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我的妻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美婷执着方向盘的手颤抖不已,手机掉在了大腿上面,而手机那端的男人还在说话__

“我亲爱的小姨子,你现在回忆一下人肉的滋味如何啊?”

冯美婷慌乱之下踩了刹车,车就这样在大马路中央停了下来。趴在方向盘上,大吐特吐起来。

仪表盘上面被她吐的脏兮兮的,整个车厢内的味道都变得怪异起来。她腿上的那只手机里面,还有声音传出来。那个病秧子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不高不低,总是淡淡的,却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和阴森。

联想到男人说的人肉,她的胃难受的像是被魔爪在蹂躏一样。她中午吃的并不多,胃里基本上也都吐空了,可是那种呕心的感觉还是止不住……

“怎么?你在吐吗?反应怎么那么激烈?不应该啊,人肉的味道很美味的。你看老虎吃的多美味,哦,对了,你是女孩子应该会觉得血腥对吧?不要紧,我告诉你,你吃的都是死人身上的……”

冯美婷听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的尖叫了起来,她惊恐的将手机扔出车窗外。捶打着方向盘失控的大叫,“啊啊啊啊!我不要听,不要!!!!滚啊!滚!!!”

手机虽然被扔出去了,可是男人的声音就像是魔咒一样盘旋在她的脑海中,她精致的妆容也被弄花了,脸蛋都拧巴了起来。一头性感的卷发也弄的乱糟糟的,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已。

她吐了很久,吐的整个人都要虚脱了。眼前总是浮现那个男人阴森的语调,折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差点就疯了……

好半响之后,她才勉强恢复一点理智,开车继续回家。

可是,开到半路上还是会想起男人说的那些话。那些话折磨的她难受到了极点,几番折磨下来,她精神恍惚的出了车祸。直接撞到了马路中央的隔离带,车头撞毁了,车内安全气囊弹开,好在她人没受伤。

不过,她是第一次出车祸,而且是因为精神恍惚引起的。所以,她直接被吓傻了。

交警来了之后,她还傻傻的抓着方向盘,闭着眼睛逃避一切。

交警通知了她的家人,她父亲正在外地出差,第一个赶来的是骆晴。

她吓的脸色惨白,上前惊呼道,“美美,你没事吧?没事吧?”

冯美婷这才睁开眼睛,看见妈妈熟悉的面孔,想到今天自己受到的惊吓和委屈,哇啦一下子哭了出来,“妈,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骆晴将女儿搂在怀中。心疼不已,喃喃的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我的宝贝,没事了……”

冯美婷脑海中时刻回响着郑畅跟她说的那些话,她哭的歇斯底里,“怎么会没事?我有事……我真的有事……我要去医院……我要求去医院洗胃……我一定要去洗胃……”

最后,没办法按照她的要求,骆晴将她带去医院洗胃。

洗胃的过程自然是痛苦的,可冯美婷魔怔一样的坚持要洗胃。她甚至拉着母亲说,再大的痛苦她都能忍受。

骆晴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只能先顺着女儿。陪着她去洗胃。

洗胃之后,冯美婷就像是失去半条命一样的虚弱的躺着。她一再的询问医生,是不是将她胃里的东西都洗干净了。

她一连问了很多遍,医生回答她已经洗干净了,她还不相信,还要医生跟她发誓。

年轻的男医生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微微的摇头。心想着女孩年纪轻轻的,好像神经不太正常。

最后骆晴打了圆场,让医生先离开了。

医生离开之后,冯美婷又对着妈妈发脾气,将枕头都扔了。“你干什么啊?你干嘛要阻止我?我要医生跟我发誓,我才会相信他已经帮我洗干净胃了……”

骆晴是个聪明人,她早已从女儿的反常中意识到了不对劲,转身关上病房的门,压低声音呵斥道,“行了,发什么神经呢?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干嘛要洗胃?你吃了什么了?”

她这么一问,冯美婷委屈的大哭起来,“妈……太可怕了……那个男人太吓人了……他给我吃了人肉,还是死人的……”

骆晴一听,心里顿时一咯噔,“你说的那个男人是那个病秧子?”

