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什么?)/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的意思是要你多留几个心眼,像你这么单纯的肯定会吃亏。趁着那个贱人现在跟左轮这事闹的这么尴尬的时候,你得为自己铺路。”骆晴这话说的很明显了,眼眸垂下,眸底一片阴森森的寒气。

冯美婷眉头蹙的更紧,有些伤脑筋的问,“我要怎么铺路啊?妈,你能不能说的明白点?我要怎么留心眼啊?你还是跟我说明白点吧,不然我真想不明白。我这几天心情挺好的,被你这么一说,我心情都不好了。我做梦都梦见自己穿上婚纱要嫁给左轮了,你说那个贱人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有脸回来?再说了,结婚当天左家人的脸色你又不是没看见,就算贱人有脸回来了,那左家也不可能再接受她了吧?本来她就是个不光彩的私生子,还是个已婚的身份,左家那样的家庭怎么能容得下她?”

骆晴听了女儿的话,无奈的伸手戳了戳女儿的脑门,她真是又气又急。更多的是无奈,她这辈子很精明的一个人,不知道怎么的就生出这样一个草包女儿。整天心思单纯的跟个幼儿园小朋友似得,没手段没心机,这样怎么能争得过冯宇婷那个小贱人?

冯美婷捂着自己的额头。有些生气的瞪着母亲,“干嘛啊?你这刚做的指甲,把我额头戳伤了,再给我毁容了,我到时候就真的嫁不出去了。我就这张脸最有资本了,就指着这张脸嫁进左家呢。”

骆晴恨铁不成钢的叹息,“行了行了,我有分寸,怎么会给你毁容?我是生气,气你不长脑子,考虑问题就只看表面。其中的关键,你是一点都想不到。”

冯美婷噘嘴,揉着脑门,小声道,“哎呀,我就是没什么脑子嘛。我是你生的,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没脑子嘛。我没脑子不要紧,我有一个有脑子的妈就行了。你快点跟我说说问题的关键吧,别让我瞎着急了。”

骆晴伤脑筋的扶额,嘀咕道,“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女儿?真是的。唉……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左家人的态度,而是左轮本人的态度。你想想看一开始是不是就是他坚持要娶那个小贱人的,如果不是他坚持,他们不会走到今天的。所以,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打击到左轮,让他自己对那个小贱人失望,再也不想娶她了。到时候,你再做点事情讨好讨好他,就能很快上位了。”

冯美婷停止了揉脑门的动作,想了想,轻轻的眨了眨眼睛,点头,“妈,你说的还真对。问题的关键的确是左轮本人的态度,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干嘛非迷上那个贱人?那个贱人有什么好的?长的没我漂亮,也没我体贴。更没我温柔,他玩了三年多了,怎么还不腻?烦死人了都……”

“打住,现在说重点,别扯这些没用的。现在你要想着怎么让左轮对冯宇婷失望。”骆晴被这个没脑子的女儿气的都快没话说了,一只手臂撑在沙发上,抵着自己的额头,疲惫的很。

冯美婷摇晃着她的身体,“那你快教教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左轮失望啊,快点说说看。”

骆晴叹息,有气无力的道,“办法我已经帮你想好了。你可不能再出岔子,知道吗?”

冯美婷点头,“知道,知道,你快点说说……”

骆晴勾了勾手指头,女儿凑近一点后,再女儿耳畔小声的嘀咕着。

冯美婷听完了之后,眼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妈妈,你太聪明了。你是天底下最聪明,最伟大的妈妈。这件事做的好,左轮肯定对那个贱人失望透顶。”

骆晴深呼吸。“行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吧。别再搞砸了,机会可不是天天有的。”

冯美婷连连点头,“恩,恩,我明天就去做。”

骆晴狠狠的白了她一眼,“还等什么明天啊?这种事越早越好,免得夜长梦多。你收拾一下马上就去做这件事,记住一定要按照我教你的那样去说,知道没?”

