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告别童子身/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铁柱,有啥事这么着急呢?”李大婶不解地看着赵铁柱远去的背影道。

从仙女村通往神农镇的路是山路,道路坑坑洼洼。晴天一路灰,雨天一路泥。人走在上面,踩出深深的脚印。

赵铁柱奔跑追赶时,观察到一串脚印往远处延伸。从脚印的大小来判断,这正是李雨婷的。

赵铁柱沿着脚印往前追赶,最后他发现脚印在一处山坡下消失了。

奇怪啊!怎么李雨婷往神农镇的脚印没有了呢!赵铁柱预感到反常,在李雨婷脚印消失的地方,仔细观察。

这山坡下有一处茂密的植被,长满了野高粱。这野高粱有一人多高,就像绿色的屏障。

去哪里了呢?赵铁柱有些迷茫。

正在迷茫时,耳边传来了“唔唔唔”的声音。这是啥声?赵铁柱竖起耳朵倾听,发现这声音是从野高粱地传来的。

野高粱地面积很大,足足有十亩,赵铁柱不知道这声音具体的位置。但赵铁柱这会儿注意观察,发现前方六十米处的野高粱枝叶在不停地抖晃。

赵铁柱连忙钻进高粱地,往抖晃处靠近。

很快赵铁柱就看清楚了前面所发生的事儿,但见一个戴着头套的男子将一名女子按倒在地。那女子的口被毛巾堵着,难怪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赵铁柱认出来了,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李雨婷。

此时的李雨婷一脸绝望无助,两滴清泪顺着香腮滑落,赵铁柱看着十分不忍。

这会儿,头套男子翻弄着李雨婷后背的背包,很快找到了用手帕包着的红红毛爷爷,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头套男子抢劫财物后,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一脸猥琐地看着李雨婷诱人的身子,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头套男子开始扯着李雨婷的衣服,李雨婷很想反抗,但赵铁柱发现,李雨婷没有一丝力气。她的眼眶不断地流着泪水,这让赵铁柱再也忍不住了。

再不出手,李雨婷就被这个头套男子给糟蹋了。

说时迟那时快,在头套男子要脱去李雨婷上衣时,赵铁柱一个箭步冲上去。抬起右脚,对着头套男子的屁股后面一个爆踹。

头套男子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关键时刻出手,他只感到屁股后面好像要爆开一样,疼得像杀猪般地嚎叫起来。连忙回头一看,发现是赵铁柱,后背泛起一阵凉意,像一条落水狗一般要逃跑。

但赵铁柱哪里肯让他这么轻易地逃走,此时不搞清楚这个头套男子是谁,天理不容。

赵铁柱从后面一把抓住头套男子的裤腰带,稍稍用力,就将这个头套男子整个提了起来,然后狠狠地往地上一摔。

正好摔在了一处乱石堆中,锋利的刀锋石将这头套男子给扎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惨嚎声一阵高过一阵。

赵铁柱并没有住手,他一把扯下男子的头套,看清了男子的脸。

“钱小富,竟然是你个王八蛋。”赵铁柱愤怒地骂着。

钱小富被赵铁柱认出来了,吓得面如土色,双腿打颤。

赵铁柱举起拳头,要将钱小富打个满脸桃花开。钱小富知道赵铁柱的厉害,连忙吓得扑通跪地,喊着“爷爷饶命”。

“快说,你为什么要对李雨婷下手?”赵铁柱厉声质问。

“爷爷,我本以为今天村部开会,你不会有时间送李雨婷,所以我半路上拦住她。我怕她认出我,就戴个头套——”

钱小富说到这里,啪地一声,赵铁柱狠狠地扇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同时骂了一句:“猪狗不如,竟然对李雨婷下手,你这是毁她的前途。”

钱小富的脸立时肿的像小山包,感到火辣辣的疼,鲜血从嘴角流出来。他像龟孙子似地哀求:“爷爷,我猪狗不如,知错了,饶了我吧!”

多次交手,钱小富尝到了赵铁柱的厉害。

“滚。”赵铁柱怒吼一声。

钱小富立即像败家狗要逃跑。

“给我回来。”赵铁柱又一声怒吼,立时钱小富就像被赵铁柱使了定身法似的不敢再跑一步,用颤颤的声音问:“爷爷,还有什么事?”

