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写在最后的幸福!再见!/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个月过后。

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的沉醉。

偌大的卧室当中,柔软的双人床上女人乖巧的如同猫儿般躺在男人的怀中。枕着男人的手臂,一只手习惯性的搂着男人的腰肢,长长的睫毛安静的阖上,睡的极度安静。

左轮睡的也很香,只是他的一只手臂有些拘谨的放在一边,深怕压到女人隆起的腹部。

没错,时隔七个月,冯宇婷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她的腹部紧绷的隆起,每晚睡觉的时候,她的腹部便成了他小心翼翼呵护的珍宝。

熟睡中的冯宇婷无意识的翻身,背对着男人。

左轮也是习惯性的翻身,追随着女人的身影。直到他的胸膛重新贴着女人的后背,他才安心的继续睡去。

突然,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在楼下响起。

卧室比较隔音,左轮担心冯宇婷晚上休息不好,所以卧室里面是不放手机的。

大半夜的,这电话铃声急促的响起。

有女佣起来接听电话,之后就跑到卧室边上小心翼翼的敲门,“少爷……少爷……”

左轮被吵醒,眉头不悦的挑起。看了一眼身侧的女人,见她还睡着。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起身,走出卧室,压低声音,“谁?大半夜的?”

女佣一张脸早已吓成了猪肝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指着电话,“……”

左轮蹙眉将电话接了过来,下一秒,他就反射性的将电话偏离自己的耳畔几分。电话里面的声音实在是太过暴躁,似乎能把人耳膜给震裂。隔着一点距离,他也能分辨出这是季尧的声音,他咬牙,“大晚上,发什么神经?”

季尧在电话里面急吼吼的道,“快!给我炸了这医院,炸了这妇产科!”

左轮一听这话,脑海中瞬间情景重现,同样的狂躁,同样的语气,时光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了四年多之前,也就是季霄凡出生的那天。那一天,季尧也是这么狂躁,这么离谱,吓得他跟冯宇婷当即就赶往医院。

还记得那时候他以为季尧遇到了危险,算算日子,小嫂子预产期就是这两天。大概小嫂子要生了……

“大哥,你冷静点!”

“我不冷静,你特么快点过来!炸了妇产科!快点!”

左轮大半夜被吵醒,本就有起床气,他咬牙,“你大爷的,你能不能冷静点?你确定要炸了医院?确定要炸了妇产科?这医院可是你投资的……还能不能靠点谱?”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季尧这边已经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他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你大爷的,你大大爷的!”

似乎这句话,已经成了他骂季尧的经典台词!

大半夜的被这一通电话打的再无睡意,卧室里自个媳妇也被吵醒了。

冯宇婷睡眼惺忪的时候,摸不到他的人,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寻找他的身影。卧室门口有动静,她下床走过来,有些迷糊的问,“谁啊?大半夜的,谁打来的电话?”

左轮连忙迎上来,有些没好气的答,“季尧的,小嫂子好像要生了,他那边又急的要炸医院了!”

“啊!”冯宇婷惊叫了一声。立刻清醒多了,“那我们赶紧去医院啊!女人生孩子是大事……”

左轮心疼她挺着大肚子,一边换睡袍一边道,“不然,你在家里等我,我去看看情况。”

冯宇婷蹙眉,“我跟你一起去!陶笛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生孩子我必须去陪着她,不然我不能放心……”

左轮点头,“好,那你穿上昨天我给你买的那件厚的羽绒服,别感冒……”

“恩。”

“还有围巾……”

“恩。”

“雪地靴也穿上……”

冯宇婷换好衣服有些受不了的嘀咕了一句。“啰嗦……”

左轮眸底一片宠溺之色,“我高兴!”

冯宇婷无语,“…………”

等到两人赶到医院的时候,陶笛的孩子已经生出来了。

病房中,一大一小两抹身影在守着。

季尧是那个大身影,此刻他守在陶笛面前,看着她疲惫而虚弱的脸色,一阵阵的心疼。她再次遭罪了,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听到孩子哭的那一瞬间,她也虚弱的晕倒在产床上。

她现在一直昏睡着,蝶翼般的睫毛轻轻的阖上,安静的像个孩子。

而病房中小的那抹身影自然是季霄凡了,晚上妈妈肚子疼了,说是小妹妹要出生了。他立刻兴奋的跟着要来医院,季尧忙着照顾陶笛,没顾上管他。到了医院,抱陶笛进产房的时候,才看见小家伙自己上车跟着来了。

这会,小家伙正垫起脚尖勾着脑袋看着摇篮中的那个粉嫩嫩的小婴儿。他不时的伸出自己的小手掌看看,然后再跟妹妹的小手掌相比较,一脸不屑的嘀咕,“她的小手怎么那么小?差不多还没我的一半那么大……她真的好小,就像个小洋娃娃……她什么时候才能陪我踢球?”

