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我的嫂子谁敢动?/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向讥讽赵铁柱医术的钱小富这一次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他做梦都想不到,赵铁柱除了会给人治病外,还会给禽畜治病。赵铁柱的医术太神奇了,自己刚才不停地讥讽,原本以为可以让赵铁柱出丑,却哪里知道,自己出丑了。

“钱小富,你这会儿还有什么话说?”李雨婷对着钱小富呵斥起来,更是让钱小富无地从容。

如果地上有个缝,钱小富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每次讥讽赵铁柱,却总是丢尽了脸。

钱小富无话可说,知道自己在这里继续呆着丢人现眼。因为许多村民对自己吐着唾沫星子,一副厌恶的表情。

钱小富灰溜溜地逃开,却因为慌不择路,撞到了一棵刺槐上。眼睛被一根刺扎伤了,疼得钱小富哇哇惨叫。

众人看到钱小富讥讽赵铁柱落得如此下场,一个个扬眉吐气,骂了一句:“势利眼,活该走路撞瞎眼。”

钱小富讥讽赵铁柱不成,反倒再次吃瘪,心里十分窝火。他捂住受伤的眼睛,不把过错归结在自己身上,反倒在心底里更加痛恨赵铁柱。

“赵铁柱,老子知道你医术牛叉,可那又怎样。等着吧!你风光不了多久,老子会有办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钱小富暗放狠话,心底里酝酿起一个阴险的诡计来。

钱小富出丑,而这会儿杜春兰和李雨婷更是对赵铁柱刮目相看。

杜春兰喃喃自语:“铁柱这个娃真是不错啊!上次用药酒治好了我的风湿性关节炎不说,还帮我家耕种了全部土地,这会儿又救活了我家的鸡。要是有铁柱做女婿,该多好啊!”

李雨婷听到娘的喃喃自语,脸不知不觉红了,就像秋后的柿子。

赵铁柱无意中看到了,心中一乐。这个李雨婷,害羞的样子就像一朵玫瑰花一般惹人爱,看着真是养眼。

而李雨婷也正好看了赵铁柱一眼,目光交错的一刹那,两个人如触电一般。李雨婷赶紧移开眼光,看向自己的脚尖,心里暗叹:铁柱哥样子越看越帅,我以前为什么就没这种感觉呢?

高鹏从事兽医工作十二年,治愈畜禽无数,有些自傲。可这一次他遇到了难治的鸡瘟,却被眼前的小农民奇迹般地用土办法治愈,这简直不可思议。

高鹏是个崇尚医术的人,他对赵铁柱神奇的医术又惊又奇。这会儿忍不住上前,当众对赵铁柱诚恳说:“赵神医,你的医术真是神奇啊!请受我一拜,收我为徒。”

高鹏毕恭毕敬地对着比自己年轻二十多岁的赵铁柱弯腰行礼,很显然是下定了决心要拜赵铁柱为师。这让赵铁柱始料未及,一时不知道怎么好,自己根本没有要收徒弟的打算啊!

倒是李雨婷提醒赵铁柱:“铁柱哥,快答应高兽医啊!可不能让人家一直这么鞠躬。”

赵铁柱这才发现高鹏诚恳至极,心想人家这么诚恳,自己不答应可不行,于是说:“高兽医,我答应。不过您比我大,拜我为师我可不敢当啊!就做忘年之交的朋友,如何?”

高鹏真想不到赵铁柱能这么爽快地答应,紧紧拉住他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高叔,以后有什么医术上的问题,咱们一起探讨,把遇到的病症全部治好。”赵铁柱很礼貌地称高鹏为高叔,让高鹏很是高兴。

高鹏笑道:“铁柱,以后你去镇上,可别忘了去兽医站找我。对了,我闺女在市人民医院做护士,她下周五就要从医院放假回来,她遇到了不少医术上的问题呢!烦请你有空指导指导。”

赵铁柱想不到高鹏还有个在医院工作的护士女儿,心想多认识一个人就多一条出路。建医疗室,单靠自己行医治病是不行的,有个人打下手才忙的开,尤其少不了身边有个小护士。

高鹏看到赵铁柱点头答应,心满意足地离去。

赵铁柱为了更好地给村民治病,很想建一个医疗室,可建医疗室少说也需要十万块。赵铁柱手里只有靠耕地赚来的三万块,这钱被娘保管,如何凑齐建医疗室的钱是个大问题。

赵铁柱再次想到进山采药这条致富捷径。只要采到珍贵的药草,就可以联系韩梦瑶,将药草卖出去,赚一笔钱,为建医疗室打下经济基础。

因为猎枪子弹用完了,赵铁柱这一次进山没有带枪。他将开山刀挎在腰间,背着药篓,带着干粮和水,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

值得一提的是,张桂花没有拦阻,反而支持赵铁柱。不过在赵铁柱离去时,她不忘千叮万嘱,示意他一路小心,早去早回。

赵铁柱点点头,大踏步地离家,然后奔往村后的仙女山。

山脚下有一片玉米地,赵铁柱路过这里时,感到尿憋的急。看看四下无人,就钻进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开始对土地施肥。

刚刚施完肥,耳边听到了一个急切的呼救:“放开我,快来人呀!救命呀!”

赵铁柱循声奔去,发现玉米地深处,一个油头满脸,一身西装,长得肥头大耳的青年男子将一个美妇死死按在地上,很显然要图谋不轨。而这美妇哪里肯从,拼了命地呼救。可这荒山野外,根本没人听见。

“仙嫂嫂,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人来救,乖乖地就范吧!”一个邪恶的声音传入赵铁柱耳里。赵铁柱一听就知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作恶多端的钱小富。

而这仙嫂嫂,就是沈水仙。而这玉米地,正是沈水仙家的。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沈水仙今天收割玉米,而这钱小富趁着没人,想图谋不轨。

沈水仙嗓子喊哑了,浑身没有力气,她绝望地流下两滴清泪。而这钱小富却邪恶地说:“哭什么哭,待会老子让你爽着哭。”

钱小富这个人渣王八蛋,仗着他爸是村长,在村中欺男霸女,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赵铁柱再也看不下去了,随手从玉米地捡起一块土坷垃,朝着钱小富的屁股后面狠狠砸去。

“啊”杀猪般的嚎叫传遍整个玉米地,钱小富做梦都没有想到在快要得手时,自己被突如其来的土坷垃砸中。疼得他捂住屁股后面惨叫不止,满地打滚。

【作者题外话】:大家看书时,请别忘了给个支持!没收藏的请加入书架收藏,有推荐票的请砸下来,在书评区留个言,朋友们的支持是我码字更新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