冯美婷一想也是,“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

左轮这边查不到冯宇婷的下落,陶笛紧张到肝颤。

她紧张的家里客厅走来走去的,手里一直拿着手机。

佣人跑过来提醒她几次,“太太,你别一直拿着手机。季先生说了手机有辐射,让你少拿手机。你得顾着肚子里的二宝宝。”

陶笛心烦意乱的,最后被唠叨的没办法,只好掀起自己的衣服,“没事,你看我都穿了两层防辐射衣服了,不会有事的。”

佣人只好劝她,“太太,你别太着急了。冯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你光这么担心也不是办法。季先生不是也派人帮着去找人了吗?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冯小姐的下落的,冯小姐来过家里几趟。她那种性格的人,不像是会想不开的人。最多也就是不开心,一个人躲起来了。别担心……”

陶笛也无数次在心底这么安慰着自己,可是大概是因为愧疚吧,毕竟冯宇婷是在她的疏忽下离开的。所以,她总是不能沉静下来,总是会各种担心。她深呼吸逼着自己冷静一点,坐在沙发上的她忍不住碎碎念,“犀利姐,你可千万别出事。你要是出事了,我肯定没法原谅我自己。你快回来吧,你再不回来不光是左轮崩溃了,就连我也快要崩溃了……”

佣人趁机端来营养汤,督促她喝下去。

陶笛一口气把营养汤喝完了,躺在沙发无奈的唱着那首,“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犀利姐,你快回来。我都担心的快要流产了……”

她是因为太着急了,随口那么一说,可这话刚好落入刚回家走到门口的季尧耳畔。

他那张刚毅冷硬的五官上闪过一层紧张,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连鞋都顾不上换,直接上前将沙发上的小妻子抱起来。

陶笛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已经被男人悬空抱在怀中了。她的双臂顺势环上男人脖颈,小脸有些苍白,“回来了?干嘛突然抱我?”

季尧抱着她就急忙出门,深眸中满是担忧和紧张。

陶笛就这样懵懂的被抱出门,她疑惑的问,“老公你干嘛?你这是要抱我去哪里啊?”

季尧终于发话了,可是语气很紧绷,“去医院。”

陶笛懵了,“去医院干嘛?”

“你担心的快要流产了,立刻去医院。”季尧转瞬间,已经将她放在车后座了。他并没有打算自己开车。而是叫了家里的司机送他们去医院。

陶笛反应过来之后,有些哭笑不得。她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没事。我刚才就是那么一说,用的是夸张手法。我其实结实着呢,肚子里的二宝也结实着呢,没事。”

季尧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很不放心,最后还是发挥了霸道总裁的特质。让司机快点开车,硬是逼着陶笛去医院做了一番检查。

听到妇产科医生跟他保证陶笛和肚子里的二宝都很正常之后,他紧绷的脸色终于缓和了几分。

负责为陶笛检查的妇产科医生一脸羡慕的笑道。“季太太,你真的很幸福。季医生这么紧张你,这么宠你。”

陶笛心情不好,所以只是勉强的扬起唇角,“谢谢,辛苦你了。”

“没事,回家后心情要保持愉快,好好休息。”妇产科医生温和的叮嘱。

出了医院,在回家的路上。季尧拿出手机给左轮打电话,他的语气低沉,“还没头绪?”

那边左轮的声音也很低沉,“没。”

“抓紧时间找你媳妇,不然你小嫂子也快被折磨疯了。你到底行不行?要不要我现在过去帮你分析一下?”季尧冷声问。

坐在他身边的陶笛听到他的话真是汗哒哒,小手轻轻的扯着他的衣袖,小眼神示意他别这么说。

左轮心底很抓狂,一万句你大爷的飘过,可最后为了快点找到自己媳妇,还是隐忍道,“你现在过来吧。”

就这样,季尧把陶笛送回家后就直接去了左轮那边。

————

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一座庄园外面,车内的冯美婷一头金黄色的卷发随风飞扬着,妆容精致的脸颊上顶着大大的墨镜。墨镜底下的那双眸子打量着这座庄园,嘴角鄙夷的勾起,冷冷的想着,那个病秧子男人没死还买了这么一座庄园?那么冯宇婷那个贱人现在居然是这座庄园的女主人?

