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尊重他的隐私)/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自然。俊逸的脸颊上面流转着莹白色的灯光,忖的他五官菱角分明,邪魅无比。其实他跟季尧是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男人,如果用天气来形容,那么毫无疑问的,季尧是冬天,而他左轮是春天。

季尧是那种英俊的让人望而生畏,一般小女生都不敢靠近的那种。而左轮是那种帅气的让人一眼就感觉温暖如春的类型,他的薄唇时不时的轻佻着唇角。有些邪魅,有些温和,更加迷人的那种类型。

这会他对着自己的媳妇微微的挑了挑唇角,“媳妇点菜吧,今晚想吃什么菜?老公下厨去。”

冯宇婷在这段感情中,已经习惯了被说教。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以为左轮又会借此机会对她说教一番。这会她的脑海中闪过的都是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喋喋不休这类词。可谁知道画风转变这么快?

这男人居然放弃了这个说教的机会,她有些诧异的眨了眨美眸,“你不打算说点什么了?”

左轮已经转身向厨房走去了,听到这话,又转身折回来。长臂一伸将她拉进怀中,食指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美眸,微笑道,“媳妇,你想我说点什么?是不是我一天没说我爱你了?好吧,媳妇我爱你……”

冯宇婷瞪大眼眸,根本就来不及推开男人,红唇就被男人吻住了,然后是好一番暧昧的纠缠。

最后,两人直接在沙发上缠绵了一番。

最后的最后,冯宇婷被折磨的累了,就软软的躺在沙发上。

左轮的体力似乎非常好,在将她折磨的精疲力尽后,居然还能精神饱满的下厨做饭……

这一点,冯宇婷还真是甘拜下风。

她很累,身子像是被拆开了零件,重新组装过了一样。她猜想左轮最近肯定去健身房了,不然体力怎么一次比一次好了?听着厨房里面传来的洗洗刷刷的声音,她很累却不想睡。

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薄毯,就这样安静的听着厨房的声响。

左轮探出身子问道,“媳妇,今晚想吃什么口味的鱼?”

冯宇婷绝美的五官上面浮现了一层茫然之色,竟没回过神来。

左轮放下手中的原材料,擦干净双手走出来。当他看见她的大长腿都露在薄毯之外的时候,眉头微微的拧了拧,压低声音警告道,“盖好点,客厅里没开空调,小心着凉。”

冯宇婷还没反应过来呢,男人就近在咫尺了。她好看的黛眉微微拧着,咕哝了一句,“我才没那么矫情呢。”

左轮压低声音,但是眼神里满是宠溺,“在我心里,你就是最矫情的小公主。盖好了。”

他帮她将薄毯盖好,深怕她着凉了。

那双会放电的桃花眼看着她,问道,“媳妇,你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出神?我问你话都没听见?”

冯宇婷连忙从幻想的世界中回到现实,她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走神了,微微蹙眉,“是你自己声音说的太小,我没听见。”

左轮突然就爽朗的笑了,在她的额头浅浅的吻了一下子,“媳妇,我发现你变可爱了。”

冯宇婷从来不觉得可爱这个词可以用在她的身上,她表示拒绝,“no!no!可爱是陶笛的专利,我才不做可爱的小女人。”

左轮又笑,言语间多了几分霸道,“我觉得我媳妇可爱,我媳妇就是可爱!”

冯宇婷突然发现眼这个男人也变了,好像变得幼稚了。她懒得跟他扯那么多了,“我饿了,你到底还做不做饭呢?”

“做!”左轮起身,“说,你想吃什么口味的鱼?”

冯宇婷随口答道,“糖醋的吧。”

等到那抹身影再次走进厨房,她不知不觉再次对着厨房的方向发呆。刚才她为什么走神呢?

因为她脑海中幻想的都是他们婚后的画面————

婚后,下班后两个人都累了,就一起在沙发上腻歪一会。然后一起去厨房做饭。如果他要加班,她提前回家。应该也会研究一下食谱,然后做几道菜等着他回家吧?

而她如果需要加班,下班晚了。回到家里,躺在沙发上听着厨房的声响,应该会感觉到很温暖。那一瞬间,所有的疲惫和辛苦都不见了,心底流淌的应该都是满满的幸福感。

幸福?

幸福是什么样子的?

好像她勾勒的幸福画面里,一直都有他的身影存在。

他真的就是她未来的幸福吗?

