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婚礼这一天)/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连串的信息跳出来,冯宇婷怔住了。

在吗?

到家了吗?

左先生,你怎么没回应?

是不是喝多了?

头晕么?

???

左先生?

我到家了……

左先生,我睡不着……

左先生……

…………

刚躺下,居然有些想你了!

中间有几句她看不清楚,因为眸底的焦距都落在最后一句话,最后几个字上面了。想你了?

这就像是闪电一样在脑海中窜过,然后火光四溢。

然后她就看见自己手指在颤抖,好像抖的很厉害的那种……

再然后,她觉得手机屏幕好像出问题了,不然她怎么会看见一大串的乱码在眼前闪?

最后,她连心跳都不正常了。心脏勃起跳跃的速度好像在加快,失去了原有的节奏,胸口砰砰的起伏着。

她性格使然,一贯淡定从容,第一次在这样的深更半夜出现这种心跳加速,整个人慌乱失控的感觉。

她的性格跟陶笛不一样,换做陶笛肯定会把睡熟的男人揪起来问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可她却没这么做,她习惯了遇到任何事情都自己承受。她看着这些微信信息,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先是疑惑,然后震惊,后面慌乱失控,最后慢慢的恢复冷静将手机放下睡觉。

当然,这一夜她是无法入眠的。虽然是闭着眼睛。可是意识一直是清醒的。

她能听到男人的呼吸频率,也能感觉到男人在翻身。并且还习惯性的将她扯入怀中,紧紧的抱着。

她叹息了一声,终是睡不着……

第二天,早晨。

左轮终于醒酒了,他习惯性的亲了她的额头一下,然后伸手去摸手机。

解锁之后,看见并没有退出的微信页面楞了一下,再扫了一眼内容快速的将对话框删除了。

放下手机,低头审视着脸色并不太好的冯宇婷。好看的眉形微微的扬起,邪魅的挑起她的下巴,清晨的嗓音充满了磁性,甚至还彰显了几丝荷尔蒙气息,“看我手机了?看见美女给我的微信了?吃醋了?”

冯宇婷眸底闪过一丝波动,眼波流转,很快清冷的答,“手机我看了,吃醋倒是没有。”

左轮眉头再次挑起,“真没有?小东西,还不老实了?”

他习惯性的伸手去描绘她精致的五官,却被她不着痕迹的挡开了,她淡淡的道,“实话而已。是我的别人抢不走,不是我的强留不住。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是没自信的女人才做出来的事情,我很自信。”

说完,就从男人的怀中撤出来,利落的起床,用最快的时间换衣服洗漱最后丢给左轮一句话,“今天不用送我,我自己开车去公司。九点钟我去机场,今天我飞申城。”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落下清脆的声音,门关上。

她所有的坚强和自信都打了折扣,抵在门板上,无力的深呼吸打起精神按电梯,走进电梯。

这动作虽然利落。却少了几分一气呵成的干脆。

走出电梯,下楼的时候,她甚至还反常的仰头向着他们家的窗口看了一眼。心底早已被铺天盖地的不安给占据了,这个男人不正常了。真的不正常了,她说不用他送,他就真的不送她了。她说要去出差,他也毫无反应……

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她去申城出差了。

一路上,助理跟她说话,她好几次走神。

小助理战战兢兢的问,“冯经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冯宇婷打起精神。轻轻摇头,淡淡的道,“没有,你继续吧。”

在飞机上将接下来的行程落实了之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当然手机是飞行模式。她只是习惯性的在工作之余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他发来的微信或者是打来的未接电话。

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了左轮那张俊脸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摇头,想要将他的面孔挥去。

可是,真的挥不去啊。他就好像赖在她的脑海中了,她拿起手机想到的是他,她在想他有没有给她发微信?像不像平时那样粘着她?放下手机的时候,想的还是他,她在想他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

意识到自己很不对劲之后,她闭上眼睛逼着自己休息一会。

飞机在申城降落之后,坐进了对方公司派来接她们的车内。打开手机,看着空荡荡的屏幕,心也跟着空落落起来。

原来他没有给自己发信息,连一通未接电话也没有……

到了酒店,稍作休息之后,为了避免自己胡思乱想,她给自己安排了满满的工作行程。甚至将一些明天早晨的工作安排都提前到了下午,助理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她单手扶额,淡淡的道,“去安排就好。”

