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饿狼)/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那份授权书在郑畅的手中变成碎片,冯宇婷的心情很复杂。

可以说,郑畅一进门,她是各种紧张的。他拿出那份授权书,她顿时难受起来。

现在这种紧张和难受都随着碎片而结束了,剩下的是轻松和错愕。她甚至没有想到,郑畅这么痛快的就撕掉了授权书。

好半响,她错愕的没说出话来。

还是郑畅主动开口,不过言语间多了一丝温度,还有一丝难得的揶揄,“怎么?你好像不太高兴我这么做?难道你还想做郑太太?是这样吗?”

冯宇婷连忙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很高兴你能这么说,你这么做是同意跟我离婚了吗?”

郑畅摊开手,笑容有些苦涩,“不然呢?你都已经心有所属了,你觉得我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吗?”

冯宇婷坦白的摇头,“不,你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我觉得你像绅士,这是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对你的印象。”

郑畅挑眉,“哦?你第一眼见到我的第一印象不应该是可怜吗?怎么会觉得我绅士?”

冯宇婷很实诚的解释,“通常强势的那一方看弱势的那一方,才会有可怜的感觉。而我们两个在当时是差不多的弱势那一方,我看你并没有觉得你可怜。你的眼神让我觉得你是一个礼貌,而且绅士的男人。”

郑畅微微的点头,说道,“是啊,当时我们两都是弱势的那一方。我被迫娶亲冲喜。而你被迫嫁给一个病秧子。我们同病相怜,一样的无奈。不过,冯宇婷这次我再见到你,你让我改变了对你的第一印象。想知道,当时我觉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吗?”

冯宇婷点头,“想。”

喜妈给倒了两杯水端上来,郑畅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后,开始像个老朋友一样畅所欲言,“我对你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我觉得你性格冷僻孤傲,你平时几乎不怎么说话。如果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你,我觉得用冰块最合适。但是后面你在照顾我的过程中,我慢慢的发现你身上承受的很多,也压抑了很多。你虽然不爱说话,可你骨子里还是善良的。你默默的照顾着我,在面对郑家人无端的刁难后,还能淡定坦然,这一点让我很佩服。所以,我慢慢的觉得你很坚强,很强大。”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但是,这一次再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你变了,你变得胆小了,胆怯了,换句话说就是你没那么强大了。我真的没想到,我突然的出现能把你吓晕,还晕了两次。这让我觉得你现在很脆弱。”

冯宇婷无奈的叹息,然后点头,“是的,不光是你觉得我脆弱了,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脆弱了。以前的我,真的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变成这样了……”

郑畅却是果断的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爱情。因为你遇到了你所在乎的人,你就有了软肋,你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无所畏惧的强大了。这不是什么坏事,每个女人都应该有傲骨,也应该有软肋。有自己爱的人,有害怕失去的东西,这才是真的女人。”

冯宇婷再一次被眼前这个男人的言谈给震惊到了,“郑先生……我没想到你分析的这么透彻。我自己意识到我的变化的时候,我很茫然,完全的不知所措。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我这种变化没什么不好的了。我必须承认我爱左轮,我很在乎他,所以才会变得脆弱。”

郑畅微微蹙眉,“当着我这个现任老公的面,说着这些真的好吗?”

冯宇婷楞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

郑畅又笑了,“好了,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冯宇婷脸颊微微的泛红,“郑先生,你还真幽默。”

郑畅坦白道,“生活本来就很苦,必须要学会自己给自己找点乐趣。幽默的说话方式,其实也是一种给生活解压的态度。”

冯宇婷表示很赞同,看着他,由衷的道,“说实话,第一眼看见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整个世界都变得兵荒马乱起来。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我完了,我名义上的老公他没死,他回来了,我跟左轮真的完蛋了。我变得脆弱了,我甚至无法承受的晕倒了。但是现在我们面对面这么坐着,跟你交谈着,听着你的声音,看着你的眼睛。感受着你对生活的那份热忱。我突然觉得你活着真好,真的。”

郑畅点头,“是啊,活着真好。当年我假死,也是为了以后更好的活着。”

“假死?”冯宇婷这几天一直在想她跟左轮的事情,都忘记思量这个死了的男人为什么又复活了?

