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不见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婚礼进行曲正在播放,潺潺的旋律肆意的流淌在空气中,周遭满满的都是幸福的气息。

然而,在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的那一瞬间,有一道低沉冷毅的声音响起,“等一下。”

所有的幸福旋律在这一瞬间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时间似乎凝固了。

左轮蹙气眉头,侧眸看向声音方向————

他看见的是一个黑着面孔的男人,男人的眼神是冰冷的压抑的……

他再转眸看向冯宇婷,只见她脸色大变,很快原本自然的脸色变的苍白起来。她那双始终坦诚的眼眸里面惊现着颤抖的暗芒,她的瞳仁忍不住的在颤动着。她以为自己眼花了,用力的眨了眨眼眸,再次费力的去看不远处的男人。

瞬间,心也跟着颤抖起来,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是他——

真的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经不住这样的震惊,她的身子颤抖着,肩头抖动的像是春天田野里面的小野草。手中拿着的钻戒也掉到了地上,明明是很轻微的声音。在她心里却宛如山脉崩塌。那种巨大的震撼,就好像是石头压在心里,沉甸甸的,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钻戒在地上滚了几圈,最后落在红毯边上。

在场的宾客也被婚礼上这突然出现的男人给惊到了,但是大家震惊过后,很快就抱着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等着看下面即将发生的事情。这种时候,出现这样的年轻男人。无疑肯定是感情纠葛,这可热闹了……

左家的人最初的震惊过后,脸色有些轻微的变化。

左轮的妈妈紧张的掌心都渗出了冷汗,她期盼着儿子的婚礼期盼了那么久。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可千万不能出乱子。左家在东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世家,在婚礼上如果出现半点丑闻,都是会被传的满城风雨的。

左家老爷子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自然不能容得下左家的半点丑闻。

左轮的爸爸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不过他总归是男人,比女人的承受能力好。这会,他暗中抓紧左妈妈的手,深怕她冲动起来失态。

左家老爷子的面孔沉了下来,坐在主位上,双手握着拐杖,不断的用力。这段时间,左家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左帆为了偏执的爱,走向犯罪道路,最后一步一步把自己性命丢掉的事情。

他这辈子只有两个孙子,左轮和左帆。一个性格外向,一个性格内向点。两个孙子,他都很在乎。他从来没有刻意的去偏心左轮,他只是觉得左轮的性格外向,善于交际沟通。并且很有经商头脑,所以才会把家里的生意交给左轮打理。但是也只是交给他打理,公司的股份还是有左帆的,等他百年过后,他会有妥善的安排的。

根本就不曾想过偏心谁?

可是,左帆这小子就是着魔了一样认为他偏心。从小到大,他在左帆身上花的心血比左轮多。他自己出生贫寒,那个年代他根本没机会上学读书。但是他骨子里比较喜欢文化人,所以一心想要把自己的孙子培养成一个优秀的文化人。他在左帆身上投入的教育精力和财力,真的要比左轮多上好几倍。

没曾想。到最后左帆那小子却偏激的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得到那小子死讯的时候,他差点崩溃的晕倒,之后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整整两天两夜不吃不喝不睡。

他很心痛,他也在反省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怎么会让孙子有这样的误解?

那段时间家里,像是蒙上了一层雾霾,二房那边失去爱子整天痛哭流泪。家里天天都有哭声,走到哪里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阳光似乎都被阻隔在了别墅之外。

短短的一个月他就消瘦了好多好多,还好那段时间左轮天天抽时间陪着他,安抚着他的悲痛。

今天家里终于要办喜事了,家里的雾霾终于可以消散点了,他的心情也稍微好点了。就等着看着唯一的孙子结婚生子了,可这婚礼上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年轻男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周围的议论声,像是潮水一样淹没而来。他的眸光沉了又沉,不断的深呼吸,脸色已经变的很难看了。

这种关键的时候,若是出什么岔子,闹出什么笑话,他这张老脸该往哪里放?

以后在东城他还要不要见人了?

这种时候,就连陶笛也变得紧张起来。她的小手紧紧的抓住男人的大手,小声的问,“怎么回事啊?这不会是抢婚吧?太吓人了,这么关键的时候可千万不能有意外发生?”