助理不敢多说什么,乖乖的领命去安排下面的工作。

参观完工厂车间,听完年度汇报工作,再跟对方公司的代表谈一下下个季度的工作计划,忙完这些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回到酒店,助理累的都没力气说话了,连走路姿势都是歪歪扭扭的。

冯宇婷却还是优雅的踩着自己的高跟鞋,挺直脊背,维持着自己的高贵形象。

在走进自己房间,关上酒店门的那一瞬间,她身体仿佛失去了支撑,那些努力维持的高贵和优雅打了折扣。

她脱下高跟鞋,歪歪扭扭的走进浴室洗澡,护肤,做完这些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打开手机,输入密码的时候想到的还是他。因为,他们两人的手机密码是一样的数字。

手机屏幕上面仍旧是空荡荡的,没有他的短信,微信,更加没有电话。

打开微信界面,习惯性的他的头像,进他的朋友圈,她这才发现他已经一个月没有更新朋友圈了。以前他总是喜欢晒两个人的幸福瞬间,她对此都是嗤之以鼻的,总觉得他幼稚。

他现在倒是成熟了,倒是不晒朋友圈了,可她怎么觉得越发的不对劲?

也许是习惯了被左轮去呵护,去追随,所以她习惯了这种模式。一旦这种模式被打破的时候,她便各种不习惯。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明明不太凉的天气,她却觉得寒气四溢,冷的她要不断的裹紧被子。

尝试了很久,还是睡不着之后。她果断的坐起来,主动给左轮打电话。

电话打通了。可是没人接。

她又开始打第二个电话,这次通了很久之后,总算是有人接通了————

“喂,你好。电话的主人正在忙,请你稍后再打过来。”

很温柔的女声,她的第一感觉就是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了下来。她无法确切的用语言来形容这声音有多温柔,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形容就是,这女声比陶笛偶尔撒娇的时候还要温柔。她听过陶笛撒娇,唯一的感觉就是她一辈子也说不出那种语气来。可这会,她很膈应这种声音,像是有小蚂蚁往耳朵里面钻一样的难受。

她还没有开口说话,那边已经干脆的挂了电话。

只留下皱着眉头的她。对着手机发呆……

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手机电话铃声响起,惊的她肩头瑟瑟一抖。这才意识到自己就这么坐着握着手机发呆了很久,一看来电显示,是陶笛打来的电话,这个时候的陶笛对她来说就是心灵鸡汤,她连忙接通了电话,声音很急切,但是也有些颓然,“陶笛,还没睡?”

陶笛的声音很是活跃,一如她的性格一般。“没睡呢,睡不着。大叔去医院做一台紧急手术,我一个人躺着睡不着,想找你聊聊天。”

冯宇婷顺势躺下,轻轻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道,“聊吧,刚好我也睡不着。”

陶笛故作疑惑的问,“怎么了?听你这语气不太对劲啊,告诉我怎么了?是不是左边那个轮子欺负你了?他要是敢欺负你,我弄死他!”

冯宇婷不屑的挑眉,“你算了吧,就你那个小身板还弄死别人?”

陶笛愉悦的笑道,“我又没说是我亲自弄死他,我家大叔会帮我弄死他的。好了,废话不多说,你快点告诉我到底怎么了?还在为上次的事情别扭?左轮不会是到现在真的没再提过结婚生子的事情?”

冯宇婷现在都没心情计较这些了,她叹息道,“现在又出现新的问题了……”

“什么问题?”