“恩,很抱歉,当年我骗了你。”郑畅的眸底流露出一抹歉意,他清晰的记得,当医生宣布他抢救无效死亡的时候,眼前这个孤僻冷傲的女人是唯一一个为他落泪的人。就为了那些泪水,他也欠她一句对不起。

冯宇婷对这个一点也没放在心上,“郑先生,不用道歉。我想你当时肯定有你的苦衷,你是想要迷惑郑家人对吗?”用陶笛的话来说,她虽然情商不高,可是智商是不低的。

郑畅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嘴角露出一丝苦涩,“是啊,我是为了迷惑郑家人。在那样的环境之下,我如果不买通家庭医生,如果不假死。在我没有足够强大起来的时候,已经被郑家人整死了。所以,我必须伪装,伪装成弱者,让大家都以为我手无搏鸡之力。事实是,我成功了。我服用了一种可以让我假死的药物,之后我卧薪尝胆,总算是将我外公留给我妈妈的产业全部都拿回来了。”

冯宇婷听了很无奈,“在这个过程中你一定吃了很多辛苦。”她能想象到,也能理解。因为她一直也是这么做的。

郑畅不以为然的道,“对,辛苦。但是我觉得值得,我现在每次去墓地的时候,我看着墓碑上我妈妈的照片我会坦荡荡。我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冯宇婷表示理解,“你母亲如果泉下有知,会为你这个儿子感到欣慰的。”

郑畅看着她的眼睛,藏在内心的话忍不住说了出来,“冯宇婷,你知道吗?我也是最近刚成功,我潜伏了好几年,才终于成功。我成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你,只是没想到找到你的时候你要结婚了。说实话,当时我是有那么一点生气的。”

冯宇婷看着他,有些不解。既然有些生气,为何又同意离婚?

“我本想找到你,跟你一起培养感情,继续我们的婚姻。因为你身上有打动我的地方,却没有想到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心有所属了。所以我有些生气,可是后来也想通了。也许我们两个人是注定的有缘无分吧。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又在错误的时间因为不得已而分开。再次见面,早已物是人非了。”郑畅平静的说着。

冯宇婷吃了,想了想,问,“你说你想通了。你是什么时间想通的?我记得你第二次见到我的时候,还一直拉着我不松开。我那次,也是被你吓晕了……”

郑畅坦白道,“从你第一次被我吓晕之后,我就想通了。你是我伪装成弱者的时候,唯一一个真心照顾过我的人。你骨子里很善良,我应该感谢你,而不能伤害你。我想着我出现了,还没有说什么呢,就已经把你吓晕了,你是有多么的惧怕我?反之,你有多么的惧怕我,就有多么的在乎左先生。我想通了,但是念着你曾经对我的善良。我还想要帮你再考验一下左先生。而事实证明,你眼光很好,左先生是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男人,他值得你依赖。”

冯宇婷听了之后,瞬间动容了,“你说你后面是帮我考验左轮的?”

郑诚微微颔首,“是。你也说过,我们两个很多地方都相似。我知道你没什么亲人,也没什么朋友,我就当是帮你把关了。这样,我才能放心的跟你离婚。”

冯宇婷在被骆晴和冯美婷虐待的过程中,已经练就了“铁石心肠”,她平时真的不是那么轻易能被人感动的。这一次。她轻易的被感动了,她的美眸中弥漫了一层水雾,“郑先生……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很惭愧,我之前还那样误解了你。我真的很惭愧……”

郑畅摇头,“不要紧,因为不了解,误解也很正常。我的突然出现,你恐慌也是正常的反应。现在,我很认真的祝你们幸福。”

冯宇婷不是个太会煽情的人,她激动之下,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着郑畅就鞠躬,“郑先生,我真的不知道对你说什么好了。真的谢谢你……”

郑畅也起身,“冯宇婷,你不必要这么客气。其实,我也还是给你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报纸上那些负面影响都是我给你造成的,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也会配合左先生善后的。我说过祝你幸福,就会真心祝你幸福。并且,我也愿意为了你的幸福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冯宇婷表达感谢的方式就是鞠躬,她一连鞠躬三次,“谢谢……”

郑畅看着她,“坐下吧。”

冯宇婷这才重新坐下。

“对了,左先生呢?今天是周末,他去加班了吗?”郑畅环视了一圈,没发现左轮的身影,忍不住问道。

提到左轮,冯宇婷顿时有些泄气,她无奈的道,“我……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他生我的气,他把我送回家之后,就没回来过。”

郑畅是个聪明男人,回想了一下,立刻明白了,“小冯……对了,我叫你小冯,你不介意吧?”

