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办公室行医/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赵铁柱就知道了苏红娇得病的原因,对着苏红娇说:“苏经理,你是不是胸部胀痛,感到里面有硬块,皮肤红肿,有灼热感?”

“对呀?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苏红娇一听症状,正好和自己的相符,不由得吃了一惊。

“苏姐,不瞒你说,你得的是急性乳腺炎。”赵铁柱一脸严肃地说。

苏红娇一听赵铁柱的判断,更为吃惊。原来她前几个月去医院检查了,正是这种病。不过医生说没什么事儿,只是初期症状,给她开了一些药,只要坚持服用就行。可没想到,刚才服了药,病情却越发严重。

“赵铁柱,你的判断和医院一样,就是不知道能否有办法根治?”苏红娇有些迫不及待地问赵铁柱,此时开始把赵铁柱当医生了。

赵铁柱自信一笑:“我用针灸、按摩和药物就可以根治。”

“只要能治好,就试试吧!”苏红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说。

赵铁柱看到苏红娇愿意接受自己治疗了,心中一爽。看了看办公室里的沙发,对着苏红娇说:“苏姐,就躺在那张沙发上,我先给你针灸。”

苏红娇这会儿实在疼得受不了,只能听赵铁柱的安排,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下了。

满以为赵铁柱会立即扎针,可他却站着不动,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没有说出口。

“是要脱衣服吗?”苏红娇听说过针灸要脱衣服,问着赵铁柱。

赵铁柱点点头:“苏姐,你得把衣服全脱了。”

“什么?全脱?”苏红娇以为只需脱掉上衣就行,却没想到要全部脱掉。

“能不脱么?”苏红娇犹豫着,毕竟自己的身子从没给一个男人看。来个全脱,苏红娇过不了这道坎,除非眼前的男人是男朋友,可眼前的人不是。因此脱与不脱,她纠结的很。

赵铁柱不喜欢苏红娇这么墨迹,这急性乳腺炎已经到晚期了,而且如果不及时治疗,只会耽误时机。

想到这里,赵铁柱只能用激将法了,一脸严肃地说:“苏姐,如果你不想根治,可以不脱,到时候转为乳腺癌,我也无能为力。就是去市人民医院,也根本无治。”

赵铁柱这么一说后果,苏红娇就不再犹豫了,羞红脸咬了一下牙,开始轻轻地脱着衣服了。

很快,苏红娇就脱得只剩下一件花边薄内衣和粉色内裤,赵铁柱看过去的时候,立时眼睛珠子不动了。

但见苏红娇躺在沙发上,就像一支睡莲一般诱人。她体态妖娆,皮肤白得扎眼。两座傲人的饱满把薄内衣撑得鼓鼓的,随着均匀的呼吸一起一伏。

苏红娇像睡莲,更像躺卧的仙女,她成熟妩媚的身体像磁石一般地吸引着赵铁柱。赵铁柱抑制不住内心的躁动,悄悄凑近她,像看宝贝似地欣赏着她,口水都流出来了。

“好了吗?可以治了没?”苏红娇看到赵铁柱这么入神地盯着自己看,脸上铺满红霞,小声问着。

赵铁柱连忙回过神来,说:“可以了。”

很快赵铁柱从衣兜中取出针灸盒,用酒精棉消毒后,右手一扬,直接对着苏红娇的身体扎了几根银针。

这扎针手法极快,以致于苏红娇都看不见赵铁柱在扎针。

手触到了苏红娇软软的身子上,苏红娇如触电一般麻麻的,不由得嘤咛一声。随着嘤咛,她的身体颤抖起来,那雪白的饱满也跟着颤颤巍巍。赵铁柱不由得有些失神,差点将银针扎偏了。

赵铁柱抑制住怦怦直跳的心,集中精力给苏红娇扎针,一口气在她的身上扎了十八根银针。扎针时,赵铁柱捻动银针,暗暗动用了神农玄功内力,丝丝内力通过银针渗入苏红娇身体内。苏红娇感到一股股暖流渗入身体,浑身舒畅。

“好舒服!真想不到你竟然有这绝活,姐以前也扎过银针,可没有你这么舒服。”苏红娇情不自禁地赞叹起来。

赵铁柱看到有这么显著的效果,连忙说:“苏姐,接下来我顺便给你按摩,保证更舒服。”

“是吗?那还不快点。”苏红娇情不自禁地催促。

赵铁柱于是开始用内力按摩,这内力按摩再一次将这种舒服感发挥到极致。配合针灸打通了苏红娇全身奇经八脉,尤其打通乳腺组织中的阻塞经络,让苏红娇那地方再也不胀痛了。

“啊!”苏红娇突然亢奋起来。

赵铁柱连忙停止了按摩,问:“苏姐,是不是很疼?”

“别停下啊!快继续,姐感到身子飘起来了,要腾云驾雾了,成仙了!”随着苏红娇一声声高亢,她两腿一紧,立时脸臊得通红,赶忙用手去遮挡下面。

但赵铁柱依然看到了苏红娇粉红色的内裤有很明显的湿痕。

必须见好就收,赵铁柱这会儿果断停止了按摩。

可苏红娇还沉浸在飘飘欲仙中,对着赵铁柱催促:“铁柱,你的针灸和按摩让姐太舒服了,别停下,快继续。”

但赵铁柱却说:“苏姐,针灸按摩讲究适可而止才能治病,再继续就过犹不及。”

“啊?!这就完了,姐还没爽够呢!”苏红娇有些极不情愿地说。

赵铁柱却说:“苏姐,还没有真正完成,最后需要用药物治疗。”

接下来,赵铁柱准备药物了。

让苏红娇料不到的是,这是一瓶用蝎子泡的五谷酒。

看着酒瓶里那只早已死去的毒蝎子,张牙舞爪的,苏红娇就大倒胃口。

“苏姐,把这用蝎子泡的药酒喝三口,你的病就能彻底根治。”赵铁柱一脸严肃地说。

苏红娇不想喝,但想到可以治病,于是闭着眼睛拿起酒瓶喝了三口。

一阵刺鼻的气味差点把苏红娇熏晕,她差点吐出来。

“苏姐,没事吧!我给你擦擦嘴。”赵铁柱边说边拿起沙发边的抽纸给苏红娇擦嘴唇,这让苏红娇有点小感动。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人,竟然这么体贴关心人。

本来这三口药酒还没吞到肚子去,只是在喉咙口,随时有吐出来的可能。却因为赵铁柱给自己擦嘴,苏红娇咕噜一声,将那蝎子酒吞下了肚。

【作者题外话】:为了给大家消暑,新书持续每天三更,愿能够给大家带来清凉。这部书需要大家顶起来,支持的最好方式是加入书架,请帮忙支持一下,谢了!另外特别鸣谢各位热心读友捧场赏塔豆。期待亲们继续各种支持,愿这部书能够成为消暑一绝,给大家的生活带来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