“…………”

陶笛是她唯一的一个闺蜜,又在她心情低落的时候打来电话找她聊天,性格直率的她毫无防备的就把昨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刚才打左轮电话是温柔女声接通的事情告诉陶笛了。

陶笛听了装作不淡定的问,“什么情况?有女人深夜给他发信息?都发的什么内容啊?你回忆一下。”

冯宇婷凭着记忆回忆了几条,“反正就是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他到家没有?问他有什么不舒服?就是乱七八糟的内容,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陶笛受不了的对着手机翻白眼,“什么乱七八糟的,就是暧昧。这是发暧昧信息,或者更准确一点形容就是叫做聊骚勾搭。”

冯宇婷黛眉拧紧,“对,聊天内容是很暧昧,是有聊骚勾搭的意思。”

“哎,厉害了我的姐。你怎么可以反应迟钝到这种程度?这明摆着要出事的节奏,你怎么还跑去出差了?是工作要紧还是男朋友要紧啊?”陶笛故意咋呼起来。

冯宇婷叹息着,揉着眉心,“有那么严重?是你一直说夫妻之间一定要存在信任的,我信任他也有错吗?”

陶笛汗哒哒,看来犀利姐平时还真的深得她的真传啊。不过,话是人说出去的。她这张嘴就是能做到收敛自如,她又说道,“但是,你们现在还不是夫妻啊。夫妻之间的信任是有责任和道德,还有法律约束着保护着的。而你们现在只是订婚了而已,如果左轮一旦经不住外界的诱惑。我们最多只能指责他劈腿了,从而认定这个男人花心。在法律上这个男人是不需要负责的,你知道不?”

冯宇婷沉默了几秒,“……”

陶笛又继续道,“夫妻之间的信任跟男女朋友之间的信任是不同的。换句话说吧。我这么问你,婚姻关系和恋爱关系,到底哪个更稳固一定?你想想看。”

冯宇婷这个没情商的女人,有些回答不出来这个问题,“……我不知道……”

陶笛又循循善诱,“对于你这么个情商负数的女人来说,这个问题还真是有些复杂了。这样吧,我再问你,就拿你们公司的男男女女来说。是分手的多?还是离婚的多?”

这个问题就容易回答多了,冯宇婷认真回想了一下,“我们公司只有一名男员工离婚了,分手事件倒是挺多的。”

“那么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就是婚姻关系比恋爱关系稳固。所以,你真的要小心点。”陶笛故意吓她。

冯宇婷感觉心跳又开始失去节奏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淡然一点,“如果他真的爱我,我们的恋爱关系就一定会很稳固的。”

“拜托。他是真的爱你,可外界的诱惑也是真的啊。我从你的述说上来看,左轮应该心里也是有些不爽的。只是他是个男人,他习惯了承受,习惯了去包容你,习惯了自己吞下一切的不愉快。但是,他不说。不代表心里没有不爽。你说他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估计就是一种发泄方式。在这期间,你没有给他温暖,很有可能被外界的那些诱惑钻了空子的。”陶笛故意说的有声有色的。

冯宇婷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对劲了,可她还是克制着情绪,辩解道,“我有给他温暖,自从上次你跟左轮合伙演了那么一出后。我觉得我不能失去他,我觉得我自己也是可以幸福的。我也听了你的建议,很珍惜我们的感情。家务事我在学着做,偶尔也会为他亲自下厨。也不会再对他冷冰冰的了,这些都不是温暖吗?”

“算是温暖吧。那么,我下面要正儿八经的跟你说说安全感这三个字了。其实不光是我们女人需要安全感,很多时候男人也是需要安全感的。左轮那么爱你,你又不愿意跟他结婚,生孩子也不愿意。左轮肯定会没安全感,心情抑郁,如果这个时候有个温柔又体贴的女生出现,他难免会把持不住的……”陶笛还没有说完,就被冯宇婷打断。

“男人必须要有一定的自控能力,如果他这点诱惑都抵挡不住,我想我也没必要跟他结婚了。”

陶笛心底呕出一口鲜血,还真是茅坑里面的石头又臭又硬的,为了左轮的幸福,她也是豁出去了,耐心劝说道,“犀利姐,你不能总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幸福需要珍惜,也需要呵护的。就像是你买了一辆车回家,你觉得车是你的了,所以你无休止的开车出去,但是你忘记了保养这辆车。时间长了,这辆车肯定会出问题。你跟左轮之间的关系就像是那辆车,你们的车现在出了问题。需要去维修,你不要总认为问题出在左轮身上我。我们做人最高的境界就是要学着去自我反省,明白吗?”

