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冯左)/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原本心里憋着的怒火在刚才的过程中也消的差不多了,他最怕的就是冯宇婷的眼泪了。

要说他平时是真的很宠这个女人,大哥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说小嫂子是他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女人。他当时就觉得这话用在冯宇婷身上也蛮合适的,这个女人真的是他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女人。

看着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听着她的哭声,他的心开始隐隐的抽疼起来。

冯宇婷真的哭的很伤心,觉得自己很委屈。她只不过是说了一点实话而已,就换来男人这样野兽般的折磨。她委屈到没边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一边哭,还一边用无辜的眼神瞪着左轮。

左轮被她瞪的心里难受的很,身子几乎是反射性的弹起来,上前将女人抱起来,喃喃的安慰道,“不哭了,宝。”

冯宇婷被他抱到床上,眼泪流了一连串,生气的瞪着他,连吼他的力气都没有了,“左……轮……你今天是不是吃了火药了?你是疯了吗?你看看你把我折磨成什么样子了?我凭什么不哭?我就是要哭……”

左轮只好低声下气的哄她,“不哭,不哭了好不好?算我错了好吗?不哭……”

冯宇婷没好气的翻白眼,“本来就是你的错,什么叫算你错了?”

“好,好,就是我的错。是我本来就错了,行吗?”左轮一边帮她擦拭着泪水,一边柔声哄她。

冯宇婷推开他的手指,哽咽道,“你别碰我!你赶紧离我远点!”

左轮拧眉,将她直接搂进怀中,“我特么偏不呢!”

他这模样,简直就是在耍无赖!

冯宇婷恼火道。“你特么就得离我远点!”

她哭的也更大声了,哭的左轮心烦意乱。尝试了差不多十分钟之后,不但没有让这个女人停止哭泣,反而越哄她越是委屈,哭的越是大声。

最后,左轮一咬牙,一拧脖子,怒道,“不准哭了!我说了不准哭了!”

冯宇婷被吼的楞了几秒,定定的看着他,“…………”

几秒过后。她反应了过来,怒吼道,“你说不哭我就不哭了?凭什么?”她更是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她泪如雨下,左轮又没出息的软了下来,好言好语道,“就凭你是我最疼爱的宝贝媳妇啊,你再这么哭下去,我真的会心疼死的。我的宝,你真的想要看我着急死?”

都说女人喜欢甜言蜜语,这话还是有一点道理的。至少,这番话冯宇婷听了心里安慰了一点。

不过。她不是个爱哭的女人,这会哭完全是因为委屈,一时半会,还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断的抽噎着。

打蛇打七寸,左轮眸光转动了一下,最后半是诱哄,半是威胁的道,“宝贝媳妇,媳妇宝贝,真的不能再哭了。你要是再哭下去,皮肤都会变差的,到时候可就不漂亮了。你看,你现在哭的眼角都有细纹了……”

这话像是特效药一样,瞬间止住了冯宇婷的哭声,她连忙擦干自己的泪水,冲着男人着急道,“镜子!我要镜子!”

左轮连忙从她包里翻出她的化妆镜递给她,“媳妇宝贝,你自己看看……”

冯宇婷照镜子一看,脸色都吓的变白了,“天啊。我怎么变这么丑了?我不要哭了,我坚决不要哭了。”

她连忙收敛情绪,还努力的上扬着唇角。

只是在收起化妆镜的时候,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怒道,“都怪你,都是你的错……咕噜……”

她的肚子饿的都响了,她有些尴尬的红了脸。

左轮听了立刻献殷勤的笑道,“宝贝媳妇,你去床上躺着。哥给你做饭去,你想吃什么哥都能给你搞定。说吧,你想吃什么?”

冯宇婷生着闷气也不忘亏待自己的肚子,冷冷的道,“我想要吃虎皮凤爪,还要吃剁椒鱼头,快去!”

左轮立刻笑道,“没问题,媳妇宝贝你就安心等着吧。哥现在就去给你准备。”

男人挽起衣袖,站在厨房里面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很快,厨房里面就传来了有节奏的声响,这声响敲击出了家的乐章。

一个小时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左轮做好了饭菜喊冯宇婷吃饭,“媳妇宝贝,宝贝媳妇快点吃饭。”

冯宇婷早就很饿了,她起床,闷闷的过来坐下吃饭。

全程,都是左轮在死不要脸的逗着她说话,她冷淡的不搭理他。

吃完饭,放下筷子就重新回床上躺着去了。

卧室的门关上的时候,她还附带了一句话送给左轮,“别打扰我,我很累了,需要休息!”