冯宇婷摇头,“不介意,你随便叫都可以。”

郑畅又继续道,“小冯。我知道左先生为什么生气。别说是他了,换着是我也会生气。他为了跟你在一起,付出了那么多。你倒好,直接躲了起来。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你却说要跟他分开。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坚定?他为了你,可是连百分之二十的干股都愿意给我。你这么不坚定,是不是太让人寒心了?”

冯宇婷懊恼的叹息,“我……我当时也是听了冯美婷的话,我理所当然的以为左轮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了。”

郑畅摇头,“冯美婷母女的话,你怎么能相信?她们母女是唯恐天下不乱,你怎么能相信?”

冯宇婷吸取了这次的教训,“我知道了,我下次再也不会相信她们母女的话了。我会坚定自己的信念,我一定要嫁给左轮。”

“恩,这样就好。对了,我帮你小小的教训了一下冯美婷。”郑畅突然想起了那天中午的事情。

冯宇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还记得你以前嫁给我的时候,有一次回冯家吃了一顿饭,然后回来接到一个电话就狂吐不止。虽然当时你什么也没说,只是脸色吐的惨白不已。但是我猜测,一定是那母女给你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那天我也给冯美婷吃了点东西。”

郑畅说完,冯宇婷楞楞的看着他。用力的回想了一番,在想起来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时是过中秋节,她突然接到名义上那个父亲的电话让她回家吃中秋团圆饭。她无奈的回家了,等她吃完饭回到郑家,接到冯美婷电话说是当天给她喝的汤,都是她们母女俩的洗脚水煲的,所以她才会狂吐不止……

这件事,她差不多都忘记了,没想到这个郑畅还记着呢。

郑畅有些高深莫测的道,“我说我给冯美婷吃了人肉,她吐的直接去了医院洗胃。”

冯宇婷吃惊的捂着嘴巴,人肉?太夸张了吧?

看着她的夸张表情,郑畅笑了,“怎么样?是不是小小教训了她一下?”

冯宇婷点头,“我很难想象冯美婷的脸色,一定比我当时要难看。”

“是的。”郑畅又简单的跟她聊了几句,就准备离开了,“好了,不打扰了。我要去公司了。我刚收购了郑氏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忙的。周一,民政局门口见。”

冯宇婷感动不已,“郑先生,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郑畅的脚步顿住,想了想,答,“大概是因为你是唯一一个为我的死流泪的人,在那一个瞬间我觉得你很善良。善良的女人,值得我对她好一点。”

冯宇婷默然,想起那一个瞬间,她仍然觉得心酸和悲凉……

郑畅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叮嘱了一句,“找个机会跟左先生道歉,你欠他一句对不起。男人有时候也很脆弱,也需要女人去安慰的。”

冯宇婷点头,“好,我知道了。”

————

周一,民政局门口。

郑畅先到的,冯宇婷跟门口的保镖说了去离婚之后,保镖立刻开车送她去民政局。

在车上她想到自己的户口本和身份证都没带着,她刚想叫保镖掉头去冯家取户口本的时候,保镖将一个文件袋递给她。

她一打开就傻眼了,离婚所需要的证件和照片都在里面了。

看来,这又是左轮提前准备好的。

她心底突然泛起了一丝甜蜜,嘴角也勾起了幸福的笑容……

到了民政局门口,她见到了郑畅,微笑着打招呼,随后两个人一起进去般手续。

离婚窗口的气氛很压抑的。来办理离婚手续的人中唯独他们两个人之间气氛最轻松。在填写资料的时候,两个人甚至还有说有笑的商量着。

最后,签字按手印,离婚证拿到的时候,两人并肩走出民政局。

阳光下,郑畅的俊脸格外的俊朗。

冯宇婷转身看着他,由衷的道,“谢谢你的成全,希望你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郑畅颔首,“也祝你们幸福!以后我们可以换种身份相处吗?”

冯宇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什么身份?”