之前对于这个妹妹他充满了期待,可是现在看见这么小的妹妹,他表示很着急。到底,这么小的妹妹什么时候才能长大陪他玩玩具,踢球啊?”

左轮跟冯宇婷走进来的时候,脚步声惊动了季尧。

他抬眸,看着他们。

左轮低头在冯宇婷耳畔压低声音道,“我敢打赌,这个二愣子肯定第一句话肯定会问你们怎么来这里?”

冯宇婷听了有些不信的看着他。

果然,下一秒就验证了左轮的话。

季尧嗓音有些粗嘎,压低声音问,“你们怎么来这里?”

冯宇婷无语的倒吸了一口气。

左轮伸手捂住额头,“厉害了我的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是你打电话给我的!你以为大半夜我想折腾啊?”

季尧想了一下,点头,“哦,习惯性动作!”

左轮无语到了极点,这完全是四年前的情景重现啊。关键是,某个人一脸无辜的看了他们一眼后,就顾着自己的小妻子去了,把他们晾在一边了。

他不免有些恼火啊。

冯宇婷心态很平和,自从怀孕后,她就更加淡雅平和了。听到小婴儿的啼哭声,她马上凑上前,看见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婴儿,她的眉眼展开。微笑起来,“真可爱,真的好可爱!”

季霄凡小人精指着她挺着的肚子,一本正经的道,“干妈,如果你喜欢你自己也生一个吧。你肚子里的是不是也是这么小的小妹妹?”

冯宇婷脸红了一下,习惯性的轻抚自己的腹部,“这个嘛……我还不知道呢。”她的确不确定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左轮却是一脸笃定的纠正小人精,“错了,你干妈怀的是跟你一个性别的。是男孩,明白不?干妈一定要生一个跟你一样聪明的男孩!”

冯宇婷白了他一眼,“还不确定是男孩女孩呢。”

左轮傲气道。“我有预感,我预感到你肚子里的是个小家伙!相信我,没错的!”

冯宇婷无言以对,“……”

季霄凡小人精听到干爸这话,很是得意,小眼眸转动了几下,突然凑上前问,“干爸,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这样的?”

左轮低头在他眼底看见了一丝精光,他后背挺直,“你……想说什么?”

“你这么喜欢我,你把我领回家养吧?你天天给我买玩具。怎么样?”季霄凡鬼机灵一样的问着,一边问,还一边压低声音,深怕自个亲爸季尧听见。

季尧现在一心都在小妻子身上,根本是无暇顾及其他。

左轮听了小家伙的话,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不怎么样!我才不要你呢!你跟你爸爸一样资本家,你就是想骗我给你买玩具的!”

季霄凡见自己小聪明没得逞,不屑的瘪嘴,“切,我也后悔了,我才不想被你领回家呢!”

听着他们斗嘴,冯宇婷开始幻想自己未来的生活。是不是以后她的孩子生出来,也会跟爸爸这样斗嘴?

似乎,这样还挺有趣的!

随后,病房内更加热闹了起来。

得知喜讯的季家人都来了,季向鸿,季洁,陶得宽,还有筱雅都来了。

大家看着粉嫩嫩的小女婴,都开心的很。

季洁身体不好,不能累着,大半夜的来看了一下母女平安也就放心了。

陶德宽催着她回病房休息,她忸怩,“没事,我身子没那么虚弱。”

筱雅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互动,有些惊喜的问,“姑姑,陶叔叔,你们两不会真的摩擦出爱情的火花了吧?”

季洁瞬间脸红了,支吾道,“没有,小雅可不带这么乱说的,别拿姑姑开心了……”

筱雅看着陶德宽,“陶叔叔,你说到底有没有火花啊?你们是长辈。你们可应该以身作则,你们必须经营好自己的幸福。我们晚辈看着也开心啊!”

