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闭嘴)/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左轮转身离去,骆晴也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她这趟折腾的目的达到了……

郑畅看着左轮离去的背影,眸光变得越发的复杂起来。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可是冯美婷一看见左轮就会犯贱。那种贱性好像是藏在骨子里的,一见到左轮她的贱性就怎么藏也藏不住了。她不由自主的跟上左轮的脚步,讨好的在他身后安慰着他,“左先生,你不要难过,以后你会收获自己的幸福的。你跟我姐姐注定是没缘分了,不是你不好,而是你们不合适。也许你离开我姐姐,会遇到比她更好的女孩子。比她好十倍……”

她极力用最温柔最妩媚的声音安抚着前面的男人,殊不知男人听见她的声音,眉头就习惯性的紧蹙着,疲惫的脸上瞬间又笼罩了一层寒霜。

那种脸色骇人到了极点,让人连眼神都不敢直视。

偏偏冯美婷贱性泛滥,丝毫没有眼力见,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左先生,你这是要回东城吗?你现在这种心情不太适合开车吧?不然我开你的车,送你回去吧?我的车我妈妈开回去……”

走在前面的左轮突然停住脚步,猛然一转身,当他那张冰山对着冯美婷的时候。

瞬间秒杀了她即将说出来的那些话,还有些话直接卡在了喉哝口,她的嘴巴微张着,脸色微变,支吾,“左先生……”

左轮烦躁的抡起拳头,直接朝她脸上砸去。

冯美婷吓的大声惊叫起来,“啊……不要!!!”

一声闷响之后。左轮的拳头砸在了她身后的水泥墙壁上。紧接着,低沉压抑的警告声响起,“别再跟着我,别逼我打女人!”

他的拳头砸的很重,手背上好像都砸出血来了。

冯美婷下意识的捂着嘴巴,一脸惊恐的点头,不敢说话。

左轮转身,一阵风一样的离去,打开车门嘭的关门,发动引擎离去。

他的动作利落的就像是行云流水一般,直接震慑的冯美婷楞在原地。等到那辆车消失在眼前了,她才挤出几个字,“左先生……你的手……流血了?一定很痛吧?”

西厢房这边,郑畅已经将冯宇婷抱了出来。

骆晴在一旁假惺惺的帮忙扶着,“小心……郑先生你小心……不要摔到我们家的宇婷……”

她看见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暗自瞪了她一眼,用眼色示意她闪开点。

冯美婷被左轮刚才的架势震慑到了,反应都变得迟钝了,一双眼眸还一直盯着左轮汽车离去的那个方向看。

骆晴帮郑畅把冯宇婷弄上郑畅的车之后,郑畅的车一溜烟的开走了。骆晴假惺惺的话语明显还被说完,就被晾在空气中。

等那辆车走后,她懊恼的跺脚,嘀咕道,“什么玩意?好歹我也是你的岳母大人,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我话都没说完就开车走了?真是不像样!还有那个该死的小贱人,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了,身上一股酸味,呕心死我了……”

她嫌恶的皱眉,一扭头看见自己女儿还对着左轮离去的方向犯花痴。实在是又生气又无奈,烦躁的催促道。“还愣着干嘛啊?快点上车,你以为这事就完了吗?我们还得跟着郑畅的车,还需要趁热打铁,以防万一。”

冯美婷哦了一声,这才整理一下自己澎湃的心情,开车跟上郑畅的车。

————

附近的镇上医院。

医生帮冯宇婷做了一番检查后,告诉郑畅说冯宇婷之所以晕倒是有两方面的因素。第一,最近她有些营养不良,身体极度的虚弱。第二,是因为她惊吓过度造成的。

郑畅微微点头,表示了解,看着病床上女人苍白的脸色,他追问了一句,“她什么时候能醒来?”