老实说,因为小时候的心理阴影,她不相信男人,不想结婚,甚至有些排斥婚姻。

最近,她的想法似乎在发生改变……

————

之后的一连几天,几乎冯宇婷跟左轮每天出门的时候,都能遇到张小美一家三口。

每次张小美都很活泼的拉着冯宇婷聊天,冯宇婷的反应比较冷淡。她习惯如此,后面见面的次数多了,也经不起张小美的主动搭讪,也会跟她聊几句。

张小美家的那个小婴儿每次见到冯宇婷,都会甜甜的笑着。

那纯净的笑容,就像是天空最纯净的云朵,包裹着人的心灵,也洗涤着人的心灵。

张小美看见女儿笑的这么开心,马上就拉着冯宇婷开起了玩笑,“婷婷美女,你瞧我闺女多喜欢你啊。她长这么大,可没对我笑的这么开心过,哈达子都流了出来。”

冯宇婷有些尴尬的抽了抽唇角,一本正经的道,“婴儿流口水应该是天性。”

“天性是天性啦,可是对着我们的时候没流那么多。我的意思是你赶紧跟你的未婚夫完婚,然后生个可爱的小王子。这样我们两家就可以订娃娃亲了,我女儿那么那么的喜欢你呢。”张小美大学刚毕业就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她是个爱情理想主义者,说话语速很快,也很可爱。

冯宇婷汗哒哒。简直是无言以对,“…………”

张小美越想越美,“如果两个宝宝长大了真的能有缘分,我觉得我们两家的缘分也可以出一本书了。书名就叫做,电梯内的两世情缘。”

电梯内除了张小美本人和不懂事的婴儿外,其他人均是满脸黑线。

张小美尴尬的抽了抽唇角,“额……那个……那个……这个名字太土了是吧?那我可以再想想其他的,反正来日方长,不急不急。”

冯宇婷真想说一句,岂止是土,简直是土了掉渣了。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求电梯快点到一楼,顺便祈祷明天早晨下楼不要再遇到了。这天天在耳边叽叽喳喳的,而且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孩子,她可听不了。

可是这个张小美完全不懂她内心的崩溃,还在热情的幻想着,“婷婷美女,书名不要紧,最最要紧的是你们赶紧完婚,赶紧生小王子!”

冯宇婷暗自倒吸了一口气,想了一会,才说道。“你想太多了,结了婚,也不一定会生儿子的。”

张小美古灵精怪的打量了她一会,然后踮起脚尖,在她耳畔说道,“婷婷美女,我感觉你一定会生儿子的。你知道吗?我奶奶跟我说过,女人屁股翘就容易生孩子。你看我屁股一点都不翘,就生了女儿,你屁股这么翘,一定生儿子,你抓紧点哈。”

冯宇婷真是被雷的外焦里嫩的,这都是什么套路啊?屁股翘就生儿子?

她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偏偏这个热情的张小美,还拉着她在幻想未来两家人的生活。

她只能将求救的眸光移向身边的男人,她看了一眼左轮,微微对他使眼色。

左轮心领神会,俊脸上露出俊逸的微笑,伸手将她搂进怀中,说道,“不急,我媳妇不想结婚,我惯着她。”

这句话说的张小美眼睛都直了,她一脸羡慕的扯着自家老公的衣服,“哇,老公,你看别人家的未婚夫都是怎么宠媳妇的?简直是宠的无法无天了。这完全是霸道总裁里面才有的情节。”

电梯到了一楼,冯宇婷赶紧逃跑一般的远离这个张小美。

到了车上,左轮坐进了驾驶座,然后习惯性的很绅士的探身过来帮她扣上安全带。

一路上,车内放着陈奕迅的那首《稳稳的幸福》。

冯宇婷单手支着额头,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脑海中浮现刚才的场景,还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张小美,真的是个话唠。弄的她都有点怕了。

左轮在开车,随意跟她聊着点什么。唯独没提到电梯内刚才发生的事情,也没再提到孩子的事情。

冯宇婷自己有点不淡定的歪着小脸问他,“你刚才说的是真心话?真的不急着结婚?”

左轮侧脸看了她一眼,理所当然的点头,“当然,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冯宇婷心直口快的道,“可是你以前很急的,突然又不急了?”