说完,利落的关上门,还上了保险。

左轮对着那扇门发呆了很久,才默默的道,“麻蛋的!真是奇了怪了,明明是我先生气的,怎么最后还是我哄她?她都说了那样的话了,我怎么能不生气?可我怎么还这么没骨气的反过来哄她?”

顿时没了吃饭的心情,直接将筷子放下了,对着那扇门生闷气。彼时,他真的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还真是没出息。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宠女人宠到这般没底线?宠到连女人不愿意给自己生孩子也无所谓?

一下午,他就坐在餐桌前发呆,而冯宇婷在卧室里面补觉补了一下午。

左轮觉得自己必须要想个办法把自己媳妇不愿意生孩子这件事给扭过来,他也老大不小了。好不容易遇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了,想要结婚生子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在他身上怎么就进行的不顺利呢?

他一直呆到晚上,最后还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

第二天,左轮来医院看季尧跟陶笛。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一点也不假,因为小嫂子怀孕了,大哥的气色好多了。整个人都显得神清气爽,见到他的时候。居然破天荒的对他扬唇,“早!”

左轮差点就惊掉了下巴,他下意识的问道,“大哥,医生给你用错药了?性格都变了。”

季尧沉着脸,瞪了他一眼,“我看你今早出门忘吃药了!”

陶笛是个聪慧的女子,一眼就看出左轮有心思,忍不住笑着问道,“左边那个轮子,你怎么了?还在为昨天的事情不开心吗?犀利姐也就那么随口一说,其实你只要好好的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她应该还是愿意给你生孩子的。”

左轮拧了拧眉头,装着不羁的道,“哪有?我哪有不开心?我开心着呢,我才不跟她一个女人一般见识呢,我是男人,不拘小节!”

季尧淡淡的勾唇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陶笛又笑,“少来,不管怎么说,我也认识你几年了。不能说百分之百的了解你。百分之七十的了解还是有的,就你这表情和状态,一看就是有心思。说说看呗,有什么心思?说出来小嫂子帮你出出主意。”

听到这里,季尧突然想起了昨晚陶笛躺在他边上,跟他两个人一起看过的一个段子笑话,于是酷酷的问道,“我老婆说的对,你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陶笛这会正在喝水,听到自己家老公的冷幽默。差点喷水。最后还是呛住了,咳了几声。

季尧立刻紧张的问,“怎么样了?没事吧?”

陶笛连忙摇头,“没事,没事了。就是不小心呛了一下。”

季尧看她小脸涨红,连忙帮她顺着脊背。

左轮挑眉没客气的道,“报应。”

季尧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闭嘴!”

陶笛笑了,“你们兄弟两相处模式我算是看明白的,平时总是相互伤害,关键时候都能为对方豁出命去。好了。言归正传有什么心思赶紧对小嫂子说说。你要知道小嫂子情商很高,尤其擅长解决有关于感情的各种疑难杂症。”

说的左轮还真是有些心动了,不过看在大哥那来那冷飕飕的眼神之下,他傲娇,“算了,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

陶笛心领神会的轻拍了一下季尧的手背,给他使眼色。

季尧秒懂,看了左轮一眼后,淡淡的道,“说。支支吾吾才丢人!”

左轮等的就是季尧这一句话,他立马在陶笛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然后眸光有些暗淡,声音有些低哑的道,“小嫂子,你说对了,我真是为了冯宇婷不愿意给我生孩子这件事烦着呢。你知道的,昨天她在病房里面说的那些话,我是真的不高兴听。她也不小了,居然说要生孩子得等个三五年的,或许比三五年更加久。这不存心急死我吗?我本来拉她回家。想要好好跟她讲讲道理的,可是她哭了。你知道的,她一哭,我就没辙了……”

看着左轮无奈的模样,陶笛实在忍不住,有些不厚道的笑了起来,“还真是为这件事啊。”

左轮一脸受伤的看着她,小声抱怨道,“小嫂子,你变坏了,你真的变坏了。我这么严肃的跟你说这件事的时候。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你知道我烦的一晚上都没睡好,你在我大哥的感染下,真的变坏了。我甚至开始怀疑,你还是不是曾经那个善良可爱又热心的小嫂子了?”

陶笛忍住笑,“行了,适可而止吧。别说的跟我真的有那么过分似得!我憋不住还不是被你这一脸苦瓜相给逗笑的。”

左轮瘪嘴,“出主意,快点出主意。”

陶笛想了想,一本正经的道,“犀利姐这个人情商比较低,所以有些事情真的需要外界去刺激她。她只要受了刺激,有些事情才能意识到。你暂时不要跟她正面去提要宝宝这件事,你应该从侧面去诱导她自己想要宝宝。”

左轮听的很认真,“说的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可是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我现在拿我这个宝贝媳妇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脑袋都愁的疼了。”

陶笛清澈的眼眸转动了几下,想了想,“具体怎么做,我晚点发你微信上面,我也需要斟酌一下。”

左轮像是看见了新的希望一样挑眉,“行,小嫂子我等你的具体方案出来!”