“快把你抢的钱给我交出来。”赵铁柱厉声喝道。

“是是。”钱小富边说边从衣兜中掏出用手帕包好的钱,乖乖地跪着献给赵铁柱。

赵铁柱接过了钱,并没有马上饶钱小富,而是抬起脚,对着钱小富裆下勾了一下,疼得钱小富再次惨嚎起来。赵铁柱警告说:“龟孙子,如果你以后敢对李雨婷图谋不轨,老子就踹爆你的蛋蛋。”

钱小富欺软怕硬,知道赵铁柱说到做到,连忙磕头如捣蒜,哀声求饶说:“不敢了,孙子再也不敢了。”

“还不赶快滚。”赵铁柱霸气一吼,钱小富像落水狗一般地爬着出了野高粱地。

钱小富狼狈离开,赵铁柱却麻烦了。

赵铁柱没有料到,李雨婷被钱小富下了迷药,难怪她浑身无力,酥软无比。

“钱小富这个龟孙子,真是卑鄙无耻,为了霸占李雨婷,竟然用下三滥的手段。”赵铁柱在用内力探脉检查出钱小富下了迷药后,对钱小富这个人渣王八蛋狠狠骂道。早知道是这样,刚才就应该踹爆他的蛋蛋。

“雨婷,忍着点,我去附近给你采点药,化解你的毒性。”赵铁柱取下堵在李雨婷嘴里的毛巾后,对着李雨婷说。

哪里知道李雨婷此时的迷药药效已经处于最旺盛的时刻,李雨婷只感到全身有上万条蚂蚁在身上爬,浑身火辣辣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席卷全身,让她不能控制。

此时李雨婷被迷药药性控制,她一把从后面抱住赵铁柱,将她柔软的身子贴在后背。

赵铁柱从未和李雨婷这么亲密接触过,浑身如触电一般酥酥麻麻。鼻子中闻到了李雨婷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味,让他有些犯晕。

“雨婷,等我五分钟,我去附近找草药。”赵铁柱克制自己,轻轻脱开李雨婷。

哪里知道李雨婷此时完全被迷药控制,赵铁柱越要离开,她越是把他抱的紧紧的。用一种勾人心魄的声音说:“铁柱,不要离开我,快给我!”

赵铁柱转身看向李雨婷,发现她的眼神中充满着渴望。

赵铁柱并不是乘人之危的人,这种事儿他做不出来。如果做了,这和钱小富有何区别。想到自己可以利用药草解毒,于是果断推开李雨婷,说了一句:“雨婷,忍一忍,我立即去采药给你解毒。”

但情况并不按照赵铁柱的意愿发展,他并没有料到李雨婷被钱小富喝了最为厉害的迷药。

这是钱小富特意去市里买的,这种进口迷药药效非常强,只要吃一粒迷药丸就有效果,可钱小富却强行喂给李雨婷三粒。如果不及时采用男女合欢解毒,中毒者会在一小时内烈火焚身。

“我好难受啊!要被烧死了。铁柱,救我,我不想死。你要是不救我,我干脆死在你面前。”李雨婷实在被这种进口迷药药效控制了,浑身像火烧一般难受。她掏出随身的小剪刀,对着喉咙扎去。与其这么痛苦,不如一死了之。

这是赵铁柱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他一把夺过剪刀,扔出老远,对着李雨婷说:“雨婷,你死了,会对的起养育你的爸妈吗?”

可赵铁柱的话对李雨婷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她已经完全被药效控制。她看赵铁柱的眼神满是渴望,按捺不住身体内的那团烈火,上前紧紧地搂住赵铁柱的脖子,主动热吻赵铁柱。

赵铁柱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儿,哪里能够经受的住李雨婷的热吻。

赵铁柱挣脱出来,顺着李雨婷的傲人丰满一路向下吻,一直吻到她那处神秘美妙之地。

再也忍不住的李雨婷失控叫了一声,再一次紧紧抱住了赵铁柱。接着,不容他再继续吻下去,一把拉赵铁柱上了自己的身体,帮他进入自己,然后才悠扬婉转地吟唱起来。

赵铁柱觉得自己就要羽化成仙,飘飘然地升起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一直朝着快乐的巅峰爬。

等到爬到极顶的时候,好似听到一声响亮,一种难以言状的强烈快感,由小腿那里生成。瞬间将整个身体裹挟了去,让他一时间找不到自己在哪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赵铁柱的处男时代终结了,李雨婷的处女时代也终结了。

当李雨婷身上的药效完全退去时,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发现独自躺在野高粱地里,下身火辣辣的疼。她艰难地撑起身子,看到下身流了不少血,那可是宝贵的处女血。

李雨婷的头很晕,她只记得自己走到半路,就被一个戴头套的男人给绑架到这片野高粱地。自己拼命挣扎,可那个头套男子给自己喂了三粒药丸,自己浑身无力,神志不醒。

自己的处女身,是应该给喜欢的人,可是被一个不认识的头套男子给霸占了。李雨婷想想就屈辱,我的身子被人糟蹋了,怎么去面对铁柱哥。

【作者题外话】:各位看官,如果喜欢这部书,请别忘了加入书架收藏支持,朋友的收藏就是赵铁柱将故事表演精彩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