左轮目视着前方,淡淡的回答。“以前着急事我的错,是我没考虑你的感受。我现在知道你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所以我不会勉强你。以后结婚生孩子这两件事,我不会再提了。放心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冯宇婷闻言,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又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

这松掉的那口气,在半路又提了起来。这种感觉并不轻松,而是不安。不知道为什么不安,就是不安。

反观身边的男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开车,口中还跟着哼出几句歌词来。

之后的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内,左轮真的再也没提过结婚生子这两件事。

他们下班回家,多数是能遇到张小美一家三口的。

渐渐的,他们更加熟悉的。

张小美会主动跟她说他们家的情况,从张小美口中她了解到。小两口是在大学里面谈的恋爱,大学毕业就结婚了。顺理成章的,张小美怀孕生子,现在在家全职照顾孩子。

她的老公在一家国企工作,每天早晨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出门。她老公先是把张小美送到回娘家的地铁上,然后自己再坐地铁去公司。

张小美的孩子还小,所以她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每天都会坐地铁回娘家,让自己已经退休的爸爸妈妈帮着照顾一会。等到老公下班了,一家三口再一起回爱巢。这样的小日子忙碌而充实,平淡而温馨。

张小美说她很满足,虽然公公婆婆身体不太好,不能帮着照顾孩子。但是公公婆婆尽力资助他们买了这套房子,他们总算是有自己的爱巢了。她感觉很幸福,很满足了。

她口中那种平淡而温馨的幸福,有时候真的感染到了冯宇婷。她甚至会在脑海中勾勒家的画面,有一个家,家里有他,还有一个可爱的婴儿,那会是什么样的画面?

只是,回到现在的家里,左轮再也不提结婚和生孩子这两件事了。

最开始那种轻松的感觉,越发的被不安所替代。

周末,她约了陶笛去做美容。

她刻意跟陶笛提了这件事。

陶笛听完了之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直直的摇头。

冯宇婷蹙眉,有些紧张的问,“怎么?你干嘛一直摇头?是不是你也觉得左轮不对劲了?我就觉得这段时间他很不对劲!”

陶笛无语的白了她一眼,“我是心疼左边那个轮子!”

“?”冯宇婷不解的蹙眉。

陶笛开始给她洗脑了,“犀利姐,说真的,我觉得你才不对劲。你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左边那个轮子都依着你。用我家季霄凡的话来说,干爸宠干妈都快要宠到宇宙上面去了。你怎么还不知足?之前你很反感他逼婚,现在你又怪他不提这事了?你到底想要男人怎么做?你想要闹哪出啊?”

冯宇婷沉默了,连做脸的心情都没有了,也不顾美容师正在操作中。伸手推开美容师的手,一下子坐了起来,眉头拧的很深。她第一次露出一脸无助的表情看着陶笛,“我……我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觉得我都像个爱情傻瓜了,一开始真的很讨厌他逼婚,也很不想生孩子。可他现在真的不提这件事了,我又觉得有些不安。”

“作。”陶笛不客气的道,“犀利姐,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作啊?”

冯宇婷不承认,“我作吗?你撒娇让你老公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一件都没做过。我这怎么能叫做作?”

陶笛汗哒哒,“我那是真的撒娇,不是作。再说了,我老公喜欢我撒娇。”

冯宇婷无语的翻白眼,“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有本事自己也回家撒娇去啊。我保证你只要一撒娇说想结婚了,想生孩子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陶笛跟她开着玩笑。

冯宇婷深呼吸,“这不是撒娇能解决的事。再说了,我还没想好结婚生孩子呢。”

陶笛给了她一个你已经无药可救的眼神,最后不得已的说道,“犀利姐,你爱左轮吗?我觉得如果你真的爱他,那么结婚生子这两件事都不是问题。没错,生孩子身体是会变形。可是你生的是你们的爱情结晶。你看着孩子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这个孩子有可能像你,也有可能像左轮。你为他生孩子,他照顾你心疼你。你会觉得自己再怎么辛苦都是值得的。”

冯宇婷眉头还是蹙着,婚姻跟孩子都是她不愿意提起的禁忌。所以,她真的很难说服自己一下子就进入婚姻殿堂,然后忍着各种不适和身材变形为他生孩子。

陶笛看着她的反应,最后说道,“你好好回家想想我的话,想明白了,你的难题就会迎刃而解了。人的一生,遇到心爱的人,能够携手一生就是最大的幸福和幸运。有些东西是需要自己勇敢的去努力,去珍惜的。”

出了美容院,陶笛一边开车,一边给左轮发语音微信,“左边那个轮子,看来这一招有效果,你继续努力,现在看来还需要加点火候了。”

左轮发了个OK的手势过来。

陶笛放下手机,默念着,“犀利姐,你可不能怪我。我这是为了你们的幸福呢!”

刚放下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是季尧打来的电话。

她接通了之后,就听见男人问她,“做完了?”

她柔声应道,“恩,做完了。很舒服。”

“自己开车?”