想到这里,她又有些不服气了。想不到冯宇婷那个小贱人的运气还真好,就算没嫁进左家,跟着这个病秧子现在好像也不会太惨?

她蹙眉,深呼吸。转念一想,不就是一座庄园吗?她若是嫁给左轮了,以后别说是一座庄园了,十座都没问题。以后她还要在各个国家都要建自己的庄园呢!

眼下,还是办自己的事情要紧。

于是,她摘下墨镜,推开车门下车。

优雅的迈步,踩着细细的高跟鞋。扭着腰肢走上前按了门铃。

庄园里面的佣人过来给她开门,很礼貌的询问她是谁?要找谁?

冯美婷趾高气扬的扬眉,勾起唇角,冷冷的道,“去告诉你们主人,就说他小姨子来了。我想,他会愿意见我的。”

佣人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就去汇报了。没一会就回来给她开门了,很礼貌的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冯小姐,请!”

冯美婷跟着佣人的脚步,走到了庄园后面的凉亭里面。

她看见了那天在婚礼上出现的男人,男人正在品茶。侧脸逆着光线,动作倒也优雅。

她走上前,落落大方的做自我介绍,“嗨,亲爱的姐夫。我叫冯美婷,是冯宇婷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小姨子。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希望我们以后相处愉快。”

当初父亲逼着小贱人嫁给这个病秧子的时候,她深怕这个病秧子的病会传染,所以避之不及。这一次看着这个病秧子,倒有些让人刮目相看的意味。这病秧子五官还挺硬朗的,再加上这身高档西装的衬托,还算是个帅哥。

她心底叹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大帅哥,居然娶了冯宇婷那个贱人。真是可惜啊!

冯美婷口中的帅哥叫郑畅,他正在悠闲的品茶。茶艺不错,很是享受这种自斟自饮的乐趣。一盏茶轻轻的放在唇上闭上眼睛,微微的吸了吸鼻子,再轻抿上一口,露出陶醉的神色。

一瞬间,冯美婷显得很尴尬。她的手还僵硬的举在半空中,却一直等不到郑畅的回应,尴尬的脸都红了。

美眸中闪过一丝怨气,却不敢造次,只能生生的忍着。心里不停的咒骂这个男人,拽什么拽?她这个小姨子都主动送上门来讨好他了,他还摆谱做什么?

终于,郑畅抬眸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问,“找我什么事?”

冯美婷蹙眉,这该死的病秧子,这是什么态度?好像很不欢迎她似得……

按照她一贯的暴脾气,真是恨不得将他手中的茶盏给夺过来,洒他一脸。可是想到母亲的叮嘱,她还是忍住了。努力的挤出一抹微笑,主动在他的对面坐下后,轻语道,“姐夫,我找你还真是有点事情。”

郑畅没再看她,还是低头捣鼓着他的茶具,随口问道,“什么事?说吧。”

冯美婷肺叶里面都气的冒出一连串的小水泡了,这该死的病秧子,看上去年纪不大,整的跟个老夫子似得,一点都没年轻人的活力。她深呼吸,再深呼吸,才顺畅平和的道,“是这样的,自从你那天在婚礼上出现之后我姐姐就失踪了。这事你知道吧?”

郑畅眸光微微一颤,抬眸看着她,又淡道,“不知道。”

冯美婷叹息,“姐夫,这几天左家找我姐姐都快找疯掉了。这事闹的这么大,几乎轰动了整个东城了,你居然不知道我姐姐失踪了?你是不是太不关注我姐姐了?”