陶德宽侧眸看着季洁,看她脸红的样子,不由的笑了,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拉她的手。

季洁局促的想要躲开,却被他一把拉住了,“干嘛?这么多人在……你别太失态。”

陶德宽脸颊上始终弥漫着温和的笑容,他认真的道,“不会,我不会失态,我都已经是当外公的人了,做任何事情都有分寸的。今天,有些话我想我应该说出来了。”

季洁更慌乱了,“别,你……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你别胡说!“

陶德宽眸底折射出一片真挚的光芒,看着她的眼眸,一字一句道,“季洁,能够照顾你是我的幸运。其实,在跟你相处的过程中我对你也的确有点想法。你的淡雅温和温暖了我,你也知道的,我经历了很多。我的心被狠狠的伤过,在你面前,我的心奇迹般的能够平静安宁下来。我喜欢跟你相处。喜欢跟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我很舒服,一点都没有疲惫的感觉。本来,我也觉得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用在想其他的了。可是,小雅既然提出来了,而且我自己也有这个意思,我觉得我应该勇敢一点,为自己晚年的幸福生活努力一次。”

季洁由最初的不好意思,变成了动容了,她的眸底水光莹然,眸光仍然无处安放。

左轮看到这里乐了。忍不住说道,“好事,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啊!”

陶德宽又继续道,“小洁,你也有过去,我也有过去。我们两在一起彼此都能够理解彼此,也能够开解彼此,我觉得我们挺合适在一起的。请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的照顾你下半生,让我们晚年彼此作伴好吗?”

季洁还是不说话,她是感动的说不出来话了。

筱雅激动道,“姑姑,你快答应啊!快点啊!陶叔叔对你那么好……快点答应!自己的幸福,自己把握机会哦!”

终于,季洁勇敢的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重重的点头,“好……好。”

陶德宽开心的扬眉,将她拥入怀中,“小洁,谢谢你,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真的谢谢你!”

转而,他看向季向鸿,郑重的请求,“大哥。我随小洁叫你一声大哥。在这里,我郑重的请求你把小洁交给我,我会努力照顾她,让她幸福的。”

季向鸿看着他,微微点头,只叮嘱,“好,好好照顾她!她这一辈子,也是不容易!”

季洁感动的泪水忍不住蜿蜒而下,哭的倒在陶德宽的怀中。

陶德宽用力的扣紧她……

筱雅第一个鼓掌,祝福姑姑跟陶叔叔。

这时候,生完孩子的陶笛终于醒了。她一醒来。就感觉到了病房这么热闹,再看着拥抱在一起的爸爸跟姑姑,她虚弱的问,“发生了……什么?我错过了什么?”

周围响起了大笑声……

季霄凡上前拉着妈妈的手,跟妈妈解释,“你错过了外公对着姑奶奶发表演讲的过程……”

他把表白当成了演讲。

病房内再一次响起了笑声,陶德宽纠正道,“以后不能叫姑奶奶了,以后要叫外婆。知道吗?”

季霄凡点头,“哦,那叫外婆是不是就有礼物了?”

季洁喜极而泣,“有,有,明天外婆就给你买礼物……”

这一夜,这间病房里面充满了欢乐。

————

两个月后,监狱里面传来了消息,说是季诚被判了死刑之后自己吞下玻璃渣自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季向鸿沉默着,筱雅也沉默着。

最终,季向鸿还是不计前嫌的帮季诚举行了葬礼。

葬礼上,筱雅哭了。她哭的很伤心,是真的伤心。季诚这样的下场,她其实也是有责任的。如果不是她跟季诚同流合污,他也不至于会越陷越深。

看着季诚的遗像。她的脑中总是会浮现那时每个夜晚的画面。那时候,季诚是她唯一的温暖。

后来的后来,她总是在想,她也许也是爱过季诚的。只是那种爱,她浑然不知……

再后来,她去找过顾楷泽。为以前所有的行为,向顾楷泽道歉。

顾楷泽看着她的模样,只宽容的说了一句,“没事,一切都过去了!”

那一刻吗,她在顾楷泽的眼底看见的是平静和从容。她知道,顾楷泽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也已经放下了。

她没爱过顾楷泽。对他只有利用,所以她很愧疚。

顾楷泽那么优秀,她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他,所以她祝福他。

希望时间能够治愈顾楷泽的伤,让他重新找到自己的幸福。

————

冯美婷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化疗使得她掉光了头发,每天被病痛折磨的很痛苦。

骆晴因为女儿的病,担心的整天吃不下,整夜睡不着。

在女儿再一次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的时候,她恍惚的从病房走出去,找到了冯宇婷。跪在她面前,声泪俱下的忏悔着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

冯宇婷这会已经快到预产期了。因为怀孕,因为感受到了小生命的神奇,她相比于以前,多了一份慈悲和宽容。她虽然没说话,可是至少没那么冷漠的赶走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妇人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也知道冯美婷得了癌症,她也无可奈何。

骆晴最后为了弥补她,将以前买通律师从她妈妈手中抢来的股份全部都还给了她,她哭着哀求,“宇婷,你接受吧。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我这是遭到报应了,我这辈子唯一的女儿快要离开我了。我这是遭到报应了啊,你骂我几句吧!!!”

