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心中挚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跟冯宇婷的婚礼场地设定在左家别墅周围的草坪上面,是一场别出心栽的露天婚礼。

这场婚礼整体的风格是清新怡然的,在后花园的草坪上,周围萦绕的都是大片的绿意盎然,鼻息间呼吸的都是大自然的气息。郁郁葱葱间,让人有一种仿佛置身森林的惬意感。

跟大多数婚礼不一样的是,这场婚礼最大的特色就是大片的百合。香气怡然的百合在绿叶的忖托之下,更显唯美高贵,将现场点缀成了一个绿色天地。

场地最大的亮点是一处绿色植物勾勒出的背景墙,背景墙上面悬挂的都是一张张照片。而照片的主人公便是今天的新郎和新娘,这些照片上面的画面也是亮点。因为这都是一些左轮偷偷记录下的恋爱美好瞬间,有冯宇婷开车的画面,有她吃饭的画面,有她偶尔下厨的画面,还有她在左轮怀中熟睡的画面,更有两人相拥着的画面……

这些照片悬挂在风中,记录了他们爱情中的一点一滴。仿佛一场小小的影展,让宾客们了解他们的故事,既浪漫又温馨。

在不远处,白色的椅子和布幔看起来清新十足。绿本事世界上最常见的颜色,点缀着一点白色,就像是跳动的音符,弹奏着幸福的乐章。

陶笛跟季尧一起来看参加婚礼,当然季霄凡小朋友也来了。并且还被特邀来当花童。

季霄凡小人精看着妈妈眼底那羡慕的眼神,忍不住摇头,小声嘀咕道,“女人就是幼稚!见到别人结婚就羡慕,见到别人幸福就感动,真是幼稚园的小朋友一样。”

正沉浸在感动中的陶笛扭头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水眸轻轻的眨了眨,精致的小脸上闪过一丝茫然,柔声问,“你说什么?小坏蛋?”刚才她正在看左轮偷拍的犀利姐睡熟的照片,正在感叹中,所以还真没听清小家伙说什么。

季霄凡刚准备重复的时候,就感觉到侧面有一道冷飕飕的眼眸扫过来。他很机智的闭嘴,冲着妈妈露出一个帅气的微笑,“我说妈妈今天的裙子特别漂亮。”

陶笛有些狐疑的看着他,水眸一直浅浅的眨着,“真的?我怎么听着不像?好像你刚才说的那句比较长。”

季霄凡小脑瓜子特别灵活,里面歪着脑袋,伸出手指算了算,“有很长吗?我想起来了,我刚才说妈妈的裙子特别漂亮,妈妈的皮肤在阳光下也特别白。就像我们早晨吃的鸡蛋白一样嫩嫩的,滑滑的额。”

陶笛被儿子夸了,自然很开心。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还得意的说了一句,“虽然你老妈猜到你刚才说的肯定不是这句,不过冲着你嘴巴这么甜的份上,妈妈不跟你小人一般计较。”

季霄凡忍不住的咬着小嘴巴,心底感叹啊,女人啊女人,说到底真是幼稚。

陶笛精致的小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容,在阳光的晕染下,格外的迷人,让人忍不住为之沉沦。

不期然的,季尧竟看呆了。那双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盯着眼前迷人的小妻子。浅金色的阳光下,她就像是个耀眼的发光体。一举手一投足,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吸人眼球,让人欲罢不能。他想他真是爱惨了他的小妻子,怎么看都觉得爱不释手。

季霄凡趁着父亲分神的时候,匆匆的指着不远处,“爸爸妈妈,化妆师找我去换花童装了。”

说完,小家伙一溜烟的跑了。

只可惜,刚跑了没几步,就被威严霸道的老爸给叫住了。“等一下。”

季霄凡小朋友心底立马敲锣打鼓起来,小心脏紧张的噗通噗通的乱跳,甚至都不敢转身,只勾着小脑袋弱弱的看着爸爸。

季尧大长腿提步走向他,俊脸上没什么表情。

季霄凡小人精小短腿已经开始打颤了,刚才他可是真的有在说妈妈幼稚。他这个高大的爸爸什么都好,就是太宠妈妈了。刚才他的话,爸爸是听见了吗?

