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幸福!!!/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熟睡中的冯宇婷被吓的猛然惊醒,准备呼叫的瞬间,闻到了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所有的恐惧和慌乱都在他的气息中沉沦了下来,昏黄的灯光中,她看着男人的俊脸,好像是比以前消瘦了几分,但是依旧俊朗迷人。

那双桃花眸中折射出的炙热的光芒,让她的心瞬间融化了几分。

左轮感觉到了她的眸光,她有些惺忪的眼眸中浮现了一丝的迷离,美不胜收。他的嗓音粗嘎起来,“想我没?”

冯宇婷不假思索的点头,“想。”

她是真的想他了了,很想很想。就连刚才做梦都梦见他了……

接下来的过程,很黄很缠绵……

等到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冯宇婷被折腾的趴在他的胸口没力气动弹,凝脂般的肌肤上布满了他留下的痕迹。

左轮在抽烟,结束之后,他就一直在抽烟不说话。

看的出来,他还没消气。

冯宇婷这会乖的像是只小猫,猫在他的胸膛上,一句话都不敢说。

左轮一连抽了三支香烟过后,终于忍不住了。他哑声开口,“死女人,为什么一直不跟我道歉?”

他说话的时候。胸膛一颤一颤的震动着。

冯宇婷很享受这种感觉,好像又回到那些曾经熟悉的夜晚一样。她被他缠的很累很累,最后就瘫在他的胸口。然后两个人聊着天,多数是他在说,她在听。她很享受这种感觉,平静而温馨。

此刻,她贪婪的享受着这种感觉,眷念着这种平静的幸福。一时竟沉醉其中,忘记了回答男人的问题。

左轮眉峰拧紧,有些不悦的沉着脸,“冯宇婷,我问你话呢。你为什么一直不跟我道歉?难道你想要永远跟我冷战下去?”

他胸口震动的频率快了些,震慑到了冯宇婷,她抬眸看着他阴沉的脸色,连忙否认,“当然不是,怎么可能永远冷战?”冷战的滋味可不好受,每天晚上她都不敢关灯睡觉。有他在就不一样了,她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舒心的睡觉就好。

左轮听到这话,心里憋着的一团火总算是平息了那么一点,他蹙眉,“那你为什么一直没跟我道歉?你知不知道上次你让我很生气?居然想要跟姓郑的回家?还拜托姓郑的联系我?你长本事了?”

冯宇婷看着他的眼眸中彰显了一抹无辜,她摇头,“没,我没长本事。我很想跟你道歉,可是最近天气很好。没有变冷,也没有下雨。所以我找不到台阶。”这是陶笛跟她说的,等到天冷叫他多穿点衣服,下雨可以提醒他带雨伞,可最近这天气一直很好。她天天在家等着变天,可迎来的永远是晴天,她差点为此抓狂。

等完她的解释,再看着她窘迫的面孔,无辜的眼神,左轮真的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

原来他的傻媳妇一直在等天气,一直在找台阶。她的情商究竟低到什么程度了?难道只有天气原因可以找台阶吗?

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冯宇婷眨巴着眼眸看着他,“不然,你再等等。我看了天气预报了,后天一定有雨。我到后天再跟你道歉好吗?”

左轮的心忍不住柔软了几分,看着她这无辜的样子,他哪里还舍得生气?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将她搂的更紧了,“算了算了,下不为例。再有下次,我直接叫你一个月别想下床。”

冯宇婷认真的点头,“恩,我记住了。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会离别的男人远远的。不管到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坚定如一的跟你在一起。再也不会动摇了。”

左轮的唇角终于微微的上扬起来,大手温柔的轻抚着她的长发,低低的道,“媳妇,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别扭了好不好?跟你分开的日子我真是过够了,我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有你。没有你的夜晚,我一个人真是孤枕难眠。你那么自信的女人,为什么遇到自己的终生大事会那么胆怯的想要逃避?以后不允许这样了,我也不需要你为我承担什么,只要你不逃避,乖乖的陪在我身边,一切风雨有我为你承担。好吗?”

冯宇婷感动的心里暖暖的。不住的点头,“好,好的。”

“做我的媳妇,我有责任让你幸福。”左轮深情的凝视着她的眼眸,认真的说着。

冯宇婷感动的眼底都有了水雾,以前她经常看见陶笛被季尧感动的那种语无伦次的样子,记得那时候她非常的不屑一顾。没想到,轮到她自己的时候。竟也会这样。她一直觉得自己不会沉沦在爱情中的,现在才明白这个认知很错误。

她遇到了爱情,并沉沦了。

她也变的心思细腻了,变的很容易感动了。

良久,她才哑声道,“谢谢你,左轮。”

左轮拧眉,“以后要叫老公。”

冯宇婷楞了一下。“就像陶笛那样叫老公?”她记得她听陶笛叫老公的时候,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左轮如沐春风的微笑,“你可以叫出你自己的风格,快,媳妇,叫一句老公我听听。刚好安抚安抚老公这几天受伤的心灵。”

冯宇婷有些不适应,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叫了一声,“老公。”

左轮听的很受用,“恩,老公在呢。媳妇真乖!”