“恩。”陶笛不想撒谎,硬着头皮点头。

“停车。”

陶笛有些懵的将车停下,“怎么了?”

只听见那边的男人沉声道,“不要自己开车,出门让司机送你!”

陶笛突然就笑了,笑容璀璨的仿若星辰。“知道啦,下次我让司机送我。”

“接完电话,再开车上路!”这又是霸道男人的霸道命令。

陶笛嫁给他的这几年,真的快要被他宠成废人了。以前她也可以一个人开车上下班,可是现在就不行了。她只要单独开车出门,他就各种不允许,各种不放心。还真别说,她自个也真是不争气。偶尔偷偷一次自己开车出门,居然刮了别人的车……

今天她想好久没开车了,偶尔开车出来逛一圈心情也能更惬意点。

哪知道就短短三个小时,他也能打电话回来查岗啊?

“好的。挂了电话我再开车,我一定会小心翼翼的。”陶笛在电话这边笑容甜甜的,其实被霸道男人宠着真的是一种甜蜜的幸福,她又忍不住揶揄了一句,“老公,你打电话回来就为了查岗?”

季尧剑眉微微的上扬,嗓音低沉而有磁性,”看着路边那家糖葫芦专卖店问,“其实我不是查岗,我只是昨晚听说某个人想吃糖葫芦了,但是你一定要认为我是查岗。那么我就挂电话了。”

陶笛嘴巴一下子张大,小心肝都被虐的疼了,“不要,老公,不要挂电话嘛。你没查岗,你也不用查岗。你的小妻子很乖很乖的,除了你再也看不上别人了。你现在是要给我买冰糖葫芦吗?是万达二楼的那家吗?可是我怀孕了,好像不能吃山楂……怎么办?怎么办?”

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真的让她折磨的不轻。

季尧忍着笑,揶揄道,“你是不是傻?你不知道现在的糖葫芦有各种水果味的?不一定非要吃山楂的。”

陶笛顿时兴奋了。“那有没有草莓味的?我要一串草莓味的,还要一串普通的。对了,你再打个电话问问儿子他要不要吃?不要等会买回家,儿子抢我的吃。”

季尧单手揉了揉额际,有些不屑的勾唇,淡淡的道,“放心,季霄凡不会的。因为……他不屑跟女人抢东西吃。”

陶笛,“…………”

“你慢点开车,我去万达上面买糖葫芦。半小时后见。”季尧说完这句话,挂了电话。

陶笛心底更甜了。挂了电话,小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心爱男人的宠爱。

————

冯宇婷昨晚美容回家后,接到左轮的电话,说是今晚有应酬回来可能会晚。让她自己煮点东西吃,不用等他了。

听到电话背景声音很吵,她刚想问他在哪里,那边就挂了电话。

她对着手机发呆了几秒,还是微微叹息了一声,去厨房给自己简单煮点面条。

她不是个矫情的女人,男人应酬那是难以避免的。所以她没不开心。

只是觉得一个人的晚餐有些简单,更加的孤单。她甚至都怀疑自己煮面条的水平下降了,不然为何这面条这么难吃?近乎难以下咽?

草草的吃了点面条,她去洗澡然后倚在床头看书。

期间,她给左轮发过一条微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可是左轮一直没有回复过……

等到十点,她有些坐不住了。心底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放下书想给男人打电话,可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大概十二点的时候,左轮终于回来了,她听到了开门声。

她没有装睡,也没有生气,而是站起来迎出来,“回来了?”

左轮身上的酒气很重,看见她的时候,微微一怔,随即迷糊道,“你……怎么……还没睡?”

“我还不困。”冯宇婷上前扶着他,怕他摔倒。

左轮却说,“没事……我没醉。”

就这样,他踉跄着走进浴室洗澡。

冯宇婷将他的内裤和浴袍递给他。他很快就洗好了,似乎很累,累的连头发上的水珠都来不及擦,就倒头睡下了。

很快,卧室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冯宇婷还站在床头看着他,他就这样睡着了。

她叹息着,找来干毛巾,帮他擦拭头发,差不多快干了,自己才去床上躺下。

刚一躺下,就听见左轮的手机响了。

好像是微信的提示音,她并不想理会,她从来都很尊重他的隐私。

可是,那边的人似乎很着急,一直不停的给他发微信。

也许是女人敏感的天性,促使她下床去拿他的手机。

他的手机密码她是知道的,很轻易的就打开了。

微信的界面打开后,一个女神范的头像跳了出来,上面显示有15条信息,她手指微微颤抖的点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