在我成了植物人的时候就结束了,所以我的纠缠只能让我自己变得卑微,也让尧哥哥更加反感我。那时候我就像是中了魔一样的疯狂,我为曾经的疯狂给你们带来的困扰向你们道歉。”

说完。她诚挚的弯腰对着季尧夫妻两人鞠躬。

季尧没什么反应,倒是陶笛身子微微的晃动了下。

筱雅继续诚挚的说道,“其实人生处处有风景,我真的没必要把时光和精力都耗在已经不在乎我的尧哥哥身上。只可惜,当时的我并不能听的进这些话。那时候的我,就像是被蒙蔽了双眼,眼底只有尧哥哥。后面我是真的放下了尧哥哥,但是却增添了仇恨欲。在季诚的挑唆下,我开始想要疯狂的报复你们。我现在回想起来,才意识到那时候的我一点也不开心。我每天都想着报复你们,绞尽脑汁的要报复,可是总是不能得逞,那时候真的好痛苦。现在这样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才发现人生还有很多美景。早晨的晨曦,中午街道上面的车水马龙,夜晚马路上闪烁的霓虹灯,都可以成为美景。”

“现在的我,是彻底的放下了过去的一切。陶笛,我说真的,以前我嫉妒你。现在我只羡慕你,却不会再嫉妒你了。我想起曾经,就是因为自己的执念太深,弄的自己伤痕累累,也伤害了顾楷泽。那个时候的顾楷泽对我也真的很好,是我挥霍了他的感情。我对不起他,我会找机会向他道歉的。我今天之所以说这些话,是希望以后我们一家人还能和睦相处。毕竟我跟陶笛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我们如果相处不好,父亲也会觉得很尴尬的。”

季洁看向陶笛,恳请道,“小笛,我知道小雅以前真的做过很多错事,对你们的伤害真的很大。不过,她现在既然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了,也能悔改了,希望你能给她一个机会,不要计较以前的那些了。好吗?算是姑姑求你了好吗?”

陶笛微微的叹息,抬起清澈的水眸看向筱雅,坦白道。“说实话,我是个心大的女人。我从来不会记着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曾经的伤害已经过去了,我记着没有任何意义。再加上你上次为了救我家季霄凡,自己冲上去替他挡了子弹的举动,我对你现在没有任何的芥蒂了。我儿子的生命,值得我去原谅你曾经所有的行为。来吧,我们拥抱一下,忘记过去的不愉快。”

筱雅有些意外的颤动了一下睫毛,上前给了陶笛一个紧紧的拥抱,“小笛……以后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陶笛点头,“当然可以。你是我的姐姐,我以后应该叫你姐姐。”

“小笛。谢谢你这么善良,这么大度。以后,我真心祝福你跟尧哥哥……哦……不,应该是跟妹夫能够幸福到白头。”筱雅由衷的说着。

陶笛抬眸看着她的笑容,也微微的扬起唇角,轻柔的笑道,“谢谢,也希望小雅姐姐以后能幸福。努力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努力的幸福起来。”

筱雅爽朗的笑了,“恩,我会的。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我眼里只有季尧。现在的每天跟着小护士一起看医院里面来来往往的帅哥,我突然发现我不喜欢季尧这种面部五官刚毅的没有一丝表情温暖的男人了。我喜欢那种面部五官比较柔和的暖男,跟暖男过一辈子肯定很幸福,所以我下一个目标就是给自己找个暖男。”

她的话语,给这个一直很压抑的病房增添了一些轻松色彩。

季洁满是泪痕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笑容,“好,看着你们姐妹这样我也真的欣慰了。”

她看向季尧,“小尧,姑姑也欠你一句对不起。姑姑真的很抱歉,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改变了你们的命运,还几次破坏你跟小笛。我真的很抱歉。”

季尧眉心骨微微的拧了拧,最终看向陶笛,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老婆说过不计较过去,我便不会计较过去。”

好一句霸气又宠老婆的话,听的陶笛心里甜甜的。

季洁动容的扯着唇角,“小尧,小笛,谢谢你们的宽容和大度,姑姑真的惭愧啊。”

陶德宽也善意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好惭愧的,这世间的事情本来就不可以清晰的划分谁对谁错?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角度,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是善意的。所以,我们都试着放下吧。你自己也应该放下了,不能被这些事情折磨着自己的下半生了。”

陶笛也赞同道,“是的,我爸爸说的对。你也别再自己折磨自己了,我们都希望你下半生过的幸福。不要再被这些往事折磨着自己了,女人不管到了什么年纪,都需要爱情滋润的。所以,我们也都希望姑姑能够去寻找到自己的幸福。”

筱雅也点头附和道,“对,小笛妹妹说的对。姑姑应该也去谈一场恋爱,找个姑丈把自己嫁了。有个人照顾你,我们才能放心。”

季尧还是那副酷酷的表情,只淡淡的道,“我老婆支持姑姑恋爱,我也支持。”

这画风突然转变的这么快,季洁一时都没能反应过来。有些怔怔的看着大家,“…………”

陶笛眼眸转动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俏皮道,“姑姑,不然等你出院,我帮你去报名参加相亲节目吧。那里面一大把合适的人选,到时候你慢慢挑,一定要挑个好男人回来好好疼你。”

筱雅笑道,“小笛妹妹这个主意好,等姑姑出院就去报名吧。”

季洁反应过来之后,脸颊顿时红了,低头有些别扭的道,“你们……你们怎么尽胡说,我都这把年纪了,还参加什么相亲啊?相亲都是年轻男女参加的节目,我一把年纪怎么能去凑热闹?”

