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办公室治隐疾/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其实可以表明自己在市人民医院当疑难杂症科的主治医生,但心想没必要说出来。这样会让汪静更不相信,不如低调一些。

想到这里,赵铁柱说:“汪姐,不瞒你说,我是仙女村的村医,村里有人病了,都找我治呢!”

汪静这才相信了赵铁柱是村医,不过一想,村医和城里大医院的医生的医术那可根本不能同日而语。自己的这种月事痛经,在市人民医院、市中医院都做过了诊治,可治标不治本。

这让汪静十分头疼,什么都好,就怕来月事。一来月事就要命地疼,短则三天,长则七天,让她苦不堪言。打针吃药,都无济于事。她已经绝望了,这可是藏在她内心深处的心病。

汪静虽然对赵铁柱判断病情暗自吃惊,但她并不相信赵铁柱能够治好大医院治不好的痛经,于是说:

“铁柱,你看病的确让姐佩服,不过这治疗的事儿可比看病难上许多。何况姐的病,许多医院都治不好,姐已经绝望了。对了,这会儿应该文慧文花已经称重完了。姐趁着疼痛刚发作,给她们打个电话,然后根据称重单给你结账。”

汪静边说边要给文慧打电话,可是她感到一阵刺痛,就像针锥一般,疼得再也忍不住了。立即双手捂住小腹,眼泪也忍不住地夺眶而出。

赵铁柱看着十分心疼,看来再有钱的女人,身体不健康也痛苦啊!看着汪静如此痛苦,赵铁柱于心不忍,大声地说:“汪姐,你的痛经我能治。”

赵铁柱底气十足地说能治,疼痛难忍的汪静大吃一惊。

汪静用大大的眼睛看着赵铁柱,半信半疑地问:“铁柱,你不会是吹牛吧?我说过的,大医院都治不好的。”

赵铁柱却大声地说:“汪姐,我知道你对我的医术半信半疑,不过这没关系,你只给我十分钟,就可以看到效果的。我不仅给你治标,还给你治断根,让你健康快乐!”

汪静心想:自己的病医院治不好,赵铁柱却说能治好,虽然不相信他能治好,但干脆死马当活马医,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点点头说:“那好,姐就依你,给你十分钟时间。不过如果治不好,姐还是去医院开点止痛药缓解一下疼。”

赵铁柱看到汪静答应了自己治疗,看看时间紧迫,说不定文慧文花要上来了,于是对着汪静说:“汪姐,你躺在沙发上,我给你按摩和针灸治疗。”

汪静于是躺在了赵铁柱刚才坐过的沙发上,躺着的时候,赵铁柱又提醒一句:“汪姐,为了确保按摩和针灸疗效,你得把全身衣服脱了。”

本来赵铁柱以为这样说,汪静会脸红,或者会扭捏一下。不想汪静却看得很开,听说要脱衣服,就十分配合。将那一身苗族服饰全部脱了,只穿着一件镶边花纹内衣和白色薄小裤,这让赵铁柱差点狂喷鼻血。

汪静整个优美的身子一览无余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赵铁柱的心开始怦怦直跳,呼吸也粗重起来,脑子晕晕的,眼睛也发花,腿脚有些站不稳了。

不得不说明,汪静是赵铁柱所见过的女人中,最为有独特魅力的。肤白貌美身材好就不用说了,关键是汪静的身子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韵味。赵铁柱阅美女无数,凭汪静一身苗族服饰装扮,赵铁柱就断定汪静是个苗族大美女。

赵铁柱忍不住地问着:“汪姐,你是不是苗族人?”

“铁柱,你好眼力,姐的确是苗族的。怎么,看上姐了?”汪静抛了一个媚眼问。

这么一答一问,让赵铁柱不好意思了,脸微微一红。

汪静看到赵铁柱红脸了,心中窃喜,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小男生啊!不过这会儿,汪静小腹又疼痛起来,立即苦着脸说:“铁柱,姐又疼了,你快治呀!”

赵铁柱一看汪静疼得眼泪又差点流出来了,知道情况严重,连忙说:“汪姐,我来给你按摩缓解一下疼痛,等疼痛消失了,再给你针灸治疗。”

“那你快按摩。”汪静这会儿疼得不行,催促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

赵铁柱点点头,将双手按在了汪静洁白如玉的小腹上。不想这一按,汪静如触电一般颤抖起来。她颤抖时,那两团子跟着晃荡起来,镶边花纹内衣根本裹不住。一大半都露出来了,赵铁柱的眼睛被扎花了。

千万要镇定,绝不能分神。赵铁柱赶紧将视线往下移动,移到了汪静平滑如玉的小腹下面。立时,脸色凝重起来。

但见小腹下面有一道暗青色的凝聚,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的人体经络穴位图历历在目。

很快赵铁柱吃惊地发现,这暗青色的凝聚所在的位置正是内宫穴。这说明经络不畅造成堵塞,在内宫穴形成了病变,造成内宫气血亏虚,从而导致月事痛经。

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按摩的方法,他用双手食指、中指按住两旁内宫穴。稍加压力,缓缓点揉,以酸胀为度,操作五分钟,以腹腔内有热感为最佳。

值得一提的是,赵铁柱的按摩,采用了内力。内力按摩无比舒爽,仅仅按摩不到一分钟,汪静就感到小腹下面温温的,热麻麻的,比电磁疗还舒服,或者像身体在泡温泉澡一般。

“嗯”汪静忍不住地哼了一下,这哼声让赵铁柱有些失神。不能分神,我这是给汪姐治病,这按摩必须一步到位。如果出一点差错,不仅于事无补,还让病情变得更复杂。

赵铁柱不敢分神,这治病救人的事儿,马虎不得。赵铁柱全力以赴按摩,轻重缓急拿捏的十分到位。随着按摩的力度越来越大,汪静竟然浅唱低吟起来,这声音怎么听都有点那个……

不知怎的,赵铁柱感到下面不老实起来了,裤裆开始支起了帐篷。

赵铁柱不敢再按摩了,再按摩,舒服的当然是汪静,可痛苦的是自己啊!

赵铁柱果断地收手,额头上渗满了黄豆大的汗珠。

“铁柱,你咋停了?”赵铁柱手一停,汪静就难受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