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守住童子身/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村民更是对赵铁柱刮目相看,各种评价纷至沓来:

“铁柱真是酒到病除,妙药回春。”

“铁柱是华佗在世,神医圣手。”

“以后有病,买铁柱的药酒治。”

……

钱小富看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赵铁柱的药酒这么神效。不过这会儿他想到了那个赌注,趁着人群不注意,拔腿开溜。

李雨婷眼尖,当众大声说:“钱小富,休想走。”

这会儿众人才发现钱小富想开溜,于是纷纷堵住他的去路,对着钱小富齐声喊:“该兑现赌注了。”

钱小富立时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只得像龟孙子似的来到了赵铁柱面前。当众跪了下去,低声下气地喊着“爷爷”,一连喊了三声,而赵铁柱则很爽地回应着“龟孙子!”

说来也巧,村长钱大富从镇里回村,来到村部,刚好看到儿子当众跪着喊赵铁柱爷爷,气得差点晕了过去,对着钱小富暴跳如雷:“你个不成器的东西,乱认祖宗,给老子丢尽了脸。”

钱大富很快弄明白了儿子受欺负是赵铁柱卖药酒引起的,于是对着村民放狠话:“这里是村部,谁要是再买赵铁柱的酒,谁家的粮食补贴就没了。”

村民惧怕村长扣除粮食补贴款,立时都不敢再买赵铁柱的药酒了。说来也巧,赵铁柱的药酒刚刚卖完了,张桂花清理了一下,卖了一万零一百。她将一万块用橡皮筋捆扎着,而一百块的散钱用一个手帕包好,准备放入内衣兜。

钱大富看到张桂花手中是花花绿绿的一大沓钱,起了占有之心,眼珠子一转,当众大声吓唬张桂花:“桂花,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老子办公的地方卖假药骗钱,老子代表政府全部没收你的非法收入。”

张桂花平时不少受村长的气,被他欺负惯了,只得怯怯地拿出用橡皮筋捆扎的那沓钱,而贪婪的村长却迫不及待地要接过钱。

赵铁柱忍无可忍,抢先一步从娘手中接过那沓钱。二话不说,直接对着钱大富的老脸狠狠砸去。“啪”地一声,砸得钱大富的老脸当即肿了起来,一丝鲜血从嘴角流出来。

钱大富被打傻了,而这个时候,赵铁柱当众训斥:“钱大富,我用钱砸你,一是我没有卖假药骗钱,有现场的乡亲们作证。二是你前些天逼债,逼人太甚,我这一万块是还你的。”

赵铁柱这么一说,在场的村民暗自拍掌称快。

“娘,咱们回家去。”赵铁柱随即拉了拉张桂花的衣角。张桂花感到扬眉吐气,抱着空酒坛,欢喜地跟着赵铁柱的脚步回家了。

村民们看完了戏,心满意足地各自回家。村部就剩下钱大富和钱小富父子两个,他们无地从容,丢尽了祖宗十八代的脸。

“爹,这个赵铁柱太嚣张了,您得想办法压压他啊!”钱小富哭丧着脸说。

“败家子,都是你给老子惹的麻烦。”钱大富摸了摸砸得红肿的老脸,对着钱小富训斥一句后,又朝着赵铁柱离开的方向暗放狠话:“赵铁柱,这仇老子记着了,咱们走着瞧。”

回家后,张桂花为了犒劳赵铁柱,准备做顿好吃的给他打牙祭。但看到家里没有肉,于是拿着剩下的一百块去张屠夫家买肉去了。

赵铁柱躺在堂屋的竹床上休息,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铁柱在家吗?”

这声音清脆甜美,会是谁呢?

赵铁柱从竹床上坐起来看向门外,发现是一个上穿碎花短袖,下穿丝绸白睡裤的少妇站在门前。

少妇两座傲人的饱满把短袖衫撑得鼓鼓的,随着她的呼吸颤颤巍巍,赵铁柱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一眼。

这不是杨雪莲么?这杨雪莲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背着二牛哥和村长有一腿。赵铁柱对杨雪莲没什么好感,冷冷地问:“你找我有啥事?”

“铁柱,听说你的药酒能治许多种病,嫂子最近发痒,想买你的药酒治治。”杨雪莲说着说着,浑身像筛糠头似的抖动起来,她胡乱地在身下抓挠,一个劲地喊痒。

赵铁柱虽然对杨雪莲没什么好感,但想到现在是个医生,岂能见死不救?赵铁柱只得将杨雪莲迎进堂屋,让她躺在竹床上。

“嫂子,你得的什么痒病啊?”赵铁柱望闻问切起来。

“嫂子下面痒,你快帮忙挠挠。”杨雪莲边说边指着小腹下面,赵铁柱不由自主地看去。豁然发现,杨雪莲白色丝绸睡裤被拉下了一大截,露出了冰雕玉琢的水嫩肌肤,赵铁柱脸唰地红了。

这个杨雪莲,真是水性杨花,竟然自个脱裤子,还穿着这么薄的丝绸睡裤,隐约可见里面那一抹诱人的春色。赵铁柱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喉咙口发痒,小腹处也蠢蠢欲动。

杨雪莲看到赵铁柱被自己的身子迷住了,暗自一喜,这可是鱼儿上钩的节奏。

哪里知道耳边传来了赵铁柱的声音:“嫂子,你这是皮肤瘙痒,不用药酒治,我给你配一副止痒膏,你拿回家涂擦一遍就可见效。”

杨雪莲暗想,这个愣头青,咋不明白呢?也许要继续暗示他才上钩。

想了想,杨雪莲就说:“铁柱,嫂子这种痒病需要你亲自治。不瞒你说,你二牛哥在家的时候,嫂子也发痒,只不过你二牛哥给嫂子挠几下就好。铁柱,你快给嫂子挠几下吧!”

杨雪莲暗示一番后,还故意趴卧在竹床上,摆弄着各种姿势。

赵铁柱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是风骚诱人。他当然知道杨雪莲在勾引自己,自己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哪里能受得住这种诱惑。

可是赵铁柱不能冲动,他的脑海浮现出前几天玉米地的事儿。杨雪莲背着二牛哥和村长有一腿,一想到杨雪莲和村长那疯狂的一幕,赵铁柱就对杨雪莲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何况自己还是童子身,自己的第一次,可不能给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总得给喜欢的女人吧!

赵铁柱这会儿想赶杨雪莲走,对着她冷冷说:“嫂子,我看你不是身体痒,而是心里痒吧!你这病,我治不了。”

杨雪莲怎样也想不到,天底下还有不偷腥的猫。既然赵铁柱不上钩,那我逼他就范。

想到这里,杨雪莲威逼赵铁柱说:“铁柱,嫂子把话撂这儿了,你如果不答应替嫂子挠痒,嫂子就喊你非礼,让整村的人听见,搞得你臭名远扬娶不到媳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