季尧站在季霄凡面前的时候,微微侧身,就听见小人精不打自招的道,“爸爸,我没说妈妈幼稚。我真的说妈妈裙子很漂亮,说妈妈很可爱,妈妈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温暖,就像是阳光一样……”

“头上有树叶。”

当季尧的话音落下时,季霄凡小人精懊恼的捂着自己的小脸颊,差点就泪奔了。原来……原来是有树叶啊。

季尧看着小家伙的囧样,忍着笑,绷着脸警告道,“小嘴巴闭紧一点,再说你妈妈幼稚,一个星期不陪你踢球!”

季霄凡小人精立马点头如捣蒜,“我记住了,记住了。”

看着自己儿子被自己的老公吓的不轻的样子,陶笛忍俊不禁的掩唇笑起来。她的眼眸清澈的如同碧波,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紧。

季尧抬眸看她,只一眼,就忍不住心弦颤动。就像是被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的撩拨了一下,心神荡漾间,已经走到小妻子面前,长臂一揽,将她揽进怀中,大手轻轻的刮了刮她粉色的小鼻翼,磁性的嗓音淳淳响起,“那么好笑?”

陶笛被他这当众的暧昧举动弄的有些不好意思,羞涩的脸颊泛起朵朵红晕,甚是可人,就像是熟透的苹果,诱人的让人忍不住想浅尝。她的小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想要推开他,可只能是徒劳。她的小手被男人的大手捉住,柔软的小身子也被迫贴向男人的身子,男人稍稍一用力,她便贴的更紧。

她只能仰着小脸,纯白透着一点粉的小脸颊上闪过一丝无措,“老公,别这样,这是公众场合……”

“我知道。”季尧霸道的语气瞬间秒杀了她的羞涩,“小妻子是我的,想亲昵就亲昵一会!”

陶笛脸红的紧,“…………”

“受法律保护的!”季尧傲娇又霸气,简直是让陶笛又羞又爱,最后只能躲在他的怀中。

来往的宾客很多,不断的穿梭在他们身边。

宾客们对季尧和陶笛这两个人都不陌生,所以很自然的都侧目看过来。

有些女宾客更是羡慕的忍不住唏嘘起来……

陶笛实在是有些别扭,躲在他怀中,小声嘀咕着,“大叔,别闹。大家都看着呢……”

季尧沉浸在这样清新浪漫的氛围中。有感而发的低喃道,“别乱动,我想抱抱你。突然很想就这样抱着你,一直到天荒地老。”

陶笛从第一天认识季尧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男人情商不高,不懂浪漫,更加不懂甜言蜜语。可是,最近她发现这个男人好像学会了那么一点点的煽情。总是能说出一些让人瞬间感动的话,比如说这句天荒地老。

也许是因为现在怀着二宝,她的情绪又再次变得敏感细腻起来。躲在男人的怀中,鼻息间呼吸着的是百合香气混合着男人身上的纯阳刚气息,她满足的闭上眼睛。声音柔润无比,“老公,你变了。你都变的会撩妹了,你这是跟谁学的?”

季尧继续发挥霸道总裁的潜质,“跟谁学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只想撩你一个人。一辈子只撩小妻子一个人!”

陶笛突然觉得眼角都有些涩涩的,她在他的怀中无意识的娇嗔了一句,“越来越坏了。”

季尧不说话,只是用有力的双臂将她抱得更紧。

而不远处的另一抹英俊的身影在看见这一幕的时候,眉头不由的蹙紧。

左轮换上新郎装之后,又化妆师帮忙戴上新郎礼花,穿戴整齐的他正在迎接今天来的宾客。他今天穿的是一套纯手工缝制的高档西装。白色忖的他宛如画卷中的白马王子,周身充斥着完美气息,翩翩风度散发的淋漓尽致。

看见季尧跟陶笛两个人腻歪在一起的身影后,他皱着饱满的眉头走过来。桃花眼里满是不悦,大哥和小嫂子还真是会凑热闹。平时没完没了的秀恩爱也就算了,今天可是他大婚的日子,居然直接跑他婚礼上来秀恩爱了。

这两人脸呢?

还要不要脸了?

他俊脸微微的沉了沉,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单手握拳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问,“还有完没完呢?”

沉浸在感动中的陶笛心一颤,羞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而她身边的季尧仍然稳如泰山的站着,双臂将她拥的更紧,眉头微微的挑起,淡淡的反问,“没完,怎么了?”