医生温和道,“很快,我已经给她打了营养针,她休息一会就能醒了。”

医生离去之后,郑畅靠近了几步,看着病床上那个虚弱的女子,他的眸光越发的复杂。

在他的记忆中,虚弱柔弱这一类的词好像跟这个女人都不搭边。她总是很坚强,很淡然的面对着一切,承受着一切不公。以前的她,就像是一个充满了力量的战士一样,总是无所畏惧的迎战。

可这一次呢?

这一次这个勇敢的战士做了一个逃兵,她似乎不想面对这一切,所以她才会继而连三的晕倒。

回想起之前冯宇婷见到他时候的两次惊恐反应,他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脸颊,意味深长的苦笑,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或者说,他看起来天生就像是一个坏人?

他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凝视着她的面孔,良久叹息了一声,低低的道,“你说你找的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没有担当,没脑子,这样的男人你就打算托付终生了?你想清楚了吗?你有……”

“我这样的男人怎么不能托付终生了?”

有果断的男性嗓音打断他的话,紧接着病房的门被推开,左轮走了进来。

郑畅微微拧眉,抬眸看着这个刚才气的转身离开现在又折回来的男人。他微微的扬起唇角,语调淡淡的,“你怎么又回来了?我记得你刚才很生气。”

左轮随手拉了一张椅子,也在病床前坐下。他刚好坐在了郑畅的对面,两个人对持着,像是谈判的架势。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子跌入冰点。

郑畅笑了,不过笑容有些冷。

左轮也微微的扬唇,笑容有些不羁,“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我倒想问问郑先生从哪里看出来我没有担当?没有脑子了?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郑畅眼底闪过一抹寒意,却是不动声色的道,“是,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显然,我并没有乱说。我是有根据的,你想要跟病床上的女人结婚。确切的说,差一点你就已经跟她结婚了。你爱她吗?”

左轮点头,口气是完全不容置疑的,“当然!”

“呵呵,我不信。”郑畅淡淡的说着,“当你转身就走,把自己所谓的爱着的女人仍在那里不管不问,你觉得你有担当吗?这是其一,其二就是你说你爱冯宇婷。那么你了解她吗?如果你足够了解她,你怎么会因为你在某一个瞬间看见的某一个画面,又或者是因为冯美婷美女的三言两语就误会冯宇婷?所以,我很有根据的说你没担当,没脑子!”

左轮不怒,反而是淡淡的挑眉,冷冷的勾唇,“谁说我转身就走了?我只不过比你来的晚了点,我这不是来了吗?你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个人,我这个人比较幽默,喜欢开玩笑。刚才只不过也是个玩笑而已,我想知道我转身离开之后病床上这个女人醒来会是什么反应?不过,我终究还是不能放心,所以我回来了。”

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个瞬间,他是真的很生气。他不是个坏脾气的男人,可是当所有的情绪累积到一起的时候,那一个瞬间他失去了理智。这八天,他过的很痛苦,找她找的快要疯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找到她的时候,郑畅也来了。他见到她的时候,她跟郑畅正拉扯在一起。他承受,那一刻他不光是愤怒,还有嫉妒。他嫉妒郑畅比他先找到她,真的好嫉妒。

嫉妒过后,又很吃醋,他不喜欢别的男人碰她。哪怕是靠近她一点,他都不允许。

再加上冯美婷母女的煽风点火,他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只是,在他转身开车离开的一路上。冷风吹打着他的脸颊,他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回想起冯宇婷那消瘦的脸颊,还有见到他时候那种慌乱和愧疚的样子,他觉得很心疼。

心口那处就像是被什么人紧紧的揪住一样的痛……

他很后悔,很后悔自己冲动的一走了之。她晕倒了,她该有多么的无助和难受?而他既然爱她,就应该照顾她,保护她。她一定是在逃避,不敢面对一切。她不敢面对的事情,也应该由他来承担。

跟她在一起的那一天起,他就觉得要为她遮风挡雨。

可他现在做了什么?好不容易找到她,见到她了,却误会她?