冯宇婷微微蹙眉,“怎么像是哄小猫小狗的语气啊?”

“哪有?这是哄媳妇的语气。”左轮心情大好起来,这几天的憋屈一扫而空。搂着她,美美的翻身,将她半禁锢在自己怀中。

冯宇婷其实挺享受男人这种霸气的宠爱的,她很满足的躺在他的身侧。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老公,你家里那边是不是给了你很大的压力?”

左轮温柔的道,“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家里那边的事情,我会去解决。你只要开开心心的做我媳妇就好。”

冯宇婷用肢体语言表达了她的感动,往他的怀中钻了又钻,伸手勾着他的脖子,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由衷道,“老公,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被左轮开吃了……

————

隔天,东城的各大报纸,电视新闻头条播放的都是郑畅当众向左轮道歉的新闻。

郑畅在视频中,很真诚的就上次在婚礼上出现的事情,向左轮,左家人道歉。

在道歉视频中,他坦诚了自己跟冯宇婷曾经那段无奈的名义上的婚姻。并且也解释了自己为何出现在婚礼上,他说他感恩于冯宇婷这个善良的女人曾经对他的照顾。所以,不想让她背负上重婚的罪名,才会出现在婚礼上。同时,也出于对这个善良女人的感激,他想要借此机会考验一下左轮对她的感情。

经过考验。左轮是真的深爱着冯宇婷的。所以,他真挚的祝福他们永远幸福。

也为婚礼上造成的不良影响,对左家人致以最虔诚的歉意。

这样的道歉视频,无疑是给左家人洗白了。

这样的道歉视频出来之后,再加上左家在东城的声望,这件事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道歉视频出来之后,郑畅还亲笔给左家老爷子写了道歉信。

当天,左轮带着冯宇婷回左家向老爷子负荆请罪。

这件事。经过这么多天的发酵和沉淀,再加上郑畅的亲笔道歉信,老爷子的怒气总算是被成功的压了压。

在下车之前,左轮体贴的看着冯宇婷,温柔的问,“怎么样?紧张吗?”

冯宇婷摇头,坦白道,“不紧张。有你陪着我,我没什么好紧张的。再说了,以前骆晴美女恶毒到了至极,我都习惯了。顶多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左轮伸手握着她的小手,扬唇,“放心,你先忍着,等会回家我让你骂回来。”

冯宇婷冲他浅笑,“好。”

两个人牵手,十指紧扣走进左家。

左轮的爸妈对于儿子的选择,始终是支持的。即使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未曾反对过。用左轮的话来说,他们是天底下最开明的父母。

左轮的小婶婶和小叔叔,脸色不太好看,似乎想要看好戏。

左家老爷子一脸威严的坐着,他是军人出身,身上始终带着一股凌厉的气息,不怒自威。

冯宇婷嘴上说着不紧张,可还是没出息的紧张了,手心都在冒冷汗。

左轮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手指轻轻的在她的掌心勾了勾,不着痕迹的安抚着她。

她转眸,对着身边的男人微微一笑。

唇角的弧度弯了弯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最近特别爱笑了。

左轮首先开口,“爷爷,上次的事情很抱歉给左家丢人了。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希望你能原谅我们,再一次祝福我们。你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我这可不得对我媳妇负责嘛?”

冯宇婷也开口道,“爷爷,我很抱歉让你的颜面扫地。以后再也不会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左轮,努力为他生孩子,我们会幸福的。”

左家老爷子冷哼了一声,不说话。臭小子,倒学会用他那套说辞来对付他了。

冯宇婷一急,噗通一下子就给老爷子跪下了,“爷爷,请你原谅我。左轮很敬重你这个爷爷,我们的终生大事希望得到你的祝福。拜托你了!”

她这一跪,让左轮都楞住了。

左家老爷子也楞了一下子,看着她诚挚的眼眸,终是有些不忍心了,叹息了一声道,“嫁进左家就要守左家的规矩,以后万不可再做影响左家声誉的事情,知道吗?”

冯宇婷欣喜的点头。“知道,我知道了,我保证不会做影响左家声誉的事情。爷爷,谢谢你原谅我!”