左轮受不了的倒吸了一口气,要不是今天他是新郎官,不宜做出失态的动作,他真的想捂脸遁地了,他再次压低声音,“还能不能要点脸?”

他指着自己胸前的新郎礼花,蹙眉,“看清楚,今天是我新婚。你们要秀恩爱能不能回家秀去?还有完没完了?天天秀,年年秀,你们不害臊吗?”

季尧倨傲的看着他,淡淡的勾起唇角,“我乐意!”

左轮深呼吸,再深呼吸,“季尧,你大爷的!能不能考虑下别人的感受?”

“不能!”季尧一如既往的霸气和傲娇。

就在左轮差一点被气爆炸的时候,陶笛开口了,她柔软的声音瞬间平息了他的情绪,“左边那个轮子,你真的很用心。你居然偷拍了犀利姐那么多的照片,犀利姐得有多感动啊。我刚才认真看了你们的那些照片,我这个外人都能感觉上面满满的都是爱。你真的太棒了,我忍不住想给你一万个赞。”

左轮的注意力被转移,眸光移向那面照片墙的时候,眸底瞬间就多了丝丝的深情,他傲娇的道,“那是当然,对待爱情我是认真的,必须用心。而且,我这种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男人,很容易让女人感动的。”

说完,狠狠的瞪了季尧一眼。那意思很明显。就是在嘲弄季尧的低情商。

季尧也很不客气的回瞪回去,还冷冷的说道,“不过是一些小伎俩而已。”

左轮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被陶笛打断了,“好了,好了,你们两兄弟就别斗嘴了。你们这两人的关系明明好的不得了,可是见面了就要互掐,这是典型的相爱相杀吗?”

闻言,季尧跟左轮两人同时扭头,做了一个狠狠嫌弃的表情,“我呸!!”

左轮咬牙切齿。“谁跟他相爱相杀啊?呸!呸!大写的呸!”

陶笛忍不住被两人的模样给逗乐了,趁机从男人的怀中挣脱出来,“不闹了,我去陪陪犀利姐。她是在化妆间吗?”

提到自己媳妇,左轮表情立马就变了,连眉梢都上扬了起来,愉悦道,“恩,她在化妆间。我聘请了东城最著名的化妆师,一定要把她打造成最美的新娘。小嫂子,你快去陪陪她吧。我怕化妆时间太长,她会没耐性。”

陶笛笑道。“这么宝贝你媳妇啊?就这么一会,就怕她没耐性了?还真是体贴的好老公啊。”

左轮点头,“那是必须的,疼老婆是我的责任。”

陶笛是真心为冯宇婷感觉到欣慰,她由衷道,“看来我当初积极鼓动犀利姐跟你走在一起是对的,看见你对她这么细心,我也就放心了。”

阳光下的左轮,露出俊逸的笑容,也由衷的说了一句,“小嫂子,说起来真的要好好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几次帮忙出谋划策,我跟媳妇也不可能走的这么顺利。小嫂子,真心感谢!”

说到动情的时候,他还很绅士的对陶笛鞠躬了。

陶笛连忙摆手,“别这样,你可别这样。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你也帮过我们很多次。”

左轮微微叩首,“好,咱们之间不说谢谢,你去陪陪我媳妇吧。我也去应酬别的宾客了。”

陶笛前脚刚离开,季尧就冷冷的说了一句,“偷拍这点伎俩谁不会?”

说完就提步离开,去跟生意场上的朋友寒暄了。

留下一脸黑线的左轮,最终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经典台词,“季尧,你大爷的,你大大爷的!”

————

化妆间内。

冯宇婷正端坐在化妆镜前,接受着化妆师的各种造型设计。

陶笛推门进来的时候,她透过镜子看见了。有些疑惑的问,“你怎么还是这么漂亮?怎么没变丑?”

她是个直率的女人,有话直接说那种。在她印象中,上一次陶笛怀孕的时候变的很丑。整个人都膨胀起来,就像是吹了气的气球一样。皮肤好像也变得不太好了,总之变得很丑。

而这次陶笛怀孕,好像不但没变丑,肌肤还变得更加细腻红润了,这就让她有些诧异了。

陶笛对于她这个直白的问题,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唇角,“什么话?你难道不希望我变漂亮?你希望我变丑?”