“你觉得我也有错是吗?”冯宇婷有些偏激。

陶笛又解释,“我并没有说你错,可能你觉得不能很快的结婚和生子是你的主观想法,可能是你的家庭背景和成长背影影响所致。这不能说是你的错,我们现在说说幸福的本质。幸福需要珍惜和呵护,但是同时幸福也是需要付出的。你跟他结婚,为他生孩子其实就是一种付出。而他疼爱你,包容你,也是一种付出。其实人生有的时候还真的需要为爱情勇敢一次,我觉得你就是活的太理智了。甚至有些刻板,爱情这种东西没固定模式的。爱了就是爱了,左轮要是抵挡不住诱惑出轨了,你会不会伤心?”

冯宇婷压低声音,“他敢!”

陶笛笑了,“听这口气,你不光是很伤心,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啊?所以,为什么要让自己的爱情承受这种风险呢?趁着一切都还没发生,牢牢的抓紧自己男人的心。”

“…………”冯宇婷有些茫然的问,“那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陶笛终于松了一口气,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了,“好,你听我的……”

————

翌日。

冯宇婷放下所有的工作,坐了最早一班飞机赶回东城。

回到小区直接去了保安室查看了监控,发现昨天她离开后左轮也离开了,他的车就一直没有开回来过。

这个男人居然夜不归宿?

她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却还是能保持最基本的礼貌,点头谢过保安室的保安。

回到家里,她就给陶笛打了电话,“他一夜未归。”

陶笛故意咋呼道,“什么?居然一夜未归?该不会是真的抵挡不住诱惑了吧?”

冯宇婷果然是不淡定了,“他敢?”

陶笛又安抚她,“你先别激动,真的别激动。这样吧,你先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去找你,我们见面谈谈。我帮你想想办法。”

陶笛很快就赶过来了,是家里的司机送她过来的。

最后,两人商定由陶笛打电话问左轮现在在哪里?然后再见机行事。

陶笛电话打通了之后,直接开了免提。左轮倒是很快就接电话了,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小嫂子,有事?”

“你在哪呢?有关于你大哥的事情,我想找你当面谈谈,你方便吗?”

明显的听见女人温柔的哼唧声,不过很快就没了,左轮回答,“当然方便,我现在在办公室呢。你过来吧。”

挂了电话。冯宇婷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那个声音她很熟悉,就是昨天接电话的那个女人的声音。温柔的有些让人膈应,这个女人居然还跟他在一起?

陶笛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忍不住再火上浇油,“还愣着干嘛啊?走啊,现在就去他办公室。按照我这暴脾气,他若是出轨了,去甩他一耳光再踹掉。他若是没出轨,直接找那女人亮明身份,坚决抵制被小三。”

冯宇婷很生气,但是还是有点理智的。毕竟是个理智型的女人,她犹豫。“真的要这样?这样会不会太掉价了?我是个优雅的女人。”

陶笛白眼,“这个时候还谈什么优雅?快点你开车,我们一起去他公司。”

————

左轮的公司。

陶笛跟冯宇婷两个人刚走进去,就感觉到周围人的眸光有些复杂。

这种复杂,让冯宇婷心底很不舒服,强烈的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因为冯宇婷跟陶笛的身份都得罪不起,所以她们两人一路畅行无阻。

刚走到左轮办公室门口就验证了她心底那些不好的预感,办公室里面有人在争吵————

“轮……我是真的爱你的,求你别推开我好不好?”

“出去!”

“轮……你干嘛啊?我是真心爱你的,我想要留在你身边照顾你,让你幸福好不好?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出去!”

里面争吵的女声很温柔,近乎柔媚的哀求。

而男人的声音很冷淡。

冯宇婷一路上的忐忑心情,在听到左轮冷淡声音的时候,微微舒缓了几分。

陶笛很有效的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在一旁小声道,“看样子左轮没被诱惑到啊,真是好样的。我就说,左边的轮子是个可靠的男人吧?”

冯宇婷捂住她的嘴巴,还想听到更多的内容。

里面短暂的沉默后,突然传来巨响,像是有人撞到了书架上,然后打翻了书架上的书籍和资料,一大堆东西都砸落了下来,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这声音让陶笛跟冯宇婷都吃了一惊。随后就听见了女人痛苦的抽泣声,“轮,你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只是想你了,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凶?你看我手腕都流血了……”

里面再次传来左轮低沉的声音,“把衣服穿上!”