其实。在一起这么久,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她?她就是个简单的女人,她甚至都不会说谎。他也知道她是二婚,他不介意的。只是没想到她死去的老公突然又活着回来了,这样的意外谁都没想到。

冷静下来的他,突然觉得自己转身离开的行为很不对。爱要付出,爱也要宽容,更要懂得珍惜。他追了她那么久,才终于打动她,让她下定决定跟他结婚,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容易,最后关头他怎么能离开?丢她一个人无法面对这一切呢?

这三年的多她身边除了他,根本就没别的男人了。他又怎么能因为突然回来的郑畅,而毫无理智的吃醋?

他的媳妇他是了解的,她讨厌跟别的男人靠近。更加抗拒别的男人对她拉拉扯扯的。

至于冯美婷母女说的那些话,就更加不靠谱了。他一直知道冯美婷母女对他媳妇不好,也知道冯美婷每次见面看他的眼神不一样。所以,她们的话他又怎么能相信?

他媳妇打算嫁给他是因为爱,这是冯宇婷亲口承认的。

想到这里,他越发觉得自己混蛋了,所以就直接调转往最近的医院开来。

到了医院,果然看见郑畅的车也在,他很轻易的就找到他们了。

左轮的话,让郑畅有那么一点的意外,他挑眉看着他,几秒后才淡淡的说,“左先生还真是幽默,我还真领教了。”

左轮将眸光移向病床上的女人,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眉头一拧,直接霸气的下了逐客令,“郑先生,刚才真是多谢你了。不过现在我来了,这里有我守着就好,你先回去吧。”

郑畅笑了,笑容很冷,修长的双腿交叠起来,整个人身上的那种威慑力尽显无疑,“左先生,你又说笑了。病床上躺着的是我的妻子,自然应该由我来照顾。应该回去的是左先生你吧?”

左轮看着他,疲惫的俊脸上一脸的认真,“郑先生,既然今天我们遇上了。那么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把话说清楚,你觉得呢?”

郑畅摊开手,“很好,说吧。”

左轮伸手指着病床上的女人,眸光笃定,语气坚定,“这个女人叫冯宇婷,她的名字已经刻在我心里了。”

郑畅始终是不急不躁,淡淡的口气,“可是,这个女人的名字刻在我家的户口簿上。”

一句话,让左轮的眉心骨突跳了几下,不过他还是沉稳的看着对方的眼睛,严肃道,“所以,我跟你谈的目的是想要你跟她离婚。”

“离婚?”郑畅蹙眉,一脸的无辜,“左先生,你不觉得你这个要求提的有些过分吗?我好不容易回来了,回来找到我的妻子。你却要求我们离婚?这是不是太过分了?再说了,离婚是我们两个人自己的事情,应该由我们自己说了算,你觉得呢?”

左轮强势道,“因为我们很相爱,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这个要求过分。郑先生,其实你对她没有感情,更加没有爱情,你又何必呢?以你现在的条件,你完全可以重新寻找一段爱情,然后结婚生子。你何必搅和在我们两个人中间?”

郑畅冷笑了两声,“左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对她没感情?你对我了解有多少?”

“郑畅,今年三十三岁。是郑家最不受宠的私生子,七年前装病假死迷惑了所有人。其实你是服用了一种假死的药物,你用你的死亡来降低郑家人对你的防备。从而暗中运筹帷幄,如今你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一举拿下郑家所有产业,你让所有郑家人都震惊了。你先是架空郑氏,然后再收购郑氏,为郑氏注入新的血液。你在达到自己目的之后,才第一次现身郑家人面前。你让曾经那些瞧不起你的郑家人,一个个都后悔不已。”左轮在说这些的时候,郑畅的手指放在椅背上一下一下的敲着,只是敲的频率一点一点的在加快。

左轮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看他手指敲的频率,微微的挑眉,“郑先生,我说的对吗?”

郑畅眉宇沉了沉,左轮继续说道,“我还没说完,郑先生你还想要听吗?”

