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痛扁村霸/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蛇麻子看沈水仙的眼神,就像贪婪的狼看到了柔弱的小白羊一样。

赵铁柱直面蛇麻子,说:“蛇麻子,我不怕你的拳头,有本事就砸过来。”

蛇麻子说了一声“有种”,然后攒足力气,抡起双拳,左拳朝着赵铁柱的头部击来,右拳朝着赵铁柱的腹部击来。双拳出击,动作很快,沈水仙担心地大叫:“铁柱,快躲开啊!”

可赵铁柱偏偏不躲,他也挥舞拳头,左右出击,迎向蛇麻子。

在一个山丘后面,一个油头满脸的西装男偷看这样的场景,脑海幻想着赵铁柱被蛇麻子揍成肉饼。

“赵铁柱,这一次老子让你死翘翘。”钱小富阴狠地说。

“铁柱这下惨了!”沈水仙看到赵铁柱不躲不闪,双手捂住眼睛不敢看一幕惨剧发生。

“小子,老子这一次揍得你跪地喊爷爷求饶。”蛇麻子的麻子脸扭曲的极其狰狞。

赵铁柱眼神露出凌厉霸气,嘴角往下弯出一个弧度。双拳迎击时暗暗运行修炼的神农玄功炼力功,狠狠痛击来犯之敌。

这炼力功涌起一股无形劲力,卷起一阵拳风,比蛇麻子的更快更猛更狠。

蛇麻子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铁拳还没有击中赵铁柱,就被赵铁柱更威猛的拳头击中。

蛇麻子的铁拳哪里是赵铁柱炼力功拳头的对手,当即蛇麻子的拳头被赵铁柱砸的皮开肉绽。手背骨都露出来了,鲜血直流,一阵阵剧痛让蛇麻子像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在山丘后面准备看好戏的钱小富傻眼了,他真想不到赵铁柱竟然这么厉害,将蛇哥的双手差点打残了。

而沈水仙则挪开手,看到了赵铁柱将不可一世的蛇麻子打得皮开肉绽,惨叫不止,大快人心。

“铁柱,你啥时候这么厉害了?”沈水仙不由得惊叹道。

蛇麻子真想不到,赵铁柱竟然有非凡的身手,知道惹不起,连忙要逃跑。

但赵铁柱厉声一吼:“回来!”

这蛇麻子立时就像被钉子钉住似的,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赵铁柱抡起斗大的拳头,蛇麻子生怕再被击一拳,吓得裤裆尿尿,扑通一声重重地跪下去了,战战兢兢地求饶:“爷爷饶命!”

赵铁柱厉声一吼:“龟孙子,如果下次敢找茬,爷爷饶不了你,滚!”

立时蛇麻子就像一只败家犬,仓惶逃跑。

钱小富看到请来的蛇哥败亡,不由得后背泛起一阵寒意,也跟着要逃离。却哪里知道,他忘了是趴在山丘上看好戏,一时松手,就从山丘上像滚萝卜似的滚下去。摔得鼻青脸肿,一地鲜血,惨嚎声回荡整个野外。

仙女村的村民远远地听见,纷纷猜测:“村外有人杀野猪。”

钱小富算计赵铁柱不成,再次吃瘪,更是对赵铁柱怀恨在心。

“你等着,老子总有一天会让你输得很惨。”钱小富在心底里继续甩出狠话。

痛扁蛇麻子后,赵铁柱和沈水仙回到村里。

本来赵铁柱不想让娘替自己担心,准备早点回家,但沈水仙为了报答赵铁柱今天在玉米地的救命之恩,再三邀请他去她家吃饭。

赵铁柱不便推辞,也就去了沈水仙家。

沈水仙给赵铁柱泡了一杯野菊花茶,然后直奔厨房忙碌起来,她要给赵铁柱做一顿好吃的。

赵铁柱喝着沈水仙泡的野菊花茶,顿感精神爽朗,疲乏化解了不少。

刚刚喝完茶,耳边传来了“咳咳咳”的声音。这声音吸引了赵铁柱,他竖起耳朵一听,发现是从堂屋左边的卧房里传出来的。

赵铁柱靠近卧房,发现卧房门是虚掩的,有一道缝。赵铁柱很快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斜躺在床头,脸色苍白,面容清瘦,一副病态。

这是沈水仙的公婆何香姑,难怪好长时间没有看到她在村里活动,原来是卧床不起了。

赵铁柱问了一声:“何婶,您怎么啦?”

何香姑听到门外的赵铁柱声音,连忙叹口气说:“铁柱呀!婶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吃药打针都不管用。婶这条命,怕是活不长了。”

赵铁柱听到这里,觉得病情严重,连忙道:“何婶,别灰心,您的病,我来给您治治。”

可是何香姑并不抱希望地说:“铁柱啊!我这是先天肺气虚弱,平时一下地干活就四肢无力,稍稍干点活儿就气喘。婶去了镇卫生院检查了,医生说这种病没法治,只能不停地吃补药。可是吃了那么多补药一点都不管用,反倒卧床不起,身体越来越虚。”

赵铁柱听到这里,就明白了何香姑的病情所在。不过为了确诊,需要做进一步检查,于是说:“何婶,我先给您检查检查,看看这肺气虚弱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何香姑虽然不太相信赵铁柱能治好自己的病,但想想让他检查一下也无妨,于是点点头。

赵铁柱进了何香姑的房间,开始检查起来。

《神农百草经》中的医疗部分,有一种独特的检查方法,那就是内力探脉。赵铁柱修炼了神农玄功炼力功,拥有内力。他扣住何香姑的手腕,暗暗动用内力进行探脉。

内力探脉就像一双透视眼,深入何香姑身体内部。

赵铁柱将何香姑的身体情况摸了一个透,很快就明白了病理所在。

赵铁柱的脸色凝重起来,好久不说话。这让何香姑感到反常,小心翼翼地问:“铁柱,检查出什么了?”

赵铁柱一脸严肃地说:“何婶,您患有严重的贫血症,需要补血益气才能根治您的肺气虚弱。”

何香姑听到这里,并不为怪说:“铁柱,你的诊断和医院的一样,医院也开了许多补血的药品,可为什么一点效果也没有?”

赵铁柱问了一句:“何婶,您服了哪些补血药啊?”

何香姑对着赵铁柱说:“铁柱,这些药都是我儿媳按照医嘱给我买的,你问问水仙就知道了。”

恰好这个时候,沈水仙的声音传来:“铁柱,开饭了!”

可是赵铁柱哪里有心思吃饭啊!连忙对着沈水仙说:“水仙嫂,你快过来。我问你,你给何婶买了哪些补血药?”

沈水仙进了卧房,指着房内一个一人多高的玻璃柜说:“铁柱,这些都是的。”

赵铁柱这才注意到玻璃柜里放满了药物,随手拿出来一看,发现全部是补血药,连连摇头说:“这些都是西药,有极强的副作用,治病的同时又加剧病情,治标不治本。”

【作者题外话】:为了方便与朋友们互动,让这部书更好看,新建了一个读友群:399815922,虚位以待,欢迎各种聊,期待朋友们加入。看完书后,也顺便请大家帮忙收藏到书架,方便下次看书时找到。祝看书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