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美女按摩/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热了,赵铁柱迫不及待地在水井边打水冲凉,可还是不过瘾。看了看一满池水,赵铁柱立时想进入池中泡澡。

赵铁柱将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一头扎进了水池里。

“好凉快啊!好舒服!”赵铁柱闭着眼睛享受起来。

这会儿,里面的胭脂鱼受惊了,一个个地活动起来。

因为水池就那么大,这些胭脂鱼穿梭游动,免不了在赵铁柱的身上碰来碰去,赵铁柱感到这种碰触十分舒服。就像按摩一般,极大地缓解着疲乏。

真想不到,泡在鱼池里,有胭脂鱼免费按摩理疗,这才是得天独厚的鱼疗啊!早知道这么解疲乏,以后每天晚上都这样,那该多爽啊!

哗啦啦,这些两尺长的胭脂鱼在赵铁柱的身上碰触着,吸吮着赵铁柱的肌肤,赵铁柱就感到许多手在按摩一般。

“啊!好舒服!”赵铁柱再一次忍不住地爽出声来。

在赵铁柱爽出声来时,惊动了入睡的张雯雯。

张雯雯连忙抄起床头的一根擀面杖,穿了一件薄褂子和花短裤,踩着一双凉鞋,蹑手蹑脚地朝后院过来。

这后院里有雪顶红和胭脂鱼,这都很宝贵。张雯雯住在赵铁柱家,时常看护后院的蔬菜瓜果和雪顶红、胭脂鱼。如果有人偷,她毫不留情。

走进后院时,赵铁柱却根本没有发现张雯雯拿着擀面杖过来了,仍然沉醉在鱼疗的爽感中,忍不住地哼起来。

因为是夜晚,此时月亮也没入云层,张雯雯看不清是赵铁柱,只是感到有人在水池里。

好个偷鱼的,竟然这么晚下水池偷鱼。张雯雯心头一怒,拿起擀面杖朝着赵铁柱打了过来。

赵铁柱突然感到脑后生风,不好,有人打自己。赵铁柱因为修炼神农玄功,身子灵活的很,反应奇快,连忙将身子一闪。那擀面杖就砸在了水池里,水花四溅,打湿了张雯雯的褂子和短裤。

“你个偷鱼的,我打死你!”张雯雯不顾衣服被打湿了,继续抡起擀面杖就打。

“雯雯,别打了,是我。”赵铁柱连忙说出声。可是已经完了,赵铁柱的后背被擀面杖打了一下,赵铁柱没有防备,哎哟一声就晕了过去。

这一下让张雯雯慌了神,真想不到这是赵铁柱。看到赵铁柱晕倒池里,张雯雯扔下擀面杖,跳入池里,抱住赵铁柱说:“铁柱哥,你醒醒呀!”

可是不论怎么摇晃肩膀,赵铁柱就是不醒,这可让张雯雯担心坏了,连忙用手摸了摸赵铁柱的鼻息,竟然没有气息。张雯雯脸色大变,哭了起来:“铁柱哥,都怪我打你,你可不要吓我,你要是走了,我怎么办?我还盼你娶我做媳妇呢!”

不想这么一说,一个声音响起来:“媳妇,你那一棒可真狠啊!幸好在水里,要是真的挨上去,我的命也完了。”

张雯雯看过去,发现赵铁柱醒了,不由得喜极而泣,抡起粉拳砸在赵铁柱的后背,娇嗔一句:“给我装死,找打。”

“哎哟”赵铁柱疼得发抖。这一疼,让张雯雯又担心了,立时关切地问:“铁柱哥,你咋了?”

“你打在我的痛处,你可真狠,幸好没娶你过门。要真娶你了,我这天天被你打。”赵铁柱幽默地说。

张雯雯脸红了,连忙说:“铁柱,都是雯儿的错,雯儿给你按摩一下,好么?”

赵铁柱当然是求之不得,于是说:“我今天累了,你按摩正好让我放松一下。”

张雯雯于是在水池中给赵铁柱按摩起来,主要是按摩赵铁柱的后背。

张雯雯十分温柔,按摩的恰到好处,这比鱼疗还要爽。

虽然刚才打的有点疼,但经过张雯雯的按摩,那种疼痛感顷刻消失,很快赵铁柱变得越来越舒服了。

“雯儿,真想不到你这么温柔啊!早知道你会一点按摩,我就找你按摩,以前总是我给人按摩呢!不想也能够有你给我按摩啊!”

赵铁柱夸赞张雯雯会按摩,这让张雯雯心情很舒畅,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哥,你喜欢按摩,以后我就天天给你按摩。”

张雯雯边说边专心地按摩着,因为后背已经按摩舒服了,赵铁柱让张雯雯换个地方按摩,张雯雯很配合地按摩起来。

张雯雯与赵铁柱面对面地按摩,这会儿月亮从云层出来,月华如水,将整个后院照的亮堂堂的,宛如白昼一般。

张雯雯因为薄褂子和花短裤都湿了,紧贴着她的肌肤,将她的傲人身材更加衬托的淋漓尽致,这种湿身引诱让赵铁柱有些不受控制。

尤其是张雯雯那丰硕的饱满,鼓鼓的,就像仙女山的两座主峰那样突兀挺拔。

看着看着,赵铁柱下面有了反应。张雯雯并不知道赵铁柱有反应了,只是从赵铁柱的胸开始往下按摩。按摩时,张雯雯发现赵铁柱的身体越来越强壮了,就像一头野牛一般。这么强壮的身体,对张雯雯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张雯雯按摩的时候,芳心驿动。

从胸往腹部按摩,两块胸大肌彰显着男人的力量,而腹部六块沟壑分明的腹肌则更是让张雯雯有些痴迷。

这么健壮的男人,处处散发着阳刚之气,这对张雯雯更是一种不可抵御的引诱力。

不知怎的,张雯雯的双手往下一滑,无意中握住了赵铁柱下面那不该握住的地方。赵铁柱两腿一紧,身子一僵,整个人愣住了。

张雯雯感受到迅速增大的尺寸,脸臊的通红。这个铁柱,真的跟牛犊子一样,这要是真做了他媳妇,自己哪里消受得起啊!

可是在南方工厂打工,听同寝室的一个结了婚的同事说,男人那地方大,女人才舒服。

不知怎的,张雯雯既怕又爱。

张雯雯忍不住地握了握,不想这一握,就像导火索一般,将赵铁柱身上潜藏的一股烈火给引燃了,浑身燥热起来。

赵铁柱其实早就憋不住了,只从张雯雯开始按摩就克制的,这一下哪里还能克制。他浑身赤红,炙热难受,口里喘着粗气。看着张雯雯,就像野狼看到猎物一般,恨不得生吞活剥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