“继续。”郑畅换了一只腿交叠在另外一只腿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现身之后,才想到你之前在郑家是有过一个妻子的。这个妻子就是冯宇婷,所以你找到了她。虽然你们是夫妻,可你心里清楚你们只是名义上的挂名夫妻。你们之间没爱情的,我说的对吗?”

郑畅沉默了几秒,抬眸看着他的眼眸,“那又怎么样?没有爱情可以培养,我们不一定非要离婚的。”

“可冯宇婷心里有我,她是爱着我的。她不能跟你培养感情,所以郑先生何必浪费时间?郑先生是个明白人,应该听得懂我的意思吧?”左轮看着他,“强扭的瓜不甜的!”

郑畅听完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窗口,突然笑了,笑容却不达眼底,“左先生,你说的话很有道理。可你别忘了,我是个生意人。我所走的每一步都在运筹帷幄,我很看重利益。关于离婚这件事,我会想离婚对我有什么好处?你明白吗?”

左轮眸底闪过一抹冷光,也站了起来,走到郑畅的身边,点头,“我明白。所以我们开门见山的说,要什么样的条件你会同意离婚?”

郑畅有些意外的扭头看着他,“左先生。你倒是真的很爽快。是不是我什么样的条件你都答应?包括我狮子大开口?”

左轮沉眸,“说来听听。”

“我要你左氏百分之二十的干股,等我拿到股份,立马同意离婚。”郑畅说完后,盯着身边的男人看,“怎么样?”

“郑先生果然是狮子大开口啊,我左氏百分之二十的干股一年那是多少钱?你算过没有?”

“当然。”

“呵呵……还真是生意人。我如果不答应呢?”

“简单,不答应我不会离婚。”

“我可以让我媳妇去起诉离婚,只要满足一定条件,法院会判决你们离婚的。”

“左先生是个聪明人,所以也强调了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如果我不想离婚,我可以想很多办法不满足一定的条件。你听过夜长梦多这四个字吗?

谈话进行到这里,仿佛进入了僵局。

左轮的脸色是那种晦涩不明的,菱角分明的五官染上了一层夜色的迷雾,他似乎在思量着。

郑畅也看着窗外,语气也染上了几分幽然,“左先生,看你的反应好像很舍不得那些股份。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她,在我看来这未必算是真的爱吧?如果是真的爱她,你怎么会在乎身外之物?”

这种情况下,左轮显得很被动,不过他却道,“我不在乎身外之物,我同意你的条件。”他刚才的沉默不是犹豫,而是在想如何向董事会那边交代。

他这么爽快的答应了,郑畅更加意外了,“左先生,你答应了?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向董事会交代?”

左轮果断道,“那是我的事情,郑先生不必操心。郑先生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承诺。拿了股份授权书之后立刻跟我媳妇离婚就好。”

郑畅没说话,只是点头。

左轮看着病床上冯宇婷,眼神坚定无比,“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的律师,让他准备这些。你也尽快准备吧。”

说完,他退到走廊上去打电话。

而郑畅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眯起眸子。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冯宇婷醒了。

她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的不是左轮,还是那张本该熟悉,此刻却显得无比陌生的面孔。她眨眼,希望这一切是幻觉。可是眼眸再次睁开,那个男人还在。她有些无奈的叹息,叹息声清晰的落入郑畅的耳畔。

他淡淡的问,“怎么?看我一眼都那么痛苦?”

冯宇婷经历过两次晕倒。每一次都是被这个男人吓的。她此刻虽然醒了,可是身体还是很虚弱,就像是棉花一样使不上一点的力气。她想到晕倒前的那一幕,顿时紧张的问,“他呢??”

郑畅淡淡的回了两个字,“走了!”

冯宇婷心底燃起的希望再次破灭,之后她闭上眼睛不去看郑畅,也不再说话。

什么是绝望?