冯美婷点头,“是的,就是他。”

之后,她把今天去庄园的遭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母亲。

骆晴听了之后,脸色微微的沉了沉,随即沉默了。

冯美婷躺在病床上乱发脾气,“妈,你倒是说话啊。你说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很聪明吗?你不是会分析吗?你现在快点帮我分析分析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整个人阴森森的就跟个鬼似得,我现在想起他都觉得毛骨悚然……”

骆晴有些烦躁的打断她,“行了,别乱叫了。让我想想,让我安静的想想。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那个病秧子给你吃了什么,只要不致命都没关系。关键是那个病秧子的态度,他到底想干什么?你能不能嫁进左家,这个病秧子的态度很关键!”

“那你快想,快点……”冯美婷就是个草包,遇到事情只会找妈妈。就像是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这一点让骆晴也很无奈。

偏偏她这辈子只生了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只能咬牙为她操碎心了。

病房中的她们没有注意到的是,病房外有一个身影正在偷听她们说话。那人头上戴着鸭舌帽,有护士经过的时候,那人将帽檐压下,然后快速的离去。

很快,还在庄园中品茶的郑畅接到电话,“主人,冯美婷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她的母亲骆晴很快就赶到了,送她去了医院。我打听了一下,冯美婷没受伤,她是到医院洗胃的。看来她被折磨的不轻,另外事情果然如你所料一般。她们母女正在病房讨论你,说是揣测不到你的态度……”

郑畅微微的扬眉,淡淡的道。“那就好。”

那边的人又汇报,“对了,主人。骆晴安排的人还在庄园附近估计是想要留意你的行踪。”

郑畅的眸底闪过一抹高深莫测的暗芒,微微点头,“很好,既然别人那么关心我的行踪,那我就成全他一下。我等会就出门。”

那边的人提醒道,“主人,骆晴的人就是想要留意你的行踪,然后再把行踪透露给左家那边。”

郑畅还是淡淡的道,“我知道。我成全他们。刚好,我也很想把我去找冯宇婷这个消息透露给左轮。骆晴倒是细心的替我想到了,我应该谢谢她。对了,骆晴母女那边你不要松懈。随时关注,随时汇报。”

那边的人恭敬的点头,“是,主人!”

————

就在骆晴默默揣测郑畅的态度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陌生号码,立刻打起了精神,接通电话,“喂。什么事?”

“庄园有车子开出来,驶入瑞特大道。”

瑞特大道是去乡下必经的一条道,一听这话,骆晴心里的乌云顿时就散开了,“真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分钟之前。”

“看清楚车里坐着的人了吗?”

“看清楚了,是郑先生。”

“太好了……你继续盯着。”

挂了电话,她激动的对女儿说道,“好了,不用猜了。那个病秧子真的去找那个小贱人了,美美,再等一会你就可以打电话给左轮献殷勤了。”

冯美婷心情也终于好了一点,她从床上直接坐了起来,“真的吗?他真的去了吗?”

“是真的,你就等着好消息吧。”骆晴眉飞色舞的说着。

冯美婷点头,“恩,等着好消息。妈妈我要是嫁进左家了,我一定好好孝顺你。我每个星期都给你买漂亮衣服,带你去做美容。”

骆晴笑的很开心,“好,好,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

这母女俩就这样各自做着美梦,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

左家。

左轮把自己关在书房中,还在绞尽脑汁的想冯宇婷有可能去的地方。

季尧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蹙眉,也在思量着。

冯宇婷几乎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关系走得近的同学。所以她可能去的地方并不多,她的关系网差不多都被左轮搜查遍了,都没找到一丝她的痕迹。

交通部门打来电话,抱歉的汇报着,“左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们按照你的要求,再一次对事发当天医院附件的路况监控进行了回放搜查。还是没发现冯小姐的身影,按照道理是不应该这样的。冯小姐当时穿着婚纱。身上没有钱包也没有手机,目标那么明显,不应该找不到的……”

左轮不耐烦的打断他,“再继续回放,她有心躲起来肯定是闭着监控。所以,要仔细找。”

打来电话的交通部门工作人员沉默了,“…………”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找了,这几天他们除了睡觉和吃饭,其他时间都是盯着电脑屏幕在看监控。有些画面,他们都能在心里勾勒出来了,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样仔细找了?

“还愣着干嘛?去找!”左轮咬牙催促着,“你也说了她穿着婚纱,目标那么明显,怎么会找不到?”