“轮,你看我身材……”

“我再说一次,把衣服穿上!”

陶笛跟冯宇婷恍然大悟,看来刚才是美女脱光了衣服往上贴,可惜左轮不领情……

冯宇婷的脸色总算好看些了。

“左轮,你怎么这么过分?我到底哪里招你讨厌了?你干嘛对我这种态度?”美女热脸一再的贴人冷屁股,有些恼火了。

“我不会碰我媳妇以外的女人!”

这话听得冯宇婷心里近日的郁闷一扫而光,眉头都舒展开来了。

里面的女生似乎很不甘心。“你碰一下又能怎么样?你碰一下试试看,你就会知道我不比你那个媳妇差。我身材,长相,家世条件,都不比她,你不信试一下看看……”

“对不起,对我媳妇以外的女人我阳痿!”

“你……”女生哭的更大声了,也更委屈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我知道你不想出轨。可是那有什么关系,你跟你媳妇又没结婚,她只是你未婚妻而已,根本都不受法律保护的……”

左轮打断她,“我们会结婚的,只是她现在还不愿意而已!”

“可你不开心啊?你上次喝醉了跟我说了,你说你想结婚,你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宝宝。你跟我吐了那么多的苦水,你说你真的很想结婚,真的很想有一个自己的宝宝。可是你的未婚妻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轮,你干嘛那么委屈自己?你这么优秀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你何必为了那样一个女人,这样委屈自己?”女生喋喋不休的数落着。

门口的冯宇婷心里却是涩涩的难受。原来他真的很介意这些。就像陶笛说的那样,他习惯了去包容,他一直默默的放在心里没有表达出来……

“我愿意!”左轮只坚定的给出了这样三个字。

里面的女生似乎已经炸毛了,“你这是犯贱,左轮你怎么就这么犯贱?为了那样一个女人,你拒绝我这么优秀的女人,你不是犯贱是什么?我听说你追那个女人追的也很辛苦,你就是赤裸裸的犯贱!那个女人哪里好?她能给你什么?她连孩子都不愿意为你生!”

冯宇婷有些听不下去了,觉得这些话特别的刺耳。

陶笛趁势说道,“犀利姐,这种时候你还不勇敢一次?快点冲进去,秒杀她!”

冯宇婷心底的冲动在陶笛的鼓动下。已经无法控制了,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冲进去,看着摔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女人,冷而坚定的道,“谁说我不愿意为他生孩子了?”

她跟陶笛的出现,让办公室里的左轮跟地上的女生都楞了一下,抬眸怔怔的看着她。

陶笛不着痕迹的对左轮使眼色,左轮立马心领神会的站起来,装着很吃惊的问,“媳妇,你不是在出差吗?怎么突然回来了?我还准备下午飞去申城给你来个大变活人的惊喜呢。”

看着地上那个光着身子,只穿内衣的女生,冯宇婷前所未有的勇敢,看向左轮,淡淡的道,“废什么话?回家!”

左轮有些懵了,“现在?回家?干嘛?”

冯宇婷上前一步挽着他的胳膊,坚定道,“生孩子!”

左轮几乎是被拉着走的,他看着陶笛,又看着自个媳妇,弱弱的问,“媳妇,我们应该先结婚吧?先办婚礼才对。”

冯宇婷不容置疑道,“先办婚礼,还是先造人都不矛盾。反正男女主角不变。”

“那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越快越好!”

“到底要多快?”

“下周……”

等到两个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陶笛连忙上前扶起哭的梨花带雨的女生,帮她裹上外套,连连夸道,“太棒了,这演戏水平太高了。”

女生擦去泪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大学学的就是表演专业。”

陶笛从自己钱包里面拿出一大叠钞票,“美女,这是奖金。”

女生连连道谢,“谢谢季太太,真的谢谢。”

就这样,冯宇婷不愿意结婚和生子这两件大事总算是摆平了。

很快,左轮就筹备好了盛世婚礼准备迎娶冯宇婷。

转眼,到了婚礼这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