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守护水仙嫂/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拨开一人多高的玉米枝叶,借着皎洁的月光,赵铁柱看到了一个黑瘦的中年男子将沈水仙按倒在地里。

黑瘦男子一双咸猪手在撕扯着沈水仙的衬衣,很快沈水仙的衬衣被撕开,露出了那雪白的一片,直扎人的眼。

赵铁柱有些发花,连忙揉了揉。

可这会儿,沈水仙又惊呼了一声“快放开我,不要!啊!”

赵铁柱连忙回过神,看到了那个黑瘦男子一只手压在沈水仙的身上,一只手在解着沈水仙的红腰带。

赵铁柱再不出手,雪白的嫂子就要被黑瘦男子拱了。赵铁柱再也看不下去了,厉声一吼:“你这禽兽,快放开我嫂子。”

赵铁柱的吼声一下子将那黑瘦男子给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到了赵铁柱。不由得眼里冒出绿火,拿着一把柴刀威吓说:“小子,休想打扰老子的美事,老子数三声,你要是不滚蛋,老子一刀劈死你。”

赵铁柱却无所畏惧地说:“如果我不呢?”

“如果你不,老子现在就劈了你。”黑瘦男子放下沈水仙,拿起柴刀直接劈了过来。

“铁柱,快闪开。”沈水仙连忙大声提醒着。

可是赵铁柱就像没听见似的,他不躲不闪。当柴刀劈向自己的头时,赵铁柱双手暗暗运力,然后一合拢,就将这柴刀给死死夹住。任是黑瘦男子怎么抽,也抽不出来。

黑瘦男子这才知道遇到了难对付的人,连忙拔腿就逃。

但是赵铁柱哪里肯放过他,一声爆吼:“哪里逃。”

这一声爆吼就像张飞的气势,具有无穷的威慑力。黑瘦男子吓得慌不择路,从一个斜坡上栽了下去,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传来,响彻整个野外。

原来这黑瘦男子被栽倒斜坡下面的乱石沟中,刀锋石将他的身子扎了一个遍体鳞伤,鲜血直流。尤其是下面,被扎出一个血洞。

黑瘦男子那玩意儿彻底残了,这是他要非礼沈水仙的代价。

嫂子是逆鳞,赵铁柱怒气冲天。他并没有立马放过黑瘦男子,必须给他沉痛的教训。

赵铁柱走到乱石沟,抓住黑瘦男子的裤腰带,就像提一只受伤的黑狗一般,将他提到了玉米地里,然后狠狠地扔在地上。一阵骨头断裂的咔嚓声传来,黑瘦男子的惨嚎声再次传遍整个野外。

赵铁柱听着这声音,就像听着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这会儿,赵铁柱对着惨嚎不止的黑瘦男子爆喝:“快给我的嫂子跪下,磕一百个响头,喊一百声奶奶。”

黑瘦男子为了保命,只得像条败家狗似的,跪在沈水仙脚前,磕头如捣蒜,并连声喊着:“姑奶奶,少奶奶,都是我不该打你的主意。早知道你有这么威猛的男人,就是给一百个胆我都不敢碰。”

沈水仙被黑瘦男子误会赵铁柱是她男人,不由得脸红了。不过在心底里,自从将宝贵处女身给了赵铁柱,她已经把他当作自己的男人了。

在这个时候,赵铁柱厉声质问黑瘦男子:“你是哪个村的?为什么要动我的嫂子?”

黑瘦男子在磕头的同时如实说了出来,赵铁柱很快就知道这个黑瘦男子是邻村赵家村的赵黑狗。这个赵黑狗纯粹是个二流子,平时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沾花惹草。

赵黑狗今天在野外闲逛,发现仙女山附近的玉米成熟了,于是偷偷掰了十来根棒子。却不想被前来收割玉米的沈水仙发现了,她厉声痛斥。

可赵黑狗根本是个无赖,不仅不认错,反而看到沈水仙肤白貌美,起了占有之心。这野外,天又黑,根本没人,于是要非礼沈水仙。

黑瘦男子哪里料到在快得手时,遇到了赵铁柱。

赵铁柱敢断定,这个赵黑狗肯定侮辱了不少良家妇女。心想,对于这样的无赖二流子,只能来狠招了。

光这么让赵黑狗磕一百个响头求饶这只是屈从而已,一旦放了他,他又死性不改,到时候又许多良家妇女遭殃。

想到这里,赵铁柱快步上前,一把将赵黑狗提了起来,随手将一根银针扎到了他的下面。这扎针的手法极快,以致于赵黑狗都没有反应过来。

赵铁柱扎针之后,就迅速抽针。

“滚!”赵铁柱暗中扎针,对着赵黑狗吼了一句。

赵黑狗就是等着赵铁柱这句话,他连忙像一头败家犬爬着逃开。

可是没爬出十步,就感到裤裆湿湿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尿尿了。

狠削赵黑狗之后,沈水仙却有些后怕地说:“铁柱,你这样放过他,他以后还会害人的。”

可是赵铁柱却笑着说:“别担心,他那地方我检查过了,摔进乱石沟被刀锋石扎出血洞,那东西残了。同时我给他扎了一针,让他一辈子尿失禁,再也没有能力去祸害良家妇女了。”

“真想不到你对付无赖二流子有狠招!”沈水仙不由得夸赞一句。

赵铁柱嘿嘿一笑:“我这也是被逼的,只能从源头上清除祸根。”

赵铁柱说完,就观察到玉米地的棒子熟透了,必须收割。这会儿,他主动地掰起玉米棒子,一颗又一颗。沈水仙用镰刀收割,可赵铁柱担心镰刀会伤着她,连忙一把夺过镰刀,对着沈水仙说:“嫂子,你歇会儿,让我来割吧!”

赵铁柱于是挥舞镰刀,不停地收割玉米。

沈水仙感动极了,真想不到赵铁柱那么忙,竟然亲自给自己收割玉米。

“铁柱,等明天嫂子来割,你割一捆就行。”沈水仙说。

赵铁柱却说:“割两捆吧!我反正身子壮,多干点也累不着。”

赵铁柱说完,就将镰刀挥舞的飞快。沈水仙看着赵铁柱干活利索,勤快无比,不由得更是高看了三分。

这个铁柱,越来越男人了。

赵铁柱很快就割倒了一大片玉米,然后用沈水仙带来的草绳捆扎,捆了两捆。赵铁柱在附近用镰刀砍了一棵粗树枝,用树枝做扁担。然后挑起两捆玉米棒子,和沈水仙回村。

快到村口的时候,沈水仙一把拉住了赵铁柱的衣角,示意他不要进村。

这反常的举动让赵铁柱莫名其妙,问着:“嫂子,咋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