季尧反手将她的小手包裹住,用磁性的嗓音安抚着她,“别紧张,不会有事的。”

陶笛深呼吸再深呼吸……

婚礼现场的人很多,有人紧张,有人担心,当然也有人幸灾乐祸的。

第一个幸灾乐祸的便是心有不甘的冯美婷了,她先是没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之后,立马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深怕错过什么精彩的瞬间。在她看清楚眼前的男人后,她真的激动的就差鼓掌了。这个男人……居然出现了?

真的是老天爷也在帮她吗?

骆晴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时候,惊的用双手捂住嘴巴,差一点就叫出了声来。她的眼神很惊恐,喃喃的道,“怎么?怎么…………”

她很想说怎么是他?

可是因为震惊和恐慌,她居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次换着冯美婷拉住她的手了,她小声的道,“妈,你干嘛那么紧张啊?这是好事……你紧张什么?你看看你慌成什么样子了?”

骆晴脸色惨白一片,回眸看着自己的女儿,终于找回了理智,压低声音道,“美美……你不害怕吗?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他明明已经死掉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真是活见鬼了……”

冯美婷一开始心底也是震惊的,有些慌乱的。可是现在兴奋大于慌乱,她不管这个已经死掉的男人是怎么活过来的,哪怕他并没有活过来。他是只鬼。只要他出现了,她就是开心了。

这个男人出现了,这场婚礼肯定要终止了。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她刚才都恨不得突然地震,这样就可以终止婚礼了。她宁愿被地震震死,也不要看着冯宇婷这个贱人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她的白马王子那么优秀,怎么可以娶冯宇婷这个贱人?

看着这个贱人穿着洁白的婚纱,得意的从她面前走过,她真的撕碎她的心都有了。

这会这个男人出现了,对她来说简直是最大的恩赐。

她的手指微微的收紧握拳,心底不断的呐喊。希望这个男人闹出大动静来。闹的越大越好……

红毯边上的冯爸爸看见男人的时候,一股寒气从头顶蔓延到脚下。深呼吸之后,拿出手帕擦着额头的冷汗。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后背也被汗湿了。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男人他认识。可是他明明已经死了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下意识的踉跄了两步,幸亏身边的人及时的扶了他一把才勉强站住。

除了冯美婷最兴奋之外,左家的二房夫妻两也在幸灾乐祸。

左轮的婶婶眼底闪烁着怨毒的暗芒,嘴角冷冷的勾起,等着看好戏。本来这场婚礼她是不愿意参加的。她失去了最疼爱的儿子,心里已经痛的快要窒息了。可是左轮这个家伙却在这里幸福的娶妻,这不是故意让她添堵吗?

左帆的去世,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这辈子她只生了左帆一个儿子,几乎是把毕生的期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了。可是,突然就传来噩耗,说是儿子死了。这个噩耗还是左轮带给她的,她当时听了就悲痛的直接晕了过去。

之后,她过的都是暗无天日的生活,她感觉不到生活还有希望了。她很痛苦,好几次她都差点崩溃的想吞下一大瓶的安眠药,这样就能永远的跟儿子在一起了。可是她终究是没有成功,左家的人看的紧,她死不掉,只能痛苦的活着。

当大房那边兴奋的跑来告诉她,左轮要结婚的时候,她的心里真的很难受。想着自己的儿子没了,别人的儿子却在高调办婚礼,她怎么能不心酸?

她不愿意参加婚礼,可是左家老爷子下令必须参加。她只能忍着心底的各种情绪,压抑着不痛快,来参加这场婚礼。

看着左轮眼角眉梢洋溢的幸福,她的手指掐进掌心里,连疼都不知道了。她一直不相信左帆是个偏激的人,也不相信她的儿子存在心理问题。她一度怀疑是左轮故意害死了左帆,然后把那些事情诬赖到左帆身上的。

豪门之间争夺遗产,最常用的不就是这一招吗?

所以啊,她真是恨透了左轮。看着他的婚礼出岔子,她觉得胸口那些窒息的感觉终于减轻了一点。她就是要看着左轮不痛快……

台下所有的人都看出冯宇婷在紧张,她在颤抖,她抖的好几次都差点站不住了。

左轮反应过来之后,眉头蹙的更紧,压低声音问冯宇婷,“他是谁?你认识?”

