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道歉)/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宇婷很抗拒这个男人,本能的想要远离他。她全身的力气都用到了手臂上,却还是挣脱不开男人的力道。瞬间,她就没力气了,整个人就像是要瘫倒了一样。

郑畅拉扯着她,后面感觉到她身子的虚软之后,几乎是用自己的身体在支撑着她。

他看着她的眼眸,可她却不停的躲闪,她一双美眸中盛满了无处安放的惊恐和慌乱。他的眸光微微的复杂,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真的那么怕我?算起来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提到以前。冯宇婷瞬间就炸毛了。她仅存的理智也被他这两句话给摧毁了,眼前男人的面孔开始模糊,她感觉自己又要晕倒了。努力的摇头,让自己镇定点,可内心那种兵荒马乱的感觉是怎么都无法忽视的。

她以前就很抗拒别人提到以前,以前那段过去对她来说是一段黑色的记忆。尤其是现在提到她过去的还是眼前这个男人,这个跟她那段黑色记忆撇不清关系的男人。可以说,她在郑家遭遇的那一切都是这个男人造成的。

更诡异的是,她明明看见这个男人死掉了,她看着他闭上双眼的,还看着家庭医生把他戴着的氧气罩拔下来,告诉所有的人节哀顺变。

她这几天一直想不通,一个死人是怎么突然出现的?她记得很清楚,这个男人死的时候,脸色蜡黄,就跟真的死了一样,绝对不像是伪装的那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很想亲自问这个男人,可是连问的勇气都没有。事情都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她真的害怕再问出别的让她难以接受的真相出来。

她嫁给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就已经虚弱的说不出来话了,所以她连他的声音都没听过。但是她熟悉他的五官,他还是那副面孔,只是面色红润比那时候多了生机和活力。

她摇头,不敢看这个男人。

郑畅看着她的反应。主动问,“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死了又活着?你就没问题问我吗?”

冯宇婷下意识的点头,她有问题想要问他。可是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她根本就开不了口。她也是从出了这件事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很脆弱。而且还很懦弱,遇到自己无法处理的事情。根本就不敢面对。

她说不出话来,所以又只能摇头了。

郑畅看着她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突然扬起唇角说了一句,“是你变了?还是以前你把自己伪装的太坚强了?”

冯宇婷回答不了他的问题,他的出现对她来说已经是毁灭性的打击了。要她面对着他,她真的做不到。她现在有一种冲动,那就是想要炸了这个世界。这样很多事情,她就不用面对了。

正在两人拉扯间,村口又有豪车开进村子。村里里面的人看见今天不断有豪车开进来,都围在自家院子门口看热闹,议论着谁家城里的土豪亲戚回来探亲了。

左轮按照冯美婷给的地址,一路导航到院子前面。远远的,他就看见院子门口停着的那辆霸气的路虎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蹙眉,瞬间想到是不是那个死了又活了的男人来了?这路虎跟那男人的气质一点都不搭,真是委屈了这辆车了。

他是直接踢开车门下车的,下车的时候院子里面的狗狗狂叫起来。

他的脸色微微的沉了沉,看见有妇人迎上来的时候,他深呼吸尽量温和的询问,“你好,请问冯宇婷在您家里借住吗?”

妇人楞了一下,家里一下午来了这么多客人,真是热闹的很。看着这气质不凡的客人,她有些窘迫的点头。“是……冯小姐是借住在我家里,请问你是她什么人?你找她有什么事?”

左轮霸气回答,“我是她未婚夫,接她回家!”

妇人又愣住了,指着西厢房支吾道,“这……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刚才来的那位先生说是冯小姐的老公。你又说你是她的未婚夫……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

左轮叹息,“大妈,你先带我去见她吧。等会见了面了,你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妇人一想也是,于是连忙闪身,“好。那先生你这边请。冯小姐这几天,一直住在我家的西厢房里面。”

几乎是前后相差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冯美婷的车也开进了村子里。

骆晴坐在副驾驶座里面,看着以后村民围上来,好奇的对着她们的红色跑车指指点点的,不耐烦的蹙眉,鄙夷道,“一群乡下土包子,没见过跑车似得,烦人。”

冯美婷也很势利的附和,“就是嘛,这群土包子烦死人了,你看这些人的穿着。简直是不忍直视,烦人。”

“算了,算了,不管他们。办正事要紧。”骆晴挥了挥手,示意她快点开车。

冯美婷点头,“恩。马上就到了。我已经看见左轮的车了,他开的是宝蓝色那辆车,我最喜欢的颜色。”

骆晴连忙深呼吸,脑子里面准备好台词,等下要好好的发挥一番。

冯宇婷在西厢房里面被郑畅拉着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她又听到了院子门口有汽车引擎声响起,然后熄火,再然后她就听见了左轮那熟悉的嗓音。他在跟妇人交谈,听到他们的交谈,她全身的血液都直往脑门上冲。她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左轮来了,他来了……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左轮,然后左轮看见她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的一定会气疯的。一定会误会她的……

怎么办?怎么办?