郑畅爽朗道,“我想好了,我们做不成夫妻可以做兄妹。我比你大,我没有亲人。你也没有亲人,你以后就当我的妹妹吧。如果左先生欺负你,记得有我这个娘家哥哥帮你撑腰。”

冯宇婷又被感动了,她点头,“好,你以后就是我的哥哥。谢谢,真心谢谢你的成全。”

郑畅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回去吧。记得,一定要幸福!”

郑畅回去的路上,车里放的是陈晓东那首《请你比我幸福》……

听着听着,他眼底闪过真挚的光芒。

————

办完离婚的冯宇婷回到家里,一身轻松。

保镖问她要不要去见左轮的时候,她犹豫了。她觉得这几天被这件事折磨的都没好好保养。人都变丑了。她要先回家,好好保养自己,把最美的自己呈现给左轮看。

这个世界上的事物,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

冯宇婷倒是一身轻松了,可冯美婷却痛苦了。

左轮派人去家里拿户口本的时候,冯美婷正在家里的厨房煲汤。

她为了讨好左轮,在家里研究食谱,想要给他煲汤送到公司去。她听妈妈说,男人也很脆弱,男人也需要安慰,所以她很努力的想要做一切事情来讨好左轮。

骆晴看着她那殷勤的模样,心底很无奈,也很心酸。她的女儿就像是魔怔了一样的喜欢着左轮,追随着左轮。她却看不透左轮对她是真的没兴趣。她也试图劝说过女儿,也试图阻止过女儿。可是这个女儿从小被她娇惯坏了,认定的事情谁都不能阻止。

所以,她只能坐着沙发上无奈的叹息着看着女儿努力的学着煲汤。

几乎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儿,手指不止一次的被砂锅烫到,她看着都心疼,女儿却是甘之如饴。

家里突然冲进来很多保镖的时候,把她吓坏了,她惊叫着,“你们干什么?你们这是私闯民宅啊?”

那些保镖根本就将她无视的彻底,只顾自的去翻找户口本。找到家里户口本的时候,给左轮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

她清楚的听见左轮的声音,电话里面左轮冷冰冰的吩咐保镖把户口本给冯宇婷去离婚。

她听到这里,再看着还在厨房里面忙碌。连保镖闯进来都浑然不知的女儿。她的心真的很痛,她的女儿真的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还对左轮抱着希望,左轮却一心只想着冯宇婷。他们抢走户口本,就是为了给冯宇婷离婚用的。

保镖们走后,她难过的大哭起来。

冯美婷把汤煲好了之后,盛在保温盒里面,像是捧着稀世珍宝一样从厨房走出来。这才看见家里早已被翻的一片狼藉,再看痛哭的母亲,她诧异的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骆晴再也控制不住的冲上前,一巴掌扇在冯美婷脸上,“你当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你心里眼里只有那个左轮,你已经走火入魔了!”

冯美婷措不及防的被打。手中的保温盒都掉在了地上。看着保温盒打翻,鸡汤流了一地,仿佛她的心血全部被人践踏,她的心好痛,她捂着脸颊冲着母亲吼道,“你干嘛?你干嘛打我?你为什么打我?我追求我的爱情有什么错?你之前不也帮我出谋划策了?你干嘛打我?”

她的嘴角都被打出了鲜血,她委屈的哭诉着。

骆晴伸手看着自己的巴掌,掌心还在微微的发麻,看着女儿嘴角的血迹,她又很心疼,她痛苦的哭道,“可是左轮眼里没有你,你看不出来吗?你为他做的再多也没用,他就是看不上你。你真是走火入魔了。你知不知道你做的这些在别人眼里就是犯贱?”

冯美婷瘫倒在地上,嚎叫着,“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就是想要努力,我想要我的爱情!别人说我犯贱就犯贱,我只想跟左轮在一起!”

骆晴被她气的心口都拧巴着痛,她捂着胸口,痛心疾首的道,“你是不是疯了?你是不是傻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一根筋的女儿?你没希望了,真的没希望了。妈妈作为过来人,早已看明白了。左轮看着你的时候,眼里只有厌恶……”

冯美婷不愿意承认现实,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才不相信!他会爱上我的……”

就这样,母女两人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争吵。

家里的佣人都吓的不敢说话,躲在一边。

客厅里面的东西,被这母女两砸光了。

最后,这场争吵是以冯美婷气的晕倒停止的。

骆晴被她气的真的再也不想管她了,还是家里的司机送冯美婷去医院的。

冯美婷去了医院之后,医生为她检查了之后,司机神色大变的打了电话回来。

当骆晴接通电话后,司机吓得语无伦次,“夫人,不好了,不好了。你快点来医院。二小姐……二小姐……她出事了。”

骆晴被气的卧床休息着,有气无力的问,“怎么了?她又怎么了?”