冯宇婷在听到男人的问题时候,双腿都在发软,唇瓣也在颤抖。她尝试着开口,可是喉哝里面像是塞了棉花一样,就是发不出声音。

对面的年轻男人还用一种非常冷的眸光盯着冯宇婷看,这种眸光看的冯宇婷全身像是在被针扎一样的难受。

“你不认识我了?还是装作不认识?”男人又开口了,声音像是零下几度的空间传出来的。

冯宇婷双腿再次软了软。差点就跪在地上。

左轮眸光一沉,连忙上前将脸色已经惨白一片的女人揽在怀中,用自己的身体支撑着她的身体。他的眼眸中满是担心,声音压得更低,“他是谁?告诉我?”

冯宇婷惊慌的流出了泪水,眼角就那么不知不觉的湿润了。她不是个爱哭的女人,她跟左轮恋爱之后基本上就没哭过。

她晶莹的泪珠,让左轮心口一紧,就像是被一只手紧紧的揪着一样,他急了。眼眶都有些红了,“他到底是谁?你快点告诉我啊!!”

冯宇婷摇头,还是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眸中写满了惊恐“……”

左轮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语气低沉,气场森然,“我不管你是谁,如果是来祝福我们的请留下,如果不是那么就请立刻离开!”任谁在自己的婚礼上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人,也都会恼火的。

对面的年轻男人只是不屑的勾了勾唇角。眼底闪过一抹风暴。

男人这模样激怒了左轮,他冲着不远处的保镖使眼色。

保镖们上前的瞬间,对面的男人开口了,语气始终冷沉,“我想,如果没有我的同意,婚礼怕是无法正常举行。”

冯宇婷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如果不是左轮抱着她,她真的已经倒下去了。她的小手抓着左轮的手臂,不停的摇头。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左轮的脸色沉了又沉,显然很恼火,他挑眉,“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如果我偏要继续正常举行婚礼,你能怎样?”

对面的男人插在裤兜里面的那只手突然伸开,指着冯宇婷,一字一句的沉声道,“很抱歉,你娶的是我的妻子。我是她的现任老公。你说如果我没有同意跟她离婚,你们的婚礼能正常举行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就像是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被扔了一颗炸弹一样,炸的水花四溅,乱成了一锅粥。

大家立刻开始议论纷纷,原本坐着的人也都被惊的站了起来。

陶笛更是激动的捂住唇瓣,不停的摇头,不敢相信男人的话,“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尧紧紧的抓着她的小手,他没有说话,用犀利的双眸在观察着事情的发展。

左家老爷子手中的拐杖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脸色早已僵硬如铁了。

左轮的妈妈激动的站了起来,喃喃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左轮的爸爸及时的拉住左轮妈妈,无奈的叹息着。在自己儿子的婚礼上出现这种意外,实在是让人很无奈。

在大家都很疑惑年轻男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的时候?

左轮的眼底就闪过一抹了然,他再次审视对面的男人。深呼吸。他不是个傻子,他已经猜到眼前的男人是谁了?这个男人没说谎,这个男人真的是冯宇婷的老公。之前他打算追冯宇婷的时候,派人调查过冯宇婷。那时候他就知道冯宇婷是二婚,她曾经嫁过一个男人,所以这个男人是她名义上的老公。

当然,他可以确定只是名义上的老公。

只是,当时的资料显示这个男人因病去世。所以,他当时并没有当回事,甚至连男人的照片也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可现在这个已经死掉的男人又出现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怀中的女人不停的颤抖着,似乎是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对面的男人看着冯宇婷突然冷冷的勾起唇角,“我亲爱的妻子,好久不见!”

淡淡一句话,足以夺走冯宇婷的全部呼吸,她眼前一黑,就这样晕了过去。

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她一直都在想。为什么一个已经死去的男人会突然出现?为什么?

她晕倒之后,左轮紧张的摇晃着她的身子,“媳妇?媳妇……”

陶笛赶紧冲上来。“怎么样?你怎么样了?”

婚礼现场已经乱成一团了,左家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左轮抱着冯宇婷准备去医院的时候,被脸色铁青的爷爷叫住了,“你给我站住,留下这么打的烂摊子,到底要谁给你收拾?”