————

冯宇婷上次哭了之后。日子又恢复了正常。

上班下班只要左轮有空都会去接她的,也没再跟她提宝宝的事情了。她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是开窍了,生宝宝是一件多么冒险的事情啊,这件事能推迟多久久推迟多久。

再说了,她的人生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去做呢。

这天左轮照例去公司接她下班回家,两人顺道去超市买了点菜,回到小区,上电梯的时候一起进来还有一对年轻夫妻怀中抱着一个粉嫩的小婴儿。大概只有六七个月那么大,小脸精致而粉嫩,看上去就像是可爱的芭比娃娃一样。

小婴儿很可爱,这一点冯宇婷是有同感的。可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孩子。她看看就行了。

她主动挽着左轮的臂弯,退到电梯壁边上。

看着电梯壁倒影着的两个人的身影,还蛮般配的。

用陶笛的话来说就是,身高,颜值,脾气,都挺相得益彰的。

那对抱着孩子的夫妻很喜欢宝贝,一直在小声的逗弄着襁褓中的小婴儿。而小婴儿在爸妈的逗弄下,小婴儿竟笑了,银铃般的笑声在电梯里面回荡着。

左轮全程都没说话,一直在专注的看着手机邮箱里面助理发来的邮件。

冯宇婷本身就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所以也默默的站在电梯内。不过,大概是小婴儿的笑声太过纯净,仿佛能够洗涤人的心灵,这让她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了。

抬起美眸看着两夫妻和那个小婴儿,这才发现这对小夫妻真的是蛮年轻的,年轻的妈妈生了孩子之后身材恢复的还挺好的。如果不跟这个小婴儿待在一起,估计没人看得出来这个年轻时尚的女孩已经为人母了。

她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心想这该不会是后妈吗?

大概是年轻妈妈也感觉到了冯宇婷在看他们,回眸礼貌的对冯宇婷笑了笑,唇角微微的弯了弯,笑容甜甜的。

年轻妈妈主动跟冯宇婷打招呼。“你好,我们是新搬来的。”

冯宇婷性格虽然冷,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懂的,她也淡淡的回应道,“你好,你的孩子很可爱,笑的很开心。”

“是的呢,自从有了我们家璇璇之后,我们夫妻两每一天都觉得很充实很幸福。”年轻妈妈语气温柔的说着,眼角眉梢沐浴着浓浓的幸福。

冯宇婷淡淡的点头,算是了解了。

年轻妈妈性格可能比较活泼,所以又主动说道,“我们家璇璇真的很可爱,她的笑容总是能感染我们。想当初我还怕生了她之后,身材变形呢。还好,我的身材没怎么变形。又生下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我的老公现在很爱我呢。”

“恩,看的出来你老公很爱你。也看的出你们一家人真的很幸福。”冯宇婷性格使然,所以语气总是淡淡的。

年轻妈妈兴致勃勃的说道,“谢谢你,我也看的出来你的老公很爱你。”

冯宇婷有些惊讶,随口问了一句,“怎么看出来的?”

年轻妈妈的视线移到左轮停留在冯宇婷肩膀的那只手上,笑意盎然道,“你看你老公从一进电梯就开始看手机,我猜他是在处理重要的文件。但是他能在这种时候,还惦记着用自己的手臂保护你,这就说明他真的很爱你。”

冯宇婷扭头一看,这才注意到左轮的手臂一直搁在自己的肩膀上,用一种半包围的姿势的将她禁锢在他的怀抱中。这些细节,她还真是没注意过。而她这会注意到的时候,左轮还在看邮件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想到这个年轻妈妈说的话,她的心底竟然闪过一丝甜蜜的感觉。

嘴角的笑容弧度也自然了几分,微微的点头,羞涩的红了脸颊。

年轻妈妈似乎性格真的很活泼,很爱说话,“你老公平时一定很宠你吧?这样的男人看上去就挺会宠人的。”

冯宇婷真的想说一句厉害了,这都能看的出来?可最终还是很有修养的微微点头,“是,他目前为止是挺宠我的。不过,他还不是我老公,现在是我未婚夫。”

年轻妈妈有些诧异的眨了眨眼睛,一边逗弄着婴儿,一边笑道。“看你们放在地上的购物袋里面装的都是居家生活用品,你们应该是处于婚前试婚状态吧?这种状态的时候,应该每一天都很浪漫吧?难怪你看上去很幸福。”

冯宇婷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脸颊,有些迷茫的问,“有吗?我看上去有很幸福的样子吗?”