此刻她才真正的领悟到什么是绝望,闭上眼睛一片黑暗,睁开眼睛还是一片黑暗的感觉就是绝望。左轮来了,他来了,可他却看见了她跟别的男人拉扯在一起,骆晴还说了那样的话。那个傲气又不羁的男人肯定气疯了,她这个有夫之妇怕是这一生都别想跟他再有可能了。

她的心好痛,好痛。好像痛的她都无法呼吸了。

就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

郑畅一直在边上默不作声的看着她,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这次进来的不是别人,是冯美婷母女。

安静的病房,因为她们的脚步声显得拥挤起来。

病房门被推开的时候,冯宇婷本能的睁开眼睛。当她看见是她们母女时,再次疲惫的合上眼睛。

冯美婷看见她醒了,暗自蹙眉,当着郑畅的面,叫了一句,“姐,你醒啦?”

冯宇婷还是闭着眼睛沉默。

骆晴也上前一步,假惺惺的笑着,关心道,“宇婷,醒了就好。你这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你可吓坏我们了。刚才是郑先生送你来医院的,他可担心你了。等会你就直接跟郑先生回家吧。”

冯美婷也跟着说道,“姐,郑先生家的庄园可漂亮了。你要是跟他回家了,你就是那座漂亮庄园的女主人了。真是太棒了。”

冯宇婷的唇角勾起鄙夷的弧度,她从来就不屑什么漂亮庄园的。她终于睁开眼睛,只是清冷的说道,“为什么是你送我来医院?应该送我来医院的人,为什么不在?”

冯美婷一听这话可不开心了,瞬间就炸毛了,“姐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是郑先生的老婆,你晕倒了,本来就应该是郑先生送你来医院。你别再惦记着左先生了,你跟他已经是不可能了。他已经被你气跑了。还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冯宇婷的心狠狠的往下一沉,胸口的那块大石头,就像是被人搬起,然后重重的砸了下去。疼的她脸色惨白,呼吸都变得奢侈起来。

她张着唇,用力的呼吸。

冯美婷看她受伤的样子,心里觉得很是过瘾,继续道,“姐,你就死心吧。也别再去祸害左先生他们一家了,他们那样的身份是不会接受你这种身份的。你还是跟郑先生回家,好好做你的郑太太吧。”

冯宇婷难过的说不出来话。

骆晴故意说道,“宇婷,你要是实在不想跟郑先生回家,那你就先跟我们回冯家吧。我们作为你的家人。应该照顾你,关心你。”

冯宇婷放射性的拒绝,“不行。”她是打死都不想要回到冯家去住的,她不想要看见这对母女恶毒的嘴脸,也不想再面对那个冷冰冰的父亲。她若是回去了,这对母女还不知道怎么挤兑她呢。

骆晴又说道,“你不想跟我们回去我也不勉强,按照道理嫁出去的姑娘也不应该一直住在娘家的,那你就跟郑先生回去吧。”

冯宇婷闭上眼睛,不敢看郑畅,半响才重新睁开眼眸。她逼着自己勇敢,点头,“好,我回郑家。”

她身体没什么大问题,醒了就可以出院了。

郑畅在边上一直没说话。倒是冯美婷母女听到她这么说,很高兴的催促道,“那还等什么啊?赶紧起来跟郑先生回去吧。你身子虚,郑先生开车载你。回到庄园,再让佣人多给你准备点营养汤补补身子。”

说到这里,冯美婷再次想到了今天中午在庄园里面吃的人肉。她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了,脸色惨白一片,冲进了洗手间,哇啦一下子又吐了出来。

骆晴蹙眉,这个没出息的女儿,这事都过去了,还吐个什么劲啊?都已经洗过胃了。

冯宇婷知道自己不爱郑畅,之所以愿意跟他回去,是想要跟他说清楚。有些事情不能一直逃避的,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她费力的从床上坐起来。骆晴殷勤的过来扶着她,“小心点。”

冯宇婷甩开了她的手,看着郑畅哑声问,“我跟你回去,明天你能帮我联系到左轮吗?我想要拿回我的衣服鞋子包包之类的。”她听冯美婷说左轮不想看见她,所以她只能请求别人出面了。现在她能请的人只有郑畅了,所以她没想那么多,就这么说了。

郑畅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你确定?你是怎么想的?”