陶笛坚持,“怎么能是凑热闹呢?现在你这么大年纪的去相亲的多了去了,而且我们的姑姑人长的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只要参加了节目肯定很抢手。”

季洁听的更加不好意思了,“小笛,不准寻姑姑开心,姑姑都不好意思了。”

说说笑笑之间,病房的气氛总算是融洽了几分。

最后,聊天是以陶笛的孕吐而结束的。

几个人说着说着,陶笛突然哇啦一下子吐了起来。

当时除了季尧跟季霄凡两个人之外。其他人还不知道她又怀上了二胎。

筱雅有些尴尬的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病号服,“小笛妹妹,你怎么了?我……我身上有这么臭吗?”

陶笛捂着唇,干呕着。

季尧下不了床,在一旁紧张的不行,脸色瞬间紧绷起来。

筱雅递过纸巾给她,小脸尴尬到不行,“是不是我身上消毒水味道太重了?”

陶笛吐了一会之后,心里才总算好受点,她涨红着小脸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是我自己的原因。”

她还没来得及说,季尧就道。“她怀上二宝了。”

筱雅跟季洁相视看了一眼,随即笑道,“真的吗?怀上二宝了?”

陶德宽更加激动了,“是真的吗?又怀上二宝了?我们家里又要多一个小小人了?真是太好了,可是你现在在住院。用药什么的,不会对宝宝造成影响吗?这些详细情况都问过医生吗?”

季洁也顿时紧张起来,拉着陶德宽的西装下摆,“是啊,可不能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这些情况都问过医生了吗?”

看着爸爸跟姑姑着急的样子,陶笛连忙安抚道,“都问了,问过了。医生说用的都是孕妇可以用的药物,不会对宝宝造成影响的,你放心吧。”

陶德宽这才放心,“那就好,那就好。”

是以,季洁的这番忏悔,在陶笛的孕吐和大家的祝福声中,拉下帷幕。

————

这一边,冯宇婷战战兢兢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左轮阴沉的脸色。

左轮自从把她从病房拉回到家里之后,就一直阴沉着脸色。他一言不发,就这么看着冯宇婷。

冯宇婷可是习惯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他一下午不说话的样子,她还是蛮奇怪的,也很不习惯。

两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坐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坐着。

就连午餐都没吃,她真的是饿了。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她小声的道,“我饿了。”

左轮还是沉默着,一言不发。

冯宇婷不得不提高音调,再次重复道,“我说我饿了,我真的很饿了。”

这要是换着平时,她半夜说自己饿了。左轮都会义无反顾的起床给她做好吃的,可今天他就是没反应。

冯宇婷急了,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悦道,“左轮,你这副样子干嘛?干嘛回来就一言不发?我说我饿了,我饿了你都没反应吗?”

左轮拧了拧眉头,看着她,冷道,“我说我想要宝宝,说了多少次,你不是一样没反应吗?”

冯宇婷一时语塞,就知道这个小心眼的男人因为宝宝的事情跟她别扭呢。她深吸了一口气,无奈道,“我又没说不生,只不过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已。”

左轮挑眉,“你需要准备多久?”

冯宇婷支吾道。“我不确定……”

左轮豁然起身,冷冷的勾唇道,“不确定?也就是说有可能准备三年?也有可能准备五年?或者更久?”

冯宇婷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气压都下降了,有一种特别冷的感觉,可是她也是个倔脾气,没什么情商,不懂得适可而止,还很坦白的点头,“也许吧。”

她真的习惯了说实话。

这三个字,把左轮的气焰再一次挑高。他直接将她压在身上,狠狠的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我简直是把你宠上天了,你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让你跟我生个孩子就这么困难吗?”

冯宇婷瞬间有一种这个男人已经变成野兽的感觉,她蹙眉,推着他的胸膛,“你别发疯,你想干什么啊?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左轮有些不羁道,“我跟你好好说的着吗?我跟你好好说的时候,你听过我的吗?我发现我真的太宠你这个女人了,都快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我特么早就跟你求婚了,你就是不答应。我大哥孩子都两个了,你还说要考虑个三五年,你是想要把我气死吗?”

冯宇婷完全推不动他,这会他的力气简直大的跟蛮牛一样。她惊慌道,“左轮,你到底在发什么疯啊?你别这么压着我,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气了……你走开啦!”

左轮真是气的不轻,他后面直接不说话了,直接用行动来征服这个女人。

他将女人从沙发上一直折磨到卧室,最后女人累的都没力气挣扎了。

过程中,他是彻底征服了冯宇婷……

等到激情和愤怒过后,冯宇婷身上都被他折磨出淤青了。脖颈处很明显的被他咬出了痕迹,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零件像是被拆开重新组装过一样。爬起来,去照照镜子,看见自己脖子上的痕迹完全无法见人之后,哇啦一下子委屈的哭了出来。

本来身子就被折磨的没力气了,这样一哭,直接哭的瘫倒在地毯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