她慌乱的都快麻木了,一双眼眸直直的盯着门口看,甚至都慌乱的不知道要拼死挣脱了。

转瞬,左轮已经推开西厢房的门,出现在门口了。

冯宇婷看见他的时候。吓的眸光无处安放,到处躲闪着。不过,只一眼她就看出来他瘦了好多。他整个人看上去也很疲惫,他是不是还在生气?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弥漫在空气中。

左轮眸光沉沉的扫向冯宇婷,他看着她的手臂被那个男人拉着,看着她偎依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他的眸底瞬间就亮起了飞刀,眸光冷飕飕的,垂在身侧的手指慢慢的收紧变成拳头。

他没有说话,冯宇婷也没有说话,甚至不敢看他。

倒是郑畅开口了,他挑眉,语气是他特有的那种淡然,“怎么?左先生也找到这里了?左先生还真是消息灵通,这乡下小院子这下子可热闹了。”

妇人敏感到气氛不对,她无措的问着冯宇婷,“冯小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两位先生是什么人啊?”

这个问题,冯宇婷无法回答。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尴尬的问题。也是一个难堪的问题。难道要她回答说,一个是她的老公,一个是她的未婚夫吗?

她的心跳早已失去了本来的节奏,慌乱的像是在擂鼓一样。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头晕目眩的感觉越发强烈。

与此同时,冯美婷和骆晴母女也下车走进来了。

冯美婷很是嫌弃乡下的破房子。她蹙着眉头。只是在看见左轮的时候,脸颊上立马扬起笑容,刚想说话的时候,她的手臂被骆晴掐了一把。

她这才闭嘴,然后看着母亲的眼色,根据母亲设计好的剧本演戏,“姐,我终于见到你了!”

她一进来,第一句话是对冯宇婷说的。她表现出很激动的样子,“姐,你这几天过的好吗?我们家里人都很担心你呢,你看你都瘦了。我跟妈妈打听了好久。才打听到你住在这里。我们来接你回家的。”

说完,她看着郑畅又看向左轮,小声道,“姐夫……左先生……你们都在啊?今天这里还真是热闹。你们也是来接姐姐回家的吗?”

骆晴对女儿的表现还算满意,她走上前,轻声呵斥道,“胡说什么呢?这里只有一个是你姐夫,不管你姐姐最终选择谁?只能有一个人带她回家,你不懂就不要瞎说。”

冯美婷假装很乖巧的低头,“哦,我知道了妈妈,我不会瞎说了。我也是看见姐姐比较激动。”

骆晴转而看着冯宇婷,微笑道,“宇婷,你看你都瘦了,这几天一定过的很不好吧?我知道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对你影响不好,可是逃避不是办法,你这样一直住在外面,我们作为你的家人肯定会担心的。我跟美美是来接你回家的,不过今天既然郑先生跟左先生都在这里,你也就不要逃避了,你抓紧把事情解决了。”

冯宇婷对她更是反感,在她心目中,骆晴就是童话故事中那个最恶毒的继母。她的嘴里从来都没有好话,她抬眸有些哀怨的瞪着骆晴。

骆晴不以为然的继续说道,“宇婷,郑先生既然还活着,那么你就是郑先生的妻子,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郑先生现在也很成功,你就跟他回去好好过日子吧。至于左先生那边,我觉得不管怎么样,你都欠左先生一句对不起。虽然你跟我们说过,你不是真心想要跟左先生在一起,你只是想要找个依靠。可这次的事情,对人家左先生。乃至左先生的家人都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我觉得你应该郑重的跟左先生说一句对不起。”

她的话,表面上是息事宁人,其实是想要挑起更大的腥风血雨。

冯宇婷的脊背僵硬着,恨不得用眼神杀死骆晴。她是爱左轮的,是想要跟左轮在一起的。可是这件事她根本无法处理。所以她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骆晴这番话,气的她更是身子不停的摇晃着。

骆晴又上前两步,宽和的叹息,“宇婷,别犟了。快点跟人家左先生道歉吧,你是有夫之妇,就算左先生还愿意娶你,他的家人也一定不会同意了。你的性格我也了解,你不懂爱,不懂爱别人。你只是想要找个依靠而已,那么郑先生也可以给你安全感的。你以前照顾了郑先生那么久,他会好好待你的。你快点道歉啊!”

冯宇婷的手指握成了拳头,掌心里面那包香烟已经揉成了团子。

骆晴对冯美婷使眼色,冯美婷立马说道,“姐,你就听妈妈的话吧,不要再僵着了。姐夫会对你好的。”

骆晴又转身看着左轮,语重心长的道,“左家大少爷,一直以来我都很看好你,在郑先生没出现的时候,我是希望你跟宇婷能够幸福的。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对你和你家人的声誉造成了那么大的影响,我代替我们家宇婷向你道歉。这辈子宇婷跟你是没缘分了,希望你能重新找到自己的幸福。”

冯宇婷愤怒的快要爆炸了,终于眼前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郑畅眸底一抹慌乱闪过,第一时间将她搂在怀中,“没事吧?你怎么样?”

“快点送我们家宇婷去医院,她怎么又晕了?”骆晴装出很紧张的样子。

冯美婷悄悄的看向左轮,等着他的反应。等她看见左轮转身离去的时候,嘴角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弧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