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急救美少妇/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梦瑶听到赵铁柱这么赞美自己,心里一乐,随手将车里的一瓶易拉罐饮品递给赵铁柱说:“姐从小都有当歌星的梦想,不过我爸不让我报考音乐学院,逼着我出国读商业管理,回国后就直接帮忙爸爸管理瑞丰药业。”

“梦瑶姐,你是一只能飞的更高的金凤凰,伯父这么逼你,可是望女成凤。”赵铁柱继续献上溢美之词。

韩梦瑶自信一笑说:“回国后,我利用国外先进的商业管理知识,对瑞丰药业进行大胆改革,兼并重组,很快让公司扭亏为盈,效益翻番。不过唯一让人头疼的是……”

韩梦瑶说到这里时,可能是因为心情有点郁闷,握方向盘的手滑了一下。宝马车方向失控,朝着路边的行人撞去。

韩梦瑶惊慌的手足无措。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双手握住了韩梦瑶白皙的手,猛打方向盘,来了一个急转弯。同时用脚踩着车刹,来了一个急刹车。

这急刹车硬生生地将路面给碾压成一道青黑色的痕迹,足足有十多米远。

一辆大卡车从后面掠过,韩梦瑶吃惊地看到,大卡车与自己的宝马仅差三公分的距离。

真险啊!这回要不是赵铁柱出手,自己非要撞死行人不可。

赵铁柱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急打方向盘太急,没有意料到后面有辆大卡车。如果自己还用力打方向盘,一定会和大卡车撞个正着,到时候自己和韩梦瑶就车毁人亡了。自己还没有娶媳妇呢!可不愿意就这么样出车祸死了。

经过这一幕,韩梦瑶对赵铁柱刮目相看。

一个小农民,医术那么牛叉不说,这驾驶宝马的技术也是一流啊!

这会儿,韩梦瑶感到自己的手仍然被赵铁柱紧握着,赵铁柱在替自己开车呢!原来赵铁柱担心韩梦瑶受惊开车危险,干脆这会儿替她开车。

握着韩梦瑶的玉手,发现她的手又白又嫩又软,握着暖暖的,舒服极了。自己的身子也和韩梦瑶紧贴着,肌肤相触,就像过电一般酥麻。

鼻子中也闻到了韩梦瑶身上散发的香水味,赵铁柱有些犯晕。眼睛除了看前面的路况,也顺便扫了一眼韩梦瑶。

韩梦瑶穿着雪白色的时尚大V领宽松短袖上衣,由于刚才受惊吓,这V领的一颗扣子也脱落了,这就造成了赵铁柱很轻易地从V领看到里面的风景。

那两山夹一沟的秀丽春色让赵铁柱眼睛差点发花,不能再看了,自己开着车呢!赵铁柱连忙克制自己,只专心开车。

赵铁柱开车竟然非常熟练,这让韩梦瑶越来越欣赏,忍不住地问:“铁柱,你怎么会开宝马啊?”

赵铁柱嘿嘿一笑,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梦瑶姐,在村里我会开耕种机,刚才看到你开车,我感到开宝马跟开耕种机一个样啊!”

韩梦瑶一阵无语,不过心里却偷着乐。这个赵铁柱,还真幽默啊!和他说话,自己感到很轻松。

这会儿,已经有不少人朝着宝马车看过来,韩梦瑶感到众人异样的眼神,脸唰地红了。自己和赵铁柱贴在一起,难怪被人这么看的。连忙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你快回到副驾驶去。你再这样,我可要钻到车底下去了。”

赵铁柱这才知道自己和韩梦瑶太亲密了,引得路上的行人一阵羡慕嫉妒恨。韩梦瑶让自己回副驾驶室,自己只能极不情愿地照做。

这该死的路人,你就不能装作没看见,我和韩梦瑶还没亲密够呢!赵铁柱对着这些爱看热闹的路人暗暗抱怨。

韩梦瑶专注开车,很快将赵铁柱送到了丰山市汽车客运站。

正好一辆开往神农镇的班车停在了客运站出站口,韩梦瑶是个细心的人,记起了什么,连忙从衣兜中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赵铁柱说:“铁柱,把这张银行卡拿着。”

赵铁柱有些诧异地问:“梦瑶姐,你给我银行卡干嘛?”

韩梦瑶说:“铁柱,你救了我爸爸的命,这是你的酬劳。”

赵铁柱虽然很想收下银行卡,但想到自己卖了人参,韩梦瑶给了十万块,自己的当前目标就是建个医疗室,有十万块就够用了。何况帮忙韩梦瑶爸爸治病,自己也是顺手之劳,并没有要图回报。

想到这里,赵铁柱说:“梦瑶姐,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我给伯父治病,可不是为了钱。我是个村医,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

韩梦瑶这才知道赵铁柱是个农民医生,不由得更是有些欣赏。这会儿她又记起了什么,连忙说:“铁柱,我刚才开车时,说到有个事儿让我头疼,其实是我爸的身体一直都不好。

你虽然现在治好了,可我知道,我爸一旦工作起来就忘了休息,这样下去,身体又容易熬垮。我的意思是,你当我爸的贴身医生,待遇方面,我可以给到人民医院医生薪水的两倍,怎么样?”