冯宇婷嘴角勾起自嘲的弧度,“我能怎么想?跟他分手!”

她的话清晰的落入到了站在门口的左轮耳畔,他打了几通电话也接了几通电话。终于搞定了股份授权书,刚回到病房听到的就是这四个字。

他的眼底一抹风暴闪过,脊背紧绷了几分。

冯宇婷没抬眸,只是自顾自的说道。“麻烦你,扶我一下。我可能走不了路。”

郑畅没伸手,她疑惑的抬眸的瞬间,就看见了男人那抹修长的身影。只是,这一次跟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男人的身影充斥着一股戻气,彰显着他的怒气。

冯宇婷懵了,他不是说永远不想见到她了吗?怎么会出现?

是她的幻觉吗?

冯美婷吐完了出来,一下子就看见了左轮。她惊喜的捂住嘴巴,瞬间意识到自己刚才吐的很失态。肯定影响到自己的妆容了,立刻又折回洗手间,手忙脚乱的摸出自己的化妆镜,给自己补妆。

她的脸颊都红了,看上去就像是个羞涩的小姑娘一样……

而病房内的骆晴看见左轮也在,而且很不高兴的样子。她心里一阵激动。刚才贱人说的话,左轮肯定听见了。真是太好了!

冯宇婷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悬空而起了。

左轮将她打横抱在怀中,脸色很阴沉,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只是动作还是很温柔的,就怕伤着她。

冯宇婷下意识的抓着他的西装,支吾道,“你……你干什么?”

“闭嘴!”左轮呵斥道,“你个没心没肺的女人,闭嘴!”

冯宇婷果真是被吓的不敢说话了,只睁大眼眸看着他。

左轮就这样抱着她离开病房。

骆晴以为郑畅会阻止,却没想到郑畅并没有阻止。她慌张的跟上去,质问道,“左先生。你这是要带着我们家宇婷去哪里啊?”

回答她的是左轮那双凌厉如冰刀一样的眼神,那种气场震慑的她楞在了原地。

只一眼,就让她毛骨悚然啊!

左轮走出去几步之后,她又不甘心的转身拉着郑畅的衣袖,着急道,“郑先生,你怎么不拦着啊?他把你的老婆抱着了,那可是你的老婆啊。”

郑畅却没什么反应,只单身插在裤袋里面,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骆晴急的直跺脚,“郑先生,你怎么回事啊?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老婆被别的男人抱走了,你怎么没反应啊?”

郑畅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不过只是冷冷的扫了骆晴一眼。眉头有些嫌恶的蹙了蹙,伸手将她扯在自己衣袖上的那只手拨开,然后大步离去。

骆晴的手僵在半空中,脸色尴尬到了极点,喃喃的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郑先生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一时之间,病房内只剩下她一个人。等到冯美婷补好妆出来之后,看见的只有她妈妈一个人。她失望的跺脚,“妈,左轮人呢?我打扮的这么美,他怎么不见了?他去哪了?你怎么不帮我留住他啊?”

骆晴原本就满腹的怒火,这会忍不住对着女儿发泄,“蠢货,自己不努力,我怎么帮你挽留啊?你看你的蠢货样。你打扮这么美,没人欣赏有个屁用?”

冯美婷也火大的很,“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是枪药了?我打扮这么美还不是为了留住他?”

“可你留住了吗?人家根本没正眼看你!”

“你……”

最后,这对母女在医院的病房里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吵,一直闹的医院小护士出面才平息了争吵。

————

回东城的路上,左轮在开车,一路上一言不发,车厢里的气氛紧张到爆。

冯宇婷被他放在后座上面,车内开着冷气,她有点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

左轮透过后视镜看见了,嘀咕了一句,“冻死活该!”

可是那只大手却像是犯贱一样的习惯性扯过毛毯,扔到她身上。

路上,冯宇婷实在是憋不住了,她想说话的时候。刚开口就被左轮呵斥回去了,“你给我闭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