司机大叫着,“二小姐生病了……医生在二小姐的脑子里面发现了阴影,检查之后初步估计是癌细胞。二小姐得了脑癌……”

骆晴当即吓的电话都掉在了床上,她惊叫了两声,“快打电话给先生,快打电话给先生!!!”

她自己踉跄着下床,眼前一黑,直接晕倒了过去。

隔天,冯美婷就被确诊了。她得了脑癌,而且经过化验之后,确诊这是恶性的。

医生宣布诊断结果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傻眼了。

骆晴瘫坐在病床前。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冯爸爸只能不住的叹息。

冯美婷自己就傻傻的睁着眼睛,她不敢相信医生说的话。她在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脑癌,脑癌,我居然得了脑癌……我居然得了脑癌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她拿着那张化验单,崩溃的哀嚎着,“不!我没有生病!我怎么可能会生病啊?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

骆晴跟冯爸爸只能看着女儿,无声的叹息。

过了很久,她才安静下来。一夜无眠之后,清晨她睁开眼睛,看着守在病床前的母亲,她低声的问了一句,“妈妈。你相信因果报应吗?我这么年轻生这样的病是不是遭到报应了?我小时候跟在你后面,做了那么多坏事。我甚至不止一次的诅咒冯宇婷得绝症,可她一直没得绝症,最后得绝症的人居然是我……你说,我是不是遭到报应了?”

骆晴听不下去了,弯腰将女儿一下子搂住,“别说了……别说了……要说报应,第一个遭到报应的应该是我。可是怎么会报应到你身上了?为什么啊???”

曾经她对冯宇婷那么的恶毒,遭到报应的应该是她啊。为什么是她的女儿?

她很后悔,可是一切都晚了……

————

冯宇婷跟郑畅离婚之后,左轮一直在等冯宇婷去跟他道歉,可是他等了三天都没有等到那个女人的影子,他很想她,可是心里又憋着一团火。实在是焦灼的很。

他这几天一直住在季尧这,老实说是他硬是要赖在这里的。他跟冯宇婷置气,不肯回家,也不愿意住酒店,他觉得一个人住酒店太冷清了,他需要有人陪他说话。

所以,他就赖在了这里。

季尧看他是横竖不顺眼,总是问他,“什么时候回自己家?”

左轮也不理他,倒是陶笛关心的问,“犀利姐还没跟你道歉吗?怎么动作这么慢?”

“就是,这女人反射弧怎么这么长?”这让左轮不得不怀疑陶笛没有尽到提醒和引导的责任,“小嫂子,你确定你那天正确的引导过她了?你说的明显吗?她听明白了吗?”

陶笛点头。“确定啊!我说的可明白了,我都已经明确指出要她向你道歉了,她怎么没执行呢?”

左轮再无胃口,放下碗筷叹息。

季尧胃口很好,蹙眉,冷道,“大男人矫情什么?想她了就回去看她,道不道歉有那么重要吗?”

陶笛忍不住对自家老公竖起了大拇指,还嘻嘻的笑道,“好样的,老公,我就喜欢你这么直接,这么霸气!”

左轮看着这两人互动,心里更烦躁了。

这个家里。现在就季霄凡看着顺眼点了。他刚把眸光移向这小子的时候,这下子就说了,“干爸,别跟我说大人的事情。你们大人的世界我不懂!”

好吧,这个家里每一个人都无趣透了。

他丢下碗筷,烦躁的起身去楼上客房准备睡觉。

可是呢,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季尧跟陶笛两人上楼休息的时候,还故意笑的那么大声,刺激着他的神经。

最后的最后,他实在是受不了了,掀开被子,拿起车钥匙,习惯性的往家的位置狂奔而去。

左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冯宇婷睡着了。

他看着熟睡中的女人,看着她不小心露在外面的藕臂,还有那双大长腿,他的眼眸中染上了一抹炽热的火焰。这一瞬间,他再也顾不上什么置气,什么自尊,什么傲骨了,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想她了!

下一秒,他就化身成了饿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