郑畅反问,“我应该关注她吗?”

冯美婷没好气的道,“你当然应该关注啊,我姐姐是你妻子。是你老婆。你当然应该关注她的,你们是夫妻哎!”

郑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淡淡的重复道,“夫妻?我们是夫妻?呵呵……”

冯美婷有些尴尬,“额……我也知道你们一直没在一起。但是,不管怎么样她也是名义上的妻子,是受法律保护的,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再说了,当初我姐姐嫁给了你。你自己什么情况你也清楚的,她在那种情况下嫁给了你,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对她好些吗?我觉得你是在乎她的,不然你也不可能在她婚礼上出现,对不对?”

郑畅这个人脸部通常是没什么表情的,至少在冯美婷看来是这样的。她一直盯着他看,想要观察他的表情。可惜,这个男人真是像个老夫子,看上去高深莫测的很。

“哦?你真的这么认为?”郑畅还是面无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反问着。

冯美婷脊背都在发冷,这男人到底什么套路?他一个死人莫名其妙的活了,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婚礼上,到底是什么目的啊?

“我觉得是这样的。不管怎么样你们结婚了,这也是一种缘分。所以,你应该关注我姐姐的。我姐姐失踪了,你应该担心才对。”

郑畅放下茶盏。似乎在思量。几秒后,他的唇角微微的上扬,“小姨子,你说的对。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这声小姨子叫的冯美婷冷汗津津的,这男人到底什么意思啊?好像表现的很不在意这一切,可不在意为何又突然出现在婚礼上?还说了那样的话?

而且这男人的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好像很冷,然后还夹着一点鄙夷。哎,她真的一点都看不透这个男人。真的后悔没带着自己的母亲一起来,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她现在一个人怎么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啊?

她在这样的情况下,紧张的手心都在冒冷汗。

“那你要不要去看看我……姐姐?”

她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郑畅看着她。眼神还是那种高深莫测的,“你觉得呢?小姨子?”

冯美婷吞了一下口水,“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我姐姐。”

郑畅轻轻的点头,“那就去看看吧,不过你也说你姐姐失踪了,左家那样大张旗鼓都找不到她的人,我又到哪里去找呢?”

冯美婷咬了咬下唇,压低声音,“我知道我姐姐在哪里?你如果真的想去看我姐姐,我可以把她的地址告诉你。只是,你要答应我为姐姐保密。我姐姐现在不想让左家人找到她,好吗?”

郑畅微微的直了直身子。语气还是淡淡的,“原来你知道你姐姐的地址?看的出来你也很关心你姐姐,真是一个好妹妹。你既然知道你姐姐在哪里?为什么不把她接回来?”

冯美婷解释,“我作为妹妹,肯定很关心我姐姐。是这样的,我姐姐现在躲着左家的人。自然是不愿意跟我回家的,我能感觉到我姐姐并不是真的爱左家大少爷的。我姐姐曾经跟我说过,她不爱左家大少爷,只是无法反抗才会跟他结婚的。现在她可能刚好利用这个机会,躲起来了。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是想要你去见见我姐姐,并且能够帮帮她。帮她摆脱左家人。还她自由。虽然你跟我姐婚后没什么感情,可她毕竟是你名义上的妻子。”

病秧子男人这种态度,让她心底越发的没底了。她只能按照母亲之前叮嘱的这么说着了。

郑畅微微的蹙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短短的几秒钟,冯美婷却感觉漫长的像是过了很久。

她一直盯着男人看,可男人的面部表情总是隐藏的无懈可击,她看不出一丝端倪来。男人说话的语气也是淡淡的,像是对冯宇婷这个贱人无所谓的样子。可偶尔又能顺着她的话题接下去,又让人感觉他对那个贱人是有些在意的。

她都快被这个男人给弄疯了,这男人到底是什么奇葩啊?