冯宇婷淡淡道,“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很奇怪你怎么没变丑?”

陶笛伸手抚摸自己的脸颊,一脸的茫然,“我也不知道呢。这次怀孕好像反应也没上次厉害,皮肤也没变差。可能我这次怀的是女儿,所以就没变丑吧。”

她随口说的话,却落在了冯宇婷的心上,还扎根了。

她心里牢牢的记下了这句话,并且励志以后一定要生闺女,因为陶笛说生闺女不会变丑。

陶笛站在她边上,端详着镜子里那个高贵优雅的犀利姐,忍不住的感叹,“看来女人需要爱情滋润这句话是一点都不假,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什么年龄段的女人都需要爱情的滋润。你看你有了左轮的滋润,果然就不一样了,整个人都精神饱满,眼角眉梢都沐浴着幸福。”

冯宇婷淡淡的一句话秒杀了她的感慨,“在他滋润我的同时,我也在滋润他!所以,以后你要说我们是在相互滋润。”

陶笛扶额,无奈道,“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你这过分理智的性格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冯宇婷理所当然道,“我觉得我的性格挺好!”

陶笛再一次扶额,“好吧,我赞同。不然我也不会跟你成好朋友的,你的婚礼真的太有创意了,我真的好羡慕你。”

冯宇婷还是淡淡的道,“是吗?真的很有创意?”

陶笛吃惊的问,“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没看过婚礼场地?整个婚礼的策划,你都没参与过?”

冯宇婷淡淡的摇头,“没看过,也没参与过。”

陶笛叹息,“天啊,犀利姐,你这心该有多大啊?你居然全程都没参与过?”

冯宇婷看着她的眼睛,用很不理解的语气问她,“我为什么要全程参与?婚礼策划创意这种事我觉得左轮可以做好,而且,你知道的,我不在乎婚礼的形式。我在乎的只是左轮这个男人,所以过程怎么样我完全不介意。我只知道我是这场婚礼的女主人,我需要出席这场婚礼,然后接受大家的祝福,跟这个男人完婚就行了。”

陶笛发誓,这是她听过的最霸气也是最另类的新娘婚前感言了。她楞是楞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倒是旁边的化妆师很会说话,“少奶奶,你这想法真的有女王范。听你这话我都联想到女中豪杰这四个字了,你果然是与众不同,难怪少爷爱你爱的那么深。也当真只有你这样特别的女子,才能入的了左少爷的心。”

陶笛看着化妆师,不由的膜拜了。还是化妆师会说话。她也非常赞同化妆师的话,也当真只有冯宇婷这样特别的女子才能入的了左轮的法眼了吧?

她还是忍不住问,“那你就一点都不好奇,你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吗?”

冯宇婷还是淡淡的摇头,“不好奇,我都说了婚礼只是个形式。我看中的不是形式,我现在只想赶紧完婚,赶紧怀孕生孩子。”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她很勇敢。面对爱情,她是前所未有的勇敢。

不就是结婚生子嘛?

这两件事,她都可以做到的。

陶笛对她竖起了大拇指,“犀利姐,你真是奇葩中的奇葩。”

冯宇婷淡淡的拧眉,“你这是夸我?这是褒义词?”

陶笛汗哒哒,“在特定的语句里面,算是特定的褒义词吧。对了,我还想问问你。你幻想中的婚礼会是什么样子的?或者说你期待中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

冯宇婷想了想,坦白道,“我没有幻想过,也没有期待过。不过,如果你现在想我想象一下的话,我会想我的婚礼应该是与众不同的。反正应该是跟传统那种到处铺满玫瑰花的婚礼不一样,应该是个高贵典雅的另类婚礼。”

陶笛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跟左轮真的太默契了,你的婚礼真的很高贵典雅,而且一朵玫瑰都没有。你们这默契,真的让我膜拜了。犀利姐,收下我的膝盖好不好?”

冯宇婷受不了的翻白眼,“幼稚,你家大叔怎么受得了你?”

