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村花家出事了/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赵铁柱把持不住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喊:“铁柱,铁柱,回家吃饭!”

是张桂花的声音,赵铁柱如梦初醒,一把推开杨雪莲说:“雪莲嫂,我娘喊我吃饭了,我该回家了!”

赵铁柱说完,就驾驶耕种机往村里开去。

“铁柱,你的耕地钱。”杨雪莲在后面拿着几张百元大钞喊着。赵铁柱哪里还想着拿钱,他知道,一旦去拿钱,自己就再也回不了村。他装作没听见似的,只顾开着耕种机往村里驶去。

杨雪莲看着赵铁柱的背影直到消失,心中暗道:自己给钱他都不要呢!这铁柱真是越来越让人疼了,以后多给他做鞋子穿。要是重新选择男人的话,就该找个像铁柱这样顶天立地的庄稼汉。

给李雨婷和杨雪莲家耕完地后,村民看到赵铁柱耕地又好又快,越来越多的人找赵铁柱耕地。

赵铁柱忙碌了两个星期,才将全村的土地耕种完。一回到家,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张桂花喊吃饭,他口里虽然应着声,可半天没有动静。

张桂花知道是赵铁柱累的,便亲自给他按摩放松。

十分钟后,赵铁柱的疲乏荡然无存,便对张桂花说:“娘,我舒服多了,这会儿帮我打开放在床头柜上的盒子。”

张桂花一听这话,停止按摩,打开木盒子。看到是一整盒花花绿绿的票子,高兴的合不拢嘴。

张桂花麻利地将一盒子钱数完了,惊喜地说:“铁柱啊!真想不到你越来越能干了,竟然赚回了买耕种机的钱。”

赵铁柱这才知道,自己给全村耕了五百多亩地。按照每亩六十块收费,忙碌下来,收入超过了三万块。

“娘,这些钱您替我保管。”赵铁柱对着张桂花说。

张桂花笑得两眼弯成很好看的月牙,夸奖说:“铁柱,比你爸能干多了。你爸去城里做瓦工,三个多月还没寄钱回来呢!”

这句话让赵铁柱很自豪,看来自己在家耕地,也比爸在外打工强啊!

“咕噜噜”赵铁柱的肚子叫了起来。张桂花听到这叫声,就知道他肚子饿了,连忙收好钱,快步去了厨房,给赵铁柱做好吃的。

让赵铁柱没有想到的是,张桂花做了一大桌子菜,比过年还丰盛。

有酒有肉,赵铁柱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特殊待遇。

“铁柱,以后这个家,就靠你赚钱。娘替你保管钱,也是将来给你娶媳妇呢!来,干一杯。”张桂花边说边给赵铁柱倒酒敬酒,赵铁柱开怀畅饮。

赵铁柱喝完酒准备回卧房休息,哪里知道走路摇摇晃晃。张桂花怕他摔倒,赶紧扶着他进卧房。因为醉酒,赵铁柱倒床就睡。

赵铁柱当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新建了村医疗室,修了从村里到镇里的村级公路,建了村小学新教学楼。经过一番努力,改变了家乡贫困落后的面貌。

赵铁柱做了这个梦后,半夜醒了,再也睡不着觉了。趁着天没亮,就修炼起《神农百草经》中的医疗部分。

这一次学什么医术呢?当赵铁柱接着往下翻的时候,眼前一亮,四个字赫然醒目。

“畜医圣方”让赵铁柱精神一震。这《神农百草经》竟然能够治疗马牛羊,鸡狗猪等家畜的病,这种好事情竟然在这部奇书中有。太棒了!

看来自己医术升级了。医术上,不仅可以治人的病,还可以给村民的家畜治病。

赵铁柱很感兴趣,但凡是《神农百草经》里的畜医圣方,无不好好学习,并学以致用。

赵铁柱越学越感兴趣,因为他发现,这些治疗禽畜的金玉良方,十分适用。长期以来,村里的家畜,时不时地犯病,可是一直无人治愈。这给村民带来很大的损失,特别是像马牛羊鸡狗猪这六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死。

学了这“畜医圣方”,赵铁柱就可以灵活自如,游刃有余地给村民解决一直以来不能解决的事情了。

赵铁柱修炼畜医圣方一整晚,竟然没有一丝疲倦感,而且越学越起劲。

山鸡啼鸣,旭日东升,赵铁柱刚刚学完畜医圣方,就听到娘在喊:“铁柱,快起床,帮忙娘把鸡捉回鸡舍。”

赵铁柱听到是娘的声音,连忙出了卧房,来到了鸡舍边。看到娘在院子里捉鸡,忙得气喘吁吁,搞得一地鸡毛。

赵铁柱很是纳闷地问:“娘,刚放出来的鸡,为啥又要捉进鸡舍?”

张桂花听到这话,叹口气说:“铁柱啊!你有所不知,今天娘去河边洗衣服,经过李雨婷家。发现她家喂养的鸡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奄奄一息。村民们害怕被传染,一个个不敢将自家的鸡放养。”

赵铁柱听到这里,脸色一凝,连忙背起木药箱,三步并作两步往李雨婷家奔去。

很快到了李雨婷家,赵铁柱看到院子里围满了许多人。

“造孽,昨天德生打电话,说今年跑运输生意不好,特意让我卖掉家里的鸡作为婷儿的学费。可偏偏霉运连连,一百只鸡发病,要是救不活,婷儿的学费咋办呀?”赵铁柱耳边听到了杜春兰的哭泣,这声音悲悲戚戚,让赵铁柱心乱如麻。

“娘,哭有什么用呀!爸爸生意不好做,鸡又发病,我这个暑假就不呆在家里,我去市里餐馆洗盘子凑学费。”李雨婷边说边要进屋收拾行李,然后出门打工。

李雨婷本来可以安心上大学的,却为学费发起愁来。旁边的赵铁柱看着十分不忍。

周围的村民看到这凄惨的模样儿,不由得暗自抹了一把泪。

赵铁柱准备上前安慰杜春兰和李雨婷母女。这会儿,一个油头满脸,穿着西装的青年男子出现了,对着要出门打工挣学费的李雨婷讨好地说:“雨婷,不用担心,我把镇兽医站的高兽医请来了。”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是钱小富带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过来了。这个男子背着一个皮药箱,皮药箱上有醒目的标识“丰山市神农镇兽医站”。很显然,这中年男子是兽医站的专业兽医。

高鹏一出现,杜春兰和李雨婷立时看到了救治的希望。

“高兽医,辛苦您了,快帮我看看鸡得了啥病?”杜春兰急切地恳求。

高鹏点点头,蹲下身,观察着院子里的鸡。但见这些鸡一只只躺在地上,嘎嘎地直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