这个病秧子男人一直没说话,她更加不淡定了,小声的试探着问道。“姐夫……你……你到底要不要去看看我姐?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看看,我姐姐现在躲起来也是因你而起的。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始有终。就算你跟我姐姐没感情,也要先找到她的人,才能办理离婚?结束你们的关系啊!”

郑畅终于开口了,不过嗓音低沉,“谁说我们要离婚了?小姨子?”

冯美婷楞了一下子,“你不想要跟我姐姐离婚?那说明你是在乎我姐姐的对吧?那你去看看她吧,我这就把地址写给你好吗?”

说完,不等对面的男人回答,就掏出包包里面早已准备好的纸和笔。飞快的写下了小贱人现在所在位置的地址,推到郑畅面前。“姐夫,你赶紧去看看我姐姐吧。我姐姐这几天心情一定很糟糕,你去看看她,我们作为家人也能放心点。”

郑畅手指按在那张纸上,微微的叩首,总算是说了一句爽快话,“好,我下午就去!”

冯美婷悬着的心总算是可以放下来了,她微微的松了一口气,“那好,我就先回去了。”

她起身的时候,郑畅却出声叫住了她。“别急啊,小姨子,等一下。”

冯美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姐夫,你还有事吗?”

郑畅却微微的上扬着唇角,脸上似笑非笑的道,“你是我的小姨子,第一次来我的庄园。我有必要留你吃一起共进午餐,不然传出去岂不是说我太失礼了?”

冯美婷心里直冒小泡泡,支吾道,“不会……我们是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的。”

“虽然是一家人,可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走吧,一起吃午餐。”说完,他直接起身,完全不给冯美婷拒绝的机会。

就这样,冯美婷只好跟随着他一起走进大厅。

在她的忐忑中,午餐开始了。

午餐吃的菜肴特别丰盛,味道也很不错。吃饭过程中,这个病秧子男人也是随意的跟她聊了几句家常,再也没其他特殊事情发生。

她提心吊胆的吃完了午餐,想着要离开。

这下子郑畅也没有挽留她,只是执意送她到门口。

在门口,她不经意看见了两只巨大的铁笼。而铁笼里面养的不是一般的狗啊猫啊之类的,居然是两只老虎。

她当即吓的双腿发软,连路都走不动了。一张脸也瞬间惨白到了极点,吓的都不敢睁眼。

郑畅看见她的反应却笑了,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小姨子,你好像很不喜欢我的宠物?”

冯美婷心底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宠物?什么奇葩居然把老虎当成宠物在养?她被吓的半死,却不敢承认,“没……他们挺可爱的……”

郑畅又笑了,“是的,我非常喜欢他们。”

他吹了口哨之后,两只老虎都站了起来,口中发出可怕的声音。

冯美婷差点就吓尿了,捂着双眼,根本就不敢看。

郑畅哈哈大笑起来,“别紧张,它们只是饿了。”

他的话音落下,旁边有工作人员已经看着他的眼色,丢了两大块肉进笼子。

那两只老虎立刻张开大口,狼吞虎咽起来……

一瞬间,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

冯美婷反胃的很,好在这个男人并没有多在老虎边上停留。而是送她上车,她开着车离开的时候,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怎么都觉得这个病秧子有点变态。而且总能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开了大约十分钟过后,手机响了。她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蹙眉接通了。

当手机里面传来郑畅的声音的同时,她心狠狠的往下一沉,接近着,这个男人诡异阴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姨子,刚才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你知道我的老虎吃的是什么肉吗?”

“什么?”她下意识的咬唇。

“人肉。”郑畅淡淡的道。

冯美婷心口狠狠的一揪,“……”

“人肉的滋味很美味对吗?小姨子?”

“……我……我不知道……”冯美婷语无伦次。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今天中午有尝过啊。”

一句话,让冯美婷成功的吐了出来,一张脸吓的毫无血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