左轮笑了,好心情的揶揄道,“爷爷你放心,我会管好自己媳妇的,这一点你绝对可以放心。”

左家老爷子瞪了他一样,“你少说话,我不想听见你贫嘴。”

左轮连忙闭嘴,习惯性的心疼媳妇,怕媳妇跪累了。他刚伸手扶的时候,老爷子就发话了,“我还没发话,你就敢扶她起来?”

这话把冯宇婷吓的连忙将手缩回来,小声道。“没事,你让我跪着,我没事的。”

左轮看着自己媳妇的小模样,突然觉得她比小嫂子更可爱,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懒得理你们这些事,我去练书法了!”左家老爷子看冯宇婷还算听话,加上又看了郑畅的亲笔道歉信,索性也就不去计较这件事了。他转身回房了。

走到楼梯口,才沉声道,“还不站起来?这事要传出去,外人可不得说我左家待人刻薄?”

左轮听了,连忙将媳妇扶起来。

冯宇婷见老爷子这边总算是原谅了,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笑了。

左轮旁若无人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小声夸道,“媳妇,你好样的。你刚才表现的很好!”

左轮的爸妈看到这里,只欣慰的扬唇。

而左轮的小婶婶和小叔叔虽然有些不开心,但是也不敢造次。说白了,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以后还要指望左轮赚钱养着这个家!

————

周末,左轮跟冯宇婷再一次举行了婚礼。

这一次的婚礼,邀请的还是上次邀请的那些宾客,步骤和章程还是跟上次一模一样。

季霄凡小家伙还是被邀请来当花童了,这家伙来当花童可是跟干爸提前谈好条件的。

当然了,具体条件季尧不知道陶笛也不知道,因为季霄凡和左轮都没透露。

但是,季尧跟陶笛都能知道小家伙这次肯定是没客气,不然左轮怎么会一直对季尧说,不愧是资本家的儿子,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对此,陶笛只能憨憨的笑了笑……

这一次的婚礼过程特别的顺利。新娘和新郎交换了戒指,然后深情的拥吻在一起。

最后到了新娘扔手捧花的环节了,一大批单身男女跃跃欲试的等着。

冯宇婷转身闭上眼睛,用力的将手捧花扔出去————

在大家的期待之下,手捧花居然落到了季洁的手中。

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心,接到手捧花的季洁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

今天她受到邀请来参加左轮的婚礼,其实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只是,左轮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她特地跟医生请了假来参加婚礼的。

陶德宽陪她一起来的,他考虑她身体不好,想要让她坐轮椅过来。可季洁自己坚决不同意,她说参加婚礼一定要喜气点,不能坐轮椅,最后他只好扶着她一起来了。

季洁接到花的第一瞬间,居然是习惯性的看向了陶德宽,一脸的无措,“这……我不知道怎么会接到花的……”

众人却起哄了,掌声更加热烈。

陶笛正在吃甜点,筱雅在边上跟她聊天。

筱雅也来参加婚礼了,她说来参加婚礼粘粘喜气,说不定自己也能很快嫁出去。

当掌声热烈起来的时候,她们姐妹两同时抬眸看向那边。

当她们看见姑姑拿着手捧花手足无措的样子,边上的陶德宽正在安慰的时候,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道,“突然觉得他们好般配!”

“真的哦!真的好般配!”

“他们不是夫妻吗?我还以为本身他们就是夫妻……”

边上有不熟悉他们的宾客在起哄议论着。

陶笛跟筱雅情不自禁的失笑了起来,还真是好般配呢!

陶笛最爱的还是甜点,怀孕后她的胃口更好了。

吃的唇瓣沾上奶油也浑然不知,筱雅贴心的帮她擦拭唇角,跟她聊天,“预产期是哪一天?孩子名字想好了吗?确定是女儿吗?我好给孩子准备礼物……”

陶笛看着筱雅诚挚而温暖的眼眸,心底也暖暖的,一一的回答着她的问题。

似乎,曾经发生的那些不愉快都随风消逝了。以后,她们之间只有和谐和温暖在延续……

而不远处正在跟人交谈的季尧,眸光总是时不时的追随着那抹娇俏的身影。那是他最爱的小妻子,看着她微笑,他的唇角也会忍不住的上扬。其实,幸福就是有一个人可以愉悦自己。随时随地的愉悦自己!

红毯上,那对新人幸福的拥抱着,忘我的亲吻着,沉醉着……

他们的世界只有彼此,他们的眼底和心底也只有彼此的倒影。能够拥有彼此,守护着彼此,守护着刻骨铭心的爱便是最大的幸福!

原来,幸福一直在身边。

祈祷,每一个心中有爱的人都可以永远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