陶笛不以为然的道,“切,我家大叔稀罕我呢。稀罕的不要不要的。”

冯宇婷摇头,“切,我要是我男人肯定不喜欢你这款。黏人,也烦人。我喜欢我这款。独立,优雅,自信,有气质。”

“少来,你恋爱后还不是被宠的不要不要的?你哪里还独立了?加班还打电话让左轮送点夜宵过去。”陶笛揶揄道。

冯宇婷想了想,“好像还有这么回事,不过,不管怎么样,我比你独立。”

两人就这样愉悦的开启了斗嘴模式,陶笛不得不承认犀利姐变了。她变得爱说话了,甚至还会配合别人开玩笑了。

这一点,冯宇婷自己也心知肚明。她知道自己是真的变了,变得跟不那么独立了,但是这种变化没什么不好的。相反,她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一个半小时之后,已经装点好精致妆容的冯宇婷在花童的簇拥下走出化妆间。

身穿洁白婚纱的她,美的有些如梦似幻。纯白的裙摆被裁制诚无数褶皱,一层层的轻纱柔柔的给褶皱蒙上一层薄雾,袖口的参差不齐的蕾丝花边更显柔美。婚纱是时尚的无袖款,后背是一层薄纱,似有似无的忖的她肌肤更显莹润白皙,优雅的白天鹅颈部下面弧度优美的锁骨尽显无疑,性感逼人,唯美的近乎窒息。端庄的面孔上面镶嵌着美丽的双眸。唇角淡淡的笑容,让她美的让人怦然心动。

她现身的那一瞬间,左轮的双眸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这一瞬间,他的眼底只有她……

红毯一直延伸到尽头,左轮一瞬不瞬的看着心中挚爱。

周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按照常理,是由新娘的父亲挽着新娘,将新娘交给新郎。

陶笛环视周遭,发现了冯爸爸的身影。但是却不确定,冯爸爸会不会上台来祝福女儿?因为之前犀利姐跟家里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

冯宇婷对此并不介意,她名义上的父亲上台或是不上台都没关系。她的幸福自己会努力,自己会争取。

冯爸爸是个生意人,自然不能放过这个上台炫耀自己是新娘父亲身份的机会。

他移步的时候。身边的骆晴脸色阴沉了一点,垂眸的时候,眸底闪过一抹怨怒。

冯美婷更是夸张的拉扯了下父亲的衣袖,她的眼眸中是满满的嫉妒和不甘。

虽然这几年里,她也前前后后的交过几个男朋友。可是,她一个都看不上眼。她交过的那些男朋友要么就没左轮英俊,要么没左轮家世优越,总之她就是看不上眼。

也许她是习惯了抢姐姐的东西,都说得不到的是最好的。长这么大,左轮是她唯一抢不到,也得不到的。所以,她一直都不甘心,一直疯狂的嫉妒着冯宇婷。只是忌惮左轮的实力,她一直不敢公开动作。

这一次,她被爸爸妈妈拉着来参加他们的婚礼。这心里别提多难受了,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将那个贱人的手交到左轮手中?她的心在燃烧啊!

冯爸爸知道得罪不起左轮,所以只能不动声色的将小女儿的手扯下来,然后悄悄的甩了一个眼色给骆晴。

骆晴心里也很怨怒,可她到底是过来人。知道大局为重,所以她暗自拉住小女儿的手,安抚女儿的情绪。她知道宝贝女儿根本就没放下左轮,可是事已至此,他们得罪不起左家,只能认命了。

冯美婷不甘心的想要甩开母亲的手,可是被骆晴狠狠的瞪了一眼。她只能无奈的跺脚,她真的不甘心。红毯那段的左轮那么英俊,跟她心目中那个完美的白马王子形象吻合的很。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就要娶冯宇婷这个贱人了?

他跟冯宇婷好了三年多了,怎么还没腻味?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最终,冯爸爸还是在大家的欢呼中走上前,伸出臂弯让冯宇婷挽着。

冯宇婷落落大方的挽上父亲的臂弯,迈步盈盈的踩着红毯向着红毯那段的男人走去,勇敢的向着自己的幸福走去。

她的眼眸中也满是那些对幸福美好的向往,她不在乎婚礼形式,她在乎的只是眼前这个同样深情款款的男人。

她想象着,等一会在这明媚的阳光照射下宣读彼此的爱情誓言,在所有宾客面前与他浪漫的亲吻,让他们的爱情与天地融合,与这清新的空气混合,伴随着徐徐的微风,听着鸟语花香,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就是上帝对他们的祝福。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遗憾的。

在冯爸爸把她的手交给左轮的那一瞬间,婚礼现场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只一眼,冯宇婷脸色大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