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那一夜/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比如眼前的沈水仙,如果自己死了,那个钱小富肯定要霸占。比如杨雪莲,自己死了,她肯定会被村长霸占。

“嫂子,我会坚定地活下来,为了你,我也要坚强地活下来。”赵铁柱看着沈水仙,意志变得坚定起来。

这会儿,灼痛越来越厉害,赵铁柱不得不再次下河缓解灼热,沈水仙也跟着他下到河里。

“嫂子给你揉揉,或许能够缓解。”沈水仙边说边主动地给赵铁柱捶背按摩。河中的沈水仙,身子美极了。因为衣服被打湿,紧贴身子,尽显湿身诱惑。

沈水仙的皮肤又细又白,白得连身上细小的青筋也历历在目。一白遮百丑,何况沈水仙美若天仙。不得不说明,沈水仙是极品美嫂。她就像降落瑶池的牡丹仙子,芬芳妩媚,妩媚多姿。尤其是面对面地给自己按摩捶背,让自己浑身舒爽。

沈水仙的身子极为诱人,她的两团子跟雪莲嫂一样,突兀高耸,直入云霄。赵铁柱只看一眼,就像被电击了一下,不敢再看了。

随着沈水仙的按摩和捶背,她的前面跟着起伏不定,就像清水河中的波涛那样汹涌澎湃。

“铁柱,好点没?”沈水仙按摩捶背之后,问着赵铁柱。

赵铁柱感到好多了,连忙说:“嫂子,说来好奇怪,你这么按摩捶背,我就好多了,不过下面还是热。”

“我再给你揉揉。”沈水仙边说边往下揉,赵铁柱感到舒畅无比。

“嫂子,你真温柔。”赵铁柱忍不住地夸奖一句。

被赵铁柱这么夸赞,沈水仙妩媚一笑:“铁柱,嫂子知道你最近压力大,嫂子多揉揉,也是帮忙卸压,当然要温柔一点哪!”

沈水仙边说边继续往下揉揉,赵铁柱立时感到身上十万零八千个毛孔竖了起来,身体的血液加快流动,原来是沈水仙揉到了不该揉到的地方。

“嫂子,换个地方。”赵铁柱怕控制不住自己,连忙提醒。

但沈水仙没有答应,更加用力地按揉着,赵铁柱忍不住地爽出声来。

“嫂子,你真好,最近我太忙了,没有好好待你。”赵铁柱一边夸奖一边歉意地说。

沈水仙却说:“你对嫂子太好了,冒那么大的危险教嫂子开收割机,嫂子现在过上好日子,都是你的功劳。”沈水仙回应着,深情地看着赵铁柱。

“嫂子,你真美。”赵铁柱看着河中的沈水仙,完完全全比仙女还美。尤其是沈水仙捋湿漉漉的头发,那头发遮盖着半边脸。赵铁柱看过去,发现那朦朦胧胧的美刚刚好。

“铁柱,现在热不?”沈水仙被赵铁柱赞美,心里如灌了蜜似地甜,按揉了一遍后,问着。

“减缓了一半,不过还有一半没有缓解。”赵铁柱已经开始喘粗气了,不知怎的,赵铁柱很想在河里和沈水仙酣畅淋漓一回,可是他不想勉强沈水仙。

沈水仙和杨雪莲不一样,杨雪莲要火辣一些,沈水仙平时中规中矩,一个奔放,一个内敛。赵铁柱在沈水仙面前,不敢随便提那方面的要求。

沈水仙哪里不知道赵铁柱早就有需求了,刚才揉了揉那下面,胀得跟牛犊子似的。自己是个守活寡的女人,赵铁柱强壮的身体对她是个很大的吸引。她感受到赵铁柱下面胀大的速度,不由得芳心一漾。

想到了阴阳相合的意思,沈水仙媚眼如丝,用富有质感的声音说:“铁柱,如果你想要,现在就可以,不过你要温柔点。”

赵铁柱真想不到沈水仙这么善解人意,不由得双手搂住她,当宝贝一样地疼她,吻她。

沈水仙敏感的地方是耳根和脖子,赵铁柱吻到这两个地方时,沈水仙忍不住地轻哼起来。这轻哼声十分诱人,就像导火索一样,让赵铁柱身体的那团压抑的火苗迅速燃起,越烧越旺。

“嫂子,我好喜欢你,好爱你!”赵铁柱忍不住地说着情话。

“铁柱,嫂子也好喜欢你,好爱你,好喜欢做你的女人。”沈水仙深情地回应,更是激发了赵铁柱身体的那团烈火。

赵铁柱再也控制不住了,他成了一头野水牛,扑向了沈水仙。

月光下,清水河中,鸳鸯戏水。人与自然完美合一,一起那么和谐。

感受到了无比的满实,沈水仙忍不住地漾起了阵阵高亢声……

第二天,当一缕清晨的阳光照射在清水河边,沈水仙缓缓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了自己躺在了赵铁柱的怀里,而自己和赵铁柱都躺在河边的青草地上。

天亮了,一会儿就有村民来野外干农活了,必须起来,不然这样子被人看见了可不好。沈水仙怕被人说闲话,要是自己和赵铁柱在清水河里鸳鸯戏水一整晚,传出去,那还了得。

寡妇门前是非多,沈水仙越想越后怕。她快速穿衣服,在穿裤子时,发现身下火辣辣的疼痛,浑身发软,四肢乏力。

“铁柱,都是你这个牛犊子害的,竟然那么猛。嫂子这一次惨了,站不起来了。”沈水仙边说边娇嗔地抱怨着,用粉拳捶打着赵铁柱。

可是赵铁柱却仍想美美地多睡一会儿,根本不愿意醒。这会儿,“哞”地一声叫,沈水仙一惊,这是有人在清水河附近放牛呢!这要是还光着身子,被人看见了,这多丢脸呀!

情急之中,沈水仙一咬牙,双手狠狠地握住赵铁柱。赵铁柱立时被握疼了,连忙痛醒。看到沈水仙一脸娇嗔和抱怨,赶紧说:“嫂子,别握,你再用力,它就断了,到时候你就守活寡。”

想着赵铁柱关系着自身的幸福,沈水仙不得不松开了手,脸也涨得通红。这个铁柱,好强啊!竟然两只手也握不住,难怪自己既爱又怕的,完全是牛犊子。

“铁柱,嫂子被你害成穿衣服都不能穿,更别提起不来走不了路,你不快想办法,嫂子就跳河。”沈水仙边说边装作要跳河。

赵铁柱哪里肯让沈水仙寻短见,一把抱起她,快步上了收割机驾驶室,让沈水仙平躺着,然后开动收割机往村里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