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和美嫂醉酒/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水仙听了,大惊失色,焦急地问:“铁柱,西药不能治,那你说说用什么方法才能治好?”

赵铁柱这会儿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立时治疗气血亏虚的金玉良方——神农益气汤浮现脑海,充满信心道:“水仙嫂,我熬一碗药汤就可以治愈。”

不想赵铁柱话音刚落,沈水仙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吗?”

而何香姑则不抱希望地叹口气道:“铁柱,婶喝了无数碗药汤,可就是不见效。”

赵铁柱自信说:“见不见效,待会就知道了。”

接下来,赵铁柱开始按照《神农百草经》中的方法配制神农益气汤。但见他用从仙女山主峰采来的党参与黄芪、白术、茯苓、陈皮、当归、升麻、柴胡、炙甘草、生姜、大枣配伍,熬成药汤。

“水仙嫂,将这药汤服给你婆婆,病就平安了。”赵铁柱熬好了药汤,就让沈水仙服给何香姑。

沈水仙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服给了婆婆。

五分钟后,让人意料不到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何香姑苍白的脸色逐渐转为白里透红,低沉的声音也变得清脆起来。皮肤也变得富有光泽,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多了。

“我要下床。”让沈水仙没有料到的是,何香姑要自个下床。

让沈水仙惊叹的是,婆婆下床后能够走路。先是小步走,然后大步走,最后快步走。

何香姑又高兴又激动,她走出卧房后,就去了鸡舍。

“婆婆,您要干啥?”沈水仙不解地问。

哪知何香姑将手伸到鸡舍中抓到一只老母鸡,对着沈水仙说:“水仙,铁柱是神医啊!治好了我的病,我得给他杀一只老母鸡补补身体。”

可是沈水仙却说:“婆婆,我刚刚熬好了鸡汤啊!”

何香姑笑了,说:“这就对了,铁柱是咱家的恩人啊!快请铁柱喝鸡汤。”

赵铁柱很快被何香姑、沈水仙请到了饭桌边,这可是一顿十分丰盛的饭菜。有干煸泥鳅、红烧黄鳝、野韭炒鸡蛋、鸡肉炖蘑菇,几乎全是大菜。

沈水仙为了犒劳赵铁柱,还特意把自家地窖中的一壶老酒拿出来,亲自给赵铁柱倒酒,而何香姑不停地往赵铁柱碗中夹鸡肉和盛鸡汤。

席间,何香姑好奇地问赵铁柱:“铁柱,我问你,为什么你一碗汤就治愈了我久治不愈的病啊?”

赵铁柱哪能将自己拥有《神农百草经》医术的事儿说出来,灵机一动巧妙回答:“何婶,我和水仙嫂采摘了野生党参,用它与多种药草配伍制成药汤,能使红细胞增多、血红蛋白增加,能迅速补血造血,大补元气,提高人体活动能力。”

赵铁柱的回答,让何香姑和沈水仙心服口服,异口同声夸赞赵铁柱是“神医”。沈水仙在何香姑的示意下,不停地给赵铁柱倒酒,并陪着喝了一小杯。

美人加美酒,赵铁柱开怀畅饮,不知不觉喝完一壶老酒,醉意朦胧。

赵铁柱打着饱嗝要离开,却发现头昏脑涨,走路摇摇晃晃。何香姑示意沈水仙扶赵铁柱去卧房休息,沈水仙于是扶着赵铁柱去了自己的卧房。

卧房里,赵铁柱醉眼看沈水仙,发现她穿的十分清爽。上穿粉色吊带衫,下穿纱绸半截裤,露出白花花的大长腿。

“铁柱,嫂子好看吗?”沈水仙刚才陪酒,虽说喝了一小杯,可这会儿酒的后劲上来了。她不胜酒力,脸蛋儿红红的,给她平添了一丝妩媚。

尤其是沈水仙的眼神像钩子,赵铁柱只看一眼,心就被勾走了。

沈水仙平时害羞,可这会儿借着酒力,变得大胆。由于有些热,她开始脱着吊带衫,那前凸后翘的身子更为诱人。赵铁柱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目光定住了,整个人就像丢了魂儿似的。

赵铁柱忍不住地夸了一句:“嫂子,你真美。”

听到赵铁柱这么夸赞自己,沈水仙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借着酒力,沈水仙说了一句:“铁柱,嫂子守活寡,你要是想的话,现在就可以……”

沈水仙说完就抓住赵铁柱的手,往她傲人的前面摸过来,醉酒的赵铁柱控制不住自己……

赵铁柱只感到沈水仙那地方像绸缎那般光滑,像棉花那般柔软。眼睛不由自主地看过去,发现沈水仙的前面很饱满,就像刚出锅的馒头,很暄很白。

酒精让赵铁柱头脑晕晕的,他忍不住地捏了一把,那地方一陷又弹起来。整个鼓鼓的丰波轻微颤动,白花花的晃晕人的眼,真是诱人至极。

沈水仙守活寡了一年,哪里经得住赵铁柱刚才的一捏。这会儿她将双手扣住赵铁柱的脖子,将芳唇凑到赵铁柱的嘴边,吐气如兰地说:“铁柱,吻我。”

赵铁柱忍不住地将嘴唇贴了上去。

沈水仙的嘴唇软软的,贴上去的感觉很美妙。赵铁柱试探着将舌尖伸进沈水仙的嘴里,开始慢慢搅动。沈水仙立即用自己的舌头响应,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许久不舍得分开。

热吻之后,沈水仙用渴望的眼神看着赵铁柱,期待他进一步深入。让沈水仙失望的是,赵铁柱并没有继续。

赵铁柱的脑海浮现出杨雪莲的影儿,一想到杨雪莲,赵铁柱就想到了要守住童子身。虽然沈水仙比杨雪莲还要美,可是她们都是结了婚的嫂子,自己的第一次,应该给自己喜欢的人。

这会儿,赵铁柱的脑海又浮现出李雨婷的俊俏模样儿。尤其是给李雨婷耕种田地时,她看到自己流汗,用香帕给自己擦汗,还给自己打最喜欢喝的竹子水,赏给自己一个吻。

不知怎的,赵铁柱这一刻,很想眼前的沈水仙是李雨婷。如果是李雨婷,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处男身献上。

“铁柱,你为什么不要我?难道身体不舒服?”沈水仙红着脸诧异地问。

赵铁柱自从修炼成了神农玄功炼力功,体力充盈,精神饱满。即使今天和沈水仙进山采人参,也丝毫不感到劳累,连忙摇头。

“那是嫌嫂子嫁过人?”沈水仙看着赵铁柱的脸,借着醉意大胆地问,她仿佛要把赵铁柱的内心摸个透。

赵铁柱这一次没有摇头,只是沉默无语。

沈水仙了解赵铁柱,这沉默就是默认,她将嘴唇凑到赵铁柱耳边,悄悄说:“铁柱,信不信,嫂子还是处女?”

【作者题外话】:新书每天加油更新,期待各位书友收藏顶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