眼下的场面已经混乱的有些控制不住了,来了很多的宾客,都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陶笛一看这局面,立马安抚道,“没事。你先忙家里这边,先安抚一下家人。我们先送她去医院,你不要担心。事情总会解决的。”

最后,左轮只好安排保镖先送冯宇婷去医院,陶笛一家三口也陪着去医院。

————

仁爱医院。

医生帮冯宇婷做了一番检查,确定她并无大碍,只是因为惊吓过度才会晕倒。

陶笛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在冯宇婷被送到病房之后,她叹了一口气,轻揉着自己的眉心。皱着小脸无奈的道,“这叫什么事啊?好好的一桩喜事,居然被弄成这样?这到底该怎么收场啊?好好的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啊?”

季尧一直陪在边上,看见她揪心的样子,将她搂进怀中,抚摸着她的发丝安抚着,“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查这件事了。相信很快就能查出那个男人的底细,事情发生了总有解决的办法。只要他们相爱,一切都不是问题。”

陶笛表示真的很伤脑筋。她叹息,“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今天这事对犀利姐肯定是有影响的。你没注意吧,今天左家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哎……”

季尧低声安抚她,“别想那么多,左家人挺好相处的。只是今天事发突然,他们可能一时接受不了。等事情弄清楚了就没问题了。”

陶笛偎依在男人怀中,小声道,“但愿吧。犀利姐受的苦已经够多的了。祈祷她以后一切都顺利,我真的好希望她可以幸福的。”

季尧微微点头,“会的。”

季霄凡也跟着来医院了,他看着这一幕,再看病床上的干妈,无奈的摇晃着小脑袋,“结婚真麻烦,我长大了还是不要结婚了。”

他的话换来季尧和陶笛两人同时的白眼,他吓的捂住小嘴巴,再也不敢说话了。

————

左家。

左轮好不容易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回到大厅之后,感受到的就是零下几度的低气压。

还没走到爷爷面前,一只水杯就摔到了他的面前。咣当的声音,惊的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左妈妈再怎么样都是心疼儿子的,真怕儿子被碎片伤到,想要冲上前的时候被左爸爸拉住了。老爷子在家里有着足够的威严,他发火了,大家都得忍着。

好在左轮没被碎片伤到,他拧了拧眉头,一脸的疲惫和无奈。伸手松了松领带,郑重的向老人家道歉,“我很抱歉,爷爷,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但是请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左家老爷子气的只拍桌子,怒道,“处理?你怎么处理?我左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还怎么处理?你能怎么处理?我这把老骨头的脸真是被你丢尽了!你说你办的什么事?你娶一个私生子我没意见,你娶一个二婚的我也没意见,可是关键人家还没离婚?你说这件事传出去是不是要被别人笑掉大牙?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轮有些惭愧的低头。声音低沉,“抱歉,我暂时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已经让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查出来这是怎么回事的。不管今天发生了什么,我都希望您不要迁怒冯宇婷。她是无辜的,这件事她也是受害者。我想她也不想这件事发生的,我追求她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二婚,当时我还调查过,她名义上的那个老公已经去世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冒出来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老爷子直接抓起烟灰缸就砸了过来,“闭嘴!你给我闭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帮着那个冯宇婷说话?她是受害者?我这把老骨头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没想到我光鲜的活了一辈子,老了还要这么丢人现眼?我真是作孽啊!咳咳……”

他的力气很大,左轮愧疚所有并没有躲闪,烟灰缸直接就砸上了他的额头。有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倒是左妈妈吓坏了,她惊叫道,“儿子。你没事吧?儿子……”

烟灰缸掉在地上,碎成碎片。

左家老爷子楞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下手这么重,看着孙子额头的血迹顺着脸颊滑下来,眉头紧锁着。

左轮随手抹了一把血迹,低头。

老爷子气的剧烈咳嗽着,二房的婶婶连忙上前帮老爷子顺着后背,“爸,你息怒,你千万别生气,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左轮垂眸,叹息,“爷爷,我真的很抱歉让您丢脸了。今天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至于左家的声誉,我也会努力挽回的。”

左家老爷子脸色难看的很,但是看着孙子头上的伤,语气没那么呛了,“挽回?你倒是说说看你怎么挽回?我快被你气死了……”

左轮刚想开口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陶笛的号码,连忙接通了,“小嫂子,是不是她醒了?”

手机里面传来陶笛惊慌失措的声音,“不好了,犀利姐不见了……不好了……她不见了……她就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