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妙方回春/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鹏随手检查了一只母鸡,发现全身乌紫,头耷拉着,嘴里喘着气。

高鹏仔细检查了一下,最后断定说:“这是鸡瘟。”

杜春兰听到是鸡瘟,心里咯噔一下,随后恳求高鹏说:“高兽医,只要治好这鸡瘟,我一定重谢。”

在众村民的期待中,高鹏开始从他的药箱中拿出一个药瓶子,配了一支消毒药剂,然后用兽医注射器对着母鸡的屁股注射进去。

但出乎意外的是,过了十分钟,这母鸡并没有醒来,反而浑身抽搐起来,好像在做垂死挣扎一般。

“怎么会这样?”高鹏一脸纳闷。

“高兽医,能不能治好啊?”李雨婷插话问道。

“这鸡瘟太过严重,需要采用复合药剂。”高鹏说。

“好,那赶快。”杜春兰催促着。

这会儿,杜春兰和李雨婷把医治鸡瘟的全部希望押在了高鹏身上,这是理所当然的。高鹏是整个神农镇兽医站的兽医,临床经验丰富,治愈禽畜无数。

高鹏在众人的眼光中,开始配制复合药剂,很快为母鸡再打一针。五分钟过去,母鸡抽搐减缓,但母鸡并没有醒来。

“高兽医,还有其它法子吗?”杜春兰小心翼翼地问。

“鸡瘟导致病毒感染,深入肺部肠道,这种情况我真的无能为力!”高鹏已经黔驴技穷,无计可施。

“天哪!这可怎么办?”杜春兰犯愁起来。

“只能转到市禽兽医院诊治。”高鹏摆摆手说。在他心中,就是转到市禽兽医院,也根本治不好,也来不及。不过他不把话挑明,免得让这对母女伤心欲绝。

钱小富只想讨好杜春兰和李雨婷母女,既然请来的高鹏兽医治不好,自己就用一辆小卡车将这一百多只鸡拖到市禽兽医院诊治。

钱小富要将这些鸡装入卡车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这鸡瘟我能治。”

钱小富一看,发现是赵铁柱,立时脸上青一块白一块。他还记得上次赵铁柱在村部卖药酒的事儿,自己当众羞辱赵铁柱不成,反倒当众下跪喊他三声爷爷,搞得颜面尽失。一想到这里,钱小富对赵铁柱恨得咬牙切齿。

钱小富压根就不相信这么严重的鸡瘟,赵铁柱能够治好。在钱小富的判断中,赵铁柱只能给人治病,这禽畜的病只有兽医能治。何况高鹏兽医已经摆手说无能为力,这说明治愈的可能性不大。

钱小富为了讨好杜春兰和李雨婷母女,就顺便将这发鸡瘟的鸡运到市禽兽医院。如果治不好,就转手卖给加工鸡肉的黑作坊,赚一些钱,然后顺便在市区天上人间潇洒一回。这是钱小富的如意算盘,没有人知道他打的鬼主意。

钱小富哪里能够让赵铁柱坏了自己的如意算盘,很不屑地讥笑道:“穷草包,别开口夸大话,有本事你就当众治治!”

一旁的杜春兰和李雨婷看到赵铁柱说能治好鸡瘟,半信半疑。李雨婷忍不住地问赵铁柱:“铁柱哥,刚才高兽医用了各种方法都治不好,你咋有办法治好呀?”

这会儿,赵铁柱头脑中浮现《神农百草经》中的畜医圣方,立时有了根治鸡瘟的方法——神农除瘟方,于是说:“我用一个药方可以根治。”

不想赵铁柱话音刚落,一个讥讽的声音传来:“你要是用一个药方治好,除非六月天下雪?”

赵铁柱一看,发现是钱小富当众讥讽自己。

赵铁柱对于这种小人,恨不得冲过去揍他,但他忍住了。这些鸡病情严重,此时必须急救。对于这种小人,只当是狗在叫,懒得理他,以免耽误救治的时间。

赵铁柱开始给鸡治疗了。

赵铁柱需要人配合,对着杜春兰说:“春兰婶,快准备一壶温开水,我要用的。”

杜春兰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去准备了。

这会儿,赵铁柱又对李雨婷说:“雨婷,你帮忙拿一块肥皂过来。”

李雨婷点点头,跟她娘一样,去准备了。

在母女准备的当儿,赵铁柱却不闲着。他打开自己的木药箱,取出十二味中草药,按照《神农百草经》畜医圣方的方法开始配制神农除瘟方。

但见赵铁柱将这十二味中草药混合捣烂,研成粉末状。刚刚做好这,杜春兰和李雨婷母女俩就把温开水和肥皂拿过来。

赵铁柱将肥皂放进装满温开水的水壶中,然后将自己研磨的药粉溶化进去,制成了神农除瘟方,给高鹏无法治愈的那只母鸡喂下。

不想刚刚喂下时,钱小富讥讽的声音再次回荡在耳边:“大家看哪!这肥皂水怎么可能治鸡瘟,真是天大的笑话啊!”

这一声讥讽,引得围观的村民无不摇头叹息。是啊!肥皂水怎么可能治鸡瘟呢?

杜春兰和李雨婷这对母女也半信半疑,铁柱这样的方法管用吗?

一旁的高鹏倒抽一口凉气,真是不可理喻。

所有人不看好赵铁柱的治疗方法,但让人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服下了神农除瘟方,五分钟之后,那母鸡全身的乌紫消退,耷拉的脑袋也开始抬起来,嘴里发出了“咯咯哒”的声音。然后站起来走路,跳进了鸡窝里,蹲下来生了一个又大又圆的鸡蛋。

接下来,大快人心的事情出现了。

赵铁柱和杜春兰、李雨婷母女一起,将自己配制的神农除瘟方灌于其余的鸡。

很快,一百多只发鸡瘟的鸡全部灌上了神农除瘟方。

片刻功夫,一百多只鸡,不论是公鸡,还是母鸡,也不论是老鸡,还是小鸡,全部摆脱了鸡瘟的病症。

在场的人惊叹不已,全部对赵铁柱刮目相看。掌声欢呼声一片,惊艳的评价纷至沓来。

“铁柱真了不起,能治人的病不说,还能治禽畜的病呢!咱们以后不论是人病,还是家畜病,都找铁柱治。”杜春兰体会最深,也最有发言权和说服力,她高兴万分地夸赞着。

“就是啊!以前咱村的许多禽畜生病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死。这下铁柱能够治禽畜,也让我们村搞养殖吃了一颗定心丸啊!”沈水仙也鼓起手掌为赵铁柱叫好。

“铁柱哥真是华佗在世,妙方回春啊!”李雨婷赞不绝口,给予高度评价。

更多村民齐声赞叹:“铁柱是神医,是咱村的骄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