“是……左先生。”工作人员刚准备挂电话,这边左轮的手机被季尧拿了过去。

季尧一张俊脸紧绷着,深眸中闪烁着一抹睿智,对着手机冷道,“再仔细找一遍,记住这次你们的目标不是穿着婚纱的醒目女人。而是冯宇婷本人,她的照片你们有的,对着她的照片,再去找她的本人。记住了,她没有穿婚纱。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那边的工作人员楞了一下,随即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季尧挂掉电话之后,左轮抬起猩红的眼眸看着他,他瞬间了然他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她换了衣服所以找不到?”

“我分析是这样!”刚才他一直在想,为什么一直找不到?按道理不应该这样的,然后听见了工作人员跟左轮的对话内容。他注意到了工作人员提到的白色婚纱,想到大家可能就是被这样一个醒目的表象给蒙蔽住了。或许冯宇婷当时离开的时候,想办法换了衣服,而大家关注的点是在白色婚纱上,所以很有可能忽略了冯宇婷本人。

这个想法,给了左轮很大的希望,他的眼眸中亮起光芒,拍着大哥的肩膀,有些激动道,“对,一定是这样的。我有预感,很快就可以找到她了。”

季尧看着他满脸疲惫的样子,想到自己曾经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他义无反顾的冲在最前面帮他。他的眉宇间闪过一抹动容,从裤袋里面摸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塞进左轮口中,拿起打火机亲手为他点上。

左轮重重的吸了一口香烟,烟雾迷蒙了他的俊脸,他幽幽的问,“大哥,我可以找到我媳妇的是吗?”

季尧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可以的!”他不会安慰人,所以只简单的说了这样三个字。

左轮深呼吸,放在一旁的手机再次响起。

他一看是冯美婷的号码,立刻接通了。

冯美婷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给左轮打电话,会被第一时间接通。她激动的都有些无措了,对着手机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轮……左……左先生……”

她这样的反应,让骆晴气的直瞪眼。

左轮首先问道,“冯美婷,你是不是有冯宇婷的消息了?”

冯美婷听到他的声音,激动的更加语无伦次,“你……你知道是我?你怎么知道是我?你存了我的手机号码吗?”她有些受宠若惊的捂着自己的脸颊,人也激动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左轮自然是不可能存她的手机号码的,只是因为最近太想要从冯家人那边知道冯宇婷的消息。所以打给冯美婷的电话次数多了些。自然对她的号码敏感些。

这些情况,他自然也没必要跟她解释,他只是蹙眉沉声问,“我在问你话,你是不是有她的消息了?”

这边受宠若惊的冯美婷被骆晴掐了一把,才恢复一点理智,她连忙点头,“是……是的,我有我姐姐的消息了。”

左轮一听,身体立马挺直,“她在哪里?”

冯美婷这个没出息的一听见左轮的声音就会紧张,所以骆晴直接帮她写好了手稿放在她面前,让她照样念,“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很担心我姐姐。我们家里人也很担心我姐姐,所以家里人四处在寻找我姐姐……”

她的台词很多,可左轮完全没耐心听,他吼道,“我问你,她现在在哪里?”

隔着手机,冯美婷被她吼的身子都颤抖了一下,大实话突突的往外冒。“她在乡下,她在乡下啊!”

左轮又问,“具体地址,快点报给我!”

冯美婷吓的脸色都变了,赶紧把地址报给他。

她刚说完,左轮就急急的挂了电话。

这边的她,对着已经挂断的手机,一脸的哀怨,“干嘛这么着急啊?人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她这样的反应,差点没把骆晴给气死,伸手戳着她的脑门。“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左轮那么一吼,你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我这算是白写了,你倒是照着念几句啊。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女儿?真是累死我了……”

冯美婷冷静下来之后,继续做着自己的美梦,“再等等你就不累了,我天天孝顺你,让你过上幸福的日子。现在所有的事情发展的都很顺利,我很快就要嫁进左家了呢。想到以后的生活,我好开心呢。我爱左轮。被他吼的时候,自然会紧张啊。”

骆晴无语的摇头,看了看时间,“好了,现在该我们出场了。走吧!”

她煞费苦心的设计了这么多事情,最后怎么能少的了她亲自参与?

