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给张雯雯疗伤/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这会儿又发现自己的裤子全部是湿痕,不由得脸臊得通红。自己被赵铁柱按摩的快成仙了,竟然忍不住,全部打湿了。肯定被他看到了,他忍不住就跑了,羞人啊!

不过虽然羞人,但柳艳霞想:这个铁柱,克制力真不是一般的好,如果换做别人,估计早就控制不住了。

柳艳霞被赵铁柱神奇按摩治愈了脸肿,心情舒畅。这会儿想起了要回城办事儿,于是开动小货车,迅速往神农镇开去。到了神农镇,就往丰山市疾驰而去。

而赵铁柱逃开后,骑着摩托车飞快地回村。虽然骑着车,可他发现身体仍然被一团火包裹着,尤其是下面膨胀的难受。唉!给柳艳霞治病也得冒着风险啊!以后还是尽量用药物给美女治病吧!不然要饱受煎熬。

赵铁柱将摩托车开到了仙女村村口后,才感到身体的那团火消了不少。赵铁柱将摩托车还给吴三立后,就拿了他喝光的水壶,往村里走去。

回到了村西头三间土瓦房,赵铁柱正好看到了自家厨房顶上的烟筒冒着青烟,以为是娘回来了,连忙大声地喊:“娘,我回来啦!”

可是没有娘应声,倒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铁柱哥,你回来的正好啊!我给你下了一碗鸡蛋瘦肉面,很快熟了。”

赵铁柱看到是张雯雯在厨房里忙碌着,因为厨房低矮,不透风,烟雾大,张雯雯额头脸颊到处是汗,不由得心疼说;“雯雯,快出来,别热着。”

可是张雯雯却说:“没事的,你快去堂屋歇歇,我很快端面过来。”

赵铁柱想到下面条比较省事,于是去了堂屋坐下。

今天上半天真不容易,一大早就收割黄豆,磨制豆腐豆浆,还去追赶柳艳霞,收服刘老六,自己还没吃早饭呢!就在沈水仙家喝了一碗莲子羹。

在赵铁柱歇息的当儿,张雯雯端着一大碗香喷喷的鸡蛋瘦肉面过来了。

“快趁热吃,看看这次我做的面条咋样?”张雯雯笑容可掬地说。

赵铁柱的确饿了,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面条,立时他感到滑腻爽口,柔软无比,香气扑鼻。同时喝了一碗面汤,不咸不淡,正对自己的口味。

“铁柱哥,咋吃一口喝一口就不再动了,是不是像上次盐放咸了啊?”张雯雯有些小心翼翼地说。

赵铁柱却竖起拇指夸口:“雯雯,你厨艺大有长进啊!这味道刚刚好!刚刚好啊!”

赵铁柱夸赞一句,就不顾张雯雯在场,大口地吃面,大口地喝汤,这吃起来真有味儿呀!简直是酣畅淋漓。

张雯雯看到自己下的面正对赵铁柱的味道,心中窃喜:看来自己努力学习下面条没白费,这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赵铁柱吃碗面,去了自己的卧房,很快又出来了,将一个红包递给张雯雯说:“雯雯,你最近表现不错,这是给你的红包,你拿着。”

张雯雯本来前几天就被赵铁柱给了一千块,哪里还能接受红包呀!连忙说:“铁柱哥,我跟你打工,只给乡亲们发工资,这么轻松的活儿,哪能再收你红包呀!”

赵铁柱却坚持要张雯雯收下,张雯雯却不接,两个人就这么扯来扯去。

赵铁柱在扯钱时,意外发现张雯雯的胳膊有一道很深的划痕,还沾满了血迹,立时抓住张雯雯的手说:“雯雯,你怎么受伤的?”

张雯雯一愣,随即说:“铁柱哥,今天早上我帮忙采摘南瓜,那藤不容易扯断。我用镰刀去割,用力大了点,不小心伤了着。”

“一定流了很多血,现在也很疼吧?”赵铁柱关切地问。

“嗯!还疼。”张雯雯说。

“我给你治治,你就在堂屋里坐会儿。”赵铁柱边说边走出堂屋,去了后院。

赵铁柱很快到了墙角边,采了一株雪顶红,现在还剩三株了。

赵铁柱采了雪顶红后,将药草捣烂成泥,然后敷在张雯雯的手臂上。

敷张雯雯手臂时,赵铁柱发现她的手臂肌肤又白又嫩,自己的手轻轻与肌肤接触,犹如过电一般酥麻。张雯雯的反应异常强烈,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因为是面对面,赵铁柱很轻易地看到张雯雯颤抖时,她前面的两团子跟着晃荡起来,诱人至极。不能再看了,赵铁柱必须专注敷药草,将药草沿着伤口均匀地敷着。因为伤口划痕很深,张雯雯不由得疼痛难忍,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忍着点,待会就彻底痊愈的。”赵铁柱说。

可是张雯雯看着这是野草,哪敢相信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啊!连忙不抱希望地说;“铁柱哥,你在寻我开心吧!我这么深的伤口,能够止痛我就觉得不错了。”

赵铁柱却说:“这敷上去,五分钟后,不仅止痛,而且迅速修复伤口,跟没受伤一个样。”

“吹牛!继续吹吧?”张雯雯压根就不相信,这也是有她的生活经历。自己前三个月在南方工厂打工,受过一次工伤。她的胳膊被锋利的机床刀口割了一道长约十公分的血口子,去了医院用尽各种药物,休养了一个多月才算好。

但即使好了,也留了一个长约十公分的伤疤。这伤疤就在自己的胳膊上,不过自己穿着短袖子,刚好把伤疤遮住了。

医院用尽各种办法,也治疗休养一个月,才治好,而且还有伤疤呢!赵铁柱说五分钟止痛痊愈,那绝对是瞎扯,鬼才相信。

面对张雯雯的质疑,赵铁柱没有再去说什么。敷好草药泥后,他感到尿憋的急,于是去了后院厕所。

赵铁柱一走,张雯雯就对着手机看时间。五分钟很快过去了,张雯雯心想:能有什么效果呢?不管了,自个看看呗!

张雯雯试着掀开药泥,让她不敢相信的事儿出现了。但见那道很深的伤口不见了,而且让她吃惊的是,没有一丝伤痕。

和自己的另一只手臂对比,发现没有区别。果然是五分钟就痊愈了,这药草也太牛叉了吧!

“天哪!这铁柱哥的医术太牛了!”张雯雯高兴的手舞足蹈,连忙去找赵铁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