最终,冯宇婷只是叹息着接受了她还回来的股份。那是她母亲的东西,她有责任捍卫。

骆晴每天在病房内看着女儿受病痛折磨,每晚上都泪如雨下的哭着。她恳求老天爷不要这么折磨她的女儿,所有的罪过都报应到她的身上吧。

可是,最终她也没能留住冯美婷的生命。

凌晨五点,冯美婷因病治疗无效呼吸停止,生命永远划上了句号!

病房内,骆晴痛哭不已,冯爸爸也流下了悲痛的泪水……

冯美婷的葬礼,冯宇婷没去参加。因为左家长辈说她快要预产期去参加葬礼不吉利。她就没去参加,她其实也不想去参加。

她的性格就是这样淡漠,不想去原谅,因为那些伤害毕竟存在过。也不想记恨,因为那没意义。她只想平静安稳的过自己的日子就好!

————

某天凌晨,情景重现。

季尧搂着小妻子安然入眠的时候,手机响了。

他有些不悦的接通电话,就听见左轮沉声吼道,“季尧,你大爷的,我要炸了你们医院,炸了你们妇产科!你快点来!”

季尧第一反应有些懵。对着手机竟不知如何反应。

倒是他身边的小妻子反应很快,她惊叫道,“该不会是犀利姐要生了吧?我可是听说了,我当时生孩子的时候,你两次要炸医院呢!”

季尧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蹙眉,咬牙,“左轮,这你也模仿!没出息!冷静点!”

左轮在电话里情绪暴躁到了极点,“冷静你大爷,你老婆当初生孩子的时候你怎么不冷静了?你大爷的!你大大爷的!啊!生孩子怎么叫的那么厉害?”

季尧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幼稚!!!!”

挂了电话,陶笛坐起来,“老公,快点去医院看看什么情况。我们一起去!”

季尧咬牙,“幼稚!烦人!”

不过,他还是利落的换衣服了。

等他们夫妻两到了医院,冯宇婷的孩子生出来了,人也累的虚脱了。

左轮鞍前马后的守着他媳妇,一会问累不累?一会问渴不渴?一会问疼不疼?

季尧简直是不忍直视,继续冷呲,“幼稚到极点!”

左轮不以为然的道,“我乐意!”

陶笛可没时间理会他们男人之间的斗嘴,去看过冯宇婷之后就去看孩子了,当然孩子还在襁褓中,看不出性别,她问,“男孩还是女孩?”

左轮一下子懵了,他蹙眉想了想,“我……我不知道……刚才光顾着心疼我媳妇了,我没听清楚护士说是男孩还是女孩?”

季尧拧眉,暗自嘀咕。整的像是就他会心疼媳妇似得!

陶笛忍不住笑起来,眼底满是羡慕,“犀利姐,你这个老公真是靠谱。光顾着心疼你,都忘记过问孩子了。你们家娃这心底得多大的忧伤啊?”

冯宇婷脸色虽然有些疲惫。但是眉宇间沐浴着幸福和满足,她感动的笑道,“我也觉得我这辈子是嫁对人了!”

“是的,给你家老公一万个赞!昨天我在朋友圈看见一篇文章写的就是看一个老公爱不爱老婆,给他生个孩子就清楚了。通过这件事,左轮在我心目中好男人的形象又高大了那么一截。”陶笛性格活泼,说话手舞足蹈的样子很可爱。

只是,她这么直白的夸奖,让身边的某个男人不高兴了。

趁着男人拧眉还没发飙之前,她连忙安抚道,“当然啦,我家老公也是好男人!他在我心目中。最高大!”

季尧这才满意的勾唇,那双深眸中蓄满了宠溺和疼惜。

最后,陶笛抱起小婴儿,解开襁褓才确定了孩子的性别。

果然,左轮的预感是准确的,冯宇婷生的是个男孩子。

看着充满生机的儿子,左轮附身在冯宇婷脸颊上重重的印上一吻,“媳妇,你辛苦了,我爱你!”

冯宇婷欣慰的扬唇,虚弱却坚定的回应道,“我也爱你。老公!”

看在陶笛在边上也感动不已,原来见证着别人的幸福,也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而她身边的男人感受到她的情绪后,将她搂进怀中,低头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一字一句,坚定道,“小妻子,我爱你,一辈子不变!”

陶笛顿时心花怒放,抬眸回应着男人的深情。

这一瞬间,病房内弥漫的是满满的幸福。

只要一直在,幸福一直在!

直到永远的永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