她觉得自己没那么夸张吧?她一直都习惯了面无表情,哪有看上去就很幸福的样子?

年轻妈妈恰好是跟他们同一楼层的事情,于是有模有样的看着她的五官,笑容妍妍的道,“有啊,你看你的眼角眉梢都沐浴着幸福。一看就像是个沉浸在恋爱中,被爱情滋润的幸福女孩子。你未婚夫看上去。真的不错。希望你们能早点修成正果。”

冯宇婷第一次觉得原来跟陌生人说话也没那么煎熬,她不知不觉也多说了几句,“结婚这件事我们暂时还没提上日程。”

大家在同一楼层出电梯后,年轻妈妈又拉着她说道,“真的好巧哦,没想到我们居然是用一个楼层的。我们是昨天刚搬进来的,我喜欢高层,所以我老公特地为我和女儿换了这套房子。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多关照哦。”

冯宇婷破天荒的微笑着点头,“相互关照才对。”

年轻妈妈点头,拉着自己老公的臂弯,眉眼弯弯的笑着,“对了,我叫美美,你叫什么?”

冯宇婷犹豫了一下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全名,“我叫冯宇婷。”

年轻妈妈连忙礼貌道,“我叫张小美,以后你可以叫我美美。”

左轮出了电梯,才结束手机上面的工作。这才发现他的冰山媳妇跟邻居聊的火热,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礼貌的向对方夫妻点头问好。

就在大家简单的聊了几句。要结束的时候,张小美突然夸道,“婷婷美女,你今天这款口红真漂亮。真的很忖你的气质。”

冯宇婷再次楞了一下,看了一眼左轮后,坦白道,“是我未婚夫送我的,他知道我喜欢口红。所以他会送我各个色号的口红。”

张小美羡慕的看着自己的老公撒娇,“老公,你看别人家的未婚夫多好。真是有够细心体贴的,我也想要这款口红。”

左轮也如实道,“抱歉,这款口红是刻字签名限量款。东城就两支,一支我媳妇用了,一支我送给我大哥给我嫂子了。”

张小美有些失望,“天啊,看来你真是宠你媳妇宠的很疯狂?你一共为她买过多少支口红啊?”

左轮摇头,“这个我没计算过。”

冯宇婷是个实诚的人,想了想回答道,“大概有两三百支吧。”

其实,左轮想说他还直接为她在商场里面成立了一个专柜,怕给别人留下炫富的印象。就忍着没说了。

张小美羡慕的不要不要的,“婷婷美女,你简直是太幸福了。等你们两人结婚的时候,可以邀请我们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吗?我好想亲眼看着你们幸福的在一起哦!”

左轮爽快道,“当然可以!越多的人见证我们的爱情越好,我求之不得。我会让我媳妇成为全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冯宇婷以前听到这些话肯定会觉得肉麻,可是现在不会了。似乎这些话听多了,也习惯了。

张小美激动的道,“好的,好的,一定要记得给我们发请帖啊!老公,你看看人家的未婚夫多浪漫。你以后跟别人家的未婚夫多学着点好吗?”

她的老公是个好脾气的暖男,笑着点头,“好的,老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张小美性格实在是太活泼了,还跟他们开起了玩笑,“我看你们两基因这么好,等你们有了孩子。如果是个儿子,我们结个娃娃亲呗。你们看我家宝贝多可爱啊!”

冯宇婷有些尴尬的抽了抽唇角,“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暂时我们还没要孩子的打算。”

张小美的老公拉着她,“好了,别一直拉着别人聊天了。人家上一天也怪累的了,我们的宝贝也饿了。先回家吧。”

张小美这才收敛自己,“好吧,婷婷美女你有空记得到我家串门哈。我喜欢交朋友,也喜欢家里非常热闹。”

冯宇婷礼貌点头,“好的。”

等到几人分别之后,冯宇婷跟左轮回家。

冯宇婷换鞋的时候,左轮挑眉看着她,邪魅的笑道,“怎么样?跟了我不吃亏吧?你瞧多少女人羡慕你啊?赶紧跟哥结婚吧?好吗?媳妇?”

“是不是你马上还想跟我说刚才那个婴儿很可爱,要我尽快跟你生孩子啊?我说了生孩子这件事我需要考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左轮打断,“哪有?我不急。我一点都不急,你慢慢考虑。”

这话说的正常,可冯宇婷听着却不踏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