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暴打蛇麻子/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水仙极力反抗,可发现自己根本无力。这个男人力气大的很,一切反抗都是徒劳。

即使是在黑夜中,赵铁柱也能够看到那男人猥琐的脸。此时那男人得意地邪笑:“美嫂嫂,你都守活寡了,反抗什么,让老子给你解解闷。啧啧,皮肤真是又白又滑,这胸真够挺的,让老子摸摸。”

赵铁柱只听声音,立马就认出了这人,竟然是村霸蛇麻子。

赵铁柱岂能让蛇麻子得逞,准备出手时,却听到了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何香姑拿着一根擀面杖过来了,原来沈水仙刚才“啊”地一声叫,让何香姑听到了。赶紧警觉地抄起床头的一根擀面杖,摸到儿媳妇的卧房,看到了蛇麻子将儿媳妇压到床上。

“好你个蛇麻子,竟然欺负水仙,看老娘的擀面杖。”何香姑边说边抡起擀面杖打过来。

哪知蛇麻子丝毫不把何香姑放在眼里,顺手抓住了擀面杖的另一头,用力一顶。何香姑整个人被顶倒在地,头部被撞在卧房门上,立时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婆婆!”沈水仙看到何香姑晕倒了,悲痛地喊着。

沈水仙用仇恨的眼睛看着蛇麻子,鼓起勇气从枕头下拿起一把剪刀,对着蛇麻子扎来。但蛇麻子手脚也快的很,一把夺过剪刀,扔到床底下。

蛇麻子重新将沈水仙牢牢控制,并嚣张霸道地吼着:“美嫂嫂,别想着反抗了,今晚就乖乖地和老子逍遥快活。哟,流眼泪了,待会老子让你哭着喊爽。”

蛇麻子边说边如一头饥饿的野狼扑向了沈水仙。

沈水仙口里被蛇麻子一只手堵住,身子被他压住,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她的眼泪如滔滔江河连绵不绝,在窗外观看情况的赵铁柱牙齿咬的嘎嘣响,拳头握得紧紧的。

必须出手,再不出手,沈水仙就被蛇麻子给糟蹋了。

说时迟那时快,在蛇麻子要扯掉沈水仙小内裤时,赵铁柱从地上捡起一块火砖,足足有五斤重。暗暗运足力气,朝着蛇麻子的屁股后面狠狠砸去。

火砖就像一枚炮弹,狠狠地砸向蛇麻子。

“啊!”蛇麻子杀猪般地嚎叫起来,他的屁股被砸的血肉模糊,皮开肉绽,鲜血像放水似地往下流,溅满卧房的地面。

蛇麻子从床上翻滚下来,捂住屁股满地打滚,就像一条落水狗一般。

蛇麻子忍痛朝着窗户外看,发现有个影儿,连忙喊了一声“有鬼”,吓得魂不附体。

蛇麻子爬着出了卧房,他不敢走前面,赶快爬着出后门。满以为能够逃走,却发现一个高大的人影早就等着他了。

一看是赵铁柱,吓得双手抱头喊爷爷饶命。

“蛇麻子,我日你个仙人板板,竟然欺负我水仙嫂,老子揍死你!”

赵铁柱说完,抡起拳头朝着蛇麻子的脸上一阵暴打。

蛇麻子的脸肿的像山包,眼睛被打成熊猫眼,鼻梁被打塌,嘴唇被打歪不能说话,还有牙齿也被打脱落。

更让蛇麻子恐惧的是,赵铁柱这会儿仍不解恨,水仙嫂是逆鳞,谁动她,赵铁柱就会和他拼命。

赵铁柱双手抓住蛇麻子,身子一低,整个地将蛇麻子扛起来。一声怒吼,来了一个漂亮的过肩甩,将蛇麻子整个地甩飞出去,正好甩到沈水仙家外面的一个大粪坑中。

这是农村大集体时挖的粪坑,又大又深。

“咔咔咔”蛇麻子落入粪坑后,一阵熏天刺鼻的气味让他眩晕,吃喝了许多屎尿。

这会儿,粪坑中的老鼠、水蛇、苍蝇、蚊子、臭虫,癞蛤蟆一起朝着他疯狂扑咬,惨嚎声再一次响彻整个仙女村。

许多村民被惊醒了,纷纷出门看情况。当看到赵铁柱落在大粪坑中时,个个欢天喜地,扬眉吐气。

“救命啊!来人呐!”蛇麻子看到村民,连忙喊。

可是村民平时不少受蛇麻子欺负,哪里愿意上前救他,反而他一喊救命,都装作没看见似地离开。同时村民暗暗骂着:“活该走夜路掉粪坑。”

赵铁柱狂扁蛇麻子后,快步进入水仙嫂的卧房,发现她晕倒在床上,人事不省。赵铁柱知道是刚才她受惊吓过度,引起晕厥。

想到今天下午郭晓芸在村外中暑晕倒,是自己用神农甘露水救了她。想到神农甘露水的神奇,赵铁柱决定再次使用神农甘露术。

这会儿赵铁柱暗暗运功,将全身不多的内力使出来,一股热流自丹田涌出,可这一次并没有涌到赵铁柱的手指上,而是涌到赵铁柱的嘴边。

我必须将这甘露水用嘴喂过去。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俯下身,将自己的嘴贴在沈水仙的唇上。

和沈水仙的唇接触,就像接上了导线通了电流一般,让赵铁柱酥酥麻麻。沈水仙的唇柔柔的,暖暖的,香香的,湿湿的,滑滑的,舒服极了。

赵铁柱为了让神农甘露水充分进入沈水仙体内,还特意对她的口里吹了一口气,立时神农甘露水顺着沈水仙的食道流到她的身体内。

沈水仙立时就有了反应,浑身十万零八千个毛孔,就像电熨斗熨过一般舒服。她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赵铁柱的唇还贴在自己的唇上,羞得脸泛桃红,光艳照人。

“铁柱,你要干嘛?”沈水仙虽然喜欢赵铁柱,但赵铁柱在自己昏迷时突然吻自己,这让她一时难以适应。

赵铁柱连忙说:“嫂子,我这是给你急救,你刚才吓晕过去。”

沈水仙这才知道是赵铁柱用这种特殊方法救她,连忙感激说:“铁柱,谢谢你救我。对了,蛇麻子那个人跑了吧?”

“嫂子,你听外面是啥声?”赵铁柱对着沈水仙说。

沈水仙一听,发现像杀猪般的声音在惨叫,还有“咔咔咔”的声音。

“这是谁家的猪在叫?”沈水仙不解地问。

赵铁柱一脸得意地说:“看看卧房后窗,你就知道了。”

沈水仙走到卧房后窗,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到了屋外大粪坑中一个人影在游动,在惨叫,这声音怎么耳熟。

【作者题外话】:大大们,看得爽时别忘了支持一下赵铁柱!求加入书架支持!求赏塔豆!求书评!求各种支持!书友们的支持就是赵铁柱威武爆发的动力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