————

乡下的院子里,有一只小黑狗在走来走去的,还有几只鸡在觅食。

西厢房的柜子上面放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上面飘着淡淡的油花。

妇人担忧的看着冯宇婷的背影,劝道,“冯小姐。这鸡汤是我刚熬的,你趁热喝点吧。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要减肥,不爱喝油腻的,所以我煲汤煲的很清淡,你尝尝吧。这是我家孩子爸,中午刚宰的老母鸡。快尝尝。”

冯宇婷坐在窗口的椅子上,背对着妇人,一双眼眸空洞无神的看着窗外的院落。

妇人说了那么多,她的脊背微微的动了动,最终只说了一句,“谢谢。我没胃口。”

妇人叹息,善意的劝道,“冯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这是遇到什么事了?你也不跟我们说,我们两口子真的很担心你。不管你遇到什么事,你都要吃饭啊,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冯宇婷还是不说话。

妇人连连叹息,嘀咕道,“这可怎么好?这孩子到底遇到什么事啊?这可要把人急坏了啊!”

半响,冯宇婷开口了,“阿姨。可以帮我买一包香烟吗?我来的时候身上没钱,你们先垫着,等我回到东城还给你们。”

妇人连忙道,“你这孩子提什么钱啊?这不就是见外了吗?你以前帮了我们那么多,我们想谢你都没机会。只是,你要抽烟吗?女孩子抽烟总归不好的……”

她后面越说声音越小。

冯宇婷只沙哑着声音道,“我心里烦,想抽烟。”

妇人深呼吸,“好,我去帮你买烟。你这鸡汤还是要喝几口,知道不?”

她转身出去之后。冯宇婷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弧度。

鸡汤?

保重身体?

她现在还保重身体干嘛?她还有什么脸去面对所有的人?

她是已婚的身份,居然还想着嫁人?

她自己的脸都被自己丢光了,还给左家丢人现眼了,所以她还保重身体干嘛?

嘴角的苦涩很快又变成了自嘲,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其实,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爱哭的女人。可是这一次,她哭了很多次。只要一想起那个难堪的瞬间,她就忍不住落泪。

一直以来,她都把自己伪装成很坚强的样子,其实她的内心真的脆弱。这次婚礼上的意外,她真的承受不了,也面对不了。

这八天,她自己也快把自己折磨疯了。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妇人的香烟很快就买回来了,就在村口的小杂货店买的。她家孩子爸不抽烟,所以她不懂香烟。她买的是价格最高的。

冯宇婷接过香烟,淡道,“谢谢。”

妇人叹息了一声,忍不住叮嘱,“少抽点,心里不痛快的可以跟我说说。我不逼你,你什么时候想跟我说都行,哪怕是半夜。”

她转身出去之后,院子里突然响起了狗吠声,而且叫声一声比一声凶猛。

很快,冯宇婷听见院子门口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她蹙眉,盯着远门方向。

果然,有汽车在院门口停下。

然后,她看见了她不想看见的人从汽车上走了下来。她的眼眸倏然睁大,巨大的惊恐使得她的身子不断的瑟瑟发抖。她摇头,不愿意相信自己看见的,怎么又是他?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心脏再次像是被一只大手攥住,紧紧的攥住,攥的她的心脏无法跳动,甚至攥的她心脏都流血了。

她看见郑畅去跟妇人交谈,然后妇人指着西厢房的方向————

冯宇婷吓的从椅子上摔到了地上,下一秒,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要逃走。可惜,郑畅的动作很快,伸手就扯住她的胳膊,扯紧,薄唇缓缓张口,“去哪?我的妻子。”

冯宇婷抗拒听到这样的字眼。她觉得耳膜都快被刺穿了,她摇头,“别说话,你别说话……”

郑畅的手臂很有力,微微的挑眉,“看来你很怕我?怎么?我有那么可怕吗?我觉得还好吧,我就是一个正常人。”

他说什么冯宇婷都听不清,只看见他的唇瓣一张一翕的动,具体说什么她根本听不见。也许是潜意识里,不想听见这个男人说话吧。她只喃喃的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已经死了……怎么又活了?我亲眼看见你闭上眼睛的……我看见的……你怎么又活了?”

她的情绪再一次激动起来,身子颤抖的近乎摇摇欲坠。

与此同时,左轮开车也正在赶往这处院落。

冯美婷跟骆晴也正在赶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