赵铁柱听到韩梦瑶的诚意聘请,说实话,不心动也是不可能的,但是赵铁柱始终清楚自己的目标。不过对于韩梦瑶,直接拒绝也不好,这样会让她心里不好受。

自己说话要照顾一下她的情绪,这会儿赵铁柱灵机一动,开起了玩笑:“梦瑶姐,我可以答应,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是姐办得到的,都会答应。”韩梦瑶心头一喜。

赵铁柱看看四周,然后凑到韩梦瑶耳边说:“梦瑶姐,只要你亲我一口,我就答应你。”

韩梦瑶真想不到赵铁柱会提出这样的无理要求,不过一想到如果不答应,自己的爸爸到时候身体健康又是个问题。

自己是个孝女,爸爸是唯一的亲人,现在什么都顺风顺水,就是爸爸的健康最让自己头疼。想到这里,韩梦瑶不顾害羞,对着赵铁柱的额头极快地掠过。

赵铁柱本来是随便开个玩笑的,这样是让韩梦瑶拒绝,那是再好不过的,可真没想到韩梦瑶还真的香了自己一口。

这时,班车鸣笛了,赵铁柱一溜烟地钻进了班车里。韩梦瑶真想不到赵铁柱耍自己,嗔恼地骂了一句:“混蛋。”

班车很快从韩梦瑶身边开走了,韩梦瑶看着班车离去,一想到刚才把初吻献上了,却被赵铁柱占了便宜,再次羞恼起来:“赵铁柱,下次犯到我手上,姑奶奶饶不了你。”

在韩梦瑶恼火时,手机响起了叮咚声。她拿起手机,看到是一条短信:“梦瑶姐,别生我的气了。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你却当真了。虽然我不能答应做伯父的贴身医生,但伯父身体需要治疗,我可以随时进城医治,保证让你放心。”

韩梦瑶看到短信,心中的气消了一半,真想不到这个赵铁柱还有点良心。

赵铁柱坐在班车上,摸着自己的额头,脑海回味着刚才韩梦瑶的赏吻。虽然是蜻蜓点水,可依然能够感受到那湿润像果冻一般的舒爽。

这吻暖暖的,柔柔的,香香的,赵铁柱恨不得三天不洗额头,让这份美好的感觉一直保持下去。

赵铁柱这一次进城卖人参,卖了十万块不说,还白捡了韩梦瑶一个香吻,真是财运当头,桃花泛滥。

赵铁柱正沉浸在自己的好运中时,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不好啦!有人晕车了。”

赵铁柱立即看向后面,发现后一排的座位上,一个女人歪着身子,压在了一个老大娘的身上。老大娘看到女人晕车不醒,惊叫起来。

整个班车的乘客都朝着女人看过来,就是司机也慌了手脚。这是半路上,离市人民医院和镇卫生院都远的很,恐怕送过去也来不及了。

所有人束手无策,一脸焦急,可又无可奈何。

赵铁柱一个箭步上前,扶住女人在座位靠背椅上,这才看清了女人。这女人大约二十八岁,身材高挑,眉毛浓密,大眼睛,椭圆形的脸上有两个小酒窝,皮肤细白,一看就是美少妇类型的。

最为吸引赵铁柱的是,这个美少妇的手指上戴着一个晃眼的白金钻戒,显得十分高贵。

赵铁柱来不及多看美少妇一眼,此时她昏迷不醒,自己试着用手去触美少妇的鼻子,竟然没有一丝气息。不好,再不急救就会窒息而亡。

赵铁柱立即扣住女人的人中,按照常理,只要扣一会儿人中,就可以醒来。可糟糕的是,赵铁柱扣了一会儿,美少妇仍然没有醒来。

这晕车严重了,赵铁柱必须采用一种更为有效的方法救治。如何救治呢?情急之中,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的医疗医术历历在目。很快,有一种治疗晕车窒息的方法,那就是采用心脏按压,使心脏恢复跳动。

但采用这种方法也是有条件的,必须让病人仰卧平躺。为了达到这一条件,他环视车厢,很快发现最后一排的四个座位是连着的,于是灵机一动,将美少妇抱起来,快步走到最后一排。

那些坐在后面的乘客看到赵铁柱在救人,都很配合地让出了座位。

不过许多人都在看热闹,并不太相信赵铁柱一个小农民,能够将美少妇救治好。

“兄弟,行不行啊?如果不行,我打120。”司机有些担心赵铁柱救不了,也担心美少妇在自己的车上出生命危险,自己可承担不了这样的责任,连忙问赵铁柱。

赵铁柱连连摇头说:“根本来不及了,此时必须按压心脏救治。”

【作者题外话】:感谢朋友的一路支持,请继续跟读赵铁柱的故事,加入书架收藏,书评支持,大家看书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